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FAQ   合作   EMAIL   RSS  

5.23.2015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導讀

*這篇導讀應大塊文化的邀稿而寫,最初發表於博客來

《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是本有趣的書。海德特在書裡綜合過去30年來的心理學和人類學研究,說明這些研究在哲學上的意義,並試圖論證他的非理性論立場。

道德哲學的跨領域合作

自古以來,道德哲學家的任務之一是找尋道德真理,他們專注於思考:到底怎樣的行為,或者怎樣的人,才符合道德?為什麼?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大量直覺。道德哲學家建造虛構的故事,詢問人們「你覺得這個故事裡的人做的事情是對的還是錯的?」、「如果你是主角,你覺得自己應該怎麼做?」道德哲學家認為,經過恰當的設計,這些故事可以「汲取」人們的「道德直覺」,而哲學家們,就可以利用這些直覺作為線索,去推測人們的道德決定背後的那些原則。例如說,你可以想像,如果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我們不應該殺掉一個無辜的人,拿他的器官去拯救其他五個病危的人,那或許代表在道德上,「人對於自己器官的權利」有時候可以凌駕效益。

有人把哲學家這種「透過虛構故事來探索人心中的原則」的做法,類比於科學家「透過實際操作來探索自然律則」的活動,並稱它為「思想實驗」(thought experiment)。

6/13 雞蛋糕講座:《好人總是自以為是》(還有22個名額)

我最近讀完大塊文化的新書《好人總是自以為是》,非常喜歡。我幫大塊寫了導讀,並從書裡挑了一些內容,打算在這次的活動裡介紹給大家。

這次活動承蒙大塊文化提供《好人總是自以為是》20本,想要的朋友請參考報名選項。

5.21.2015

臺灣吧 ep0:上臉書攻訐講錯話的藝人,是言論自由嗎?

這是我和臺灣吧合作的第一支哲學影片,一邊做草莓雞蛋糕,一邊討論約翰彌爾對言論自由的看法。

5.15.2015

臺灣吧 X 哲學哲學雞蛋糕

我參與製作的第一個適合闔家觀賞的節目即將上線,你可以在這裡看到預告。

4.24.2015

5/3 朱家安X海苔熊「網路霸凌講座」開放報名(已截止)

怎樣才算網路霸凌?霸凌的心理和結構動機可能是什麼?我們該怎麼面對?在這場講座裡,朱家安和海苔熊將分別從哲學和心理學角度,帶來他們對網路霸凌的觀察和分析。

4.20.2015

5/2 講座「歧視言論的概念分析」開放報名(已截止)

什麼是歧視?為什麼「講出事實」也一樣可能是歧視?我們能用法律應付歧視言論嗎?在這場講座的上半場,朱家安要分享用概念分析探討歧視的方法、說明他對歧視的定義,以及該定義在實務上的理論後果。在下半場,我們要來玩哲學小逃殺,讓大家盡情討論自己感興趣的問題。

電車問題的價值不只在於道德兩難,道德兩難的存在也不足以支持道德魔人的道德標準有問題

王丹的文章〈道德魔人錯在哪裡?〉反對那種對自己寬容,但同時又以自己的道德觀嚴厲要求別人的道德魔人。他在文章裡舉了這幾年因為麥可桑德爾而變得很熱門的電車問題(trolley problem)來支持主要的論點,然而我認為,在這篇文章裡,王丹舉出來反對道德魔人的推論並不恰當,並且他描述電車問題的方式也可能造成大眾對哲學的誤解。

4.01.2015

以TutorABC為例:如何設計有品味又道德的愚人節玩笑

昨天 TutorABC 發假新聞說只要有員工把公司的 QR code 刺在身上,他們就終身雇用,並且享有每年3-5%調薪,趣味新聞受到多家媒體報導,有記者打電話查證, TutorABC 還派員工受訪。結果今天記者再度確認時, TutorABC 說那是假的,祝記者愚人節快樂。一些媒體表示不好笑,要求公司道歉,但公關副總趙心屏拒絕,表示這種愚人節玩笑在國外常有,不認為有道歉必要。

我認為 TutorABC 這次的反應,不但有道德問題,開玩笑的品味也有問題。

除了「昨天不是愚人節之外」,還有很多論點可以回應趙心屏的辯詞,其中滿簡單的一種是文化差異。在一些國家,很流行由公司行號開「官方」愚人節玩笑,但台灣可能還不是那種國家,所以台灣的閱聽眾和媒體對於這種事情沒有心理準備。在這種情況下, TutorABC 的玩笑至少有下列三個問題:

3.21.2015

道德的空白,需要思辨來彌補

對於台灣盛行的品德教育,長久以來一直給我一種怪異的感覺。當然,台灣的品德教育有很多可以讓人抱怨的地方,例如貼得到處都是的煩人標語,但我總覺得,除了喜歡用愚蠢的呈現方式之外,這個教育應該還有更深層的問題。

一直到上週看到遠見雜誌上面的一個金字塔圖解,我才驚覺自己一直找尋的問題位置。這個圖解叫做「不同年齡層,要培養的10個好品格」,圖中的金字塔分成小學、中學和大學,它們被分配到的品格分別是:

大學:思辨、公民素養

中學:公平、堅毅、自律、責任、正義、勇敢、自制

小學:禮貌、誠實、感恩、尊重

姑且不論為什麼「思辨」也算是品格這種小問題,我覺得這份圖解(以及背後展現的教育觀)的問題,在於預設了我們可以先教小孩道德價值,再教他們思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