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2013

從預防醫學到種族肅清

胡晴舫的文章「好萊塢的換乳宣言」以安潔莉娜裘莉的換乳手術為例,「預測」這些醫學技術發展會導致種族滅絕等級的道德悲劇:

『...她事實上正在改寫疾病的定義。她卅七歲,身上還未測出一個癌細胞,她的疾病,只是母親遺傳給她的「缺陷基因」。

「缺陷基因」此詞出來,便是一條康莊大道通往種族滅絕。美國黑人過去遭到歧視便有偽基因理論當藉口,說他們含有低等基因,更接近猩猩,因此不必把他們當人。至於二戰時希特勒如何對付猶太人,刊登裘莉文章的紐約時報只顧著衝流量,恐怕一時忘了歷史的教訓。

但,可悲的是,基因醫學、預防醫學怕是越來越難抵禦。因為,學術上,人類終究好奇生命的藍圖,想要探索人體奧祕;而商業上,隨著人類社會高齡化,追求健康長壽,預防醫學勢必蔚為潮流。若是如此,將無可避免帶來階級分裂尖銳化,越來越多有錢人像裘莉,不只想防老,而是進一步、意圖用錢預買更多壽命。』

胡晴舫在這些段落的推論,其實很好理解:科學進步到什麼地步,有錢人可以購買「裝備」的範圍,就跟著延展到什麼地步,接下來,就是窮者越窮,富者越富。

不過,在如此直白的闡述下,論證的缺陷也變得很明顯:「科技進展」本身不會造成那些悲劇,「科技發展加上不正義的權利分配」才會。

然而,若你考察國立大學學生的家庭經濟狀況、房市投資的獲益人結構,會發現富人的勢力早就藉由教育普及和不公平的市場規則過分擴張,如果你想討論那些造成窮者越窮,富者越富的因素,光是你在鄉下的國中同學都去哪裡念大學、台北有多少策略性綠地和蓋了卻沒人住得起的房子都談不完了,根本輪不到科幻故事和醫學美容。

當然你還是可以硬問:「若台灣的權利分配政策維持不變,科技的進展會不會讓窮人的處境更加艱難?」我相信不管是誰都無法否認這個順水推舟的結果。但是,為了這種事情而去責怪科技發展,就像為了無秩序十字路口產生的悲劇而去責怪車子的發明一樣沒意義,因為更有效用的做法顯而易見:紅綠燈。科學和車子一樣只是工具,權利分配越正義,所有人就越能雨露均沾科學的果實,我們就是基於這種想法建立,例如說,健康保險。*1

面對未來,我們可以把時間拿來討論全民要如何公平地分享新穎科技帶來的好處,也可以把時間拿來抱怨那些科技到時候一定會被有錢人獨佔擴大貧富差距。諷刺的是,當一個社會中越多人選擇後者,他們就越有可能躲不掉他們口中那個可怕的未來。

關於公正分配的政治哲學討論,需要嚴謹的論述和枯燥的邏輯,也不可能允許你在文章裡從預防醫學超展開到種族肅清。但是任何有操守的知識份子都應該避免自己被那些誇張華麗的詞彙吸引,讓論述走往誤導大眾的方向。

Note

  1. 或許有人會建議,若無法維持正義的分配,那麼阻止科技進展,可能也是避免情勢惡化的方法。然而這個做法並不實際。在當前結構中,科技進展的動力也是市場利益。如果我們可以用道德或政治力阻止科技進展,沒道理不用這力量爭取更正義的分配方案。via here

11 comments:

  1. 一次療程一百萬美金的手術,而健保不給付,請問這是哪們子的『雨露均霑』?

    科技,只會製造出『有錢人』,而不會製造出『均富的社會』。

    ReplyDelete
  2. Nalan:
    請參考: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09492999077554

    Ethan:
    我沒有主張現在的社會實際上已經做到雨露均沾。此外,請參考文章最後兩段,和note 1。

    ReplyDelete
  3. >面對未來,我們可以把時間拿來討論全民要如何公平地分享新穎科技帶來的好處,也可以把時間拿來抱怨那些科技到時候一定會被有錢人獨佔擴大貧富差距。諷刺的是,當一個社會中越多人選擇後者,他們就越有可能躲不掉他們口中那個可怕的未來。

    呵呵,之前才說真愛守約團體的「守貞愛情觀」是外部性恐嚇, 這種的「不抱怨科技觀」不也是同樣在做外部性恐嚇麼 ~

    ReplyDelete
  4. 格主您自言「科技進展的動力也是市場利益」,故不能以倫理、公平為由限制科技進展。

    但市場利益哪裡可以保證新科技可以公平的分配呢? 事實上,正因為進行科技投資的專利制度可以造成不公平分配,進而產生市場利益,才促使資本材投入到科技進展中,你這種科技可以藉由市場利益產生,出現之後又要「公平」地分配,完全不合邏輯。

    當然,你或許會說拿大眾的納稅錢做研究,然後大家共享,這樣就可以避免這個問題,但這中間貓膩更多,而且也不叫自由市場。

    ReplyDelete
  5. Peter Hsiao:

    這種不算是外部性恐嚇,你誤會外部性恐嚇的意思了。

    我沒有主張,「科技進展的動力也是市場利益,故不能以倫理、公平為由限制科技進展」。你可以回去看看原文。

    感謝你最近的許多留言。不過,我觀察到你的許多反對意見都是基於簡單的誤解,我建議以後回應之前仔細看一下你要批評的段落,或許有點幫助。

    ReplyDelete
  6. Peter大,您好:

    我建議您不要用二元論方式看這個問題,在兩個極端間有無數種可能,要怎麼選擇端賴我們集體討論與智慧。

    另外有限度的不平等是可以被接受的,前提是對弱勢的照顧,大於不平等帶來負面效果,這方面的論述請見"正義論"或"不公平的代價"。另外現行專利制度,我認為是偏向大型財團的,並不鼓勵新的研究,這個問題的確需要被討論與修改。

    ReplyDelete
  7. 策略性綠地的意思是指,綠地規畫也有特別偏向富有階級的人嗎?

    就現況來看有這種傾向,
    但會不會是因為有綠地,所以才逐漸吸引有錢能選擇的人,住在綠地的周圍?

    以台灣的價值觀而言,我很難相信:
    在規畫綠地的地點,有帶著很強烈的排貧意志。

    ReplyDelete
  8. 沒有利益,可能連分配都免了
    事實上我們從小打的疫苗,就是種雨露均沾的科技啊

    如果一般民眾無法負擔基因檢測跟身體整型的費用
    他們還有什麼工具可以用呢?

    保險如何?注重運動跟均衡飲食呢?
    更大範圍的還可以關心環境議題

    ReplyDelete
  9.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0. 你提到:
    胡晴舫在這些段落的推論,其實很好理解:科學進步到什麼地步,有錢人可以購買「裝備」的範圍,就跟著延展到什麼地步,接下來,就是窮者越窮,富者越富。

    關於「窮者越窮,富者越富。」這句話:
    我不認為在胡晴舫這邊文章裡他有直接提到關於會發展出「窮者越窮,富者越富」的狀況,他最多只是提到「窮人若有幸生副強健的體魄,說不定,他的唯一出路只能販賣器官給想要延長壽命的富人。」
    不過,如果我們可以在繼續往下推導出,窮人沒有健康的身體便無法正常工作,無法正常工作就不能賺錢,因此無法脫離貧窮的狀況的話,這樣的推論便可以是合理的。只是我認為無法確定的部分在於,胡晴舫在書寫時,可能沒有這樣的推理,也因此可能他並沒有這樣的意思。

    讀完他的文章以後,我認為,胡晴舫要表達的意思可能是:當公眾普遍認同預防醫學是好的/應該被追求之時,人們就不會再相信能夠靠著自身的努力去改變或創造什麼,人們將會更依賴科技而否定自身。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誤會了他的意思。如果有問題,希望能夠被指正。謝謝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