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2011

必選四書,浪費青春

轉貼系上老師的文章。
...
必修四書 浪費青春╱陳瑞麟

教育部昨天宣佈從明年八月新學年開始,「中華文化基本教材」改列必選,不及格不能畢業。對曾經從「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囚籠中走出的「五年級生」而言,震驚地看到子女一代將再度進入囚籠中,不得不提筆為文,堅決反對。教育部此舉,其實是假道德之名行政治教育之實。筆者高中時代接受四書教育,其實只是把筆者教育成一名懷抱著中國文化優越感的井底之蛙而已,經過大學時代的學運與民主運動的洗禮,才蛻變成一名具有現代民主意識的公民。

道德人格的養成與是否讀過四書無關。課綱委員董金裕所謂禮儀品格漸淡,並非事實。筆者在大學教書十多年,這一代大學生,多數仍然尊敬師長,只是師生相處之間較為平等。董金裕以近日熱門新聞「蹺腿姐」借題發揮,無視於此例為一躁鬱症下的突發個案,也昧於兩萬名網友發動人肉搜索中體現的道德感與正義感。

強迫學生必選四書,違反國民教育的基本目的:培養民主社會的現代公民。四書無助於現代民主觀念與公民意識的養成。很多儒家捍衛者努力尋求所謂的「現代意義」,為儒家思想並不反民主辯護—即使如此,儒家思想仍無助於民主觀念與公民意識的培養。過去的歷史更顯示儒家支持者對台灣的民主化幾無貢獻—反而一直被用「反民主」的象徵。兩蔣威權統治下強迫性的儒家思想教育是一例,現在中國共產黨打著「孔子」的招牌抗拒民主觀念又是一例。

筆者同意四書(尤其是「孟子」一書)蘊涵一套倫理哲學,但是各種倫理理論其實也是特定的政治環境和文化之下的產物。古希臘的政治體制塑造了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的倫理思想;春秋戰國的政治動蕩催生了孔孟思想;民主社會則有相應的倫理原則;二十一世紀的科技風險社會也應該形成一套新倫理觀—但這不會是儒家的倫理觀。要推行道德教育,與其讀四書來浪費學生的青春,不如教授哲學倫理學,幫助學生了解為什麼行為要合乎道德?以及使學生學會如何在科技社會下從事道德推理,而不是從四書中死記道德教條。
...
陳老師的第二段是在回應董金裕的這段發言
教育部昨天公布修正課綱,課綱委員、政大中文系名譽教授董金裕說明,以前高中有教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時,學生文化涵養較好,改成選修後,禮儀品格漸淡,最近的捷運「蹺腿姊」飆罵老翁事件,即讓人覺得有必要加強教導學生「溫良恭儉讓」。
基於個人經驗,我同意這些文化基本教材啥的對於品德教育沒有幫助。關於董金裕對於現代學生禮儀品格漸淡的指控,我不確定是否如陳老師所說,並非事實。然而,我相信,就算那是事實,在道德教育上也不見得是壞事。

董金裕是名譽教授,教過幾十年的書,就算發現學生一屆比一屆沒禮貌,這也是正常的,因為這就是走出威權時代的必然歷程:學生學會質疑老師,而老師必須以實力贏得尊敬。在民主時代,比起溫良恭儉讓的人民,我們反而比較需要懂得質疑威權背後的價值觀,並使用正確方式評估政策效果的老百姓,而這些,正好與那些文化教材的精神背道而馳。事實上,董金裕就是一例:他在沒有理據的情況下主張四書有助於道德教育並且力推政策,這就是被自己的價值觀左右,輕率又不科學地斷言政策效果的壞示範。

12 comments:

  1. 我認為對於現在大部分的學生而言,不管上什麼都只不過是為了應付考試而已。考完了,幾乎也就丟了,若要想達到「潛移默化」的效果,說實在的,不太可能。不論多增加什麼課程,都只是增加考試負擔罷了

    ReplyDelete
  2. 老實說我連為什麼要上論語孟子都很難理解...

    ReplyDelete
  3. "假道德之名行政治教育之實"是指甚麼呢?

    我覺得這是在幫未來的國文系學生找工作吧XD

    ReplyDelete
  4. 聽某老師說﹝那老師有參加開會﹞,沒有提案依據標準程序,完全只是大官們的操弄罷了,我覺得很沒有必要,也沒有意義,感覺又只是一個權威教育而已。

    ReplyDelete
  5. 陳瑞麟教授寫的這句:「無視於此例為一躁鬱症下的突發個案,昧於兩萬名網友發動人肉搜索中體現的道德感與正義感。」其意思是反駁董金裕教授之言論,還是也斷言/隱含「發動人肉搜索」的確是「體現的道德感與正義感」?另外拋開「四書為必選,不及格不能畢業」這項創舉,究竟該如何證成「四書無助於現代民主觀念與公民意識的養成」呢?(陳瑞麟教授好像沒有說明?)

    ReplyDelete
  6. zh.wikipedia.org/wiki/偽科學
    偽科學會以批評方不能拿出其無效的證據來反駁說批評方的論點錯誤,而不是找出證據證明自己的說法正確。

    ReplyDelete
  7. 我念書的時候是念新教材,所以沒有體會到可怕的狂背書校園生活。我喜歡念古文,但是我也受不了背書和訓鈷,所以最終沒去念中文系(好險)~我覺得修讀四書是OK的,但不必要用這種強迫的方式@@"
    另外,我也很費解,到底反對讀四書的人們,是反對背誦強記的教育模式,還是反對四書這些典籍?如果以前的老師教得不好,以至於學習過程中搞不懂典籍的精神,現在卻主張反四書,醬子不是很弔詭咩???
    要反之前,得先搞懂自己在反什麼吧~

    ReplyDelete
  8. 就我而言
    我反對強逼學生接受四書觀點
    如果只是列為"推薦書單"我想我不會有太大的意見
    現在只是在於教育部將它列為必選
    這點令人費解
    教育部有所作為的前提假設是四書的內容觀念都是"對"的
    但是四書的內容都是對的嗎?這點可能還有待討論...

    ReplyDelete
  9. Phoebe:道德的東西有對錯可言嗎?

    ReplyDelete
  10. 我是一個中文系的學生。
    依我的自己當學生的經驗來看,要是想研究儒學或理解儒家思想,那麼四書是必看的。
    但要是要學生藉由讀四書來提升道德甚至文學素養什麼的。很抱歉,這真的是沒什麼實質的幫助。雖然我們因科系關係必讀四書,但其實我們同在討論時並不完全認同它,甚至有同學認為所謂的儒術其實是一種帝王學,使人民臣子歸順易管理,跟道德教化無關。
    其實我覺得道德素養的建立,應該是更複雜的層面,如家庭教育、社會價值灌輸、學校同儕影響等,而非幾本書就能建立的。雖然我也一直認為現在社會的人是有些問題,但會提出這樣以四書教化人民見解者,勢必沒有看清出了哪些問題。

    ReplyDelete
  11. 我反對中庸和大學成為基本文化教材,
    但舉雙手贊成孟子和論語成為基本文化教材。
    論孟的教學,好的教導方式非常重要,
    正確的解讀也很重要,
    但現在的基本義務教育顯然沒有做到這點。
    光是『「仁」是什麼意思?』這個問題拿去國高中老師,
    包準打死一大票。

    我也不認同Lisa的說法,論孟打了我很大一巴掌,
    我確實因為論孟改變了很多,
    中國有很多很好的文化內涵被搞壞了,真的很可惜。

    ReplyDelete
  12. 我比較好奇,為何沒國文老師跳出來抗議增加工作負擔
    如果說加個四書上課還是沒問題,是不是反證之前的國文時數太多
    其實老師可以混混輕鬆教?既然這樣
    那每周抽個2節國文上外文或者數學或者鄉土課程好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