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8.2012

這不是分析哲學教授!

這格漫畫摘錄於SMBC,有好色龍的中文版可以看。教授如此生氣,是因為先前:
「火燒厝,老太太和蒙娜麗莎你只能救其中之一,該救哪個?」
「救蒙娜麗莎。根據市場,蒙娜麗莎的價值足抵872條人命。」
「好...那如果你真的在現場,你會怎麼做?」
「競標,搞不好老太太的家人出得起...再說就算我救了蒙娜麗莎它也不會變成是我的...」
對於這漫畫,我的簡單回應:這不是哲學教授。唔,至少他不會是分析哲學教授。

做分析哲學的人,大概是全世界最對冷血無情的效益計算抱持敬意的一群傢伙。分析哲學家不見得總是效益主義者,但他們理解效益主義的優勢,並且承認有時候算術是解決社會紛爭的必要方式(當然,當別人忙著解決紛爭的時候,你還是可以選擇把時間用來抱怨他們怎麼這麼冷血)。

分析哲學家知道效益主義的缺點,這也是為什麼,就算是最厭惡效益主義的分析哲學家,也不會對展現出效益主義傾向的學生做「你怎麼可以把人命和XXX拿來比較!」這種質問,相對地,他們通常會直接讓學生知道,效益主義有時會和道德直覺相悖(例如這個)。

而若你的哲學教授是認真擁抱效益主義的人,那就更歡樂了。他搞不好還會和經濟系學生開始討論人命的價值到底該怎麼算,並且提醒學生不要簡單地依照壽險費用來判斷,因為「越容易掛掉的人(例如老人)保費會越高,這是保險公司自己的保險政策,但這並不代表他們的生命就比較有價值」。你的死忠效益主義教授甚至可能支持連經濟系學生都抗拒的方案:我們應該殺掉一個碰巧走進醫院的無辜百姓,拔他的器官來拯救另外五個病人。

這則漫畫把哲學家刻劃成愛生氣的人道主義者。我相信有一些哲學家確實是這樣,但不管如何,少有分析哲學家會因為你支持極端道德立場而生氣。首先,跟他的某些同儕比起來,你的「偏激」想法根本不夠看。再來,分析哲學不是超級系機器人,我們倚靠說理而非義憤。

18 comments:

  1. 我認為出現這些矛盾的原因是現實中並沒有絕對的事件,至少當事人不會知道其絕對性,就例如沒人會見到蒙娜麗莎跟老太太的時候會意識到【必定】只能救一個,
    他會嘗試抱著蒙娜麗莎,背著老太太走,
    也沒人知道把橋上的大胖子推下去就【必定】能夠截停電車,
    兩難的時候人總是傾向尋找第三解決方法,
    而事實上只有二揀一的情況在現實少之又少,
    所以兩難情景對現代人類來說很陌生。

    我會救老太太,
    因為蒙娜麗莎對於我來說只是一張陳舊的圖畫,
    一件"profitable rubbish"
    花澤香菜的海報【對我來說】有價值得多,
    能【令社會延續或更快樂】的才是有真正價值的東西。

    而就算救了它後它就屬於我,
    我也會選擇救老太太,
    因為老太太有她的生存權,
    在能力範圍內保護社會中每一個個體才能提供社會【延續及快樂】,
    至少在這個標準下,
    你身陷險境時對方不會選擇蒙娜麗莎。

    但如果那是外星人侵略戰艦的結構機密資料而不是蒙娜麗莎,
    我就會放棄老太太了(老太太:不要啊!!!!!!
    因為這關乎【延續及快樂】中的【延續】,
    而【延續】永遠是先於【快樂】。

    ReplyDelete
  2. 那個機器人的連結超好笑啊

    ReplyDelete
  3. 這是對分析哲學教授的刻板印象嗎?一位貨真價實的分析哲學教授這樣說:

    W. Wong4/17/2012 11:58 上午

    Economists can assign a monetary value to almost everything for economic purposes, but this does not reflect the values of things all things considered. I am sure economists have a way of calculating the monetary value, or price, of a woman's virginity. Would you think because of that it would be all right for someone to say casually that the virginity of your girlfriend is worth less than the virginity of another woman?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15.html?showComment=1334689102226#c2468431367693981753

    "Would you think because of that it would be all right for someone to say casually that the virginity of your girlfriend is worth less than the virginity of another woman?" 這質問跟「你怎麼可以把人命和XXX拿來比較!」的質問也不遑多讓吧!

    ReplyDelete
  4. 我覺得漫畫裡那個經濟系學生
    比起效益主義者更像是投機分子而已

    ReplyDelete
  5. To Meshi:

    這兩句話的意義一但放入脈絡中,恐怕就會差很多。

    「你怎麼可以把人命和XXX拿來比較!」在漫畫的對話脈絡中,是一個完全沒有論證和理據的人本主義口號;反之,Wong的討論裡卻提供了他的質問的前提:「... monetary value... does not reflect the values of things all things considered.」這大概可以說是效益主義的基本主張,事物的價值可以從很多面向來衡量,而效益主義要計算的不是任何一個單一面向,而是將所有面向全盤考慮後的總「效益」。因此金錢價值是效益的一種,但只道出了效益計算中的一個面向,卻無法反映總效益計算的結果(all things considered)。

    不遑多讓嗎?其實讓了很多。

    ReplyDelete
  6. Wong該帖又說:

    「說人命價值有高低,那就大有問題,陶傑如此信口而出,並以所屬國家地區分等級,如此輕率論人命,令人心寒。陶傑自然認為自己的人命價值比非洲盧旺達部落酋長的高,但比起挪威、瑞典、丹麥及其公民的,他是貴些還是平些呢?......講人命價值那幾句,事關基本的價值觀,便不能不跟他認真了。」

    http://fishandhappiness.blogspot.com/2012/04/blog-post_15.html

    並且題目是〈陶傑的**賤**文〉。

    這位分析哲學教授也蠻人道主義嘛,似乎他因陶傑支持極端道德立場而生氣了。

    ReplyDelete
  7. To Meshi:

    Kris的內文說:少有分析哲學家會因為你支持極端道德立場而生氣
    或許你講的就是那個少有的分析哲學家吧

    ReplyDelete
  8. 回應Kris:我覺得你說漫畫中的哲學家不是分析哲學家似乎是有問題的,感覺是在做一種過度的劃清關係。實際上,這個漫畫中的教授在做的確實就是倫理法政哲學領域中常常使用的「思想實驗」。只是這個教授預設了人道主義是正確的,或者至少預設了人人都該有人道主義者的直覺。所以我們只能說他是一個不好的分析哲學家,但是說他不是一個分析哲學家卻感覺像是只要別人做不好就立刻說不是我們這邊的。

    回應Meshi:單單舉出某一個分析哲學家的某段對話似乎很難說多數對於分析哲學家是人道主義者的刻板印象是正常的。要不就是一次舉出很多的分析哲學家都是這樣,要不也是舉出一個國際知名的分析哲學家(例如John Rawls)都是這樣論證的。我自己讀經典的哲學家文章,被公認的優秀哲學家並沒有像是漫畫中的哲學教授用這種武斷的質問攻擊對手。(當然很抱歉我說這段話的時候我確實沒有提供經典哲學家文章做證據,但是至少這些證據都放在圖書館供人觀賞)
    再來就是,就算一個分析哲學家因為對方的立場而生氣了,如果他對於對方的立場的錯誤有進行論證的話,那生氣又如何呢?而就像黃頌竹的回應,Wong並不是沒有對於對方的立場進行批判,也沒有直接將自己的生氣視為理所當然。

    ReplyDelete
  9. 回應peterrich:
    //單單舉出某一個分析哲學家的某段對話似乎很難說多數對於分析哲學家是人道主義者的刻板印象是正常的//

    我並沒有「多數對於分析哲學家是人道主義者」這種想法。我質疑的是「做分析哲學的人,大概是全世界最對冷血無情的效益計算抱持敬意的一群傢伙」是否一個刻板印象。

    //我自己讀經典的哲學家文章,被公認的優秀哲學家並沒有像是漫畫中的哲學教授用這種武斷的質問攻擊對手。//

    寫文章跟口頭論辯不同。那「人道主義」哲學家寫哲學文章時也不見得會用這種武斷的質問攻擊對手。
    其實早期的邏輯實證論者如A.J.Ayer、Carnap下筆也蠻有「使命感」,頗有「正邪對立」的意味,要將沒有認知意義的哲學一股腦兒取消掉(我不是說他們沒有提供論證,而是就其筆調而言)。

    //我覺得你說漫畫中的哲學家不是分析哲學家似乎是有問題的,感覺是在做一種過度的劃清關係。//

    深表贊同。

    ReplyDelete
  10. 回應Meshi:如果你要說的是關於「做分析哲學的人,大概是全世界最對冷血無情的效益計算抱持敬意的一群傢伙」是否一個刻板印象,那我確實沒有理由反駁。

    ReplyDelete
  11. 說分析哲學家對冷酷計算抱持敬意、不是愛生氣的人道主義者,確實是模糊且可能誤導的說法。我的原意是想要說,分析哲學家重視論證和理由,不會僅僅因為你的立場極端而拒絕,也不會以缺乏論證的質問打擊對手。

    此外,文章中談論的也是「好」分析哲學家,而不是分析哲學家,我為用詞誤導感到抱歉。

    ReplyDelete
  12. 「所以你想討論所謂的『碎形』觀念,對吧?」這句翻譯錯了,應該是「你是想用『分數』(來比較藝術品和人命的比值)吧?」

    碎形是fractal,分數是fraction

    ReplyDelete
  13. To Meshi:

    分析哲學家不分好壞都是人,是人就會生氣,問題不在會不會生氣,而是會因為什麼理由而生氣?

    道德哲學家通常會比較容易生氣,但道德哲學家(此處特指分析哲學內的道德哲學家)生氣的理由通常不會僅僅是他人極端或特異的道德立場,而是因為自己有好的理由和論證可以證成對方的極端道德立場是錯誤的道德立場,並且有好的論證可以說明對方用來支持自己極端立場的道德理由不足以支持其理由。在上述兩個條件之下,一個道德哲學家往往就有充分的理由對該道德立場生氣,特別當這種道德立場的言論很有可能會在社會上造成重要影響時,就有更充分的理由表達自己的氣憤。

    漫畫裡的描繪與現實世界裡的哲學家的不同在於,漫畫裡的哲學家不需要論證也不需要理由便可以理所當然地生氣,但現實生活裡的哲學家卻不會。

    ReplyDelete
  14. 我是一個路人

    但是我在意的點怪怪,可能是因為沒有念哲學的關係

    如果用殺人的看法

    你救出畫,就殺了一個人

    你救出婆婆,並不代表你殺了872條生命(至少那些人不是因自己而死)

    這樣是否可以當作一種想法呢?

    ReplyDelete
  15. 1.救畫=放棄救婆婆的能力
    2.救婆婆=放棄救872人命的能力

    ReplyDelete
  16. 路人:

    兩個能力不同在於蒙那麗莎的價值需要兌換,中間有模糊地帶(金錢未必會兌換成人命)
    救婆婆不用。

    所以如果將蒙那麗莎設定為「只能兌換成人命」會比較好選。也比較容易選擇(一個人在眼前872人不在眼前的差別)

    光是畫上等號我認為太粗略
    甚至可能有很多後遺症(內心中認為自己殺了婆婆而內心不安等成本)

    所以我認為情境需要描述更清楚一點,否則我會用「自己是否與此案有關」的角度去想,也就是內心認定自己是否殺人的角度

    ReplyDelete
  17. 1.自己的祖母被困在火場裡。
    2.納粹軍官說如果你有蒙娜麗莎,那你可以挑選872位猶太同鄉離開集中營。(872人不會因你而死,本來就要在集中營裡處死,但有可能因你而活)

    1的衍生>祖母年事已高,救出來過不久也會死,不如拯救集中營裡的嬰兒。>祖母平時對我很壞,趁機報復沒什麼罪惡感>祖母告誡我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祖母說她死後會上猶太天堂所以別裡她

    2的衍生>872個猶太人都是人渣,因為集中營裡的猶太人都是人渣,因為猶太人救是人渣>872人是陌生人>872人是自己的親族>872人各各都是社會菁英

    可能的情境太多了,不如把人都換成狗狗,看你要救一隻火場裡的老狗還是拿蒙娜麗莎去換流浪狗之家快被撲殺的872(肯定能換更多)條狗狗云云

    但這個討論的主旨應該不是"哪個選項能讓我(比較)問心無愧"吧?

    P.S.:不能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的,會毫不猶豫去保護自己的家人。

    ReplyDelete
  18. P.P.S最後那句話來自"地球防衛少年",不知道為何被隱藏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