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2012

一開口就降低人類智慧總和

這篇文章裡,楊照推崇美國某些政治人物的機智話語:
1890年代擔任美國眾議院院長的李德(Thomas Reed)有一次在議會中被一位眾議員的發言惹惱了,大家都看得出來他漲紅著臉開口講話,然而從他口中講出的話,卻還是維持了平常的音量與速度,他說:「這位同仁真是令人佩服,只要他說話,就一定造成人類智慧總和下降的效果。」
同時,也對於這套優良文化的消逝感到不捨:
悲慘的是,這套傳統價值,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尤其是受到廣播、電視談話節目氾濫影響,被快速消蝕了。2006年,當時的美國副總統錢尼,在國會裡遭到一位帶有敵意的參議員挑釁批評,他脫口而出的回話,竟然是不適合譯成中文的粗口:「Go fuck yourself!」
並認為台灣的景況更糟:
在台灣,我們還來不及建立起政治上「智慧語言」的傳統,來不及累積有智慧的政治語錄,同樣的廣播、電視談話節目潮流,便已排山倒海掩襲而來了。有情緒而無辭藻,多的是反覆念經般的批判或解釋,卻極少有新鮮值得咀嚼的特殊句子。...不止是談林書豪和談美牛是同一群人在談,更慘更悲哀的,談林書豪和談美牛,用的竟然也是同一套語言,同樣的語氣、同樣的句法,只是一邊是誇大的稱讚,一邊是誇大的危機恐嚇罷了。 ...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在政治領域裡聽到讓人類智慧總和增加而非減少的雋語呢?
我不認同楊照的要求。基本上他並不是在提醒政客講話要有道理,而是要漂亮、幽默,最好還包含有趣反諷。這些技巧是諧星必備,但對於政治人物而言,則可有可無。

楊照認為那些「雋語」包含著可以提昇人類智慧的東西,這是天大的誤會。就算是Thomas Reed的雋語(「只要他說話,就一定造成人類智慧總和下降的效果」),也只能爬到嘴炮金字塔的第二層。如果這種沒建設性的人身攻擊只要講得漂亮幽默一點就可以被原諒甚至崇拜,社會的公共討論該如何繼續下去?

楊照把這些智慧話語的沒落歸咎於電視、廣播低俗節目的普及。我懷疑他真的有證據支持這個因果關係,因為其它可能的解釋很好想像。例如,為什麼一定是人被廣播和電視教壞,而不是廣播和電視正確地掌握了人真正擁有的胃口?教育普及、國民所得提高之後,媒體的閱聽人從貴族往下擴散,收視率的以量取勝讓中產階級客廳成為媒體競爭的戰場。一般人普遍缺乏楊照的那種品味和幽默,他應該很能理解才對,怎麼會把這件事情倒過來怪到電視和廣播頭上?(有些人抱怨大學生素質下降,這背後有類似的原理:能夠成為大學生的門檻降低,所以許多在過去考不上大學的人都進了大學。以入學門檻關注的那些「素質」來看,這些人一定會拉低大學生平均值,但是這件事本身沒什麼好擔心,因為沒有任何人的素質真的變低了)

這個理論同時可以說明為何政治人物不再吐出楊照喜歡的雋語:公民意識抬頭,現在的政治人物除了貴族和知識份子之外,還有很多聽不懂反諷的一般老百姓要取悅。政客噴不出雋語,這一點也不讓人惋惜,政府不是脫口秀舞台,官員要滿足的是人民的基本需求,不是對於風趣言談的期待。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認為言談品味是一種罪惡。我欣賞漂亮的反諷,也認為那能顯現機智和反應。只不過,我也同時相信,就台灣現在的境況而言,對政府談品味上的要求,實在太奢侈,而認為辭藻選擇和反諷品味能顯示智慧和深度,則是沒有根據的幻想。

43 comments:

  1. 我覺得倒數第二段有點牽強,就算是一般老百姓也不至於聽不懂如舉例那樣簡單的反諷吧?

    再說與其歸咎於傳統價值的消逝云云,根本是錢尼個人喜歡爆粗口的問題吧

    ReplyDelete
  2. CK:
    我同意你說的,應該改成「不懂得欣賞」之類的。

    ReplyDelete
  3. 確定一下 博主這篇文章主要是想攻擊楊照的推論有問題 還是質疑楊照所舉的例子不夠說服力? 或者是要強調言談幽默跟擁有智慧是兩回事? 因為博主文章的最後一段讓我看的有點迷惑

    ReplyDelete
  4. Blue:
    哈囉,這些主題都是我想談的,在文章裡有一些著墨比較多,有一些比較少。

    ReplyDelete
  5. 大學生那部分可能不是個好例子,因為許多人推論大學生素質下降並不僅僅是從平均素質來看。舉例來說,如果現在台大醫科學生的素質確實明顯比幾十年前台大醫科學生的更爛,就很難用大學生門檻降低來解釋。

    「素質」要怎麼定義當然是一個問題,不過就老一輩關注如上課不認真、耽溺逸樂、生活能力差、抗壓性差、沒大沒小沒禮貌等面向而言,我們確實有理由相信真的有很多人比以前更差。

    ReplyDelete
  6. 我覺得你和楊照的言論沒有多大的衝突啦。

    他的憂心是政治人物以及民眾的素質,而憂心的來源是他們吐露的話語,並且以一種今昔對照的方式表現。你則是覺得連人民的需求都顧不好,卻要政治人物講究話語的素質可謂天方夜譚。或許表面看來楊照只要那些政治人物講出漂亮詞彙他就會滿意,但真的是這樣嘛?楊照表達他對膚淺內涵的恐懼還不夠明顯,以致你認為他只要求詞藻?若是你明白他對於政治人物以及人民的素質的期待,那麼就不該說他只對「風趣言談」有期待啦。要不然照你們哲學術語的說法是叫打稻草人是吧?

    ReplyDelete
  7. 對五樓phantoms的發言我有一點想法
    我們要怎麼知道老一輩上課就很認真,嚴肅無比不懂得玩樂(嗯,這點是比較可能啦),生活能力較強,抗壓性強,然後相信很多以前的人比現在的人更強呢?

    時代環境背景等各種條件的不同,讓我很不確定我們是否真能這樣比。並且質疑過去的人的生活方式跟經驗及價值觀等,就一定有助於或有能力教育新世代。
    好比以這篇演講:「史帝夫‧凱爾:一則獻給保加利亞和全世界的玩樂宣言」
    http://www.ted.com/talks/lang/zh-tw/steve_keil_a_manifesto_for_play_for_bulgaria_and_beyond.html
    就足以讓我們反思玩樂的價值是否如傳統的人所想的那樣負面

    ReplyDelete
  8. phantoms:
    好久不見,我同意你的說法。

    Nico:
    我同意楊照很可能也同時憂心政治人物的素質,不過那跟這篇文章沒有關係,因為就算同情地理解這篇文章,也理解不出那樣的詮釋。你可以回去看看,他舉的那些智慧話語,哪個不是在耍嘴皮子。若他擔憂政治人物在嘴炮領域之外的素質,為什麼不簡單明瞭地舉一個這種素質低落的例子就好?

    比起擔心楊照只要求詞藻不要求素質,我更擔心楊照認為幽默詞藻可以代表素質,或者認為這兩種東西根本不分。

    ReplyDelete
  9. Kris :

    其實我覺得楊照這篇文章沒有這個意思,要說楊照犯了什麼錯,我想,應該是他這篇文章寫得太短,沒有進一步的解釋,才會有這樣的解讀。

    論這篇文章的主題,我想以我的理解,楊照想表達的是:
    既使在美國這樣清教傳統濃厚的國家,政治運作依舊需要細膩的操作手法才能維持政權的和平與穩定。

    政治牽涉到不同立場與人群的利益,楊照所謂的幽默機智(講難聽點就是他文中說的拐彎抹角,還有Kris說的耍嘴皮子)就是政治人物操作、妥協時的潤滑劑,雖然那些形式上的禮數和這種談話文化在我們選民看來顯得十分虛偽王八(根本就是絕佳的嘴炮範本)。但沒有這層潤滑劑,不同立場的利益矛盾就可能直接演變成正面衝突,反而有害整個政治制度的運作。

    這麼說起來是滿詭異的,嘴炮是避免直接衝突的安全墊?不過我想舉一個例子就是,如果我這篇文章顯示我沒什麼邏輯和智商,而且很顯然的認真反駁一定對我無效,這時有人「忍不住」跳出來想要阻止我,無情嘲諷、拐彎抹角,然後嘴炮幾句「以人廢言」,絕對比他當面對我直言「你沒智商」來得聰明多了,為什麼?

    因為他如果說我沒智商,我可以告上法院。 :-P

    其實我覺得楊照文章這麼寫的原因在於,政治人物的發言場合跟我們這種討論的場合不太一樣。相較我們可以花時間和心思反覆討論文章和修正自己的論點,政治人物很多時候只能簡短發言。特別是對許多沒有意義又不得不回答的問題,幽默機智可以發揮四兩撥千金的作用,這種現象在媒體發達以後尤為明顯,記者的問題有時不是問題,有的可能是陷阱,目的是激怒訪問對象,期待它透露出可以大作文章的素材。

    換個角度來想,幽默機智也反映政治人物在「公眾」面前開口時,必須要斟酌話語、控制情緒,也就是「自制」。像錢尼這樣情緒化的粗口,除了顯示他脾氣不佳,更糟的是會連帶在輿論上產生負面的影響。我想楊照真正感嘆的,不是那種拐彎抹角的言談文化不見了,而是美國政壇出現缺乏自制力的人物,而且還是一位副總統(雖然他沒權不過象徵意義重大)。從錢尼的例子再拉回楊照對於台灣政壇的看法,他的批評主要就是強調台灣政壇文化普遍缺乏自律的意識,所以才會造成這麼混亂的局面。

    不過說話回來,我雖然不知道楊照是不是這麼想,但如果他真的把他的論壇舉出來,說不定塞不下專欄的版面吧?

    ReplyDelete
  10. 講話還是需要藝術的,版主是怕學會說話的的政客更懂得騙人吧?
    我覺得人還是要講真話,但不是粗鄙(雖然本人非常粗鄙)有時候可以修飾ㄧ下

    人的素質真有提高嗎?我不曉得,只是現代很多人浮出檯面講話了

    ReplyDelete
  11. //有情緒而無辭藻,多的是反覆念經般的批判或解釋,卻極少有新鮮值得咀嚼的特殊句子。//
    從這句來看,他似乎認為那種有裝飾性而無實質內涵的句子比批判和解釋重要耶...

    ReplyDelete
  12. >如果現在台大醫科學生的素質確實明顯比幾十年前台大醫科學生的更爛,就很難用大學生門檻降低來解釋。

    我認為有這可能:
    大學門檻降低是因為有更多大學可供選擇,而有更多大學可供選擇這件事可能讓台大醫科中高素質的學生轉而選擇其他學校或科系的可能性上升,而使素質相對較低的人則有更多機會遞補進來。(這也是門檻降低的一種)

    ReplyDelete
  13. Hugo Huang:

    我同意,你說的那種幽默機智在現在的政治媒體生態下,對政治人物來說滿重要的。

    但我依然不覺得楊照是在談你說的那種幽默機智以及它們的重要性。文章短不是藉口,若他真的是要談那個,有太多方法可以避免現在這些誤導的段落。

    ReplyDelete
  14. 我挺喜歡這種繞圈子的說話方式。所以我覺得,我大概能體會原文作者到底在懷念、企盼些什麼。

    不過,使用語言的方式「有意思」與否,和「言論本身有沒有道理」,以及「有沒有溝通效率」,又是不同的問題了。

    在我讀來,原作者的文章不至於讓我讀出誤解,不過格主為防誤解做出消毒,我覺得也挺好的。

    至於原作者在面對這個問題時,將評論重點在「講話的藝術性」上(而不在「寬容」、「政治正確」、「政客的社會正義」、「政客用詞精準與否」等等其他),我認為不應該成為他被指責的理由。因為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有興趣、而且有想法的項目發表意見才對。

    總地來說,我覺得格主的補充挺好的;不過對於指責原作者的部份,無法理解原作者為什麼應該被指責。(不過對於可疑的歸因,像是電視云云,我是能夠同意格主的說法的)

    ReplyDelete
  15. Kaz:

    即使有更多大學可供選擇,台大醫科仍是醫學專業的龍頭,結果應該是:有較廣泛興趣的學生轉而選擇其他學校,台大醫科的學生應有更高比例熱中醫學。前面舉出幾個面向的「素質」幾乎都可以概括為「敬業態度」,如果學生們的本質都沒有變化,理論上「素質」應該不減反增才對。

    此外,就算台大醫科學生平均素質變差真的和樣本變動有關好了,我們頂多能說樣本變動是觀察結果不同的成因之一,卻很難說是唯一成因,何況此因素能對觀察結果造成多少影響也值得存疑。如果我們觀察到的是台大醫科不只平均素質差,連最好的學生、最爛的學生素質也都變差,而且變差得非常多,要把樣本變動視作唯一解釋而認為其他變因不存在,仍是非常牽強的。

    ReplyDelete
  16. 看完 14F 的想法,我也覺得 Kris 有打稻草人的感覺...原文比較的是「在罵人的情況下」,「有智慧的幽默」和「粗口」。而 Kris 卻扯了一個無關的議題:「不應該罵人」。

    這感覺就像當老師向學生說「準備大考要多看考古題,把常考的題目與觀念讀熟,不常考的題目和觀念可以放棄」的時候,某甲批評:「學生應該做的是把學問讀通,而不是應付考試。就是有這種老師,才會造成學生普遍平時懶惰、考前虛應故事,有考有唸、沒考不唸。」

    ReplyDelete
  17. "即便如此,在政治領域,美國畢竟還是在十九、二十世紀建立了價值,認為好的政治人物,應該要有本事說出漂亮、機智的話。也就是那種繞個彎說的話,讓人要想一想才理解的話,也因而可以有餘韻的話。"
    -----
    "情緒而無辭藻,多的是反覆念經般的批判或解釋,卻極少有新鮮值得咀嚼的特殊句子。"
    -----
    "...讓人類智慧總和增加而非減少的雋語呢?"
    -----
    同意Kris這篇有可能誤解了楊照。
    似乎,楊照的意思並不是說辭藻選擇和反諷品味能顯示智慧和深度,而是說那種有思考空間的幽默雋語,能透過讓聽者反覆咀嚼而提升一點智慧。
    此外,楊照應該也不會笨到認為政治人物只要成天講這些有品味的幽默語言就夠了。他會同意政治人物應該也要滿足對於人民來說更重要的需求:如對於重大議題能提出有深度的見解。
    你當然也能進一步批評,聽懂高尚幽默的語言算不上是什麼重大好處,所以那些雋語帶來的智慧提升,沒什麼意義,我們沒必要要求政治人物這點。只是我們通常會接受(至少我),政治人物在公開場合發言,沒有必要"每一字每一句"都是針對某個政策,某個議題的分析見解,或總之是要很有道理的話。(因此要求用字清楚精準推論正確...)一定會有某些場合是得講一些廢話、氣話或場面話的,而楊照想抱怨政治人物的,應該就屬這部分的發言:既然都是廢話氣話場面話了,你何不把它們講得更有味道,給大家思考呢?

    總之,楊照的論點是針對的一個十分特定的情況。你可以說楊照只是在抱怨一件芝麻綠豆的小事,但很難說楊照不可以這麼抱怨。
    -----
    11樓的nobody,
    他沒有認為實質內容不重要。他只是批評那些言論在"內容"以外的(修辭)性質,多半是不好的。

    ReplyDelete
  18. 我上篇裡的:
    "楊照的意思並不是說辭藻選擇和反諷品味能顯示智慧和深度,而是說那種有思考空間的幽默雋語,能透過讓聽者反覆咀嚼而提升一點智慧。"

    更清楚來講,楊照談的提升智慧不是指講話的政治人物本身,而是指聽那些話的民眾。

    ReplyDelete
  19. 楊照主張耍嘴皮子是智慧的表現欸,你們真的認為是我誤解他,而不是他誤導讀者嗎?

    ReplyDelete
  20. Kris:

    在我舉的例子中,某老師建議學生不常考的題目和觀念不必學耶,你認為某甲的批評有道理嗎?

    ReplyDelete
  21. kfw:
    //此外,楊照應該也不會笨到認為政治人物只要成天講這些有品味的幽默語言就夠了。他會同意政治人物應該也要滿足對於人民來說更重要的需求:如對於重大議題能提出有深度的見解。//

    嗯...你從原文哪裡看出來的?
    還有,我實在不覺得把話講得比較漂亮和智慧有什麼關係,就算對聽者亦然。或許這樣能夠在臨場回答時更機靈,但楊照直接把它和智慧化上等號就不太對了吧!

    phantoms:
    他說得應該不只罵人的時候喔。↓

    //不止是談林書豪和談美牛是同一群人在談,更慘更悲哀的,談林書豪和談美牛,用的竟然也是同一套語言,同樣的語氣、同樣的句法,//

    況且罵人罵得很好聽應該也和智慧無關吧,還有那個老師和學生的例子我不懂你想表達甚麼。

    ReplyDelete
  22. phantoms:

    在你的例子裡,老師沒有那樣說啊。

    ReplyDelete
  23. nobody,
    關於那段話,我的確是沒有從原文裡看到任何直接相關的字句,但同時我也沒有看到任何字句的意思是"(楊照)覺得政治人物在公開場合裡只要講那些高尚品味的幽默雋語就夠了,他們不用發表一些比較有實際重要性的言論"。既然正反面的證據皆無,我那段話只是我對楊照個人信念的假想。我是認為,任何一個稍微暸解政府之於人民有何重要性,並且稍微暸解政治人物對於社會有某種影響力的人,應該都會接受我那樣的主張。(畢竟這主張真的要求不多...)當然,或許會有些證據顯示楊照並不是那樣的人,只是我現在並不知道它們。
    至於你對"講話漂亮=智慧"的質疑,我有兩層回應:
    (1)一個人有能力講得漂亮,那他大概也有能力寫得漂亮。另外,把話講得漂亮的能力,可以幫助人化解不少衝突或尷尬的場面。(原文第一個例子的情境大概就算是氣氛十分緊繃的場景)我暫且想到的這兩點中,我尤其認為後者可以算是某種"智慧"。
    (2)你可能還是覺得說我在(1)裡講的算不上什麼智慧。這樣的話,我會推想你對"智慧"的理解應該是有很特定的內容的--如待人處世,道德法則,人生哲理那類的。假若你真的是這麼理解,那我承認我們確實很難從幽默雋語中學到那些。(會學到其他的東西) 這樣看來,問題就出在於楊照這篇文章裡用"智慧"時認為的意義,和有些人所想的不一樣。
    楊照所用的"智慧":和語句修辭面向相關,不必要關於內容
    nobody等的"智慧":和語句內容相關,不關於修辭
    楊照是使用那樣意思的"智慧",這件事我是覺得不會太難看出來。
    (這裡應該有間接回應到Kris在19樓的疑問)

    ReplyDelete
  24. kaifrankwind:

    我認為你們對楊照的解讀,慈善到指鹿為馬的地步。

    ReplyDelete
  25. Kris:

    感覺你是用膝蓋反射在回文耶@@

    你可以說說就16F第二段的例子而言,某甲的批評中肯嗎?為什麼?

    ReplyDelete
  26. 某甲的批評不中肯,因為老師的意思是若要準備好大考則應該如何如何,老師並沒有做出關於一般而言我們應該如何學習的建議。

    這無法類比楊照的例子。楊照很明顯主張那些雋語可以增加智慧。就算他沒那個意思,那也是糟糕且誤導的的用詞。

    ReplyDelete
  27. 我想追根究底來講,問題就出在"智慧"的歧義性上。(我上篇回應就有暗示這問題)
    Kris的批評我覺得是建立在一個前提--我們社會對於"智慧"這詞有很高程度的共識認為其意義為何。("社會"和"很高程度",不歧義,但很模糊...)
    我自己是不覺得"智慧"是個這樣的字彙;我覺得它是類似"宅男"、"文青"、"公主病"那樣的字。
    從楊照原文看來,裡頭出現的"智慧"似乎允許很大的詮釋空間。Kris就根據對"智慧"的理解A來批評:在A的理解底下,那種雋語怎麼可能代表什麼智慧,或說提升智慧;我則依據理解B,認為那種雋語確實有可能提升智慧。
    理解A或許真的比較貼近這社會的共識一點(就算如此,我猜那程度不會說多高),但理解B我認為是比較貼近原文的脈絡。哪個比較對呢...我沒有更多想法。
    只是採取理解B的話,會有個缺點--原文第一個例子裡的"智慧",用B的意思會很怪。我會選擇吞下這劣處,承認文章有這缺失。反正我自己也猜楊照八成沒想過歧義問題,因而造成不同地方的同個字適用不同的意義,是可想見的後果。

    最後一些想法:對於一篇語義模糊(不管是由於修辭或字義本身等)的文章,或說文章裡某些語義模糊的段落,我們要怎麼評論它?
    基本上我們當然可以直接罵說:寫得這麼不清不楚,誰知道你在講什麼?
    這應該大家都同意。
    不過有時候,我們可以在對那些模糊的部份合理給出一些程度,面向不同的詮釋:詮釋1,詮釋2,詮釋3... 這時候我們可以繼續討論,哪個詮釋下的文意是最好的,最有價值的?又,哪一個詮釋會是我們認為若用它來理解原文的話,會是最貼近原文的?(也就是最剛剛好的詮釋,不多也不少)
    就現在這個討論串看下來,我們似乎多只是在處理前一個問題,而沒有處理後者,也難怪好像沒有說服了誰。

    ReplyDelete
  28. 如果理解B也包含將魚目混珠、瞎攪蠻纏的嘴砲功夫也視為一種"智慧"的話,那麼這些「雋語」確實是可能提昇他們所謂的「智慧」。

    但這不代表理解B就排除了理解A的問題,既然理解B這麼模糊又奇怪的話。
    照策略上來講,想幫楊照說話的會盡力採取理解B的方式模糊楊照的問題,
    想辦法助楊照逃掉「八成他的概念根本就包含了理解A的批評」的指控。
    或者再退一步,承認楊照文章確實有問題,但是否出自他的本意,很模糊。(這樣講其實也很奇怪..)

    我只是會覺得,如果我打辯論站在理解B這一方,我會覺得我自己很雞歪.....這只是個人感受0.0
    這層面的意味上,其實重點也不在於你理解了什麼、對方理解啥,而比較是你在為誰而站台。

    ReplyDelete
  29. Kris:

    你的意思是說,假如去除「準備大考」幾個字,某甲對老師的批評就完全中肯?

    如果老師向學生說「你們要多看考古題,把常考的題目與觀念讀熟,不常考的題目和觀念放棄也無所謂」,某甲就可以批評:「學生應該做的是把學問讀通,而不是應付考試。就是有這種鼓勵學生打混的老師,才會造成學生普遍平時懶惰、考前虛應故事,有考有唸、沒考不唸……」?

    ReplyDelete
  30. phantoms︰

    是的,我覺得如果老師的建議目的不僅僅是著眼於大考,學生的批評就有道理。

    ReplyDelete
  31. Kris:

    你的意思是context透露的訊息都無考慮的必要?

    所以像:「《蛋糕蛋糕學雞雞》的社長是變態~別看他表面冠冕堂皇哦,私底下他會用各種手段明示或暗套網友的姓名學校地址和MSN臉書帳號;女網友還會要求年齡生日身高體重三圍與照片,而且這些套話過程會全部po上網給友人和不特定人士看到。他甚至會以營隊或講座為名把異性騙出來做些不可告人的事。此外據聞正中大學最近傳出多起性侵案,嫌犯照片和他的照片身材幾乎一致!」

    即使以上所言全非事實,由於沒有真實存在的人事物被批評,所以類似這樣的言論都沒有法律或道德瑕疵,你同意吧?

    ReplyDelete
  32. phantoms:

    我是言論自由的超自由派,所以有可能會認為虛假言論也不該被懲罰。但這個部份我還沒想清楚。

    如果我同意不實言論應該被懲罰和批評,我會同意你那串影射我的文字應該被懲罰和批評。

    ReplyDelete
  33. Kris:

    你好像沒抓到重點...好啦是我嘴殘說不清楚:(

    你需要考慮的不是言論的真實與否(基本上,侵害他人名譽的不實指控,法律上成立毀謗罪,一般而言也有道德問題,應該是現代人的共識了...)而是:這段言論的訊息是以明確或暗示的方式傳達。

    你在31F主張「如果老師的建議目的不僅僅是著眼於大考,學生的批評就有道理。」,然而我們要怎麼判斷前件?

    你似乎認為,只要老師沒有明白指出他的言論只針對大考,那麼他的意思就不是只針對大考。而我們傾向認為,只要context傳達出這樣的訊息,即使老師沒有明白指出,也可以認定他的意思不是只針對大考。

    同理,我們認為根據context楊照的說法是情境性、限定性,而非普遍性的;而你認為他的說法是普遍性的。

    ReplyDelete
  34. phantoms:

    你說的我都同意。但我也認為,根據context,楊照的說法是普遍性的,或者至少,他有意要讓讀者在某些段落認為他指的是普遍而言的智慧,而不僅僅是小聰明。

    我在13F說:「但我依然不覺得楊照是在談你說的那種幽默機智以及它們的重要性。文章短不是藉口,若他真的是要談那個,有太多方法可以避免現在這些誤導的段落。」

    楊照要避免誤解其實很簡單,只要把「智慧」改成「機智」就好了。當然他不會願意這樣做,為什麼?因為這樣一來他的文章深度就一覽無遺。(「一開口就降低人類機智總和」?哈哈哈)

    楊照的用詞是誤導的,而如此用詞的原因,則在於不誠實的寫作策略。

    ReplyDelete
  35. Kris:

    按照你的說法,我們似乎也不能說「學分析哲學能讓你變聰明」,只應該說「學分析哲學能讓你更懂概念分析」,前者是誤導的,也是不誠實的寫作策略!

    我不認為宣稱機智言論增加智慧總有何不妥,至少有二個理由:
    1.許多人會同意,「機智」確實是「智慧」的一種表現
    2.我們有理由相信機智能透過某些方式增加其他意義上的智慧,例如圓融人際關係,而後者也是智彗的一種

    至於 context 的那部分好像離題了orz...好啦是敝人亂帶...

    ReplyDelete
  36. phantoms:

    我在文章裡有很清楚地說明那些增加的「聰明」到底是什麼(而那也不只是概念分析能力而已)。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9/02/blog-post_582.html

    我覺得你的那兩個理由應該是救不了楊照,因為它們都只cover智慧的某些部份。如果楊照要談的不是智慧的全部(如同我談的不是聰明的全部),他就得像我這樣說清楚他要談的是哪些部份。

    ReplyDelete
  37. 呃....這樣標準很高欸......

    照這樣說,稱讚裝扮甲比裝扮乙好看,大概也不誠實了~因為沒說清楚是比較和諧美感或有個性?比較青春成熟自然活潑帥氣文靜貴氣淡雅可愛或氣質?五官立體顏色和諧曲線較勻稱⊙⊙露得剛好或〈〉苗條修長?~~(還敢說自己誠實的請舉手)

    說孩子用功也不誠實~還要分析是上課專心用心題問課前預習課後複習考後檢討主動閱讀相關讀物或其他面向~~~

    說A藥比B藥效果更好也是誤導~還要詳細分析是延長壽命縮短病程緩解症狀生效較快藥效較長副作用較少或病後恢復較快~~(以後看醫生可能要3倍的排隊時間)

    嗯~世界上講話誠實不誤導的人不多了~~~XDD

    ReplyDelete
  38. phantoms:

    我沒有說講話隨時都要精確到那種程度啊。我只說不應該用模糊佔便宜。

    ReplyDelete
  39. 幾乎所有用詞都有模糊空間,好看、用功、效果好經常都是指其中一個或幾個面向,不是指它們的全部,同理「智慧」也是一樣。

    那麼,為什麼我們應該讉責楊照的模糊,卻不必讉責這幾個case?你有什麼好標準可以區分「用模糊佔便宜」和「精確到那種程度」的不同?


    (話說「好看」十之八九是用模糊佔便宜無誤XD)

    ReplyDelete
  40. phantoms:

    我沒有好判準,但跟以前你挑我沒辦法精確畫界毛病的所有討論一樣,我不認為這些例子是處於灰色地帶。為什麼應該譴責楊照的模糊,就是因為他的文章冠以智慧之名,但卻只能撐起「智慧」當中最沒有價值的小聰明。

    此外,說好看,在是否佔便宜這件事情上,模不模糊並不重要,反正價值判斷舉證不能。

    ReplyDelete
  41. >他的文章冠以智慧之名,但卻只能撐起「智慧」當中最沒有價值的小聰明

    "價值判斷舉證不能" ... Q.E.D.

    你認為言談機智不是智慧,但是其他人認為言談機智(以及帶來的幽默、人際關係潤滑等效果)確實是智慧的一部分啊~~

    ReplyDelete
  42. phantoms:

    可是,我還沒有打算加入專門解讀楊照語言的慈善組織。

    以上,給你一點時間沉浸在我的智慧之光裡。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