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21

2/27 糕講堂|《非暴力的力量》X 紀金慶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朱蒂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是美國後結構理論研究者、女性主義與酷兒理論的代表性人物,同時也是當代政治哲學的重要人物。

《非暴力的力量》是巴特勒展現思想前瞻性與企圖心的作品,若她在書中對於一個以「非暴力原則」作為結構社會原則的設想成立,這可能顛覆啟蒙運動以來對政治思想格局的想像。

巴特勒在本書中分析,無論是遠自近代政治哲學開端的霍布斯、盧梭、洛克,或是直到現代政治思想主流的自由主義和左派思想,對於自由的個體如何可能集結成國家的設想,從來在思想前提上都無法徹底擺脫彼此爭奪、相互爭鬥的暴力圖像。而有別於過往的政治思想傳統,巴特勒試圖去設想一種以「非暴力」為基本原則形塑社會的可能性。

為此,她在《非暴力的力量》一書中,從精神分析的佛洛伊德到克萊茵如何論述人性裡愛恨交織的生命驅力,再到傅柯到與班雅明對於生命權力與暴力的種種剖析,試圖建構一個從人性基本預設的新穎角度再出發,然後推論至一個非暴力社會之藍圖如何可能的政治哲學綱領。因此,閱讀《非暴力的力量》,可以說是對於自我、當下生活,以及共有世界的想像格局,進行一次全方位的重新審視。

聽起來很棒,不過雞蛋糕腦闆完全不懂巴特勒,怎麼辦?

沒關係,紀金慶老師懂。

這次糕講堂,政大哲學博士紀金慶老師將為聽眾解說巴特勒所動用的思想根源,並推敲巴特勒所設想的政治圖象的可能性與可行性,並通過適度拆解,為大家分析:除了巴特勒的個人解法外,我們是否還能夠有不同於巴特勒的詮釋,以不同的可能性組合,組織成自己對於政治和生活的領會。

12.14.2020

1/16 糕講堂|六個好用的思考技巧 X《斜槓思考》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斜槓思考》是美國幽默作家亞當斯(Scott Adams)的新作,哲學雞蛋糕腦闆朱家安從國小就開始看亞當斯的呆伯特(Dilbert)漫畫,超級喜歡,這次很快跟時報出版談了合作,來介紹這本書。

在《斜槓思考》裡,亞當斯談如何避免低效率的思考,訣竅在於注意各種不好的案例並且避開。亞當斯長期用blog、推特和直播參與公共討論,這讓他在《斜槓思考》裡舉的案例和歸納出來的建議都很實際,像是:

  • 舉證責任:要求人證明事情沒發生不合理,你不可能證明川普沒在替俄羅斯做事,所以舉證責任應該是反過來。
  • 舉例說明:如果某個想法、策略、方案有問題,一定有辦法舉例說明,反過來說,無法舉例卻堅持會有問題的人的意見可以先忽略。
  • 替代方案:某個方案有問題╱成本很高╱會導致傷害,不代表那個方案不該實施,要看其他方案有沒有更好。

《斜槓思考》腦闆跟先前介紹的《故事經濟學》都是在談後設的思考。《故事經濟學》教你思考別人的思考,注意故事散佈的模式;《斜槓思考》教你思考自己的思考,注意自己習慣決策的模式。

這次糕講堂,我們綜合《斜槓思考》的內容和腦闆的筆戰經驗,精選出六個好用的思考技巧,在課程裡跟大家分享,希望能讓大家都變成更有戰力,不是,更會思考的人 : )

12.04.2020

12/26 糕講堂|我如何從右派變成左派 X《善良的歧視主義者》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你好,我是哲學雞蛋糕腦闆朱家安,如之前在臉書上的介紹,《善良的歧視主義者》是我這幾年看過最棒的歧視議題入門書,結構全面,說明清晰,入門該知道的概念裡面都有。在這次糕講堂,順著書裡介紹的各種概念,我想分享我是怎麼從右派變成左派。

在高中和大學階段,我的立場接近自由至上主義(Libertarianism),注重自由和言論自由,認為政府最好只需要維持秩序和溫飽,讓人們發揮自由選擇並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當時我支持死刑反對文言文必修質疑動物權,並且認為歧視言論只是沒禮貌的言論,沒什麼大不了的。

到了今天,這些立場有的保留下來,有的已經改變,以常見的政治立場分類,我跟十年前一樣不保守,但比十年前「左」很多。在這場糕講堂裡,我會說明自己前後立場的差異,並試圖探索改變的原因。

我還在準備講座內容,不過我預想屆時應該會:

  • 說明我的前後兩種立場可以如何在政治哲學上分類,並佐以海德特(Jonathan Haidt)對自由╱保守派的分析。
  • 試圖說明讓我改變立場的主要理由,並佐以《善良的歧視主義者》當中介紹的一些概念,例如「特權」、「刻板印象威脅」。
  • 分享這種立場轉變讓我學到的一些事情。

最後,在這次糕講堂,如果參加者願意,我也歡迎大家分享自己立場改變和政治啟蒙的經驗。

11.20.2020

12/5 糕講堂|物化的七種樣貌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色情就是不行!」這種想法真的不行》這本書以西方為主,介紹人類管制管制色情的歷史和龐雜因素,了解這些因素,你就會知道「管制色情」就像其他很多價值觀禁忌一樣只是一種工具,往往是用來實現其他目的。像是中世紀歐洲,淫亂對中下階級來說不是問題,只在上流階級是問題,因為只有上流階級的財產多到讓人有理由避免「血統混亂」造成的繼承紛爭。

書裡還有很多其他案例,讀過這些案例,就會知道要判斷色情禁制是否合理,得要往前追,去比較背後目的和人類自由,並思考替代方案。如果你對色情暴力、言論自由、創作分級等當代議題感興趣,書裡有很多可以對照的例子跟想法。

這次糕講堂,我們想來談談「物化」。怎樣算是物化女性?只要是色情的展現,都難免物化嗎?我們也有可能物化男性嗎?如果物化就是「把人當工具」,為什麼請人來修水電不算是物化水電工?

在這門課裡,我們會介紹當代哲學家納思邦(Martha Nussbaum)對物化的七種分析。大致上納思邦認為物化是多義概念,我們必須掌握此概念可能對應的各種意思,才能準確評估物化現象和討論物化。藉由這次課程,我們希望能提供大家一套有用的工具,來理解書中關於色情表現如何對女性造成傷害的討論,並對書中案例做出自己的判斷。

8.11.2020

9/5 糕講堂|異見的自由:對抗仇恨歧視言論的多元手段(已額滿)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在《異見的自由》裡,普立茲獎得主路易斯(Anthony Lewis)耙梳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辯論歷史,重現言論權和其他權利的各種角力。在書裡,你可以看到兩百年來美國大法官如何激辯「造成立即傷害」、「教唆顛覆政府」、「毀損名譽」、「色情猥褻」、「令人不快與冒犯」各種原則。

除了上述,現代人也討論我們該不該有發表歧視言論和仇恨言論的自由。這些爭議難解之處,在於這類言論的傷害往往幽微和間接,以致於傳統用來畫定言論自由界線的「傷害原則」及其衍生原則較難處理。

在這次糕講堂,我們會先稍微介紹傳統討論言論自由的經典「傷害原則」脈絡,在理論上說明言論自由為何重要,接下來,我們會對歧視、仇恨言論的傷害給出一些分析,並討論在「法律禁制」之外,有哪些對抗這些言論的方式。

這門課不會介紹《異見的自由》主要內容,這門課會是一個概論,讓你概括了解相關理論基礎、言論種類和傷害種類的分析方法,以及關於應對方案的常見討論。透過這門課,我們希望提供一些理論背景,讓大家後續閱讀《異見的自由》時能看出更多有趣的東西,也希望讓大家握有好用的理論工具,能在自己感興趣的公共討論裡發揮想法,並抵抗歧視、仇恨言論的影響。

8.01.2020

AI 的道德思辨:責任、取代、不透明

最近在研究跟人工智能(AI)有關的議題,筆記一下目前的心得,主要介紹三個常見爭議。有興趣的人可以進一步讀SEP的〈Ethics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nd Robotics〉條目。

責任:對照人類


自駕車看起來很快就會普及,很多人關心自駕車出車禍誰要負責。我覺得這個問題不是問題:
  1. 法律可以規定,在預設情況下,製造商要負責。
  2. 製造商可以跟車主簽契約,說在特定情況下(改造或不當使用之類)車主要負責。
如果以上規定不會侵犯什麼重要權利,那誰負責任的問題就不會是問題。

就算是問題,可能也不會比現有的問題更難解決。

事實上,路上還沒有自駕車,我們就已經有很多責任歸屬的問題,像是「某起車禍是車主沒注意,還是ABS系統出問題?」ABS也仰賴微電腦計算即時數據來決定煞車頻率。你可以把「自駕」理解成比ABS更進階的運算系統,責任歸屬問題不會因為多了一個系統就從可以解決變成無法解決。

有些人可能會說,可是自駕車還有很多問題,像是如果必須在犧牲三個老人和犧牲三個小孩之間做選擇,要怎麼辦?

對,但是人開車也會有這種問題。為什麼一旦換成機器開車,這種問題就會變得特別重要?

我認為比較合理的回應,就是一旦換成機器開車,這種問題就會變成是社會應該預先做好選擇的問題。就像人要考駕照,AI開車之前也一定要經過審查,我們不可能讓「若有機會撞小孩,就撞小孩」的AI發動引擎上路。

然而若我們要審查自駕車AI,也一定會審查它在各種情況下會怎麼做,這不只是因為它可能會出車禍,也是因為社會必須掌握每台自駕車的動向,整體自駕車運行的效率才會成為可能。

目前來說,我認為關於AI責任的議題,一個思考方式在於「對照人類」。

AI可能有很多缺點,但只要表現得比人好,就有理由用。交通事故一直位居人類主要死因,如果AI上路能減少10%事故,而且沒有本文後述的歧視問題,那我們該問的或許是「為什麼該讓人類開車?」而不是「為什麼該讓機器開車?」

取代:對照過去


有些人認為AI會取代人類,因為我們可以預見許多「現在需要人類做的工作」在將來會由機器做。

這種擔憂有幾分合理,我認為是有趣的問題。綜觀歷史,每當新技術出現,人類就會白操心:
  • 古希臘人:人會寫字,就不用記東西,記憶會衰退。
  • 18世紀的歐洲人:蒸氣機發明了,大家要丟工作了。
  • 19世紀的美洲人:電話發明之後大家都會宅在家,社會會變得冷漠。
  • 1945年的紐約人:微電腦不可靠,「電梯操作員」操作的電梯才安全。
當然這並不是說新技術不會讓人失業,電話接線員、保齡球童、路燈點燈工...歷史上已經消失的工作應該比存在的工作還多。

然而,過去那些對於新技術的擔憂,多大程度是正確指向了那些後來真的消失了的工作?2013年ETC取代了臺灣的國道收費員,這消息出現前,引發多少人預見且擔憂?

擔憂是一種有認知意義的心理狀態,指向可能會在未來發生的某件你不喜歡的事情。「理論上」這種心理狀態的出現,代表有東西值得你擔憂,但不見得都是這樣。要知道自己現在的擔憂有多準確,你可以比較一下自己過去的類似擔憂有多準確,或者和自己類似的人類在過去的類似擔憂有多準確。

岔題一下,你可以在〈我們應該立法禁止你覺得噁心的事嗎?〉這篇文章看到一樣思考方式,只是主角從擔憂和丟工作換成噁心和社會崩解。

不透明


有些AI不透明,意思是說就連製造者也無法掌握這些AI的判斷規則。這裡的細節我不懂,總之跟類神經網路和機器學習有關係:工程師給AI資料,AI給判斷,工程師用正回饋和負回饋回應判斷,AI據此調整判斷規則,工程師可以觀察AI對哪些資料有哪些判斷,但很難把判斷規則給逆向工程出來。

AI的判斷規則不透明是個問題,因為這樣一來:
  1. AI比較難對人類說明自己如何做判斷。
  2. 人類比較難發現這些判斷是否內含偏見。
關於(1),有時候人類不但需要準確的判斷結果,還需要知道判斷背後的理由。比較直接的像是法律、醫學判斷。比較不直接的可能像是學校和公司是否錄取特定人的判斷,若個案抱怨為何他沒被錄取,你可能沒義務跟他說明,但若社會懷疑你在錄取規則上歧視特定族群,就是另一回事了。

關於(2),機器學習出來的結果有多好,仰賴當初餵給AI的資料有多好,如果資料偏頗,機器學得越好,結果就會越偏頗。

例如分享這篇文章的臉書討論串就有朋友提到,用於「選美」的AI給深色皮膚的人比較低的分數。又例如,過去Amazon嘗試用AI篩選求職者,結果發現AI大量篩去女性

AI本身不會有偏見,但機器學習訓練出來的AI會反映資料內含的偏見,而資料內含的偏見不見得會被人發現。

當然,先前的說法應該也可以適用在這:AI可能有很多缺點,但只要表現得比人好,就有理由用。如果AI歧視女性或特定族群,是因為生產機器學習資料的環境本來就歧視女性或特定族群,這並不代表AI表現得比人差。

在這我是認為可以正面看待:AI議題給我們一個機會審視社會上的歧視。Amazon把公司人力資料餵給AI,結果養出一個歧視女性求職者的AI,他們應該回頭審視自己的人力狀況和多元性程度,其他單位也一樣。(照前則報導,當時Amazon的管理階層有74%是男性)

看不見的問題很難解決,涉及歧視爭議的問題也很難解決。我在〈只剩梅克爾又怎樣?──歧視的證據與難題〉這篇文章討論了一些歧視辨認和證據的問題,我相信AI引發的歧視爭議也避不開這些問題。

7.28.2020

上了哲學課之後,這些大學生更少吃肉了


一則新的研究發表在《Cognition》,研究者找了 UC Riverside 四門課的大學生共一千一百多名,分成兩組,一組讀一篇主張吃素才道德的哲學論文,另一組讀一篇討論慈善行為的哲學論文,兩組都安排讀後的小組討論,並且推薦他們可以去看相關的網路影片。
研究者追蹤學生上課幾週之後在校園中的點數卡消費(!),發現若以美金$4.99以上的食物來比較,「吃素」組的肉食消費從上課之前的 52% 減少到 45%,「慈善」組則沒有影響。同樣方向的差異也反映在事後的道德立場問卷調查上。

這個研究是三人合作 Eric Schwitzgebel、Brad Cokelet 和 Peter Singer。Singer 倡議動物權和效益主義,是2005年《Time》的全球百大影響力人物。Schwitzgebel 出名於他的一系列「道德哲學才不會讓人變道德呢!」研究,他觀察自己哲學同儕的生活表現,發現以道德哲學為專長的人,比起做形上學、知識論的人,在一些「一般認為是道德的行為」表現上沒有更好,這些行為包括:
  • 捐款給慈善單位
  • 回覆學生求助的電子郵件
  • 捐血
  • 捐器官
  • 不在演講會場嘰嘰喳喳
  • 參加會議老實交報名費
  • 不摔門
  • 不會借圖書館的書不還
當然,Schwitzgebel 觀察的道德哲學家各自有道德立場,在新的研究裡,給實驗組學生讀的則是「支持吃素」的論文,很有針對性。Schwitzgebel 等人在論文裡表示目前還看不出是什麼細節導致學生改變消費行為。而針對因果關係,可以問的問題也很多,像是這種改變能持續多久、能否期待在其他道德議題上也有效等等。

不過至少有兩件事可以確定:
  1. 如果你在 UC Riverside 用點數卡消費,老師查得到你吃了些什麼。
  2. 那篇主張吃素才道德的哲學論文,作者應該相當得意。
目前得要學術單位權限才能下載 Schwitzgebel 等人的論文(若誰有剛好有 .pdf 檔案,歡迎跟我分享),你可以在《Daily Nous》的報導和 Schwitzgebel 去年的網誌找到更多細節。

12.05.2019

12/27 糕講堂|人類是怎麼演化成政治笨蛋的?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人類是演化來的,現在我們有哪些本能,取決於演化壓力山大的數萬年前,我們需要什麼本能來存活。然而,山頂洞人時期好用的本能,到了現代都市,反而可能讓人們做出愚蠢決定。

對於人類不得不負載的演化遺產,數十年來哲學家嚴肅看待。海德特(Jonathan Haidt)探究演化而來的道德本能,希望協助人們修補撕裂的社會。布倫南(Jason Brennan)認為,給定人們本能上的種種認知偏誤,人人有票的民主機制並非最好選擇。納思邦(Martha Nussbaum)和辛格(Peter Singer)則質疑,演化而出的本能「噁心感」警報器,在不同的時代,不該繼續用來排斥同性戀和近親亂倫。

在《為何我們總是選錯人?》裡,歷史學家謝克曼(Rick Shenkman)點名促使人類在現代做出愚蠢政治決策的四種原始本能:好奇心、察言觀色的能力、辨認真假的能力,以及同理心。數萬年前,這些本能讓我們的祖先存活下來,現在,這些本能讓我們被天氣影響投票意向、偏袒自己支持的政治人物、對真正重要的議題視而不見。

這次糕講堂,我們要介紹《為何我們總是選錯人?》裡對於人類本能和時代變化的分析,並在不讓大家對民主失去希望的前提下,補充上述哲學家們的尖銳看法。

11.24.2019

12/6 糕講堂|歐陸哲學為什麼這麼難?現代性與偽理性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有別於這裡常出現的分析哲學(analytic philosophy)傳統,歐陸哲學(continental philosophy)時常被覺得誨澀模糊,難以親近。紀金慶是專攻歐陸哲學的政大哲學博士,同時也是有經驗的哲學講師,在這次講座裡,他要挑戰用一個半小時來讓大家掌握聚焦於「現代性」的歐陸哲學爭論。

在歐陸哲學上,「現代性」(Modernity)本質上區分了我們的世界和傳統世界。理解「現代性」,我們就知道當代歐陸哲學如何看世界、從中看出什麼問題,以及當代哲學的各種思潮——現象學、存在主義、批判理論與後現代主義等等——如何回應這些問題。

紀金慶在今年出版《偽理性》一書,彙整當代歐陸對「現代性」的思考、批判,和解決方案。在這場糕講堂裡,除了分享《偽理性》整理的主要論點,紀金慶也想談談幾個他覺得相當重要的生活議題:

我們能接受歐陸哲學家對於現代世界的診斷嗎?
為什麼歐陸哲學的表述需要如此誨澀?
歐陸哲學家提出來的各種解決方案,有幾分可行?
在現代世界中,我們失去什麼?得到什麼?如何衡量其中的利弊得失?未來我們將何去何從?

10.18.2019

11/8 糕講堂|動物的存在與虛無

糕講堂是哲學哲學雞蛋糕主辦的哲學講座,我們介紹有趣的哲學問題並促發思考,讓沒有哲學背景的人也能享受哲學的樂趣。

人能對動物做什麼?能虐待嗎?能吃嗎?能好好相處嗎?這些問題對一般人來說重要,對哲學家來說也重要。哲學家討論動物是否跟人一樣有道德地位(moral status),受到道德保障,以及如果有的話,多大程度有。這些問題困難,因為它們不只是道德哲學問題,還是形上學問題,涉及動物跟人有無不同,以及如果有的話,哪些方面不同。

《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不直接討論關於動物的道德問題,但從科學方面為關於動物的形上學問題提供了重要探究基礎:動物有語言嗎?思考嗎?多大程度?人要跟動物相處,有哪些可行方案?對於喜歡動物、喜歡利用動物、喜歡吃動物的人來說,這些事情重要,因為就算我們很清楚自己的道德觀長怎樣,依然可能需要這些知識,才能知道哪些行為有違自己的道德觀。雞蛋糕腦闆朱家安非常喜歡這本書,替它寫了推薦序介紹自己家裡的各種動物

在這場糕講堂裡,朱家安不重述書中內容,而是要補充一些來自道德哲學的觀點,讓對於動物有所了解了解的我們,能套用哲學家研究的成果,來進一步思考自己在道德上的各種選項:

怎樣的東西才該有道德地位?
如果人跟動物都有道德地位,該像保護人一樣保護動物嗎
有些東西,我們很難說它有道德地位,像是消防栓。這代表我們可以恣意破壞嗎?
如果消防栓不行,那路邊的野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