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2014

[雞蛋糕講座:經驗] 開放報名!(額滿囉)

我最近讀完漫遊者文化的新書《哲學的40堂公開課》,非常喜歡,在Readmoo可以看到我寫的書評。也剛好很久沒辦哲學講座了,所以我就從書裡挑選了一些內容,打算在這次的活動裡介紹給大家。

「經驗」(experience)對哲學家來說不是提升等級用的,而是有待解決的問題,以及許多解決方案的可能基礎。形上學家探究經驗能彰顯世界的真實到什麼地步;倫理學家則好奇經驗是否能構成價值判斷成立的理由。在這場講座裡,我將從《哲學的40堂公開課》的脈絡出發,介紹康德、巴克萊、艾耶爾、邊沁等哲學家,是如何使用「經驗」這個哲學界的經年老梗。哲學史不是我的專業,我也無法傳達這些哲學家的完整深刻的思想,不過我希望藉由「經驗」這個軸線,來跟大家討論一些我覺得有趣的部分。

這次活動承蒙漫遊者文化提供《哲學的40堂公開課》15本,想要的朋友請參考報名選項。

活動資訊

時間:10/11 18:30~21:00(六點半進場,七點開始)
地點:公共冊所(北市泰順街24號B1)
內容:演講
報名費:200元(進場聽演講)、400元(進場聽演講,並得到一本《哲學的40堂公開課》(15個名額,已額滿))
報名網址:請按我
辦理:本活動由哲學哲學雞蛋糕和漫遊者文化合辦

9.26.2014

為什麼要念古文?暗藏玄機的兩種說法

這篇udn的文章裡,我討論兩種支持文言文教育的說法:

  1. 雖然我們現在不是直接用文言文交談,但文言文是現代白話文的「語言根源」,白話文裡的字詞、語法和俚語(成語),都有文言文的許多「殘餘」,所以讀文言文,當然對白話的語言能力有幫助。
  2. 國高中教材裡的古文,都經過歷史的考驗,蘊藏寶貴的智慧,所以值得讀。
這篇文章搭配前陣子的長文《高中國文必修應砍半》,算是我對文言文教育的大致看法。

9.25.2014

近況報告:台中、雲科、10/11台北講座

好久沒發「日常」這個種類的文章了(菸)

我本週六(9/27)下午會在台中誠品園道店參與作家玩具刀的新書發表會,討論他的詩集(!)《玻璃》(我覺得陳夏民純粹是為了這個書名才找我去)。

同一天晚上,我會在台中只是想挖耳屎團隊的講座擔任講者,介紹哲學思想實驗。

如果你是雲林人,不需要特別跑去台中聽,因為10/3晚上,我會在哲學星期五@雲科講一樣的題目。

如果你在北部,覺得台中和雲林都太遠了,不需要覺得很幹,因為我在雲林哲五那天,台北也有個講座「科哲露西」,由我的朋友廖英凱和洪偉主講,討論電影《露西》裡面的科學和哲學。我沒看過露西,不知道它好不好看,或有沒有在討論哲學,不過我對於市面上某些主張《露西》裡有哲學的影評不滿意:

衝著兩位講者,假若10/3哲五@雲科取消了活動,我一定會去參加科哲露西。

最後,下一場雞蛋糕哲學講座會辦在10/11的台北,活動訊息會在下週二釋出。

活動整理

9/27 玻璃新書發表會@台中、只是想挖耳屎講座@台中
10/3 哲學星期五@雲科科哲露西@台北
10/11 雞蛋糕哲學講座@台北(coming soon)

9.19.2014

張芸京轉性愛男人有什麼問題?

我今年四月開始,在udn寫時事評論專欄。上個月udn評論改版,變得好看許多。

過去我只在社群媒體轉貼我的專欄文章,不過最近有讀者建議我也可以在部落格發訊息,讓訂閱讀者知道有新文章可以看。所以,這就是了:

  • 張芸京轉性愛男人有什麼問題
  • 我在udn的全部文章
  • 這篇文章談張芸京,但其實是在討論名人和粉絲之間的責任關係,以及大眾媒體報導的寫法。我過去有篇文章討論名人怎樣才算是「背叛」粉絲,可以一併參考:《王建民對不起球迷嗎?》

    9.04.2014

    哲思台灣:真實的哲學討論

    哲思台灣是王子面的廣播節目,他從今年六月開始經營,邀請哲學人與談。王子面收到幾次聽眾意見,希望討論內容能更「整齊」一點。

    我可以體會聽眾的心情,因為這也是我當初給王子面的建議。哲學廣播,我只聽過philosophy bites。這個廣播裡面的發言和討論都很順暢簡潔明確,遇不到什麼「講錯了重講」、「想不到答案所以冷場」的時候。philosophy bites顯然是排演好的,但做為聽眾,我喜歡這個做法,它能很有效率讓我吸收討論內容。

    不過最後王子面沒有接受我的提議,他在這篇文章重述了理由:

    『版工希望節目是真的在「討論」哲學,所以臨場難免有慌亂、詞不達意、誤解、跳躍的情況在其中。這是哲學思考的實態,實在無須遮掩,而且可能更有意思。』

    雖然我與談的時候非常希望王子面能事後把我尷尬詞窮的片段剪掉,不過我也可以理解王子面的考量。有些人看了這裡的文章,善意地認為我聰明。我很感謝這些人,但事實上我的思路流程當然不如文章順暢。如果將實際上的思考進程完全展現,我想每篇文章應該會多出180%對讀者來說沒有意義的字元吧。

    總之,如果是我要做哲學廣播,我還是喜歡philosophy bites的做法,但我也可以理解王子面風格的價值。只是,為了避免一直有人發問一樣的問題,我會建議王子面錄一段簡介放在開頭音樂後面,例如這樣:

    「哲思台灣是王子面製作的哲學廣播,主持人和來賓都是無償參加,為了呈現最真實的討論面貌,哲思台灣盡量不加以剪輯。思考是困難的,這對任何人來說都一樣。哲思台灣希望大家在哲學家的機智和洞見之外,也能體會到他們的猶豫和詞窮。」

    最後,我想聽聽大家的意見:如果要你策劃一個哲學討論,或者哲學廣播,你會如何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