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2012

哲學和科學的龍與地下城漫畫

這漫畫來自dresdencodak.com,短短幾個頁面,卻字字珠磯,塞滿哲學和科學梗。也難怪連科學松鼠會都覺得棘手,要公開徵求譯稿

我試著翻了一下,並盡力加註,但還有很多地方是我沒發現或搞不定的,歡迎大家找碴幫忙,看看我們能不能把完整的中譯和註解弄出來。你可以點開看大圖。

我本來想直接把圖改成中譯,但覺得自己的翻譯和補充太遜,若在大家的幫助之下我們能弄出比較完整的東西,我再來改圖。


故事開始:

鬼怪:呵呵,深夜的訪客啊來到感質王國,有何貴幹?
感質(qualia)是心靈哲學的玩意,指我們感受到的心靈經驗。心靈哲學家爭論這種心靈經驗的本質是什麼、到底有沒有辦法被物理狀態(例如腦狀態)完全解釋。也可參考「感質與隨附性」

路人:只是路過,順道敬仰一下非物質的感官經驗
*非物質的感官經驗(immaterial sensation)在這裡應該就是指感質,顯然感質王國認為感質的存在不能被物理狀態完全解釋,或許他們支持心物二元論

鬼怪:謊言!我們從這裡就可以聞到你身上物理論的臭味!
鬼怪:守衛!
物理論(physicalism)主張所有存在物都是物理的,都可以進一步被化約成物理狀態,在此跟感質王國對心靈的看法相悖。



鬼怪:給她一點苦頭嘗嘗

[公子。洛克織:貝氏經驗術師]
*名字的梗,我只看出有洛克...
*貝氏(Bayesian),呃,只知道跟機率有關..
*經驗術師(Empirimacer):應是衍生自「empiricism」(經驗論)和「Necromancer」(死靈法師)的字尾。經驗論主張經驗才是知識最終可靠的來源。

公子:對於你們即將化為火焰,我的信心程度有87%



[多米衰。紐曼濃:暗黑康德主義者]
*不清楚名字的梗...

多米衰:定言令式:
多米衰:謀殺!
*定言令式(Categorical Imperative)是康德歸類的一種來自理性的規範命令,定言令式(不可謀殺)相對於假言令式(如果你不想被抓去關,不要謀殺),更沒得商量。



[Alina ex 虛無:祁克守衛]
*不清楚名字的梗...
*虛無主義(Nihilism)
*祁克守衛(Kierkeguardian)應是衍生自祁克果(Kierkegaard)和守衛(guardian)。

Alina:嘖,偏偏遇到哲學喪屍
Alina:我的存在主義驚懼術對這些缺乏自我感知的東西沒用啊
哲學喪屍(philosophical zombie, or p-zombie)是和人有一樣的物理機制、狀態,但沒有感質的東西。對於物理論者來說,這種東西根據定義不可能存在。

公子:我得擲出一個20點
公子:然後擊中他們的直覺幫浦
*直覺幫浦(intuition pump)就是思想實驗這類可以「汲取」出我們對於概念的直覺的東西。



公子:靠,多米衰,他們不能吃啦!
多米衰:evil for its own sake。而且他們又不是真的會痛。
*哲學喪屍沒有感質,因此不會真的感覺到痛,當然,根據定義它們擁有跟人一樣的物理、生物結構,因此會表現出人痛的時候的行為。

Alina:別吵,我找到了
Alina:通往奧砍剃刀的地圖!
奧坎剃刀(Occam's Razor)是奧坎提出的方法論原則:若兩個理論的解釋力一樣強,但預設的存在物不同,我們應當選擇預設存在物比較少的那個理論。

公子:虛無主義種族對查拉圖斯特拉很爛,但看看這個:沙特主義者可以施放「無」,但他們只能裝備裁紙刀。

精靈:幹得好!

多米衰:柏拉圖洞窟快到了,別碰那水!
*柏拉圖洞窟是柏拉圖用來比喻真實世界的寓言故事,詳見下文。

精靈:所以第歐根尼的油燈是我的?

[小卡爾容格:以弗所解夢師]

公子:嗯,但那玩意只有在白天才有用



Alina:欸,我好像聽到什麼聲音

多米衰:只是雲朵私語吧

Alina畢氏學派!

公子:很好,我的無理數剛好用完了!
*畢達哥拉斯不喜歡無理數,有個學生跟他爭論,被他殺了。

多米衰:我有一些霍布斯原初基質
多米衰:可以把他們的生命變得
多米衰:又髒
多米衰:又野
多米衰:又短
*根據霍布斯,在政府建立之前的原初狀態很可怕,因為規範的缺無,沒有人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公子:快,搶在他們轉生之前!
公子:現在開始小心一點。在這洞裡影子才是真實的,而且…
*在柏拉圖的故事裡,洞窟內被限制活動的人們只能看到火焰在岩壁上映照出的影子,因此大家都相信那些影子就是真實的東西。一直到有個特別好奇的傢伙掙脫了束縛,跑到洞窟外面去,看到從未見過的世界。他很興奮地回到洞中告訴夥伴們這件事,大家覺得他胡言亂語,就把他殺了。

Alina:剃刀出現了!

[恐懼唯我論者]

Alina:如果把他幹掉,我們都會消失!
*唯我論(Solipsism)主張除了自己的心靈之外什麼東西都不存在。因此,對唯我論者來說,你我的存在都倚賴他的心靈,如果他掛了,我們都玩完了。

多米衰:快想辦法!我的公式用完了!



公子:好,我焚燒熱力學第二定理來召喚…
公子:拉普拉斯惡魔!
公子:擺平他!

(噗)

公子:呃...他走了。看來他好像知道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
*這裡應該也有個梗,但是我不清楚是什麼。



小卡爾:嗯...極端唯心論有時是起因於童年創傷。

[小卡爾容格施放「我們來聊聊你老母吧!」]

小卡爾:如何?

Alina:卡爾幹得好,我們得到奧砍剃刀了!

小卡爾:我贏了?

公子:多米衰,你在幹什…

多米衰:太遲了



Host:你們的隊伍又全滅了

Alina:靠北啊,看在上帝的份…

多米衰:我總是會被效益吸引去做邪惡之事

小卡爾:今年最棒的一場GAME!

7.23.2012

套套邏輯:雞蛋糕哲學T第二彈!











這次哲學T的主題是「TAUTOLOGY」和它的白爛中譯「套套邏輯」。我盡量和廠商協調,使用這個網站粉紅黑的配色,但因為螢幕色差,所以成品顏色可能會和你現在看到的略有不同。


訂購流程
  1. 填寫下面的訂購單。
  2. 收到我從這個信箱寄的確認信:
  3. 8/7以前把錢匯到這個郵局帳號:朱家安 0111058 0343971
  4. 我會在九月第一週把衣服寄給你。


常見問題
  1. 材質和厚度?
    A:精梳棉、320g、20支
  2. 布料和圖案的顏色,有其它搭配嗎?
    A:目前只有黑底粉紅圖的款式,主要因素是成本考量。
  3. 你有做其它圖案的T恤嗎?
    A:有啊,你可以參考上一代哲學T,現在有加購優惠,詳見上面。
  4. 8/7之前就要匯款,如果趕不及,還買得到嗎?
    A:我目前沒有計畫要屯貨,所以除了要送給親朋好友的之外,不會多訂。所以要是這次來不及訂,可能就要等那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的再版囉。
  5. 可以面交嗎?
    A:不要啦,怕到時候太多人我會面交到死。
  6. 我想問的問題你沒有寫到。
    A:email給我吧:

訂購單

7.10.2012

哲學部落格的任務

最近有些讀者問起這個部落格的寫作方向,他們注意到哲學哲學雞蛋糕的時事評論文章越來越多,介紹和討論哲學的文章越來越少。感謝他們提起這個問題,以下向大家說明一下我的想法。

我同意哲學哲學雞蛋糕有時事評論文章取代哲學文章的趨勢。這趨勢並非計畫,我自己也在事後才發現。它應該是在零九年我進入研究所之後漸漸出現,因此我猜測其中一個原因是課程難度差異。哲學哲學雞蛋糕介紹的哲學內容,約有八成來自上課和研究內容,碩士班以降,平常讀的東西越來越複雜,可以隨手寫成哲學普及文章的材料也越來越少。比起需要材料的哲學文章,只需要重複運用已養成的思維能力的評論文顯然簡單許多,這應該是後者增多的主要原因。

雖然評論文好寫,但這並不代表它比較沒價值。我打從心裡相信,分析哲學帶給社會的最大貢獻,不會是它解決的什麼形上學難題或知識論難題或者悖論,甚至不會是它擺平的道德兩難,而是哲學訓練帶來的批判思考能力。跟其它社會人士站一起,我們念哲學的老實說沒有什麼特殊專長,只是日常邏輯比較好,對詞彙和概念比較敏感,知道怎麼分析和評價論證而已。然而,這個世界上有多少關於重要議題似是而非卻又有影響力的說法,是建立在不一致的邏輯、模糊的概念、無效論證上?對大部分哲學生來說,我相信,哲學帶給你最寶貴的禮物,並不是關於哲學問題或人生問題的答案,而是幫那些漂亮的言論卸妝,露出粉底下的謬誤的能力。這個能力無法保證你不犯錯,但可以幫助你不容易被別人錯誤的說法誤導,做出沒有好理由支持的決定。這不僅僅關乎你自己的福祉,有時候也關乎別人的福祉,因為這是民主社會,多少人有辦法認出真愛聯盟之流文字背後的鬼扯,決定了同志權利的政治前途。

然而,就算是如此,但為什麼我的評論文章通常都是反駁別人,而不進一步提出自己對於議題的意見?那樣做的話,不是比較正面、比較有建設性嗎?

我完全同意這種說法。不過,首先我想強調:我們永遠都不該忽略反駁的價值。這樣想好了。通常,當討論串出現第一個反駁,它的對象會是(至少,在該討論串的脈絡下)那種所謂比反駁有正面建設性的意見。然而,如果你重視這個有正面建設性的意見是否為真,你應該也要同等注意這個意見是否為假,因此,你也該同等重視對於這個意見的反駁。

當然,我同意有建設性的意見是解決問題所必須。然而,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的門檻有時候比反駁它更高。前面說過,我們念哲學的什麼不會,就是邏輯比較好一點,而一個意見的錯誤有時候是發生在論述的邏輯結構、概念歧義上,在這種時候,任何有一定邏輯素養的人,都有能力指出來。然而,要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邏輯能力通常是不夠的,作者還得對議題相關的專業知識有足夠了解才行。

身為愛講話的部落客,我非常了解在非自己專業的地方妄下評論會發生什麼事。當然,我相信,接納反駁和承認錯誤的態度,會減輕妄下評論造成的壞處。同時也信任哲學哲學雞蛋糕的讀者會以嚴格眼光審視我的文章,並不吝賜教,所以並不會在偶爾提出自己意見時感到綁手綁腳。但有時候我的意見就是沒有那麼多,甚至一些時候雖然我認為在某議題下某個論證是錯的,但對該議題並沒有明顯立場。看過幾篇雞蛋糕之後,我想你可以理解:就算你認為巴斯卡的賭注沒道理,也不代表你就該接受無神論。

原則上,我相信在大部分的公共議題中,提出有建設性建言需要的門檻,都超過哲學系的專業。在這個知識高度分工的世界,除非哲學人對於其它領域也有一定認識,否則他的社會貢獻比較可能來自對論證的挑剔,而不是他提出的跨領域建議。換言之,比起提出有建設性的計畫,哲學人的社會任務,對我來說更像是蘇格拉底主張的,化身牛蠅藉叮咬提醒公民們思慮不周之處。

最後,即便重視批判思考性質的評論文章,我當然也同意介紹分析哲學是這個部落格的宗旨之一。藉由哲學哲學雞蛋糕,我除了希望(偶爾甚至以我自己為例)讓大家了解人的思維多麼容易出錯,也想要讓大家知道這世界上有很多很酷很有趣的哲學問題、理論和論證。對於哲學文章的逐漸減少,我感到抱歉,並且會在將來多注意兩種文章的數量比例。

你期望什麼樣子的哲學部落格?你想要在這裡看到怎樣的文章?歡迎大家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