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2008

中文房間論證 Searle's Chinese Room Argument

如同Hilary Putnam的孿生地球論證,John Searle的中文房間論證(the Chinese Room Argument)是利用思想實驗汲取直覺的好範例之一。憑藉這個論證,Searle企圖湮滅80年代電腦科學家的夢想︰「別笨了,不管一個程式如何地展現出智慧,它都不可能具有我們平常所說的『心靈』或者『理解能力』!」

中文房間論證始於一個不知道為什麼被關在小房間裡的外國人,華人觀光客可以藉由把小紙條往門縫裡塞來和他溝通。外國人不懂中文,不過沒關係,小房間裡有詳盡的對應手冊,他可以對照紙條上符號的形狀,翻閱手冊,將對應的符號畫在紙條背面,給予你滿意的答覆︰

哈囉!
>哈囉!

今天天氣真不錯
>是啊,我喜歡濕濕黏黏的宜蘭

事實上,因為外國人的手冊寫得實在是太超級了,導致不管你企圖談論什麼艱深的話題,都難不倒他︰

你會背ㄆㄞ嗎?
>會

你懂量子力學嗎?

>懂

「三隻小豬」是成語嗎?
>去你媽的,白痴也知道不是

才藝表演和時事資訊也完全沒問題︰

你會唱倒退嚕嗎?
>草埔嗎跑阿馬嗎草啊青青~草埔啊路上啊草啊掛墘~有孝的媳婦是三餐燒~不孝的媳婦是過路搖啊過路搖~搖你著搖過橋~喔~

你今天逛糟糕島了嗎?
>你好宅=口=

因此,我們可以說,這個被關在小房間裡的外國人(或者小房間整體)的確表現出了足以與人溝通、表達判斷的智慧。然而,不管它表現得再好,我們也不會認為這個外國人(或者手冊,或者小房間的任何一部分)懂得中文。於是,Searle下了結論︰「因運算而展現出智慧」並不蘊含擁有理解能力,因而,也不蘊含擁有心靈。

中文房間論證最初被Searle拿來掀人工智慧科學家的桌,然而,在發表之後,馬上就被眼尖的哲學家們發現它在心靈哲學上的重要意義︰如果中文房間論證是對的,那麼功能論(functionalism)以及任何將心靈視為運算過程本身或運算過程的產物的主張,統統都不會對。

好孩子動動腦時間︰

  1. 為什麼外國人會被關在小房間裡?
  2. 倉井空也不懂中文欸,我可以把她關在小房間裡嗎?

18 comments:

  1. 我覺得,

    "Searle企圖湮滅80年代電腦科學家的夢想︰「別笨了,不管一個程式如何地展現出智慧,它都不可能具有我們平常所說的『心靈』或者『理解能力』!」"

    這句話,會讓人誤以為「別笨了,不管一個程式如何地展現出智慧,它都不可能具有我們平常所說的『心靈』或者『理解能力』!」是電腦科學家的夢想,而Searle的論證則想說「一個程式有可能具有心靈或理解能力」。

    另外,我一直覺得如果人有心靈,那麼「大家所理解的那種自由意志」很可能為真;即一個人面對經驗與環境,仍然保有一個最終的決定能力(雖然我不知道該怎麼嚴謹地描述它),而這種能力直覺上跟"擁有心靈"好像有些關係。

    ReplyDelete
  2. 倉井空也不懂中文欸,我可以把她關在小房間裡嗎?

    這一句無懈可擊的精闢。

    ReplyDelete
  3. 小灰︰

    咿,前面那個我知道,不過放了這麼久已經不想改了。以後撰文會注意的。


    蘇先生︰

    而且道盡了男人的夢想與哀愁是吧XD
    我寫文章都很誠實的,而且常常不小心把自己的小秘密打出來...

    ReplyDelete
  4. 其實這種把心靈視為無上至寶的態度,對許多分析哲學家而言都是不會認同的,我聽Davidson演講時說過:「沒有所謂的心靈又怎麼樣,該有的能力還是會有」,Davidson這種心靈的捍衛者都這樣講了,我想Searle是不會高舉心靈至上的旗幟的。

    另外,把倉井空關在小房間裡...你確定這樣好嗎?只能透過紙條溝通,不如放她出去「工作」你還比較受益...

    ReplyDelete
  5. 嗨,Wensen:

    1. 我倒覺得對大部分的哲學家來說,(至少自己曉得)只有人心才擁有的那些私密存在(例如說,感質)依然是界定有無心靈的重要依據,否則Daniel Dennett之類的eliminativist就不會被視為怪胎了。

    2. No,在我出去之前她都不能離開。

    ReplyDelete
  6. 倉井空也不懂中文欸,我可以把她關在小房間裡嗎?

    吾好意思, 可吾可以解釋下呢句主要想講乜?

    ReplyDelete
  7. yes, Yeah︰

    google"蒼井空"會有些幫助。

    下次發言請用北京話哦。

    ReplyDelete
  8. 我最近看了"圖解哲學"
    作者在討論心靈的時候引了這個比喻
    然後說「我們能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東西有心靈嗎?」
    我總覺得這句話怪怪的
    如果能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東西沒有心靈」
    那房間裡的人就沒有心靈囉?
    如果換作「無法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的東西沒有心靈」能成立嗎?

    ReplyDelete
  9. Anonymous︰

    下次留個名字吧。

    我不確定「無法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的東西沒有心靈」對不對。不過很多哲學家認為意識是心靈的必要成份。這也是為什麼David Chalmers可以用殭屍論證來攻擊物理論。

    不過你的直覺是對的,你看到的那句話應該是語誤,或者沒翻譯好。

    ReplyDelete
  10. 用Hofstadter的話,Chinese Room更接近是對人工智慧的宗教式反駁,而非建基于精巧有說服力的哲學論證。整個中文房論證建基的,其實只是一種關于“syntax”、“semantics”、“understanding”等概念粗糙的、未經分析的日常直覺。

    為什麽Chinese Room不能理解?我們為什麽不能采取系統回複(systems reply)的立場?包括房中人、規則書、房間本身、房裏中文字符的“整個系統”其實是理解中文的。如果人們對此有懷疑,那應該回想一下:整個Chinese Room思考實驗的設定本身到底有多麽的荒唐!

    ReplyDelete
  11. to kihitori :

    感謝你為《沒天良作文指南》寫了一段好範本。

    ReplyDelete
  12. TO Kenosix

    對于一個讀哲學的人而言,被稱為“為某某寫作提供一個範本”,真是一件很泄氣的事。

    1 不知你有沒有讀過Searle的原文或者有關文獻,理解什麽是“系統回複”、“syntax-semantics”之類?如果沒有的話,建議你at least看一下原文或資料再發言:

    http://www.bbsonline.org/documents/a/00/00/04/84/bbs00000484-00/bbs.searle2.html

    http://www.utm.edu/research/iep/c/chineser.htm

    2 我上面說不清楚,有我的問題。

    Chinese Room的思想實驗的設定,是以駁倒強AI論(恰當程序本身就是心靈)為宗旨的。Chinese Room的是要表示:“嘿,你看,房中人對中文能如此應對如流,以假亂真,甚至通過關于中文的Turing Test,但他(她)其實還是什麽都不懂!”

    系統回複(包括我)要說的是:房中人本身擔當的只是有如CPU的電腦部件,不應該追問他本人理解與否。我們應該追問包括規則書、房中人、房間本身等雜七雜八的整個“Chinese Room大系統”是否理解中文。
    既然整個系統能在中文input/output上對答如流,為什麽大系統不理解中文呢?

    (在原文中,Searle認為系統回複是荒謬的,他的回應兩點理由。第一、我們怎能說一張紙,一本rulebook、一間房本身怎能理解中文?因為這是荒謬的。
    我想說的是,Chinese Room思想實驗的設定本身就是很荒謬的。Searle居然假定,就憑一本(不管多複雜的)rulebook,一堆中文字符,和一個操作者居然可以通過中文的Turing Test!

    如果系統回複是荒謬的,那只是因為Chinese Room設定本身便是很荒謬的。

    Searle第二點是一個Internalized的Chinese Room,暫不述)

    ReplyDelete
  13. Kenosix︰

    啊..我想kihitori的留言並不是像邱天助那樣用書袋來彌補創意的缺無。

    kihitori︰

    如果「懂中文」是一個純粹functional的性質,那麼我們當然是看一個東西有沒有能力對答如流(假設圖靈測試是語文能力的理想測試),就知道它是不是懂中文。

    不過我不清楚Searle是否也想藉由那個思想實驗汲取人們認為「懂中文」不純粹是functional的性質的直覺。或許Searle也認為,懂中文不但代表具有一定的語文能力,也蘊含在展現這些語言能力的同時,主體在意識上會有一些相應的主觀經驗。如果是這樣的話,Searle對系統回復的回應就不那麼奇怪了︰他不覺得那間房間(加上房間裡的東西)懂中文,並非因為那間房間不能對答如流(他假定它可以),而是因為,直覺上,那間房間不會有主觀經驗和意識。

    ReplyDelete
  14. 那如果應答的時候,相關的主觀經驗與意識也是規則書中的內容呢?畢竟這書是多麼無限地詳盡,應該也會有。

    ReplyDelete
  15. 我同意kihitori的說法,我也認為整個房間(連同人與規則書)是懂中文的,此外我也認可阿影的追加補充。

    除非設計「中文房間」的人直接說明「規則書中不包含那些經驗與意識」,否則這些能力那就是該包含在規則書中的。

    ReplyDelete
  16. 考慮,有一本書詳列了世界上所有的中文句子,並且把他們和可能的全部應對做成了圖,也就是說 一個問句或是一個句子的圖片A對應了回答圖片A'

    因此老外做的事情是找出A,並且把A'抄給別人,這種系統能被理解為"理解中文嗎"?
    直覺上這種做出回應的"理解"和我們一般的理解和做出回應的動作是不同的。

    ReplyDelete
  17. @小強:

    自然語言的「成功應對」如果不可能僅依賴語法規則而成功,則該規則書就必須詳列各種可能的「情況」(occasion),使房屋內的外國人可以根據與其談話內容相關的「情況」之正確觀察,來判斷面對一個問句時的正確應答方式。

    說得更具體一點,沒有任何「純粹的語法規則書」能夠教人正確地回答「今天是晴天嗎?」這個問題,因為要正確地回答這個問題,必須依賴回答者對當時「情況」(也就是天氣如何)的認知,而這個認知就超越的「語法」的範圍。

    也就是說,當Searle設計這個思想實驗時,將中文房間設計成一個「可以成功以自然語言溝通」的房間時,他已經把這些「對成功溝通而言『必要』的語意內容的元素」偷渡進他那「應該要是純粹關於語法規則」的規則書裡。

    然而,一當我們把這個被偷渡的元素看清楚之後,關於這個房間對中文的「理解」,就變得更接近一般的「理解」情況。如果「整個中文房間」的「中文功能」是建立在「規則書」、「對與談話內容相應的情況的正確觀察」、以及「語言輸入及輸出的管道」之上,那麼這個「中文房間」成功使用中文的形式,與我們每一個中文使用者使用中文的形式是相當接近的,也就是說,這「整個中文房間」的理解和我們一般的理解是差不多的。

    因此,Searle想要引誘出的那個直覺就不再真的那麼直覺了;除非他能提供一套說法,來說明一個缺乏「對語義內容做出(無論有意識還是無意識的)判斷」之能力的系統,如何能夠僅依賴語法規則就能進行「成功的自然語言溝通」。

    ReplyDelete
  18. 幹,辛苦打完結果被吃了
    重打一次,但內容可能比較不嚴謹
    IsaacStein
    我想到兩個可能的回應:
    一、感質
    當我們遇到"黑森林蛋糕"這個詞的時候,我們的理解應該並非是純粹語文式的,他或許還參雜了我們的感官或是各種基於個人價值或信念的感覺,譬如說討厭的、好吃的等等,對於房間來說,這件事應該很難達成(裡面的老外只知道"黑森林蛋糕這個詞的圖片(因為他不懂中文所以黑森林蛋糕這個詞對他來說可以算是個無意義的圖)")。
    也就是說,就算房間可以成功的使用中文來溝通,它依賴的方式可能並非理解,至少不是我們一般人想像中的那種理解。

    二、判斷方式的不同。
    對於一般人來說,對於語言的回應是要經過理解、判斷的,也因此或許我們在溝通中常常會出現誤解的情形。但對於無限詳盡的規則書來說,它可以把各種可能的情形化為參數放在目錄裡,也因此老外只要參照那些目錄來給出對應的圖片,似乎不需要涉及任何對於語文的"理解"。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