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2.2008

不具有心靈的運算系統依然可以傳達語意

我不確定Searle的中文房間論證能不能證明運算系統不會擁有心靈,但是我相信,一個語言的表述(例如印在紙上、螢幕上的句子)就算是來自於不擁有心靈的運算系統,也不會因此而不具有意義。

例如,你現在面對的就是一堆出自運算系統的語言表述,雖然某一些表達不見得使用了通用文法和字義。你看到這篇文章,或者是因為Google「告訴」你這裡有你需要的關於Searle或者中文房的資料,或者是因為你的RSS閱讀器「告訴」你說這裡又有了新文章;上面那段文字中的特殊顏色字體「告訴」你說,如果你點擊它,會開啟一個顯示新連結的分頁;如果你夠不幸的話,待會可能還會看見一個視窗「告訴」你說,網路連結有問題、notebook電力不足,或者你下A片下到病毒。

事實上,人們無時無刻都在與——如果Searle是對的——沒有心靈的運算系統溝通。然而,我們並不覺得這些系統表示的語言(甚至是符號)表述不具意義。刷悠遊卡的機器不會知道什麼是餘額不足,也不曉得闖關被逮會怎樣,它只會在讀到某些訊號的時候顯示某些符號,讀到另外一些訊號的時候顯示另一群符號;ATM不會知道跨行轉帳是什麼東西,也不曉得自己吐出來的是國父還是蔣公,它的運作原理事實上和你的電腦類似,或許還更簡單;你的儀表板不會知道加油燈亮的時候油缸裡是什麼情況,也不曉得什麼是道路救援,它只會在某些狀況下(例如說,我猜,在油缸裡載浮載沉的某個東西下降到一定高度、油缸變輕,或者注入引擎的汽油裡的空氣濃度增加)讓那個燈亮起來。然而,我們懂得在悠遊卡顯示餘額不足的時候轉身加值、我們知道在郵局轉花企的時候要按「跨行轉帳(繳款)」、我們不會放任儀表板上的加油器圖案亮著而繼續開上高速公路。

我們有好理由相信,這些運算系統的語言表述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它們出自於擁有心靈和特定意圖(intention)的設計者。想像一個很簡單的運算系統︰

S1

某登山步道中途分出兩段皆可抵達相同終點的叉路A和B,幾天前的大雨鬆動了土石,使得A段的落石風險增加,有經驗的登山者便在A段中的顯眼大樹幹上刻上「小心落石」,提醒其他人保持警戒。

S1可以表達成這樣︰

如果x走A段,x看到「小心落石」
如果x走B段,nothing

毫無問題,S1裡被刻在樹幹上的文字的確具有意義。然而,想像另外一個情況︰

S2

某登山步道中途分出兩段皆可抵達相同終點的叉路A和B,幾天前台灣黑熊大毛發了瘋,賞了A段中的顯眼大樹幹幾爪,爪痕剛好長得和楷書「小心落石」一模一樣。

S2一樣可以被表達成「如果x走A段,x看到『小心落石』(或者至少,看到長得像那樣的圖形);如果x走B段,nothing」,然而,我們並不認為S2裡的「小心落石」具有和人為符號一樣的意義。可能會有人抱怨說,S1和S2看起來真的是一點也不像「運算系統」,不過我相信對於所有的運算系統S*1,都可以找到一個在function上和它一模一樣的S*2,使得雖然前者的語言表述有意義,後者的卻沒有,只不過,對於越複雜的運算系統,我們得花越大的勁才能夠想像這樣的東西要如何在不被有意圖的設計者創造的情況下存在。

這樣的論證不只適用於運算系統,只要和有意圖的設計者(或使用者)具有某種因果關係,再簡單的東西都可以傳達語意,包括印章、獎狀和中指。事實上,我相信所有的溝通都是藉由這樣的方法達成的。心靈與心靈無法直接溝通,而不管我們使用的工具的簡單與複雜,與心靈距離的接近與遙遠,它們傳達的語意都是來自於有意圖的心靈,用聲帶、舌頭、嘴唇與牙齒說出一句話,跟使用旗語、摩斯電碼、blog,沒有根本上的差別。棋子、電碼機、電腦和螢幕沒有心靈,沒關係,因為聲帶、舌頭、嘴唇與牙齒也都沒有心靈。「具有心靈」不是成為語意載體的必要條件,「被具有意圖的心靈所操縱」才是。

9 comments:

  1. 不是有一種很厲害的專家,看到某種動物的糞便就知道不能再往前了,不然就會踏進對方的地盤,而惹腦那隻動物,進而危害到專家自身的安危。

    那...那陀糞便算不算不具心靈的運算系統呢?

    ReplyDelete
  2. 0.0(我覺得你的名字半形比較可愛)︰

    如果S1可以被表達成

    如果x走A段,x看到「小心落石」
    如果x走B段,nothing

    那你的這個系統可以被表達成什麼?

    ReplyDelete
  3. 0.0(那我以後都打半型)November 20, 2009 at 9:44 PM

    phiphicake:

    好難喔0.0我大概打出來,怪怪的再提醒我

    ..假設我的系統叫做..F5

    然後..F5可以被表達成:

    如果x走A段,x看到『小心熊出沒』
    如果x走B段,nothing

    (不過x是個熊專家就是了。)

    F6:

    如果今天x走A段,但他看到的不是『小心熊出沒』的標語
    而是一坨在他的種種判斷下,很可能是十兵衛(危險之熊)的屎
    x知道再繼續走下去很可能會有危險。

    我的問題:

    那麼你認為..那坨對熊專家x而言指標意味明顯的屎,是否也能算是一種不具有心靈的運算系統?

    ReplyDelete
  4. ps.如果硬要把『運算系統』用等號公式表達出來(比如說『猥瑣=長相下流。』)
    那麼你會如何表達呢?
    (..『運算系統』對我而言是很陌生的詞彙。)

    ReplyDelete
  5. 0.0︰

    你的系統應該是被表達成︰

    如果x走A段,而且如果x是熊專家,x相信繼續走下去會有危險
    如果x走B段,nothing

    根據原文對於運算系統的描述,這應該也算是一個運算系統。

    我不清楚把運算系統用等號公式表達出來是什麼意思。

    ReplyDelete
  6. phiphicake:

    其實就是想請教你什麼是『運算系統』0ˇ0

    ReplyDelete
  7. 0.0︰

    這篇文章裡,「運算系統」指的應該是「會隨著行為者的不同選擇,而對行為者有不同影響」的東西。

    這篇文章是很久以前寫的,我現在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自己當時要用這個奇怪的詞...我猜想可能是因為這篇文章談的東西跟中文房間論證有關,可是我那篇講中文房間論證的文章好像也沒有提到運算系統啊...

    ReplyDelete
  8. 雖然大便沒有心靈,而且我們就當那隻動物拉這坨大便的原因也沒有警告他人的意思在裡面,但是這陀大便對於生物學家來說之所以意味著「危險」,是生物學家依據自己對於這種動物的了解程度而下的定義.

    換言之,生物學家在意識到「這陀大便意味著危險」的時候,是一種類似於「自言自語」的狀態.那就是,將本來沒有「意義」的事物依自己的信念賦予其「意義」.

    ReplyDelete
  9. 補充:這裡的「給沒有意義的東西賦予意義」的做法源自「自言自語」者(生物學家)的心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