9.30.2008

有人跟我一樣嗎?

 SNC116551 我根本看不懂破報上面寫的那些東西(特別是「閱讀左派」系列),帶它回家只是衝著設計得不錯的封面和廣告格而已。

9.29.2008

道德和喜好的劃界作為道德實在論的問題

我想到了一個道德實在論會遇上的問題。

道德實在論(moral realism)主張每個道德問題都有客觀的標準答案,而表達這樣的標準答案的道德命題(moral statement)則依賴客觀事實而為真。

有一些問題我們很確定它們是道德問題,例如在某情況下該不該殺人、該不該強姦、該不該墮胎。有一些問題我們挺確定它們並非道德問題,例如房間窗簾該掛草綠色還是土耳其藍、光速蒙面俠和灌籃高手哪部比較好看。然而,也有一些問題我們不太知道它們算不算是道德問題,例如上課時該不該向老師鞠躬、遇見鄰居向你招手微笑是否該回敬、能否因為店員態度不佳而用一堆一塊錢付帳、愚人節的玩笑可以沒品到什麼程度、該不該用譁眾取寵的低級手段婊偽學術...當我們把問題一列排開,確定是道德問題的放在右邊、確定是喜好問題的放在左邊,顯然中間會出現一大堆不確定是不是道德問題的問題。

這樣的問題光譜似乎不會對反實在論(anti-realism)造成麻煩。例如,對於表達論者(expressivist)而言,道德命題和喜好命題沒有根本的差別,「殺人是錯的」和「啤兒綠茶的廣告很低能」表達的都只是說話者的態度或喜好。表達論者不需要負擔道德和喜好之間的劃界責任,因為在他們討論的層次上,他們根本不劃界。(我不知道這對表達論之外的其它反實在論會不會是問題,希望懂的人補充一下。)

然而,對於實在論者而言,這裡出現了兩難︰那些承認喜好命題和道德命題一樣具有客觀的真值的實在論者在很大的程度上違反常識,而那些主張喜好命題並不像道德命題一般具有客觀真值的實在論者,則必須回答這樣的問題︰

  1. 哪些問題是道德問題,哪些問題是喜好問題?
  2. 形上學上,是什麼東西使得道德命題反映客觀事實,而喜好命題則否?
  3. 認識論上,我們怎麼知道一個命題是反映客觀事實的道德命題,還是沒有真值的喜好命題?

9.28.2008

訂閱哲學哲學雞蛋糕

RSS︰

Email︰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9.27.2008

蓄意行善與蓄意傷害

聊天,學長提到一個有意思的問題︰

Case 1.

公司老闆請來專家評估擴建廠房的可能後果。一週後專家回報說,擴建廠房會造成當地環境的重大破壞,而目前的設施也無法處理屆時劇增的污水和廢料。

老闆︰管他去死勒,蓋就對了!

Q1︰這個決策是否構成老闆的蓄意傷害?老闆是否應該受到道德上的譴責?

Case 2.

公司老闆請來專家評估擴建廠房的可能後果。一週後專家回報說,擴廠後整個公司能夠提供的工作機會,將降低該鎮的失業率6個百分點,減少60%的低收入戶。

老闆︰那些窮人怎樣干我屁事,蓋就對了!

Q2︰這個決策是否構成老闆的蓄意行善?老闆是否應當受到道德上的讚賞?

我相信一般人大概會給Q1肯定的答案,給Q2否定的答案。然而,在這裡出現了另一個問題︰

Q3︰為什麼在知道一件事情會有不好的後果時執意做它應當受到譴責,而在知道一件事情會有良善的後果時執意做它卻不見得應當受到讚賞?

我把我想到的解釋放在下一段,你可以先想想。


...


道德譴責是為了讓人想要不做壞事,而道德讚賞是為了讓人想要做好事。因此,當一個人在知情的情況下做壞事,我們道德上譴責他。然而,要獲得道德讚賞,在知情的情況下做好事是不夠的,還必須是因為想要做好事而做好事才行。

9.26.2008

Williams︰道德兩難存在

給出明確的道德規範來解決道德兩難是規範倫理學家的願景之一。然而,Bernard Williams給了一個小論證,企圖主張說,當一個道德理論可以解決所有道德兩難,這個道德理論一定是錯的。

Williams說,讓我們假想一個兩難的處境,你約了朋友要吃飯,在路上卻看到小朋友溺水。這個處境是一個兩難︰如果你去救小朋友,你會因為無法赴約而有罪惡感,你會認為至少應該和朋友道個歉;如果你準時赴約,則會因為沒有救人而有罪惡感。為什麼罪惡感可以說明這個處境是個兩難?因為罪惡感的出現代表未竟的道德義務的存在︰當我救了小孩卻依然感到罪惡,代表赴約這個義務依然存在,反之亦然,既然赴約的義務存在,救小孩的義務也存在,而它們卻無法都被滿足,道德兩難就存在。

然而,在大部分的道德理論下,道德兩難是不存在的(對大多數倫理學家而言,道德理論就是用來消除道德兩難的)。例如,根據效益主義,如果救小孩能帶來比較大的利益,你就應該去救小孩,因此,你沒有義務去赴約,甚至沒有義務為了失約道歉,反之亦然。

因此,Williams下結論︰因為道德兩難確實存在,的確有可能出現兩個互相衝突的義務同時存在的情形,所以,所有宣稱自己(因為提供了精確的道德判準以至於可以判斷到底哪個才是真的義務而)可以解決道德兩難的道德理論,都是錯的。

這樣的說法有道理嗎?我的意見在下一段。


...


我提供一個為道德理論辯護的嘗試。我相信,就上述的情境,道德兩難確實不存在,在上面的case裡,沒有任何人同時對兩件互相衝突的事情有道德義務。

Williams認為立約這種行為的道德意含很簡單︰當我們約好明天某時要吃飯,代表我們有義務在某時準時出現。然而,真實的情況沒那麼單純,我們的約定並不是僅僅對於一個道德義務的指定,而是附有條件或但書,當我們約好明天要吃飯,這個約定的道德意含並不是

我有義務在明天某時出現在某地

而是

我有義務做a(在明天某時出現在某地),或者如果我因為執行b(某件比a更重要的事,重要性判準依據我使用的道德理論)而無法執行a,我有義務向小丸道歉。

當我們給予約定這樣的道德意含,Williams所宣稱的兩難就不存在,因為當我遇上溺水的小鬼,我的義務就不再是赴約,而是救小孩以及向小丸道歉,而後兩者並不衝突。

9.25.2008

中正哲學研究所歡迎您2

前天提過的那個,下週五在台大辦的研究生甄試說明會,剛剛確定了,我會在現場打雜。

有興趣的同學們撥空來吧,當天系上大部分的老師都會到哦。

新書未讀先推︰王文方的《形上學》

我的前任老闆終於寫完他的形上學教科書了。這本封面(沿襲三民書局的一貫傳統)做得很爛的書,是一個對當代英美形上學議題的紮實introduction,討論範圍包括形上學的範圍與方法、可能世界、虛構事物、自由意志、真理、等同、共相、抽象事物、實在論與反實在論。

這本書大概是中文世界唯一跟得上當代思潮的形上學入門書了吧,強烈推薦給對於英文苦手的人和想要快速一覽形上學輪廓的人。

9.24.2008

Freud: You always want to fuck your mom.

Eng Version1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freud-you-always-want-to-fuck-your-mom.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41022541.jpg" />


banner190eng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freud-you-always-want-to-fuck-your-mom.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31117571.jpg" />


→中文版本

9.23.2008

中正哲學研究所歡迎您

下個月所上要到台大辦研究生甄試說明會,現場會有老師和研究生進行系所簡介和提供諮詢,對分析哲學有興趣的人可以來看看。

時間︰97年10月3日(星期五)14:00—16:00 p.m.
地點:台灣大學哲學系館一樓會議廳

簡章及報名表下載


...


那宣傳海報不是我做的,但我喜歡。

佛洛伊德︰你總是想幹你娘

v1.3

開放程式碼歡迎轉貼︰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21932372.jpg" /></a>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check here.

偽科學

精神分析理論最明顯的特色就是巨大的彈性︰一樣的data,隨著分析者的心境以及分析者選擇的脈絡,總是可以有成千上萬種理論蘊含,且其中不乏彼此完全不相容甚至矛盾者,例如,做春夢可以被解釋成毫不掩飾的色慾、被壓在潛意識裡的色慾,甚至「因為主體太過於心無雜念而造成的他媽暴走式傾向大翻轉」。反過來說,經由精神分析師的巧手,同一個病灶也可以輕易地由完全不一樣的data推出,就如上圖所示(事實上,上圖所示的是,同一個病灶甚至可以由任何data推出)。

就稍微嚴謹的科學立場而言,任何持有這種特色的理論,都是完全無法被接受的。當一個理論擁有自由解讀data的彈性時,它也就有了隨意建立例外條件來避免自己被推翻的能力。因此,當精神分析師的預測或溯測出錯,他總是可以找到理由來為自己開脫︰
「師欸,您不是說小丸會因為壓抑的記憶而在兩年內出現憂鬱症狀嗎?」
「唔,看來這個潛意識實在是太壓抑了,連症狀都出不來」
換句話說,在我們找到可靠的方法觀察潛意識中那些被壓抑的東西(以及其它被精神分析宣稱可能會cause症狀的那些內在狀態)以前,精神分析結果無法經由實驗檢驗或推翻,精神分析結果沒有可證成性,就像算命一樣︰
「仙仔,您不是說小丸會因為命格僵硬在今年掛掉?」
「唔,看來這個命格實在是太僵硬了,掛都掛不掉。」
用科學哲學的詞來談的話,我們會說,這些理論對於ad hoc輔助假說的放縱使得它們自己完全失去可否證性

(update︰回應中有人提到,精神分析理論在遇到反例時可以做出有根據且並非自圓其說的自我修正。我相信這是錯的想法,我的理由見

然而,就是這樣的特色使得精神分析理論容易受到做文學和藝術的人歡迎,因為不管論者採取的立場多離譜、秉持的論點多詭異、想要建立的主張多反常,精神分析總是可以提供恰到好處的support,讓他們繼續過活。

這樣的現象當然不是好事,因為這代表了不僅僅寫評論的人無法分辨好的書袋和壞的書袋,讀文章的人也無法區分有道理的論述和壞的論述*1(要不然他們怎麼還混得下去?)。我們之中的一些人太無知,沒有能力進行分析,而另一些人則太寬容,沒有勇氣進行批評。這種現象的結果就是大家放縱偽科學和評論者胡扯,營造不利於培養清楚思考能力的教育環境(這些胡扯當然不見得和精神分析有關,例如這個),然後大家變得越來越笨。

作業

*1︰想挑戰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分辨有道理的論述和胡扯嗎?Try it!

貼紙

佛洛伊德你總是想幹你娘貼紙,歡迎一起幹。

banner190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01808481.jpg" /></a>

banner190eng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31117571.jpg" /></a>

9.22.2008

為什麼上帝能為信徒帶來生命意義而演化不行?

flyyyyy提出一個有意思的問題︰如果作為上帝的創造物這件事情能夠為信徒帶來生存的意義,那麼,為什麼作為演化的產物這件事情不行?(我不確定我的理解是對的,不過錯了也沒關係,因為我就是想討論這個問題)

對信徒而言被演化出來跟被上帝創造出來有什麼差別?我猜一個重要的點是,上帝有意圖(intention)而演化沒有。上帝可以有目的地創造物種,而演化不行。雖然生物學家常常說這個那個性狀的演化是為了什麼目的,但我們很清楚那是隱喻。

當上帝為了一些目的,比方說,建立一個美善的世界或者榮耀自己,而創造人類,這些被創造出來的人就有使命可以擔負,即讓世界變得美善或者榮耀上帝。然而,至少信徒這樣宣稱,他們看不出演化能帶給人類什麼使命,即使我們將演化的隱喻的「目的」literally理解,頂多也只能得出「幹,然後生小孩」這種一點也不符合大家心靈期盼的工作。

「就算我們是上帝為了建立美善的世界而創造的,也不見得我們的生命意義就是做一些會讓世界變美善的事情啊,畢竟我要幹嘛是我的事情,誰鳥上帝啊?」我同意,然而就是有人覺得作為生命意義只要那樣就夠了,我也不能說什麼。再說,事實上,在生活中類似的心理反應是隨處可見的。例如說,有人非常在意自己的出身,在爸媽殷殷期盼之下受精和不小心中獎只好生下來對他來說差別非常大,甚至會決定他在低潮時會不會自殺(「反正我爸媽當時本來也沒打算要我...」)。對比之下,會因為自己是某個超級存在懷著偉大的期望而創造出來的而覺得生命充滿了意義,我一點也不驚訝。

9.21.2008

好低能的統戰...

令祖媽同學熱情提供︰

 

 

本人供應奶粉篇︰

「那台灣的小朋友為什麼不過來和我們一起玩兒呢?」

「因為,隔著海呀」

(小女生思索兩秒,笑顏乍開,附耳小男生,接著大家拿出奶粉往海裡倒)

「用我們每天喝的奶粉把鯊魚毒死,他們就可以游泳過來了!」

9.20.2008

潛意識新解

找資料*1的時候發現的漫畫︰

unconcscious-freud

via Pencils at Dawn

unconscious-freud-v-jung

via the rut.


...


*1︰我正在準備一個有趣的東西,大約近日就會完成並釋出,請大家拭目以待!

9.19.2008

文學界的索卡事件2

Ern Malley (picture via Jacket17

Pyridine回應了我對Ern Malley事件的想法,簡單地說,他認為雖然被亂寫的詩唬過去不比被亂寫的論文唬過去嚴重,但,「要是讀文學的人不能區分真正的文學跟胡扯, 那文學研究的學術價值就不存在, 英文系就要全部關門了」

我不確定辨認作者的意圖是不是文學研究的工作(我曾經相信那不是,不過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沒辦法掌握文學研究涵蓋的範圍了:p)。不過,不管文學家是否supposed要具有分辨作品是不是胡扯的能力,Ern Malley事件都有一定的殺傷力︰

  1. 不管文學研究的內容到底是什麼,「這篇文字在講什麼?」都一定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如果作者持有哪些意圖不是文學研究的目的,那麼在這個問題的回答上,文學就只是人人有獎的猜謎—大家就文本隨便穿鑿些東西,就算講得跟作者的想法完全不一樣也無所謂,如果附會出來的東西是符合主流、政治正確或者可以用來批評資本主義,還可以額外加分。
  2. 如果文學界把洞察作者的意圖當成重大責任,那他們顯然幹得不怎麼好。

9.18.2008

哪聽到鼓聲

昌先生給我看了台大歷史系教職員王世宗的《正義的問題》一文。

我想,這篇文章傳達給我們的唯一資訊就是,對於裡面使用的任何哲學術語指涉的東西,王世宗本人都完全不懂。

...

鼓聲若響,我最近很喜歡聽這首歌欸。

簡單好笑—《柏拉圖與鴨嘴獸一塊上酒吧?》

platoandplatypus

這本書與其說是笑話口味的哲學書,不如說是哲學口味的笑話書。作者們似乎在打定主意「欸我們來套笑話寫本哲學東西吧」「好啊」之後,就開始胡亂蒐集一對一對互相兜得上線的哲學相關立場、理論、態度以及笑話,而沒有對於自己即將出版哲普書這件事在教育性上抱有任何更遠的期待。

書裡內容涵蓋極廣,就算大學哲學概論課程也未必教得完它涉及的那些領域。可惜的是,作者對於這些內容僅僅給予以看懂附帶的笑話和它們的關係為門檻的,點到為止的介紹。不過,不愧是喜劇作家和在街頭走跳已久的奇怪傢伙的結晶,這本書裡還是有一些正點的笑話,婊佛洛伊德、黑格爾、新世紀(NewAge)和宗教的部份也不賴。

《柏拉圖與鴨嘴獸》以深度來說,作為高中哲學課教科書都還嫌不夠格,卻是一本讓我開心地看完並且有一點想掏錢買的書。

書裡我喜歡的笑話們︰

p.9

狄米崔:如果地球沒往下掉,是因為亞特拉斯撐住了,那亞特拉斯又是誰撐住的?
塔索:是烏龜撐住的。亞特拉斯站在一隻烏龜背上。
狄米崔:那隻烏龜又是誰撐住的?
塔索:另一隻烏龜。
狄米崔:那隻烏龜呢?
塔索:狄米崔,這一路下去都是烏龜啦!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最後一句很好笑,不管看幾次都一樣好笑)

p.186

一個盲人、一個女同性戀和一隻青蛙一起走進酒吧。
酒保看了他們一眼,說道︰「怎麼?這是一則笑話嗎?」

p.113

A︰請問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新世紀信徒?
B︰新世紀信徒不換燈泡,他們直接組成「面對黑暗」成長團體。

(延伸問題︰請問換一個燈泡需要幾個練法輪功的?)

9.17.2008

原住民同胞升學優惠新解

今年看到最可愛的陰謀論︰
政府這樣做只是純粹想讓原住民認祖歸宗
以免有些原住民不想承認
導致原住民人口減少』

via 吃紙小鹿

9.16.2008

《來自地球的男人》

the-man-from-earth

我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想看《來自地球的男人》這部改編自科幻小說,講述一個活了很久很久的人和他的幾個大學教授同僚(人類學家、考古學家、心理學家和生物學家)在一間房子裡聊天的電影。然而,這部主打談話的片子的談話內容卻沒有想像中的具啟發性、令人驚豔。許多有潛力的話題都習慣性地在爆點出現之前就被打斷、被轉移、被還好頗有趣的幽默給做結。我沒有看過原著,不過可以想像的是,就算Jerome Bixby發神經在小說裡大談科學的驗證、神學的分析,也會在改編的時候因為很簡單易懂的理由(「觀眾需要簡單易懂的話題啦!」)而被刪去。剩下的《來自地球的男人》,就只是這裡碰一點那裡沾一些,讓科學家、無神論者和信徒都心癢癢卻無法一吐為快。

  1. 我和我的朋友拾元先生為了準備討論會把這片子看了兩遍,依然沒有找到彼此都感興趣的討論點,倒是後來談起「演化上,死亡有什麼優勢?」這類離題的問題。

  2. 這部片的優點還是有的,專家和專家之間的討論令我十分饗往,希望以後也能偶爾有類似的休閒活動。另外,那個生物學家真的是很白爛,「十個字的十誡」尤其經典。

  3. 約34分鐘處,活了一萬四千年的約翰提起他擁有十個博士學位,並說明這並不是因為他聰明︰「你們也都能做到。雖然我活了一萬四千年,但並不代表我是個天才。我有的只是時間」。接著,人類學家忽然就談起時間來,讓我覺得有點撒狗血︰
    「時間 ...看不著,聽不到,無法秤重,也無法在實驗室裡測量...只能主觀感受其中的變化,一奈秒之前的我們已經不再,下一奈秒又會變成另一個人...霍皮人將時間視為一種景觀,存在於我們之前和之後,而我們移動...在時間中移動,一片一片地穿越它」

    「鐘錶能測量時間」

    「不,它們測量的是自己。鐘的客觀參照物只是另一個鐘」

    「很有意思,但這跟約翰有什麼關係?」

    「喔,他...他可能是一個...生活在我們所知時間之外的人」
    這段話真的是從頭到尾都跟約翰無關,前面是和如何能拿到十個博士毫無關係的人類學知識順便一提,結論則是完全沒有解釋力的隱喻。

  4. 這部片裡有幾段挺妙的台詞,婊宗教︰

    • 「...但一條會說話的蛇誘惑淑女吃了蘋果,而使我們永劫不復。天堂和地獄被沿街叫賣,因而教士可以利用誘惑和恐懼來統治,並拯救我們從未迷失過的靈魂」*1

    • 「但耶穌的童年故事確實存在」
      「歷史不允許出現真空。即興創作,有一些是很真誠的,填補了空白。杜撰如此久遠之前的事,應該非常容易。寥寥數語,人們就會輕信,而時間會完成剩餘的部份」 *2

    • 「我不會嘲弄未洗澡的穴居人的」
      「事實上,曾經很盛行洗澡的。直到中世紀,教會告訴我們,洗去上帝所賜的塵埃是種罪過。所以到了十月,人們被縫進內衣褲裡面,到了四月才一躍而出」 *3


註解︰

  1. "But a talking snake make a lady eat an apple, so we're screwed. Heaven and hell were peddled. So priests could rule through seduction and terror, save our souls that we never lost in the first place"

  2. "But there are stories about the childhood of Jesus"

    "History hates a vacuum. Improvisation, some of it very sincere, fills the gaps. It would have been easy to falsify a past back then-- a few words, credulity-- time would do the rest"

  3. "I won't make the obvious nasty crack about more unwashed cavemen."

    "Actually, bathing was the style until the middle ages when the church told us it was sinful to wash away god's dirt. So people were sewn into their underwear in October and they popped out in April.

9.14.2008

唯心論與柏克萊

「唯心論」(idealism,或譯為「觀念論」)是一個理論類型的名字,屬於唯心論的理論共同的特徵是,它們都對東西如何存在做出了宣稱,而且根據它們的宣稱,所有的東西,如果不是純粹心靈的的話,至少也都依賴心靈而存在。

在反對物質獨立存在的唯心論者中,柏克萊(George Berkeley 1685-1753)是最有名和激進的。他認為所有的東西都依賴心靈而存在,因為,例如說,東西是可被感知的,只有存在於心靈中的東西才能被感知,而對於那些存在於心靈裡的東西而言,未被感知等同於不存在(當我沒感覺到快樂的時候,我的快樂是不存在的,要等到我快樂的時候,它才會忽然出現),所以,對於任何東西而言,未被感知即不存在︰

    論證A
  1. 所有東西都可以被感知(前提)
  2. 只有在心裡的東西才能被感知(前提)
  3. 所有的東西都在心裡(根據1、2)
  4. 對於所有在心裡的東西而言,當它未被感知,它不存在(前提)
  5. 對於所有的東西而言,當它未被感知,它不存在(根據3、4)

這即是柏克萊的名言「存在即是被感知」的由來。

「既然東西在沒被感知的時候就不存在」,你問,那麼當我們全家都在二樓的時候,我家的一樓不就不存在了,這不是很奇怪嗎?對於這種問題,柏克萊早準備好了Q&A︰親愛的,還有上帝呀,上帝總是觀望著世界上所有的東西呢,所以,就算你睡著了,小雞雞也不會不見的唷!

除了論證A之外,柏克萊還提出過很多的論證,然而,很少有哲學家認為柏克萊提出的任何一個論證是真的有道理的,事實上,如果利用概念的模糊企圖製造詭論會導致月經來潮,那麼柏克萊恐怕早在歷史記載的前十年就血崩而死。

羅素在他的《哲學問題》(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裡就曾對論證A給出仔細的分析和批評。羅素認為,論證中提到的「在心裡」是歧義的,當我們說我們的情緒存在於心中,我們真的是打算宣稱說,那些東西不但可以被心靈感知,而且依賴於心靈存在。而當我們說我們感知到電視,因此電視存在於我們的心中,其實我們想說的是,因為電視和我們的心靈有某種關係,所以我們能夠感知和理解電視。如果柏克萊的「在心裡」的意思是前者,那麼(2)就會是錯的;如果「在心裡」的意思是後者,那麼(4)就不會為真,這兩種情況都會使得整個論證成為不健全的論證(unsound argument)。當然還有第三種可能性,即(2)和(3)裡的「在心裡」指的是和心靈有某種關係,而(4)裡的「在心裡」則指依賴心靈而存在,但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即使前提皆為真,也無法邏輯地由(3)和(4)推導出結論。因此,當我們仔細檢查,會發現論證A要嘛不健全,要嘛不有效。

...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找了一些資料,不驚訝地發現「唯心論」這個詞和其它常見哲學詞彙一樣的被濫用程度。不管是「喜歡上一個人,是因為他的心」、「靈魂是人的identity」還是「只要有心,什麼都做得來!」都在某些地方被某些如果不是缺乏知識的話,就是粗製濫造地掉書袋的人稱為唯心論。(不附連結,因為我不希望我的external link list裡有這種既不專業也不有趣的網頁)

...

我想到一個點子︰我應該寫一篇文章,把各種哲學詞彙的「X不是什麼」蒐集成清單,專門用來婊偽學者。例如︰

    唯心論不是什麼?
  1. 唯心論不是因為對方的內心而愛上他。
  2. 唯心論不是得民心者得天下
  3. 唯心論不是有志者事竟成。

    「我思故我在」不是什麼?
  1. 「我思故我在」不是缺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活。
  2. 「我思故我在」不是一旦停止動腦人就會消失


...

(updated 當天下午)
點子之二︰「哲學系不會教給你」系列,例如

    哲學系不會教你什麼?
  1. 哲學系不會教你紫微斗數
  2. 哲學系不會教你打坐
  3. 哲學系不會教你怎麼把腳卡到頭上、手從背後伸下去摸到屁眼
  4. 哲學系不會教你從星象預測總統大選
  5. ...


參考資料

Russell, Bertrand. 1912. The Problems of Philosophy.
羅素,2005,西方哲學史(下),左岸
http://en.wikipedia.org/wiki/Idealism

9.13.2008

概念分析—1.概念是什麼

如果你對這篇文章有興趣,你可能也會喜歡《概念分析—0.為什麼要談概念分析》

...

如果說概念分析是試圖搞清楚概念的內容的工作,我們在工作之前,就不免就會遇到這樣的問題︰什麼是概念?概念的內容是什麼?

日常生活給我們這樣的線索︰

  1. 概念是可理解的,或者至少,一個東西對你來說是個概念,代表你對它(以及它所指涉的東西)有一定程度的理解。
  2. 概念可以被詞彙表達,而且如果一個詞彙不表達概念,這個詞彙就沒有意義(能找到反例嗎?)。因此,概念分析跟詞彙分析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在某些情況下,對「說謊」這個概念做概念分析,以及對「說謊」這個詞彙做分析,幾乎是同一件事。
  3. 就算概念處於心中,它依然和外在事物有關係。「羊」這個概念和動物園裡的羊有某種關係,「是白色的」這個概念和珍珠有某種關係,一個概念的有能力的使用者在對外在世界的知識充足的情況下可以很容易地判斷這樣的關係是否存在在該概念和某個外在事物之間︰我們知道擁有長鼻子和象牙的那種龐然大物不是羊,我們也知道松鼠不是白色的。

因此,概念是一種我們掌握的,可以被詞彙表達的東西,而這種東西與外在世界的關係決定了表達它的詞彙在各種情況下的使用是否適切︰如果一個詞表達的是「是白色的」這個概念,那麼這個詞就不應該被用在不白色的東西上,除非說話的人蓄意欺騙或耍笨。


內涵與外延

哲學上,一個概念適用的東西所成的集合(set)被稱為這個概念的外延(extension),而我們理解概念時所掌握到的那些抽象的東西,則被叫作概念的內涵(intension)。外延和內涵是在概念與概念之間做出區分的重要參考指標(事實上也是唯一的參考指標),當我們想知道兩個概念相不相等,就檢查它們是否有一樣的外延和一樣的內涵。同樣的道理,當我們想知道兩個詞彙是否代表一樣的概念,也會檢查它們(所代表的概念)是否有一樣的外延和一樣的內涵。

許多哲學家相信一個概念的外延是被這個概念的內涵所決定,因此,當兩個概念有一樣的內涵,它們一定會有一樣的外延,然而,就算兩個概念有一樣的外延,它們也不見得具有相同的內涵。例如「單身漢」和「沒有伴侶的男人」,它們的適用對象永遠都相同,然而當我們理解它們時,掌握到的東西卻不見得一樣。因此,要明確地刻劃一個概念,最理想的方法就是找出它的內涵,也就是決定哪些東西是它的外延的那組規則。

如果我懂得如何使用一個概念,我就知道這個概念可以適用於什麼樣的東西,換言之,我就掌握了這個概念的內涵。然而,就像一個精通中文的人未必能寫出中文文法書一樣,即使我對於該內涵有所掌握,也不見得就有辦法明確地列出那些,決定該概念適用於哪些東西的規則。

於是我們發問︰什麼是正義?什麼是同一性(identity)?什麼是心靈?


問對問題

這樣的問題不會是很理想的問題,因為它無法阻止別人做出「正義是搗碎罪惡的木棍、同一性是自始至終的生存、心靈是喜怒哀樂的集合」這種沒建設性的回答。當一個問題被問對,答案就出現了一半,通常哲學家會這樣問︰

  • 什麼是正義?什麼樣的資源分配方案會是正義的?什麼樣的資源分配方案會是不正義的?
  • 什麼是同一性?是什麼東西決定兩個東西是不是同一個?

這種問法的好處是,使得問題點變得明確︰當我問正義,我問的是作為行為的性質的那種正義,我問的是,一個行為要是正義的,得要符合哪些條件。當我問同一性,我問的是作為東西之間的關係(relation)的那種同一性,我問的是,兩個東西要是同一個,得要符合哪些條件。

在某些時候,當我們面對的概念實在是太模糊,或者太複雜,哲學家也不排除先從它的某些小處著手︰

  • 什麼是心靈?什麼樣的東西可以算是擁有心靈?


關於抱怨

可以想像有人會抱怨說,就算我們找出了決定資源分配方案正義與否的那些規則,憑甚麼說這些規則就是正義的內涵?畢竟

  1. 正義並不單單只用來描述資源分配方案,還可以用來描述政策、行為甚至人,給出決定資源分配方案是否正義的條件,並無助於我們了解一個人要怎樣才算是正義之士。而且,
  2. 當我掌握「正義」這個概念,我掌握到的不僅僅只是它的使用規則,我還掌握到了某些主觀的感覺,而這些感覺是無法用規則描述的。

類似類型的抱怨也可能針對哲學家對「同一性」和「心靈」或者其它的概念所作的分析而出現。不過,這些擔心其實都是多餘的。就算「正義」的適用對象有很多種,僅僅只掌握了「正義」在某一類對象上的使用規則,對於認識概念整體(或者各種不同「正義」中的一個)也是有幫助的。分析哲學家習慣將概念拆解到最清晰和單純的層次才進行工作,所以,如果「正義」之於人和「正義」之於行為需要不同的規則來刻劃,在尋找內涵規則的時候,哲學家就會真的把用在人身上的「正義」和用在行為上的「正義」分開來討論。(當然有時候也會出現其結論互相參照的情形,例如「正義之士」最貼切的定義說不定就是「只從事正義的行為的人」)

而對於第二個抱怨,那的確是令哲學家苦手的胡同︰「私有的主觀感覺欸,私有的主觀感覺要怎麼分析?就算我分析清楚了,要怎麼用interpersonal的語言說出來給別人知?」我相信這個問題目前是無解的,我甚至相信,那些宣稱自己可以將這樣的感覺表達給別人知道的文學家或藝術家,要嘛只是在說一句事實上是隱喻因此不能依據字面來理解的話語,要嘛就是太過愚蠢和自大。

概念分析要求我們找出一個概念如何適用的規則,然而,這些規則該以什麼方式被呈現,則是概念分析的第二個重要的問題︰如何定義的問題。

9.12.2008

只有專家笑得出來的部落格小貼紙

Vinta的這個白爛人氣增加系統實在是太妙了,所以我也要參加。
  1. 只有專家笑得出來的部落格小貼紙,顧名思義就是隨時考驗著讀者背景知識的部落格小貼紙
  2. 不知道笑點在哪裡的小孩,可以點擊小貼紙進入附贈的就感心連結,每張都不一樣哦!
  3. 只有專家笑得出來的部落格小貼紙第二彈製作中,歡迎大家提供點子!
  4. 弄這些玩意花了我八個小時...
  5. 蒼井空字打錯了,但是懶得改
  6. mrhihi貼紙製造機
  7. 歡迎取用,但請不要修改語法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0.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21010131.gif" />
專家自婊區
只有符合特定缺陷的專家才能用的貼紙

無神論者|我交不到女朋友 → 這張就算點連結也沒啥用,只有真正的ptt無神版宅宅才知道笑點在哪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05.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53421.gif" />




邏輯學家|我不會微積分 → 雖然就算不會微積分還是可以學邏輯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07.html?showComment=1220876040000#c1745359495631445563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4263.gif" />




行為主義|我高潮了嗎? → 行為主義者只能判斷別人有沒有高潮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8885.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4262.gif" />




物理論者|我討厭感質感質是物理論者的性功能障礙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836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8051.gif" />



哲學雜七雜八
哲學論證、哲學悖論、哲學家

孿生地球|棒打老虎雞吃蟲,這邊沒有H2O → 沒有H2O,只有XYZ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4261.gif" />




中文房間|倉景空醬算是懂得中文嗎? → 懂得中文就不會被關在中文房間了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7/searle-chinese-room-argument.html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4265.gif" />




伽利略的高潮|「...啊啊啊我要丟了...」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444.html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22336341.gif" />




笛卡兒|我思故我在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645.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8053.gif" />




「我不想」|笛卡兒神秘消失 → 停止思考之後也停止存在,一知半解的教界人士常以為笛卡兒說的是這個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5032.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8054.gif" />




說謊者悖論|本句不為真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6/simple-and-strengthened-liar.html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8055.gif" />




右邊那句為假|左邊那句為真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6/blog-post_13.html "><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51141.gif" />




右邊那句為假|左邊那句為真 → 我知道有人會想要黑白郎君版本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6/blog-post_13.html "><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51142.gif" />




拒絕邏輯|........ → 拒絕邏輯的人,連講個話都會很困難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7977.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44264.gif" />


大愛系列
別說我都不照顧你們

信徒|適者生存是套套邏輯!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9710.html "><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51153.gif" />




信徒|上帝是宇宙的最終原因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4868.html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51154.gif" />




信徒|我討厭石頭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1097.html"><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01551155.gif" />

中秋節限定
本專櫃由蟲男學長獨家提供

萊布尼茲|你命中注定要看到這行字 → 有沒有人和我一樣不知道萊先生是預定論者?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4.html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41435191.gif" />



巴克萊|上帝一發呆,世界就滅亡 → 「存在就是被感知」Berkeley相信,世界沒有在大家睡覺的時候消失,是上帝的功勞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14.html "><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41435192.gif" />




懷疑論者|我養了一隻黑天鵝 → 當黑天鵝第一次出現在歐洲,懷疑歸納法的人都樂翻了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41435193.gif" />




尼采|上帝已死,有事燒紙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41435194.gif" />




柏拉圖|你想起下週的大樂透號碼了嗎? → 柏拉圖認為知識來自於回憶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4164.html"><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41435195.gif" />




我沒通過圖靈測試|Hello, Human → 不光是機器,害羞宅男和正妹聊天時通常也沒辦法pass圖靈測試
<a href="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img src=" 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141435521.gif" />

9.11.2008

拒絕邏輯的後果

邏輯系統的好壞與適切性都是可以討論的,不過,完全拒絕邏輯絕對是種自我毀滅的選擇︰

【序幕】

阿條︰「邏輯是科學家對老百姓實施的暴力!從現在開始我不遵守也不使用任何邏輯規則!」

派克︰「醬啊,但你有什麼反例能說明邏輯規則不正確勒?」

阿條︰「當然有啊,這裡就有個現成的反例...」

派克︰「等一下——使用反例來反證,是那些相信邏輯的人的作法,既然你拒絕邏輯,你就不該舉反例啊!」

阿條︰「對喔,好吧那我就不舉反例了」

派克︰「嗯,不過話說回來,『因為反證法是邏輯的,所以拒絕邏輯的人不該使用反證法』本身也是個邏輯的論證,所以照理來說,如果你真的打從心裡拒絕邏輯,你根本不應該根據這個論證來行動」

阿條︰「對喔,那我還是舉個反例好了,你想想看...」

派克︰「等一下——仔細想想,『「因為反證法是邏輯的,所以拒絕邏輯的人不該使用反證法」本身是個邏輯的論證,所以如果你真的打從心裡拒絕邏輯,你根本不應該根據這個論證來行動』這個推論本身也是邏輯的,所以拒絕邏輯的你其實也不應該採信它才對」


【第二幕】

派克︰「這樣下去根本沒完沒了啊,我先去找點東西吃好了」

阿條︰「好啊,我也去」

派克︰「為什麼你也要去?」

阿條︰「因為我也很餓啊」

派克︰「我是滿餓的,不過,你真的覺得你該去吃東西嗎?『吃東西可以止餓,我想止餓,我該去吃東西』是個邏輯推論欸,你不是不應該把邏輯推論當成行為的指引嗎?我看我還是自己去吃好了」


【第三幕︰拒絕邏輯的人是怎麼死的?】

派克︰「阿條,說真的,你覺得你該繼續呼吸嗎?」

9.10.2008

概念分析—0.為什麼要談概念分析

SNC116052

概念分析是我在仰山學堂的第一門課。雖然面對一群沒有哲學背景的聽眾,可以選擇的主題不多,其中卻也不乏墮胎、死刑乃至於動物保育的哲學問題以及各種悖論等等比較生動有趣的題目。然而最後我依然選擇了概念分析作為開場,因為它是我想得到最普遍和實用的哲學工具。

分析哲學家使用大部分的工作時間(如果不是全部的工作時間的話)來進行概念分析,或者檢視、比較、評論某個概念分析的結果︰可能世界是概念分析時常用的工具,Putnam的桶中腦探討知識和語言指涉的概念分析,認知論、內在論和Humean psychology的不一致討論的則是三個概念分析結果之間的矛盾。

當一個人念分析哲學,卻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研讀一疊疊概念分析的背景、過程和結論,後果常會是一場災難︰如果沒有因為誤解而認為文本內容完全沒道理的話,至少也會因為沒進入狀況而理解遲緩。

概念分析是如此普遍及重要,導致我有點驚訝從沒聽過哪一個哲學系開設某堂必修課或者某堂必修課裡的某個單元來專門討論這個研究方法。因此,我計畫寫一系列的文章來討論概念、概念分析的理由和預期的結果、概念分析的方法以及概念分析和其他學術的關係。本文作為前言,也兼當目錄,每一篇概念分析系列文章的連結都會整理在下面。

概念分析 —1.概念是什麼

9.08.2008

秘.鄉民專用反推銷口令

推銷的原則是讓顧客相信一些會促進購買慾的事情,然而信任的原則卻是對於那些和你的信念存在著利害關係的人保有戒心,所以,在那些商品相關的資訊提供上,by definition我們就沒有理由信任推銷員勝過其他不會因為我們的購買而得利的人。

業務員的重要職責是提供關於商品的知識,然而,理論上,只要一個人擁有其他便利的資訊來源,他就不會也不應該相信專櫃小姐的「代謝處理會比物理去除健康哦!」或者「您這樣的皮膚已經不太理想,不能再用那個了!」

雖然如此,我還是可以諒解屈臣氏的專櫃小姐對於提供正在找自己的東西或者隨便逛逛的顧客資訊如此積極,以及不管客人提出什麼疑問最後都會扯到自己專櫃產品如何具有使用適切性的這類行為。業績的成長也依賴亂槍打鳥,而根據Scott Adams的統計,平均每十個人中,就會有一個人什麼鬼東西都願意買。對於業務員來說,踏進店裡的一百個客人裡實際上有多少個是什麼東西都會買的白痴?答︰找到多少個,就是多少個。(而不買東西的那些,只好當作我也沒辦法一定得花掉的時間成本)

然而,大家的時間都是省一分算一分,如果我有充足的、便利的、會自我糾正且具同儕吐槽功能的訊息來源,我就沒有理由傻傻站著玲聽那些我自己也知道完全沒有信任價值的話語,相對地,業務員也沒有理由花時間在這個他不可能使之相信任何事情的人客身上(除非老闆忽然決定將推銷時使用的字數累計列入考績)。所以,如果業務員都能認出那些因為持有更優消息來源而不會信任自己的客人,雙方就都能省下很多時間和口水。

能夠達成這種雙贏局面的口令大概長成這樣︰

「我有上ptt,謝謝」

不過,這可能並不足以使得對方採信,因為雖然嘴上這樣說,你依然可能是一個事實上不使用bbs純粹只是怕推銷的潛在購買者。要讓業務員相信你是正港的鄉民,更佳的口令大概會是︰

「我有上ptt,謝謝,科科」

...

我在分類時遇到了一點麻煩。有沒有人覺得這篇文章有資格同時被列入學院幽默口味?

9.07.2008

烏龜悖論︰林茲的解法

芝諾的烏龜悖論讓哲學家傷透腦筋,然而,有個來自紐西蘭的年輕傢伙建議說,只要我們拿掉一個關於時間和物體的關係的預設,就可以輕鬆解決問題。

《Time and Classical and Quantum Mechanics : Indeterminacy vs. Discontinuity》Foundations of Physics Letters上登出來的時候,作者彼得林茲(Peter Lynds,1975~)只有27歲,曾唸過半年大學,在廣播學校當助教維生。在這篇論文裡,林茲主張,烏龜悖論之所以能成立,仰賴於我們對於時空關係的一個錯誤假設︰我們相信自己可以討論運動中的物體在某個瞬間的相對位置。林茲認為這件事情是辦不到的,當我們討論運動中的物體在某個瞬間的相對位置,我們其實沒把話講清楚。當我們說阿基里斯在第三秒時到達P1,我們說的其實是阿基里斯在「第3秒到第3.999...秒之間」踏上了P1(或者阿基里斯在「第2.000...1秒到第3秒之間」踏上了P1,端看裁判的計數方式),在這裡並不存在有一個「第三秒」的瞬間可供我們觀察每個被凍結的東西的位置,有的只是一個長度約一秒鐘的時間間隙,在這個間隙內,阿基里斯和烏龜都仍然在移動中。在這樣的情況下,芝諾的論證

  1. 物體會運動(假設)
  2. Tn-1時,阿基里斯在Pn-1,烏龜在Pn;Tn時,阿基里斯在Pn,因為從Pn-1跑到Pn需要一點時間,所以烏龜會在Pn+1(前提)
  3. 因為Pn永遠不會等於Pn+1,所以阿基里斯永遠追不上烏龜(前提)
  4. 3與常識矛盾
  5. 並非物體會運動(1-4歸繆)

中的3不會為真,因為Tn不是一個所有東西都凍結的瞬間,只是一個時間間隙,在Tn時阿基里斯和烏龜能然持續移動著,而他們的距離(因為烏龜在前頭,而阿基里斯跑得比較快)也在持續縮短著。所以,只要n夠大,大到使得(Pn+1)-(Pn)小於阿基里斯和烏龜在Tn所接近的距離,英雄就會在Tn追上烏龜。因此,只要阿基里斯跑得比烏龜快,至少會存在有一個n使得阿基里斯在Tn時追上烏龜。

我喜歡這個分析方法,因為一來,它真正地回答到了問題︰把論證列出來,它可以告訴我們這個論證的哪一步走錯了;二來,它很漂亮且明確地指出了悖論看似有效的原因︰我們的用詞太sloppy了,我們很輕易地將「阿基里斯在第三秒時到達P1」這種話說出口,卻沒有仔細追究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們以為自己可以談論運動中的物體在某個瞬間的相對位置,但其實不行。維根斯坦相信所有的哲學問題都是語言的問題,可以藉由釐清語意來解決。我不知道維根斯坦的想法是不適切,但是,如果林茲是對的,他的solution倒是為這樣的主張提供了一個好範例。

林茲的主張在物理學上應該有一些蘊含,甚至也許和檯面上的理論會有所牴觸,但是這方面我一點也不懂。

...

我對於林茲的理論的理解來自於科學人的這篇報導。當時我高三,覺得這真是酷斃了,並且試圖在哲學系申請入學的面試裡和教授分享,不過似乎他們並沒聽懂眼前這個緊張且表達能力不太好的學生到底想說些什麼。

9.06.2008

2008年的自我介紹

SNC11181

我忽然決定每年都要寫一篇自我介紹,並且在仔細思量這樣的決心是否可能至少在明年繼續被貫徹下去之前,就決定了今年的懷舊主題。

本文開放宜蘭人報數、自介、揪人吃宵夜以及幹譙蘭雨節。

(相片攝自跑馬古道)

‧‧‧

我是遠宿嘉義民雄的宜蘭男生。

民雄的鄉村有一點像員山,嘉義市文化路商圈有羅東夜市的味道,有時候油門擰著擰著會有轉個彎就看得到員山公園、加油站或者羅東公車總站(不知道什麼時候半拆了,現在掛著插著草味的擺設與藝穗節裝飾後的中山公園相對)、麥當勞的錯覺,只不過事實上輪子底下依然是南台灣的柏油路(頭上則是南台灣的太陽),要回宜蘭得先擦著汗趕回學校,三個半小時的日統客運到台北再轉車。

我的家在光復國小、復興國中和宜蘭高中圍成的三角形裡,於是從幼稚園到黑皮鞋和一定得紮進去的白襯衫時代,都不需要雙腳以外的交通工具就能上學。

幼稚園在開漳聖王廟旁,廟的兩邊還沒圍起來的時候,放學的小朋友會坐在有如長板凳的矮石籬上玩火車遊戲等爸爸媽媽。

開漳聖王廟出了牌坊左轉直直走就是光復國小,途中會經過某民宅(負郭路與泰山路交接處唯一在圍牆裡有庭院的那棟),其後是當時被稱作「蛇道」的防火巷,顧名思義,大部分的小朋友都相信那裡有蛇。

當時的同學們把光復夏天積水的操場稱為「溫水游泳池」。禮堂前方的籃球場和遊戲施設四周在整修前是一片遇水成泥的不茂盛草地,游泳池營業時可以找到蝌蚪和水蠆(學校後方一年級教室對面的小水溝也可以找到蝌蚪,不過同處水質較差,常有叫做「紅蟲」或「絲蚯蚓」的火紅環節動物成群插在爛泥中擺動,比較噁心),游泳池快關門時通常也是小青蛙到處彈跳的時候,天氣熱的話,再過一陣子甚至可以聞到蛙屍成群腐爛的氣味。

一年級的時候學校訂牛奶,每天早上都可以到講台前領取一紙盒的光泉鮮奶(我喜歡麥芽口味),喝完之後的紙盒可以洗一洗拿來裝抓到的蝌蚪。記得學校曾經連續兩天發下相同紅白紙盒裝的純鮮奶,第一天我興沖沖地裝了蝌蚪放在抽屜,第二天上課偷喝牛奶時喝錯盒。

在我上國中之前,連接在民族路和文化中心之間的小路兩邊都還沒整修,在觀光市場以繼電動玩具中心和九千代蓋起來之前,是兩片大田,田地和道路間的小水溝可以抓到螯蝦。在接近復興路的那一端,有一處約兩個辦公桌寬的水窪,中間有一段比生日蛋糕還大的水泥管直直插在泥巴裡,剛好可以讓一個國小生蹲得穩穩地,同時雙手往下一放還能摸到水裡的螯蝦,小時候的我在那裡一蹲,大概就是一下午。

還沒改建以前的文化中心有兩個好玩的地方,一個是面向復興國中的花圃兩邊的磁磚斜坡溜滑梯,不過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為什麼右邊會比較好溜。另一個好玩的地方是面向大草坪的,兩個大圓形中間用水道連結的,現在已經是停車場的水池。水池裡有錦鯉和很大條的琵琶魚(鼠魚),還有一隻曾經被我偷偷抓起抱回家的巴西烏龜(被媽媽罵了一頓之後悻悻地放回去)。

媽的,我的童年好像都在抓小動物...(都還沒提火車站後面阿罵家紗窗上的金龜子;庭院石頭底下的蟾蜍和蟋蟀和森林開發處一整個大草坪的蝗蟲、負蝗;中央榕樹上的攀木蜥蜴;對面的劉奶奶曾經有一天抱著一個大臉盆,裡頭是隻幾乎與臉盆齊大的鱉,就扔在那後來被填成草坪的荷花池裡...)

哪,後來房子、水泥地到處到處地鋪上,生活圈附近找得到的可以抓在手裡的東西越來越少,我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沒有衝動帶著網子和飼養箱出門。來到中正之後,一頭鑽進書堆,放著大片草地和後山,也不曾再度走進彎腰低頭仔細搜索。

9.05.2008

Absolut Vodka 2

可能有人還記得以前談過的,我對Absolut Vodka廣告的熱愛

無意間發現了這個網頁,收集很多該品牌的有趣廣告,值得一看。

無神教該如何宣傳教義?

最近ptt基督版又吵起來了,反觀一個月來沒出現過有趣話題的無神版,唏噓之餘也連帶想起︰這樣的持續游擊除了作為課餘休閒放鬆心情或者出口由辦公室壓回家裏的鳥氣之外,真的具有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多多少少會期望的那種,推廣理性和證據的效果嗎?

無神論者常常感慨,明明這就是他媽的真理啊,你把腦子洗乾淨認真想一想就知道那些鬼想法根本行不通、那些鬼推論長滿漏洞既然這樣,為什麼你還要繼續相信?更扯的是,為什麼當我們要替你洗腦子拆論證的時候,你還不領情?到底為什麼?

Susan Blackmore在《The Meme Machine》(這是我今年讀到最有趣的書,我希望自己能找到時間處理那些細節,並將感想寫下來向大家報告)裡提供了一個找到答案的方法︰想像一百個腦子在面前,問你自己,什麼樣的信念容易在它們之間散佈開來?支持上帝的那些推論還是無神論?

如果每個人都一樣地聰明和理性,答案會是一致的。然而這不是事實。人是愚蠢的,而在悲傷的時候、開心的時候和聚集的時候則更蠢。愚蠢的人不按牌理出牌,也不依照證據決定信念。他們要不要相信一件事,取決於這件事是否讓他們舒服、是否使他們有理由恫嚇自己的小孩不要亂搞、是否經由恰當的修辭傳達到他們耳裡,以及有時候更重要的︰告訴他們這件事的,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個方法真的是非常立竿見影︰

  • 仁慈的神的子民,他誠懇遵守所有的道德法條,他親切地和你談話並且包容你所有的壞論證,當他無法說服你,他依然在背後替你禱告。
  • 滿口髒話的無神論者,他主張道德的約定論,他寫下你說過的每一句話並用紅筆訂正,劃掉那些無效的規則並且不許你使用任何未經證成的前提來建構論證,當他無法說服你,他說那是因為你太笨。

哪,當在大家的心中基督徒都像魯夫一樣天真古意討人歡喜,而無神論者則是手持邏輯之雷大肆破壞的艾涅爾,我們要怎麼期待自己的想法具有影響力?

(又或者我們其實已經並不真的想要繼續戳刺和拆穿,而是期待當社會變得更多元和人權,宗教將無法繼續帶來那些值得注意的損害,而是著實地成為星座風水一般的無傷大雅的迷信?)

...

以下開放大家提供無神論的宣傳建議,主要中心精神為︰「讓那些笨蛋知道那些笨論證是笨論證」以及「如果有上帝,為什麼沒有飛天義大利麵怪獸?」

9.04.2008

先有蛋才有雞!

chicken2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這個問題是一個歷史的科學問題︰是否存在有一顆雞蛋,早於任何雞?或者存在有一隻雞,早於任何雞蛋?

我相信,如果物種的區分被基因型所決定,而且如果演化論是真的,那麼,雞在蛋之前出現的機會是微乎其微。

演化學家將生物的遺傳特徵區分為基因型和表現型。基因型(genotype)指個體攜帶的遺傳資訊,表現型(phenotype)則指該遺傳資訊表現在生物體上的結果。個體經由減數分裂形成的配子所攜帶的遺傳資訊是由個體的基因型所決定的,與表現型無關。

個體的基因型在受精卵形成時就已經固定,不會受到後天因素的影響,這也就是為什麼剪掉尾巴的第一代老鼠交配後生出來的二代依然有尾巴。而表現型的顯現則受營養、環境等後天因素所制,如果食物攝取不足,即使擁有容易長高的基因,也不會真的長到一百八、如果受到不可逆的外力破壞,即使擁有長出十根手指頭的基因,也不會真的一輩子都保有十根手指頭。

物種的界定方法在生物學界是爭論中的問題,然而,一個不小的聲浪建議,我們應該使用基因型來區別不同的物種︰當兩個個體的基因型相似到一定程度(或者,在那些重要的地方相似),牠們就屬於同一物種;當兩個個體的基因型相異到一定程度(或者,在那些重要的地方有所不同),牠們就分屬兩個物種。

於是,我們可以將原來的問題寫得更清楚︰

  1. 是否存在有一顆屬於雞這個物種的蛋,它的存在早於任何屬於雞這個物種的雞?
  2. 是否存在有一隻屬於雞這個物種的雞,牠的存在早於任何屬於雞這個物種的蛋?

根據演化論(或者那些奠基在演化論之上的研究),我們知道鳥類的始祖是卵生的爬蟲,因此,顯而易見,第二個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不會存在有那種x,使得x是一隻雞,而且所有的雞蛋都比x來得晚存在。因為如果x是一隻雞,給定上面談過的分類學,x一定擁有某組特定的基因型(正是這組基因型使得x被分配到「雞」這個物種底下),而因為x的祖先以卵產子,x有很大的機會來自於一顆蛋,再來,因為基因型在成長歷程中不會改變,所以孵出x的那顆蛋一定帶有和x相同的基因型,也就是說,孵出x的那顆蛋一定是顆雞蛋。因此,如果x是隻雞,那麼,在x之前,一定存在有一顆雞蛋。

我們確定不會存在有某隻雞比任何蛋都來得早,然而,類似的推論沒辦法用在第一個問題上︰演化論和現代分類學沒辦法證明說,對於所有雞蛋,都存在有一隻雞比它來得早。因為,生出這顆最早的雞蛋的個體,很有可能不是雞(就演化論而言,必定不是雞),而是某種跟雞非常相似但是恰好尚未跨過遺傳分類學所給予的門檻的鳥類。

因此,給定演化論和遺傳分類學,先有蛋才有雞。重點在於︰

  1. 物種的區別來自於基因型。
  2. 雞的祖先是卵生動物。
  3. 基因型只在減數分裂時有機會改變,因此,不是雞的東西生得出雞蛋,而不是雞蛋的東西孵不出雞。

9.02.2008

芝諾的烏龜悖論

turtle paradox

圖片來自Sen茶

「好吧好吧,雞染你是忍者龜又史女的,窩就讓你一點好了,阿蛙幫嘎!」
阿基里斯搔搔頭,往後退了兩大步。

雞蛋糕手記.325pb.

伊利亞人芝諾(Zeno of Elea,490-435 BC)為了相挺祖師的哲學理論,編了英雄和烏龜賽跑的故事。這個齊備了噱頭、懸疑和幽默的故事,本來應當成為兩千四百年來除了耶穌復活之外最偉大的宣傳,卻因為渲染力太強而喧賓奪主,導致雖然大家都知道阿基里斯曾經和爬蟲有一段過去,卻不曉得他們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跑。

芝諾的老師巴門尼德斯(Parmenides,510-440 BC)主張一種現在看來很怪異的形上學︰萬物是固定不變的,所有的運動和變化都是感官帶來的幻覺。芝諾為這個主張想出了四個論證,烏龜悖論是其二,典型的歸繆法︰

...阿基里斯讓了烏龜兩步之後,比賽開始。雖然阿基里斯跑得比較快,但是因為輸在起跑點上,所以一開始是落後的,如果阿基里斯想要贏得比賽,勢必要趕過烏龜。

讓我們假設阿基里斯原來的位置是P0,而烏龜則在比較前面的P1。時間點T0時一人一龜開始跑,在T1時,阿基里斯趕到了P1,然而,因為從P0跑到P1需要一點時間(也就是T1減掉T0後剩下的那些時間),所以在這個時候烏龜也跑到了P1前面的P2,繼續領先。當阿基里斯在T2踏上P2時,烏龜也已經到達了更前面一點的P3...以此類推,每當阿基里斯到達Pn時,因為從Pn-1到達Pn會需要一點時間,所以烏龜也已經在同時到達Pn前面的Pn+1了,雖然阿基里斯和烏龜之間的距離會越來越小,但是男人永遠追不上烏龜。

也可以被改寫成這樣︰

  1. 物體會運動(假設)
  2. Tn-1時,阿基里斯在Pn-1,烏龜在Pn;Tn時,阿基里斯在Pn,因為從Pn-1跑到Pn需要一點時間,所以烏龜會在Pn+1(前提)
  3. 因為Pn永遠不會等於Pn+1,所以阿基里斯永遠追不上烏龜(前提)
  4. 3與常識矛盾
  5. 並非物體會運動(1-4歸繆)

因為這個論證實在太好懂又怪異,其散播力遠比被芝諾視為圭臬的什麼「萬物是不動的一」來得快,當後者因為太模糊難解而從高中課本裡被刪掉的時候,烏龜悖論已經在酒吧、沙龍和研討會上橫行無阻好幾千年了。

烏龜悖論對於哲學家而言是難解的謎題,沒有人真的認為它有說服力,沒有人真的因為它而相信事物不可能運動。烏龜悖論帶來的唯一問題就是︰烏龜悖論到底哪裡有問題?為什麼它可以透過沒問題的前提、經由沒問題的推論獲得完全違反常識的結果?

在我的經驗裡,人們在被詢問對於烏龜悖論的評價時,最常出現兩種反應,這兩種反應都不是很好的反應。第一種反應主張說,烏龜悖論很正常,因為理論與事實、邏輯與真實本來就是不切合的。這樣的反應恐怕是奠基在對於邏輯的不當理解以及自己的懶散上︰於邏輯學家而言,邏輯不是一套他們發明的思考方式,而是他們用來捕捉我們日常使用的推理的規則。於邏輯學家而言,一套最理想的邏輯,就是既可以被形式化,其計算結果又與直覺毫無違背的邏輯。當邏輯學家遇到悖論的時候,他們想的是,這個悖論到底哪裡有問題?是某個階段有我沒發現的歧義嗎?還是某個階段偷偷使用了事實上不合法的規則?當邏輯與真實不切合,表示邏輯學家的任務尚未了結,絕不代表「哞,這很正常阿,邏輯是邏輯、真實是真實」

另外一個不太好的反應,是將距離和速度設好之後,用數學算過一遍︰「看吧,阿基里斯會在五秒後在四十二公尺處超過烏龜」這個反應的問題在於反應者完全不了解應該怎樣處理歸繆法︰就算我們使用另外一套推論可以得出不蘊含矛盾的結果,烏龜悖論這一套推論產生的矛盾依然存在。歸繆法,就是故意導出不正常的結果的反證法,其結果的反常大家都知道,不需要另外推論一遍來證明。解消歸繆法的方法是找出推論的瑕疵,而這個工作恰好是另外推論一遍所無法達成的。

有人主張數學的極限值概念可以解決悖論。我對數學不在行,所以不清楚這樣做行不行得通。對於烏龜悖論,我目前最欣賞的解法是林茲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