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2014

哲思台灣:真實的哲學討論

哲思台灣是王子面的廣播節目,他從今年六月開始經營,邀請哲學人與談。王子面收到幾次聽眾意見,希望討論內容能更「整齊」一點。

我可以體會聽眾的心情,因為這也是我當初給王子面的建議。哲學廣播,我只聽過philosophy bites。這個廣播裡面的發言和討論都很順暢簡潔明確,遇不到什麼「講錯了重講」、「想不到答案所以冷場」的時候。philosophy bites顯然是排演好的,但做為聽眾,我喜歡這個做法,它能很有效率讓我吸收討論內容。

不過最後王子面沒有接受我的提議,他在這篇文章重述了理由:

『版工希望節目是真的在「討論」哲學,所以臨場難免有慌亂、詞不達意、誤解、跳躍的情況在其中。這是哲學思考的實態,實在無須遮掩,而且可能更有意思。』

雖然我與談的時候非常希望王子面能事後把我尷尬詞窮的片段剪掉,不過我也可以理解王子面的考量。有些人看了這裡的文章,善意地認為我聰明。我很感謝這些人,但事實上我的思路流程當然不如文章順暢。如果將實際上的思考進程完全展現,我想每篇文章應該會多出180%對讀者來說沒有意義的字元吧。

總之,如果是我要做哲學廣播,我還是喜歡philosophy bites的做法,但我也可以理解王子面風格的價值。只是,為了避免一直有人發問一樣的問題,我會建議王子面錄一段簡介放在開頭音樂後面,例如這樣:

「哲思台灣是王子面製作的哲學廣播,主持人和來賓都是無償參加,為了呈現最真實的討論面貌,哲思台灣盡量不加以剪輯。思考是困難的,這對任何人來說都一樣。哲思台灣希望大家在哲學家的機智和洞見之外,也能體會到他們的猶豫和詞窮。」

最後,我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如果要你策劃一個哲學討論,或者哲學廣播,你會如何呈現?

12 comments:

  1. 我會慎重考慮這個作法。非常感激!

    ReplyDelete
  2. 我倒是滿鼓勵王子面的作法,儘管可以理解觀眾希望有效率獲得知識的想法,但是如果哲思台灣是希望鼓勵哲思討論,我認為在台灣這個許多人從小被教導不能犯錯,力求完美的情況,若僅是呈現完美的哲學討論,很容易令人害怕錯誤而不願嘗試。又,我們是不是能夠有一個更加接受錯誤,提供修正的空間的討論方式,如果觀眾都能夠知道,其實就算進行研究很久的人,也是從錯誤中不斷的修正與學習的,似乎可以達到另外一種程度對於知識的傳播與進行思辯的鼓勵。

    ReplyDelete
  3. 不會,我把你的計畫拿來點評,還希望你不介意。

    ReplyDelete
  4. 沒事,哲學討論某個層面就是相互漏氣求進步。

    ReplyDelete
  5. 我在美國參加過美國公共電台的“半現場”的廣播錄製,我說半現場是他也是個賣票的舞台劇。其中主持人跟來賓都有出錯,停頓的狀態。但是他們Live完 後製會很快的重錄其中片段 paraphase (釋義?) 它保留了幾乎是原味的現場反應, 只是修飾了空檔, 跟錯誤。值得參考。

    ReplyDelete
  6. 作者解釋得一團糟. 而以下這一段是錯誤的

    "石頭論證的策略就是這個︰因為「是全能」蘊含「可以造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和「可以舉起任何石頭」,而「可以造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和「可以舉起任何石頭」這兩個性質互相矛盾,所以「是全能」蘊含矛盾,所以不會有任何東西滿足「是全能」這個述詞,所以不會有任何東西是全能的。所以,不只是上帝而已,用任何名詞來當作「x是全能」這個句子的主詞,都不會得到一個為真的句子。"

    事實上, 如果上帝是全能的, 那麼「造不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可以為真, 而不是作者說的「都不會得到一個為真的句子」

    據石頭命題的描述,可分為兩個動作. 一個是「造石頭」,令另一個是「舉石頭」 . 很明顯,能舉起任何石頭不會有邏輯矛盾. 但是能否「造石頭」就不一定了. 我們需要進一步分析,這是一塊什麼樣石頭? 這可以是一塊 「圓三角」的石頭. 但是「圓三角」有邏輯矛盾,即使上帝造不出,那麼「造不出一塊圓三角」可以為真.

    同樣道理,如果上帝是全能的, 那麼根本不會存在一塊上帝舉不起的石頭,因此「造不出自己舉不起來的石頭」可以為真

    ReplyDelete
  7. 我覺得提出東尼的例子有點奇怪,因為若假設這個例子可能為真(不只一個觀察者可以知道心靈的某些狀態),就等於預設前提1為假了。但老闆的用意應該是假設前提1為真,卻導出荒謬的結論。至於針對馬利的例子,我想討論如果將前提1修正成"對於任何心靈的某一些心靈狀態,即使存在複數觀者,也只會有一個觀察者能夠知道它",是否可以排除馬利的反例,且同時又維持前提1本身的可信度。

    ReplyDelete
  8. 王清峰不是廢死聯盟的阿......
    不知版大對廢死聯盟生氣的點是?

    ReplyDelete
  9. Philosophy Bite 並不是有什麼事先演練好的這回事,它節目的流暢歸功於Nigel Warburton對訪談主題所作的準備以及臨場反應,加以節目進行方式通常是請講者講一個講者本身就非常熟悉的(甚至很多時候就是講者自己的)主張,你講自己的東西還容易講到不清楚明確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Philosophy Bite 裡面的條理常常簡潔清晰到令我驚訝的地步,至少我自己大概沒辦法那樣講話(就算是我熟悉的論點)。如果是你說的那樣,那他們就更令我尊敬了。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