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2011

名言佳句式的論說訓練

廖玉蕙寫了篇文章批評國中小語文競賽,指出這項活動運行上的許多弊端,主張現在的它無法滿足其初衷。

我念國中小時沒什麼機會接觸語言競賽,有幸(或不幸)進入學校的語文特訓班的,是功課比較好的那一群小朋友。我知道語文競賽有演說、朗讀和字音字型。在當年的我眼裡,朗讀就是用噁爛得不知所謂的聲調念別人寫的東西,演說就是用那種聲調念自己想的東西,而字音字型,我曾經以為那是一種考驗你把形聲字的形部和聲部指認出來的比賽,直到國中時偶然一次被指派去參加,然後嚇死我的毛。在高中大學,偶爾遇見和認識當年那些語文競賽的常勝軍們,我總有一種熟悉感,因為在我的童年他們的名字不時會被廣播,而且是用好的口氣的那種。

順便一提,當年常常帶這些優秀學生出去參加語文競賽的人,是個有白皙肌膚和鳥巢髮型的女性,若星際牛仔電影開拍,絕對要找她來演Twinkle Maria

不過我一直不喜歡她。某年她就任訓導主任時我在走廊上被其他不認識的小朋友打了一拳肚子,我事後到訓導處告狀,說雖然不知道動手的人的名字和學號,但我認得當時跟他在一起的另一個小朋友。Twinkle Maria似乎對這樣零碎的線索不滿意,很兇地斥責我:「你搞什麼,我們這是在辦案欸!」我那時覺得有點委屈,因為不管是新聞還是連續劇都告訴我「辦案」的意思就是依循零碎的線索找出兇手,但在當下基礎教育的語文環境裡,或許這又是一個「字音字型」式的誤會。

若廖玉蕙對於比賽的描述都是事實,我大致上同意廖玉蕙的批評(雖然我相信廖玉蕙不會同意我最終的意見:撤除這個比賽),例如不該出冷僻到失去實用性的題目、不該讓勝負高下落在「二、三聲符號的一提一勾,筆畫還被要求須工整得符合比例」這類跟語文知識毫無關係的細節上。而廖玉蕙對作文比賽的看法,應該也讓許多人感同身受:
「今年,我受聘評審教師組作文。發現所有的文章幾乎成了統一格式。起承轉合外加八股地引證名言佳句、成語格言。參賽者顯然先背誦了不少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名言,然後再設法一一嵌合入文章中。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學生的學測作文根本就是這些老師文章的翻版,既無創意,也無心意,作文成為中外名人的嘉言競技場,幾乎沒有一句話出自肺腑。」
硬要挑毛病的話,我不認為真的存在有不少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名言,也不同意作文是否出於肺腑應該成為評分依據。我認為廖玉蕙這番話是出自於對某些內涵養成方法的堅持:你可以真的看了很多書,吸收了書中精華(名句)並加以應用,但不應該參閱「讓你寫出好作文的名言佳句100」來提昇自己的作文分數。對於這種堅持我尚且不置可否,但我相信大多數的名言要不是除非被理解得很廉價否則就禁不起嚴格撿驗(如「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不然就是廢話(如「」)。

然而,令人噴飯的是記者找來的國小老師對廖玉蕙的反駁。若記者沒有斷章取義,那真是太糟了:
新北市一位魏姓國小老師曾訓練學生參賽,自己也曾參加演說比賽,他認為比賽提供平台,給學生發揮空間,老師平常即將作文、朗讀等融入課堂,也可藉比賽檢視成效,有存在必要。對廖玉蕙批評老師組作文無創意,魏姓老師認為,作文好壞本來就見仁見智,考的是論說,當然要用嘉句名言,很難用抒情方式表達感情,且教學生名言嘉句沒有不好,廖的批評恐「以偏概全」。
語文比賽有檢視教學成效的功能,所以必須存在,這個反駁有丐題的危險:廖玉蕙主張語文比賽的結果是大家把時間浪費在無助於培養有價值的語文能力的練習上,而她也暗示了這些練習常成為比賽的決勝點,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她同意語文競賽檢視了某些教學成果,她也不會認為這些教學成果有什麼價值。此外,若我們需要參加語文競賽才能知道自己的語文學得如何,那沒參加的同學怎麼辦?他們的學習成果不需要被檢視嗎?

魏姓老師對作文比賽的辯護更誇張。我知道國語老師對名言的癮頭,但寫論說文當然不見得要用佳句名言,而且在一些情況下還最好不要用,若你在引用名言之外沒有任何方法進行論述,表示你的腦子被我們的語文教育搞壞了。

長久以來我們的語文教育被中文教育體系出身的人一肩扛起,但必備的語文能力不只是把字寫對和引用名言抒情,還包括有邏輯、清楚地理解別人的想法、建構並檢視自己的立場,排除可能的謬誤。這些事情顯然不是國文老師的專長:他們的批判思考和論說寫作訓練甚至不足以讓他們知道在論說時名言本身沒有辯護效果。若我需要有人幫我讀高中的小孩批改論說文,我寧可找他的辯論社學長姐幫忙,也不會讓國文老師插手。

5 comments:

  1. 後來聯合報又刊出三篇對廖文的回應,其中我覺得最有趣的一篇是:作者抗議為什麼教育部不辦手語的語文競賽?(作者是瘖啞人士)

    ReplyDelete
  2. 裡面有一句少了例子:

    不然就是廢話(如「」)。

    ReplyDelete
  3. 從小學開始我就覺得很奇怪,為什麼上台演講的人都要用一種很奇怪的升調講話,
    此外每個人都彷彿變成聖人一般,滿口忠孝仁愛世界和平,
    甚至作文也是,大家眼中的世界難道真的都那麼慈愛和積極正面嗎?
    我覺得這根本不是語文比賽,而是好寶寶比賽,
    看誰最字正腔圓,說的內容最符合社會期望,應該頗適合用來訓練政治人物~

    ReplyDelete
  4. 一個作文的評審除了批評作文,還去批評演說和朗讀,這個評審果然是第一次去全國語文競賽,完全是狀況外。

    ReplyDelete
  5. Hung:

    是啊,我一時沒想到好例子,後來就忘了..

    你有什麼好例子嗎?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