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2012

彭明輝教授的哲學誤解

清大彭明輝教授自去年八月陸續產出幾篇文章,點名批判英美分析哲學。在我的印象中,他評論產業、環保和研究、教學評鑑還算中肯,但哲學批判顯然超出動力機械的研究範圍。在文章中,他對分析哲學的貶意簡直到了語帶不屑的程度,然而任何有好好上過分析哲學必修課,並讀懂相關材料的人,都可以看出那些批評背後的誤解和幻想。彭明輝犯的錯誤之基本和無聊,讓我們這些念哲學的人最近談起「被彭教授罵的那件事」時,對於八卦到底是哪個分析哲學圈的人把他惹毛成這樣的興致,往往還大於討論該如何應對他的批評。

然而,這並不代表這些文章不值得思考和回應。事實上,那些錯誤之明顯,讓彭明輝的文章幾乎成為哲學改錯測驗:你以為你知道倫理學在幹嘛嗎?去看看那幾篇文章,若你沒辦法指出任何問題,代表你沒有讀通。

這些文章對社會的另一貢獻,是它們刺激了一些哲學人動鍵盤回應。除了我和Wenson之外,不常發文的頌、peterrich和tky也寫了文章討論,也有篇文章來自非分析哲學傳統出身的Mithril。鑑於民眾對哲學的不了解,我總是希望更多哲學人上網寫文章。彭明輝的發言夠嗆,引出這些有助澄清迷思和誤解,並讓大家更了解哲學到底在幹嘛的公開回應,這對哲學圈來說應該算是意外收穫。以下我整理彭明輝的論點和大家的回應,希望能讓這場資訊交換更順暢。

2013年的UPDATE:這場爭論後來上了雜誌。然而,對於我們的批評,彭明輝至今仍無回應,去年我用「資訊交換」這個詞,實在太樂觀了。

2013年11月的UPDATE:彭明輝回應了,他為了指控我們曲解他的文章,不惜曲解他的文章。


I. 人生意義

「人生的意義誰知道」裡,彭明輝主張:
  1. 關於人生意義的分析哲學研究,全都預設了「人生的意義有客觀的判斷標準,如果我們自己不知道活著為的是什麼,只要問到那個已經知道答案的人,就可以從此有所皈依。」
  2. (1)顯示了分析哲學的不足之處:『分析哲學研究的結果是生產出來的問題遠比可以被「客觀接受」的答案多,卻還是沒看到有人提出一個更根本的問題:真的有適用於每一個人的「客觀的」「人生的意義」嗎?』
「人生的意義誰知道?雞蛋糕老闆的回應」裡,我試圖論證:
  • 並不是所有研究人生意義的分析哲學家都相信存在有客觀的人生意義。
  • 就算是認為存在有客觀的人生意義的那些哲學家,他們也不會把這件事當成預設而不需討論的。人生意義的客觀性在關於人生意義的分析哲學討論裡是主要戰場,大部分理論角力的地方。彭明輝自己列的那篇參考文獻就有介紹人生意義的主觀論。
  • 就算是主張存在有客觀的人生意義的那些哲學家,也不見得會認為「如果我們自己不知道活著為的是什麼,只要問到那個已經知道答案的人,就可以從此有所皈依」。
  • 根據以上,(1)是錯的,而且還錯得很徹底,每個可以有真假值的子句都錯了。
  • (2)並不使分析哲學變得比較沒有價值。完全相反,在分析哲學研究中,生產(對的)問題就跟生產答案一樣重要、一樣代表著學術的進展。


II. 經典和二手文獻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1)」裡,彭明輝主張,在人文領域:
  1. 比起閱讀二手文獻,直接閱讀經典能帶給你更多收穫。
  2. 基於同樣的理由,甚至連經典的中文譯本都比二手文獻更值得念。
  3.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二手文獻的作者通常思路和表達能力都比經典的作者差,所以他們通常會把難懂的、自己說不清楚的部份刪除,只寫好懂的那些。然而,經典之所以精彩,正好是因為那些難懂的部份。
黃頌竹、我、Mithril和YuZu CHEN分別回應了這篇文章。黃頌竹主張彭明輝對二手文獻的價值和目的有錯誤理解;YuZu和我提出其它理由支持這個想法,我並且指出彭明輝對譯本的想法也是錯的;Mithril則從社會學領域發言,認為彭明輝忽略了二手文獻的功能:呈現經典的當代意義。

「二手文獻的功能?」裡,頌主張:
  • 二手文獻有導論和討論(詮釋並再發展)這兩種取向,前者以介紹經典為主要目的,後者則是那些討論經典的普及或學術文獻。
  • 導論型二手文獻的目的「不是讓讀者『完全精通』書中提到的思想,而是提供讀者重要的『基本能力』讓讀者自己在閱讀原典時,能夠節省大量摸索的時間」。我們有好理由相信讀二手導論提供的幫助不一定比原典少,因為:
    • 對於個別讀者而言,文本的閱讀價值不只被它實際包含的內容決定,還必須考慮當事人能讀懂多少內容。
    • 就算導論作者因為缺乏才華,對原典的掌握有限、理解有誤,但終究還是比你了解原典,你憑什麼認為自己在原典閱讀上的理解錯誤和疏失不會比導論作者多?
    • 更重要的是,若不參照別人對於原典的理解,你怎麼肯定自己的理解是正確的?
  • 討論型的二手文獻的目的「不是要介紹和幫助讀者理解這些過去出現過的思想,而是要藉由討論過去的某些想法,發展自己的原創理論」。但這並不使它們在學術中變得不重要:許多新議題、新戰場、新理論,就是被這些二手文獻開發出來的。
  • 根據上面這些論點,(1)是建立在彭明輝對二手文獻的功能的錯誤理解上,是在打稻草人
「難讀的經典、好懂的二手文獻」裡,我指出:
  • (1)是錯的。導論書作者不會省略經典中重要的部份。
  • (2)是錯的。基於翻譯品質,讀哲學的經典譯本非常危險。
  • (3)是錯的。我們有理由相信導論書作者有能力把經典寫得比經典還清楚。
  • 彭明輝犯的錯誤有可能是來自於一種「哲學非難懂不可」的常見迷思。
「二手文獻不如原典的學術迷思」裡,Mithril主張:
  • 彭明輝的說法在社會學界是錯的,「如果以彭先生的文章看來,他似乎認為要理解現代的社會學必須閱讀那些經典作品,那就錯了。現代學術講究的是成果累積以及去蕪存菁,大量的二手文獻都是在做這種事情,透過閱讀二手文獻,我們確實可以有效率的理解現代學術中認為那些經典的重要概念還留存至今」。
G+ 12/27裡,YuZu主張:
  • (1)是錯的。二手介紹能避免原典的瑣碎細節帶來的混淆,直接說明原典的重要論證,有助於初學者理解。
  • (3)可能來自「文青讀哲學著作熱愛好奇炫博的酸腐陋習。二手資料之所以易懂,是因為它們把原著夾纏不休的文字敘述改作簡潔明晰的論證;而這正是哲學從業者需要的部份」。
其實,你現在讀的這篇文章本身就展現了導論的另一個功能:讓你了解特定議題的討論脈絡,誰提出了什麼主張,又有誰提出什麼主張回應他。在學術研究裡,導論的這個功能可以讓你在一兩個小時之內就知道某個被熱烈討論的學術議題包含了哪些重要的子議題、哪些主要的理論和回應。更有價值的是,它也會告訴你,若你對某個主張有興趣,有哪些論文和書可以看。哲學圈很重視這種工作,不時會有人整理過去幾年某領域的討論(例如「recent work on personal identity」)並登在期刊上。如果你不看導論或這種recent work introduction而直接去念原典,你可能得花幾星期、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搞清楚那些學者之間的攻防,而且還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誇張地漏掉什麼重要玩意。


III. 倫理學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2)」裡,彭明輝主張:
  1. 分析哲學的倫理學研究混淆了「個人行為」和「公共政策」間的區分。道德只關於個人行為,也就是那些其後果幾乎不會影響別人的行為。道德律則是人對自我的要求,對別人沒有規範力。公共政策則常常是關於他人、規範他人。
  2. (1)提到的這種混淆讓倫理學家犯錯,例如說,Robert Nozick就是基於它才會提出反對課稅這種錯誤主張。
  3. 倫理學家把所有道德理論都當成全稱命題來討論,這是錯的,因為一個理論可以適用於某處但不適用於其它地方。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3)── 街友問題」裡,彭明輝主張:
  1. 概念研究把事實過度簡化。
  2. 概念分析無助於協助我們得到某些解決倫理困境所需的知識,例如了解誰是遊民、遊民如何過活。
  3. 當我們面對倫理困境時,倫理學研究只會在明顯錯誤的選項(例如「驅趕街友」與「維持現狀」)之間打轉辯論,無法提供更好的方案。
黃頌竹有兩篇文章分別回應(1)和(2)。Wenson、peterrich和tky回應了(4)、(5)和(6)。YuZu CHEN則在他的goole+裡簡短回應了(1)、(3)、(4)和(5)。

「道德與個人行為?倫理學與公共政策?」裡,黃頌竹指出:
  • 彭明輝認為道德哲學家沒有在個人行為和公共政策、道德和倫理中做出區分,這是基於無知而犯的錯誤。
  • 彭明輝描述的「道德╱個人行為」、「倫理╱公共政策」理論行不通。
「Nozick的立場是什麼?」裡,黃頌竹說明:
  • 彭明輝對Nozick的批評,要嘛是無效論證,要嘛必須引用不只一條錯誤的前提。
  • 事實上,Nozick並不如彭明輝所說,認為人有權利無限制地累積自己的財富。
  • 彭明輝會搞錯Nozick的理論,就是因為他沒有遵守自己對學子的「忠告」:不要看了隨便什麼二手傳播,就自以為了解原典。
「『街友問題與哲學的不足』 ─ 請告訴我哪一門學科可以曰足?」裡,Wenson表示:
  • 分析哲學家從未自詡能夠解決(3)、(4)和(5)提到的那些問題,或協助我們取得彭明輝要求的那些關於遊民的知識,因此彭明輝在這裡犯了叫打火兄弟去抓小偷的謬誤。
  • (4)和(5)關於倫理學在解決實際問題上的無能的抱怨,幾乎適用於所有學科,然而,卻單單只有分析哲學裡的倫理學特別被點名。
  • 彭明輝會犯上面那些錯,是因為他對分析哲學有一種神學式的想像,這種想像不符事實。
「街友問題與哲學的不足」裡,tky把彭明輝文章裡的所有「哲學」、「分析哲學」和「倫理學」都換成「動力機械管理學」,讓讀者親身體會Wenson的第二個論點。

「應用倫理學的擴充可能性」裡,peterrich除了主張彭明輝的要求本來就不是哲學的份內事,也提到英美分析哲學的教授並不如彭明輝所說那般死守象牙塔,例如系上的謝世民老師就常投書報紙,用哲學思維討論公共政策。

G+ 12/26裡,YuZu主張:
  • (1)是錯的,分析哲學確實確實有對一般人談的個人行為和公共政策做出區分,就是倫理學和政治哲學的區分。而彭明輝自己的區分,不但和其他人都不一樣,而且會導致麻煩。
  • (3)本身就是某種倫理學主張,因此可能自我摧毀。而那種認為任何理論本來就都會同時有優點和缺點的想法,則和彭明輝所不屑的「這世界上有很多種觀點,沒有一種是絕對的」相符。
G+ 12/28裡,YuZu主張:
  • (4)是對分析哲學的誤解。若分析哲學家應該因為企圖使用簡單的概念原則說明世界而受到指責,那物理學家應該也要因為企圖使用簡單的物理原則說明世界而受到指責。
  • (5)即使知道誰是遊民,也不代表能夠解決問題,我們需要知道的是,哪些人是因為這個社會制度而受害的最差階級,然而,要知道這件事,就得進行道德哲學討論。


結語和注意事項

這篇文章旨在讓大家了解討論脈絡以及誰在哪裡回應了什麼論點,並不說明他們的完整論證。你不該認為讀完這篇文章就能對某人的某個論點有充分理解,更不該僅僅依此建立自己的回應。

即使你本來就對分析哲學抱有同情,也不應該認為既然看起來大部分論點都有人回應,那我們應該可以安心地認為彭明輝的說法都錯誤,你應該做的是親自確認那些反駁的合理性,就像一個念分析哲學的學生對課程文本做的那些事情一樣。分析哲學是誠實、講道理且願意承認錯誤的學科,然而,當錯誤是發生在對手身上,我們也不會基於客氣不願指出。我希望這篇摘要能讓那些秉持此性格對彭明輝發聲的文章受到它們應得的關注,並讓大家了解分析哲學的如是本性。

本文隨時更新,若你認為我對某些說法的描述不正確、不公正,請發言電我,當你發現有些相關的網路討論我沒提到,也請留言或email告訴我,謝謝。

6 comments:

  1. I'm teaching analytic philosophy in Hong Kong. I really wish that my students in HK could be as good as Taiwan students like you and your friends. :(

    ReplyDelete
  2. Normativity:

    謝謝你的鼓勵。我想網路討論多少需要戰意,或許當香港出現鬼扯哲學的名人,也一樣會有學生群起圍剿。

    ReplyDelete
  3. 你好,
    我是上過彭明輝存在主義思想通識課的清大學生,只是想指出我在課堂上曾經聽過彭明輝教授說過他到德國攻讀哲學學位,但我不清楚他是否具相關文憑;不知您是否曾經調查過他是否真的具哲學背景? 這也是我所好奇的。
    並且我個人覺得他上課的內容很有自己對哲學,人生的體悟;對您之前和彭教授的哲學論戰我並不清楚,只是指出我個人曾經瞭解到的彭教授背景。也佩服您精闢的文章,謝謝。

    ReplyDelete
  4. 一點也不令人意外,彭老師過去最用心讀和大力推薦的,主要是歐陸哲學的作品,只要有了偏見就會有誤解。

    ReplyDelete
  5. 給4樓:
    彭明輝先生碩學士學位都在國內獲得。1987年彭才到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動力學相關的博士學位(控制工程博士)。以上訊息wiki查得到,在彭老部落格key「劍橋」也可以搜尋不少文章,他確實沒有哲學相關的學位。所以,我相信4樓你是記錯了。

    *****************

    有興趣的人,可以點他部落格裡關於劍橋關鍵字的文章,( http://mhperng.blogspot.tw/#uds-search-results )會發現彭先生關於哲學的素養是自修來的。從這些劍橋修學文中,可知彭先生確實天資優異,又肯另下苦工讀了不少很硬的哲學經典。但或許就是本身太過聰明,才會過度自信去工程底卻談歐陸、戰英美分析,去英國卻回來講德國,這些匪夷所思的學術活動。彭先生在經濟學也有他的戰場,親凱因斯而貶古典為市場教,甚至有浪漫的幻覺認為凱因斯反對自由主義。

    對彭而言,自由主義跟新自由主義沒有太大分別,可以直接等同市場教,也難怪在他文章中跟他立場不同的學者都成了台灣沈淪的元兇。(新自由主義有兩個英文,意義不太相同,彭很刺眼的是Neoliberalism

    http://mhperng.blogspot.tw/2011/11/1.html
    (3)你知道新自由主義在阿根廷造成多少人失業,多少人自殺嗎?

    我很好奇,彭知不知道當代反自由主義的悍將,就是被他說成不如經典才會寫二手書的桑德爾。哦忘了彭老自己也承認不了解桑德爾的學說,書裡也都是跳著看,大概沒翻完才沒看到社群主義四個大字。




    話說彭先生最近在推動三普-科、經、社的寫作計畫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