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016

大尾鱸鰻:沒惡意,就不是歧視嗎?

「要歧視沒那麼困難,而這也是為什麼對付歧視很困難。歧視的人不見得惡意,也不見得會意識到自己歧視。」

我的新文章《大尾鱸鰻:沒惡意,就不是歧視嗎?》用我過去一年發展出的歧視言論理論,試圖說明為什麼《大尾鱸鰻》有歧視的疑慮。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是我在 readmoo 的專欄,隔週上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