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2010

節目中的黃腔、辦公室裡的黃腔

有人提醒我,如果我主張A.政府不應該干涉在綜藝節目裡對藝人開黃腔的主持人,我可能也必須根據一樣的原則主張B.政府不應該干涉在辦公室裡對下屬開黃腔的上司。

對於政府是否不應該干涉在辦公室裡對女下屬開黃腔的上司,我不確定,因為有一些東西我現在還沒有想得很清楚。不過我想,綜藝節目裡的黃腔和辦公室裡的黃腔存在著一些差異,使得就算我主張A,我也可以不主張B而同時不自相矛盾。為了說明方便,以下乾脆先假設我主張¬B(政府應該禁止上司在辦公室裡對下屬開黃腔)︰

我主張A但是不主張B,因為被開黃腔是藝人自由選擇的結果,但是不是下屬自由選擇的結果。演藝圈內人應該都很清楚什麼樣的節目會有什麼樣的內容,但是求職者不見得瞭解公司的黑暗面。因此,當OL哭訴自己被上司以權力壓迫進行性騷擾,我認為應該動用公權力保護她,因為她從未答應公司要從事「被性騷擾」這份工作,在事前也不知道公司內部有這樣的環境(有些公司甚至會強調自己的工作環境安全清新,在這種情況下還遇到性騷擾的下屬可以算是被公司騙了,因此政府當然有理由出手)。然而,要是你明明知道誰誰誰一定會卯起來開黃腔還答應去上他的節目,最後卻跑來哭,這不是人當白ㄔㄇ?

換句話說︰我主張A但是不主張B,因為後者的資訊不透明。

如果公司在徵才面試時特別公告說,自己的辦公室漫天黃腔,每個主管都是色狼,那麼我就認為政府沒有必要理睬如此進入辦公室然後被騷擾的職員。所以,在這裡證成公權力介入的正當性的,不是有人被開黃腔,而是有人在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誤入黃腔區。反過來說,如果藝人被自己的經紀人騙了,以為某節目真的是很清新,上了節目之後才發現主持人根本是豬哥,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同意政府有理由介入。

(嚴格來說,我假設自己主張的應該不是¬B(政府應該禁止上司在辦公室裡對下屬開黃腔),而是¬B*(對於那些沒有對求職者公告說自己的辦公室裡有一堆黃腔的企業,政府應該禁止其上司在辦公室裡對下屬開黃腔),不過根本沒有公司會那樣公告,所以目前而言這兩個應該是一樣的)

16 comments:

  1. 我覺得你還是沒考慮權力關係的問題。

    倘若如你說,職場的性賄賂資訊透明了,都有在應徵時公告,所以政府不應該管。但是出現一個問題,就是所有徵人的公告中,有90%以上的工作機會都明示要求女性職員接受性搔擾。此時政府應不應該管?
    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資訊透明,什麼都說得清清楚楚就可以解決的」。政府責任也似乎不只是在維持資訊透明的環境而已。

    ReplyDelete
  2. 政府公權力介入,要保護的可能也不是為了製造節目效果的演藝人員
    而是不清楚節目性質或不小心轉到該節目的小砰友 或是些不好此道的人
    照文章的邏輯,也可以說他們是因為資訊不透明誤入黃腔區的人了。

    再者,我覺得演藝人員和OL一樣都是以勞務換取薪資的勞工
    當一個藝人在乍看在通告的取捨上是有選擇權的,
    就像對一個在血汗工廠做得要死要活的勞工說:「不然你可以去做別的工作阿。」
    但事實上他們並沒有什麼選擇的權力。
    這牽扯到機會的可近性,但我對演藝人員的生態也不了解,就不妄評了。

    假如我是一個藝人,我在以黃腔為依據判斷該節目我該不該上的時候
    不是有/無黃腔的問題,而應該是以程度為考量
    黃腔輕者可能無傷大雅,重者則是侮辱、人身攻擊
    也有很多狀況,無法預料到主持人會拋出怎麼樣的問題,來賓會有怎樣的對答等等
    加上通告與否,很多也是經紀公司的考量。
    藝人會有多大的選擇空間,也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所以 不贊同以資訊是否透明作為判斷的依據。

    最後,政大廣電以性賄賂來形容,可能是類比了性騷擾種類裡「交換式性騷擾」的內容
    用黃腔交換某些節目的通告,若是拒絕黃腔即會喪失某些工作上的權益...等等
    這樣對其他不好此道的人,算是一種工作機會的排除,甚至可以說是就業歧視。

    (但政府介入後,是否對於以黃腔走紅的藝人或主持人之機會排除?
    這背後也是有很多道德判斷在裡面。)

    我猜。

    ReplyDelete
  3. 因為公告了,而自己還要走上去犯賤的,實在不值得支持啊。所以越來越多節目,會腦殘地預先告訴大家節目需要「家長指引」,至少在香港是這樣的。

    這個年頭,希望單純以技藝來搏取觀眾喜悅,實在很難,因為開黃腔已經到了一個合家歡的程度,清談節目從來都只是掛掛羊頭,政府萬一採取甚麼道德立場來收緊電視節目的尺度,以「保護」只賣藝不賣身的藝人,除了道德又衝動之外,實在沒甚麼好解釋。

    所以陳奕迅上了甚麼自稱音樂節目,大家只關心他的身體某部份,有沒有因為上次意外而少了一粒,實屬你情我願,因為一向如此。

    ReplyDelete
  4. Changcherub︰

    其實我一直不懂這裡的權力關係到底有什麼問題。

    「倘若如你說,職場的性賄賂資訊透明了,都有在應徵時公告,所以政府不應該管。但是出現一個問題,就是所有徵人的公告中,有90%以上的工作機會都明示要求女性職員接受性搔擾。此時政府應不應該管?」

    就我們討論的脈絡,不應該管。就算要管,也是基於「禁止性交易」的理由。

    我出錢開公司,要讓具備什麼條件的人擔任什麼職位當然是我自己決定啊。不管我公告說要找全公司IQ測驗最低分的人當戰略顧問,還是要提拔胸部最大(同時又願意每天讓我摸兩下)的櫃台小姐當CEO,都沒人有權利說任何話。政府憑什麼管?

    (不過事實上你可以安心的是,你的假想不會發生,因為性賄賂嚴重的公司競爭力不會好)

    picoyeh︰

    「政府公權力介入,要保護的可能也不是為了製造節目效果的演藝人員
    而是不清楚節目性質或不小心轉到該節目的小砰友 或是些不好此道的人
    照文章的邏輯,也可以說他們是因為資訊不透明誤入黃腔區的人了。」

    沒查節目表就貿然打開電視亂轉,這不是資訊不透明,而是自己沒有對資訊的獲得做好該做的努力。如果一個人真的很在乎自己是不是不小心看到黃腔,他應該事先查好相關的內容再打開電視。

    另外,關於就業機會的排除,我在上一篇文章中的想法和你最後的猜測一樣︰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10/01/blog-post_2.html

    ReplyDelete
  5. 干涉節目開黃腔 保護的是群體大眾收視的權益(更重點是保護青少年)
    干涉上司開黃腔 保護的是個人不因他人的言論免責而受到侵害

    基本上兩個保護的內涵並不一樣吧

    ReplyDelete
  6. phiphicake:

    對不起,我比較龜毛一點。
    第一:
    你的意思似乎是說,只要是我資訊公告了我歧視的對象和內容,你還願意進來,那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捱,政府也不應干涉!
    這樣說來,納粹黨時期,德國人開的餐廳不准猶太人進入,也是沒有問題的?我開的餐廳,我愛讓誰進來,就讓誰進來。我開醫院專收窮人器官,轉移植給外國有錢人,一命救一命,我不騙也不搶,一切器官價值市場化、透明化,只要有人願意賣,我就高價收購,童叟無欺,這也沒有問題,政府也不該管?

    可是我對這一點,還是存有非常大的道德疑慮,因為這等同容誰財大氣大的人擁有主宰弱勢者的權力無限擴大,這是我認為你忽略權力關係的原因。因為你的理由,顯然是站在「雙方資訊透明的平等契約」類型上,但我認為權力大小的不同人們是不會平等的,即使資訊完全透明也一樣,所以應該動用公權力保障弱勢者的基本生存權利。但另一方面,我又認為開黃腔是件小事,我也贊成政府不應介入,只需要求節目單位提供「本節目內含黃色娛樂」的標記,讓資訊透明化。但一想到你說「只要資訊透明、你情我願,政府就不該管」,我就無可救藥的打了個大問號,擔心得很。

    ReplyDelete
  7. 補充。

    第二:
    我不認為「性賄賂嚴重的公司競爭力不會好」,因為會接受性賄賂的人,多半只會以一些不痛不癢的代價(例如金錢和不重要的職位,如花瓶秘書),來換性賄賂(拿自己的高階主管特支費來付就夠了),這些代價(很少)會影響團體的競爭力;性賄賂能交換到的好處,其實非常有限,而且風險高,這就是情婦這個行業沒有前途的原因。

    所以我不認為權力地位高的人,會因為競爭力的考慮而不接受性賄賂。他們不接受性賄賂只是怕法律和名聲問題而已。

    ReplyDelete
  8. Changcherub:

    對於第一點,我的確是完完全全那樣想的。

    我可以接受有錢人應該捐一些錢給窮人(一般來說,透過稅金)。但是我不接受除此之外的對於自由的限制。

    我同意生存權利應該受到保障,可是這種保障不會包括”政府幫你把你不擅長的競爭項目去掉,讓你比較有機會贏“。

    另外,我想你的“為了保障在辦公室出賣色相的女性,應禁止性賄賂”是矛盾的。如上文所述,在賄賂中,賄賂者和被賄賂者都是贏家,如果禁止性賄賂,被保障的不會是本來有機會藉由性賄賂得到薪水或職位的人。

    同理,如果禁止器官買賣,被保障的也不會是本來願意賣器官的窮人。因為他願意賣器官就表示賣器官比不賣好,你阻止他賣器官,等於拿掉他比較想要的選擇。類似的論點我在這篇文章裡講過,或許你可以參考一下。

    對於第二點:所有的浪費都是浪費啊。高階主管特支費能讓他拿來玩女人,就表示金額太多了。有花瓶秘書能讓他的情婦幹,就表示職位太多了。(不過,如果我們把這些錢都視為雇用能幹男性的額外開支,就說得通了,在這種情況下性賄賂造成的損失就不算是多餘損失,而是要請(某些)男性就是得多花那麼多錢。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公司財政夠透明,女性(不論是因賄賂得到好處,還是因為不會被賄賂而對公司有保障)和其他不貪女色的男性都會是贏家)

    ReplyDelete
  9.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0. 對於你說的現象,我有個疑惑:

    即便B有公開的說明這個職場會對員工施行性騷擾,而且也確實有員工願意接受性騷擾這件事情而進入該職場;但最後從實際的數據來看,被性騷擾的對象幾乎都是女性。同樣願意接受性騷擾的員工裡,卻只有性別為女性的這群員工會被要求要額外負擔接受性騷擾的工作。

    針對這個現象,我疑惑這種狀況是否為一種就業歧視?顯然基於性別的差異而非個人能力的差異,使得即便是一條看起來是所有人都接受的條款,實際上卻只會針對女性產生作用和約束,對男性而言卻是一張無關痛癢的白紙或宣告?

    我想我可以接受女性演藝人員的身體是她表演的資產,因為她必須透過她的身體,才能夠完成她的表演。在這裡,主持人開黃腔應該被視為是表演的一部分而非某種真實的言論,是被刻意塑造出來、像性騷擾但實際上不是性騷擾的行為。但在市民社會裡,我無法將性騷擾解成是一種資產。性騷擾本身就是不受被騷擾者歡迎的、不可欲的存在,為什麼會被當成個人的資產或是某種類似技能的東西呢?

    ReplyDelete
  11. 奶油兒:

    關於B的宣告,那又如何?在我假定的情況裡,工作環境的資訊是完全透明的,所以女性求職者對於被性騷擾的男女不均情況也會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為什麼你要剝奪那些女性自願進入幾乎只有她們會被性騷擾的辦公室的權利?

    你可以很容易地控訴別人歧視,但是應該注意的是這樣的控訴最後是否僅只滿足了自己的偽善。

    (事實上,我相信你說的歧視不會發生。如果被性騷擾是討厭的,那麼會被性騷擾的人接受那份工作的機會就會減少,這表示公司要花更多錢才聘得到她們,或者公司必須接受其它交換條件,例如接受願意被性騷擾,可是工作能力比較差的女性。不管在哪種情況下,只要資訊透明,對勞資雙方來說都是一分錢一分貨)

    另外,我應該沒有提到什麼是資產或技能什麼不是。

    ReplyDelete
  12. 從你的描述,我會理解你認為性騷擾是某些公司才會產生的行為。但是,就我的理解,性騷擾不是某些公司才會產生的行為,而是每一間有男性和女性共處的公司都會產生這樣的行為。

    我認為你的預設有一個問題,是在於你將性騷擾視為是偶發性的行為,是僅有少數的公司中才會存在的行為。如果按照你的假設再對照實際發生性騷擾的環境,會變成每一間公司行號都貼出『本公司會對女性職員性騷擾,請求職者注意』這樣的狀況。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認為性騷擾顯然構成以性別為基礎的歧視(或者,至少是偏見)問題。這不算是偽善,而是以女性經驗為出發,實際存在的問題。

    至於最後一段,主要是回應你的命題:支持A但不支持B的理由。性騷擾不只是對性的騷擾。一個比較簡單的定義是:它是基於性別的差異所產生的不對等權力關係。所以,即使同樣的行為也不一定會構成性騷擾:如果我們只把問題放在要禁止與性有相關的行為或者僅僅是檢驗XX行為是否有性的元素在裡面,並不是性騷擾的判定依據。

    ReplyDelete
  13. 奶油兒:

    我應該沒有那樣預設。我應該沒有將性騷擾視為是偶發性的行為,是僅有少數的公司中才會存在的行為。

    即使那是所有公司都會發生的情況,那又如何?為什麼會因此變成「構成以性別為基礎的歧視(或者,至少是偏見)問題。這不算是偽善,而是以女性經驗為出發,實際存在的問題」?

    如果辦公室裡有權力不對等的關係,演藝圈也會有,甚至綜藝節目的舞台上就會有。在這種情況下,我看不出為什麼主持人向女藝人開黃腔不是性騷擾。

    ReplyDelete
  14. To phiphicake:

    為什麼 “政府不應該干涉在辦公室裡對下屬開黃腔的上司” 是因為資訊透明?雖然辦公室裡 “上司開黃腔” 的資訊透明度足以令下屬(或將要成為下屬)了解清楚,但是資訊透明就代表政府沒有正當理由規管嗎?性騷擾本來就是不符合道德規範,對別人造成傷害,會對被性騷擾的人有精神受創和不悅感,明顯應該受法律規管。這可以是政府規管的正當理由啊!

    希望你能夠耐心解釋,謝謝。

    ReplyDelete
  1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