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4.2013

書評:今天學哲學了沒

「今天學哲學了沒」屬於商周的學術入門系列。當初我的同學張智皓接下這份撰寫工作的時候,我覺得那應該又無聊又辛苦,因為商周似乎想要一本中規中矩的哲學史兼哲學概論。我們自己人都知道,如果要寫哲學書,哲學史和哲學概論是最吃力不討好的,因為在分科細緻的當代哲學界,很少有人可以不重新找閱讀資料就把這兩種任務要求的龐雜草稿整個架起來,就算是教授也不例外,更何況是個碩士生。

以上想法,算是很忠實地體現在過去一年來張智皓桌上隨時堆積的大疊書籍、他拒絕酒趴邀約的次數,以及打開研究室門正好看到他苦思和埋頭修改的頻率上。不過,當這本書在三週前出版,大家都非常同意現在終於可以放心打星海的張智皓過去的努力是很值得的,因為在多次協調之後,他把原來企劃預定的教科書,變成更有趣並跟社會討論接軌的哲普書。

優點

這本書最大的特點,是它身兼哲學史、哲學概論和哲普書三種身分。如果你修了大學哲學概論課,就算那只是通識,你也不太可能光看這本就拿高分。但是若作為參考讀物,它可以讓你更輕鬆入門課堂上提到的那些思想。承襲分析哲學的傳統,張智皓的文筆滿清楚的,第二、三章裡詮釋的古代哲學家思想很容易理解。對於整個哲學史研究流變的描述,也整理得不錯。

在第四章,張智皓簡單說明當代哲學研究的幾個領域和它們關注的問題,並且,馬上在第五章就讓你知道其中一些研究可以如何應用在社會上,例如素食和應報論的道德問題、機器人的心靈問題等等。最後一章介紹常用的哲學思考方法如歸謬法、簡單性原則和思想實驗。老實說以哲學方法介紹而言這樣的篇幅有點小,不過以這本書的編排來說,你不需要先看懂最後一章,也能理解前面那些章節提到的哲學敘述,並且,我也希望張智皓能留點東西讓我寫在即將出版的書裡 :)

「今天學哲學了沒」不會是市面上最有趣的哲普書,也不會是最有深度的哲學概論,或最全面的哲學史。然而,它的強項在於以一己之力涵蓋上述這些面向,這種寫作策略有意義,因為當這些不同的書寫方式被同一個作者應用在同一本書裡,它們分別呈現的哲學面貌對你來說會更容易融會貫通(例如,我相信很多人好奇中世紀的思想黑暗時期到底是多黑暗。看一下這本書哲學史章節對中世紀的介紹,再看一下它介紹當代哲學領域的章節,你就會發現差異)。

缺點

這本書作為哲學系學生的參考,以及外行人的入門,都是友善且值得信賴的。這歸功於張智皓的努力和非正式審訂人陳以森的學識和熱情。然而,我必須指出,這本書中唯一的圖解剛好是錯的:

這張放在34頁的知識分析圖,呈現的內容和文章裡談的不一樣,你不需要有哲學素養,只要看懂書中那幾頁的內文,就可以發現這些錯誤。我詢問過作者,他在拿到書之後才知道被出版社放了這張圖。當然,如果你有好好讀內文,應該不致於被誤導,不過這個疏失還是令人遺憾。

除此之外,你可能注意到這本書頁邊偶爾會出現跟哲學思想沒什麼關係的「名家軼事」(哲學家八卦)和「大師語錄」。我覺得這倒沒有什麼關係,就是出版社無傷大雅的行銷方法而已。

結論

雖然這本書有一些缺陷,不過很幸運地,只要你讀過這篇書評,並且有辦法區別書籍本文和旁邊標著「大師語錄」和「名家軼事」的小區塊,這些缺陷就不會干擾或誤導你。如果你有很多時間,願意看好幾本哲學書,我當然很高興。不過如果你希望先讀一本書來總覽哲學,我相信它是非常明智的選擇。

另外兩篇文章可協助你更了解這本書:

作者張智皓寫的介紹

非正式審訂人陳以森寫的序

3 comments:

  1. Hi 可否請教一些問題(跟這篇文章無關)


    以下是節錄了在別的blog的討論

    許益新2013年4月20日上午6:22
    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從你這次回覆看起來,或許我之前誤會你的意思,這點很抱歉。之前的也只是盡量試圖理解你的意思而已,而現在我更加困惑,無法了解你所想表達的了,可能是我能力問題。

    Kevin2013年4月20日上午8:46
    不如我試試再講清楚一點。

    我們是基於認知進行判斷對吧?例如我說同一律是正確的,是因為經驗而起的知識;那倒過來說,若我們對一物沒有認知,就不能進行判斷對吧?那我想說的是,我們對這一並沒有認知的東西不能進行判斷,即是說連「它一定不會影響或徹底改變邏輯和所有東西」都不能說。

    若果上面推論成立的話,那問題就是「沒有認知之物」存在嗎?所以我舉了康德物自體的說法,雖然我們都知道後來黑格爾等都不認同物自體說,但是否仍有些東西我們是未知的呢?

    例如我們說一命題真,是基於經驗、反思等等得出的理性答案,但若我們再追問「為何真是真」不是只能說這合理嗎,或用別一個命題去解釋,例如為何合理是合理,那就會無窮無盡,但最後很可能還是沒有解答為何真是真。我們不是只能說「只能這樣啊,不然要怎樣?」嗎,那「不然要怎樣?」就是我們不知道的。

    其實惡魔論證以我粗淺的理解,我們最後都只能說「不知道是否有惡魔控制我們」,但有舉證責任所以不會構成什麼重大問題,只是那也是一個「可能性」,當我們說「邏輯必然不會改變(或任何知識)」時,有人反駁說「喂,可能有隻惡魔控制我們啊」,我們只能說「拿出證據吧」,對方也一樣「拿出證據證明沒惡魔」,那大家最後的結果都是「不知道」,而當「不知道」或惡魔存在時,就有一個「可能性」,而這「可能性」的內容是我們不能進行判斷的(因為不知道啊,怎能知道若惡魔存在,惡魔是長什麼樣子的?),那它就「有可能」影響一切。

    所以我就很懷疑,在有「可能性」(未知的東西)的前題下,我們有權限去說某東西是「必然」嗎,因這「可能性」有可能會連「必然」這概念都消滅啊。

    雖然我明白一般「日常語言」我們會說某東西發生了無數次,而結果相同的東西為「一定是這樣或必然」,所以一般這樣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若是嚴謹的定義就讓我產生疑問了。



    Kevin2013年4月20日上午9:19
    例如我們說一命題真,是基於經驗、反思等等得出的理性答案,但若我們再追問「為何真是真」不是只能說這合理嗎,或用別一個命題去解釋,例如為何合理是合理,那就會無窮無盡,但最後很可能還是沒有解答為何真是真。我們不是只能說「只能這樣啊,不然要怎樣?」嗎,那「不然要怎樣?」就是我們不知道的。

    為這段再補充一些

    其實就是問「同一律為何正確」,我們只能說「合理」,或試著反問「A是A,你說這是錯誤的嗎,你證明給我吧」,但大家都證明不了,所以我們會稱它是正確無誤,甚至是不證自明的。

    排中律之所以「真」是因為我們想不出任何其他可能性,它就是這樣,但我們能追問「它為何是這樣」嗎,又或「若果不這樣,那會怎樣?」如果有人說「它只能是這樣,不可能是別的」那還是沒回應「為何是這樣」,但「若果不這樣,那會怎樣」又是我們不能想像的,那這產生的不知道,不能回答就成了一個「可能性」,不能判斷的事情了。


    若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能針對的說一下「不知道」的說法是否合理,是否有些什麼是我們不知道的。

    ReplyDelete
  2. 原址:http://crazyskepticism.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5730.html#comment-form

    ReplyDelete
  3. 出現作者並未要求的錯誤圖解實在太扯。既然已製版印行,那除了掛勘誤外也無可奈何。照理來說在作者校對階段應該會發現才對,難道那圖是到總審前才加上的?責編到底是在想什麼……。
    雖然能夠理解文編校對過程中,不一定有時間採取研讀的態度進行內容性審閱,但加插含有表意性質的圖表卻沒有跟作者知會溝通,畫蛇添足的責編明顯失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