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2010

「這都是為你好」的壞

在政治制度、權利分配演變的歷史上,人們抗爭的對象是專制:人強制地限制別人不能做某些他有理由做的事情(自由戀愛、不上教堂),或者人強制地要求別人做某些他沒有理由做的事情(纏小腳、侍奉主子、在侵略戰爭中當砲灰)。在古代有權勢地位的人可以理所當然地命令:
「你不能做(必須做)X」
在現代,類似的情況依然殘留,只是多了一層偽善的皮:
「為了你自己,你不能做(必須做)X」

為了你自己(保有文化的深度),你必須學文言文
為了你自己(保有根,不管那是什麼鬼意思),你必須學中文。*1
為了你自己(保有健康的生活),你不能吸毒、抽煙。
為了你自己(在心靈上乾淨),你不能買春或賣春。
要是你質疑他們(為什麼我該追求這類文化的深度?為什麼我該保有根?為什麼我該在乎這種健康的生活?為什麼我該做個性保守份子?),他們就睜大眼睛看著你,或許喃喃地重複幾句他說過的或是你說過的話,好像你是個噁心的白痴,坐擁錯誤的價值觀,並且無法理解他剛剛告訴你的真理。當然,他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需要負什麼論證責任,因為中文和文言文以及處子之身的價值是如此明顯,要是你看不出來,是你自己的問題。

帝王已經衰敗,但現代人依然專制,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比別人還清楚別人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並且相信他們的意見足以作為立法基礎。

老子說:「辨甚人,莫大斯」意思是說天底下再也沒有以為自己比別人更了解別人更自大的了。(朱熹說這句話沒那麼深奧,老子只是在說:「先把大便憋著,去看看誰來了,待會要大再大」不過大部分的古文學家不太喜歡這個詮釋)



Note
  1. 整部小孩不笨裡我最討厭的一段。

28 comments:

  1. 對於助人工作者而言,這種狀況就構成了「假借善意之名的壓迫」。

    ReplyDelete
  2. 不奇怪,
    這世上就是有一大堆想要壓迫人的傢伙,
    但他們又不能大聲地說「我現在要壓迫你」,
    就利用「我是為了你好」來使人就範.

    ReplyDelete
  3. 喜好霸權和品德衝動只有一線之隔。

    ReplyDelete
  4. 如果只有睜大眼睛看著你已經很慶幸了,如果藉此把你當問題份子看待,認為你有病心理有問題,抓去精神分析一番再亂扣帽子來治他們眼中永遠很難好的病,並說是為你好時,在這機器操作下包你人間蒸發屍骨無存。

    ReplyDelete
  5. Pharmakon:
    例如精神分析師老是想要「治好」同志?

    ReplyDelete
  6. 如果說某個住一樓的人說裝鐵窗會妨礙到他欣賞風景的自由就把鐵窗拆了,當晚立即被小偷光顧。所以在利害關係之下會變得沒多少自由,這樣用來限制人會有道理嗎?

    古代沒有保險套所以性保守有好處這樣說得通嗎?現代就算有但是有人若偷拔掉或刻意不戴也有風險,況且有些絕症如愛滋病的潛伏期很長,碰到就沒命了,這些可以算是理由嗎,而選處女的好處就是安全沒病的機率非常高所以低風險。

    ReplyDelete
  7. phiphicake 2#:

    其實我覺得那都一樣欸,因為你說的「喜好霸權」應該同樣是以「唉呀,這樣做才是對的啦」為由阻止某些他不喜歡(或在他的道德認知裡不能作)的事吧。

    ReplyDelete
  8. 代皿藍:

    我看不太懂你第一個例子的意思欸?不過phiphicake說的應該是指那種以「你的價值觀不對啦,根本就扭曲啦,這件事情應該是這樣blahblahblah...,我這樣講也是為了你好呀,你要懂得想咩。」來「開導」別人的人吧,例如是以「為了保有你心靈上的純淨,你不可以買春」而非以「買春很可能會得性病,不但難治而且在發病前還難以發現,要是中鏢就糟糕了」。

    ReplyDelete
  9. 在專業化的當兒,
    文化可以算是知識份子少數可行的溝通平台,
    所以比敝人還滿贊成增加文化底子的。
    不過如果有人強把XX文化加到誰頭上就不太對勁啦
    我們要接受什麼得由我們自己來。

    附帶一問。老子有說過那句話嗎? 辨甚人,莫大斯
    印象中這不像老子會說的話。

    ReplyDelete
  10. RO-BO:

    好像是他瞎掰的。

    ReplyDelete
  11. -_-|||真沒在google找到這句…差點給忽悠了…

    ReplyDelete
  12. 春秋時代大概會用「慢甚」之類的吧, 不會是什麼「莫大斯」 XDDD

    ReplyDelete
  13. 白鹿:

    你這篇讓我想到一個問題:「教育是否應該什麼都不做?」

    因為人無論在任何階段都有自己的偏好, 那父母、師長、社會用自己的價值觀去要求小朋友學這個做那個, 是否跟你的主張都牴觸了?

    而且這一點我認為用功利主義似乎也沒有辦法簡單開脫:比如學這個學那個可以幫助你活下去。因為這還是在「幫助你活下去是為了你好」的範疇裡面。

    ReplyDelete
  14. ⊆∀⊥⊻ιN:

    只要能「幫助你活下去或活得更好」就不算,因為我們甚至無法確定要求小孩子保有文化的深度究竟是不是「這都是為了你好」。

    ReplyDelete
  15. ⊆∀⊥⊻ιN:
    我認為大叔是在批判那些出於自私動機,並以此為理由壓迫他人的人.
    通常, 父母和老師說「我都是為你好」,是真的想對孩子好的.
    但大叔所批評的那些人則純用此為迫對方服從的手法.
    我想兩者在動機上是有分別的.

    ReplyDelete
  16. 你的例子很不洽當耶
    我認識一些吸毒的人,跟他們一起生活
    他們似乎頭腦壞掉又沒有什麼羞恥心,
    住在一起的人無論知曉與否私底下都在抱怨.
    跟一般正常健康的人很不一樣.
    吸毒應該嚴格禁止.

    ReplyDelete
  17. Carlos: 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為什麼只要能「幫助你活下去或活得更好」就不算?

    雲梟: 我想你誤會了白鹿的意思, 他單純的是主張人有自主權力, 動機什麼是無關的。

    hi: 我認為白鹿的例子很恰當。他的主張正是宣稱人應該有自己決定自己想做什麼該做什麼權力。把這作為 axiom 推出來的任何後果都得接受(包括自己想要吸毒就可以吸毒)。我想這種主張的好處是把「人人平等」無限上綱, 每個人沒有比決定自己更大的權力(你可以全權決定自己, 而自己也是你所能決定的全部)。至於把這點無限上綱之後所帶來的問題則是後續的技術問題, 不是很重要。比如除非我們能證明吸毒之後人一定會在不是自己的意願下傷害別人, 我們才有理由禁止別人吸毒等。這是我的理解...

    我個人不是很贊同這個作法, 因為還有很多其他很重要的價值可能會因為把自主自由無限上綱而受到損害。比如我認為我們今天社會的治安整體來說是好的, 並不是因為法律的作用, 而是道德的作用。道德本身是一種非主動學習的規範(是被強加的), 但我想多半的人都不會希望一個完全沒有道德的世界。我們還是會管教小孩, 看到長輩要鞠躬問好, 打人是不好的, 自由是不侵害他人的自由才是真自由等等教條。

    ReplyDelete
  18. PS 我發現我把好多權利都打成了權力...真不好意思...~_~

    ReplyDelete
  19. ⊆∀⊥⊻ιN:

    謝謝你幫我說明。

    不過我不覺得我的主張跟你對道德社會的期許有衝突。如果我的主張可以容納我們因為吸毒總是帶來對他人的危害而在法律上禁止吸毒,那麼我的主張自然也可以容納我們因為同樣的理由而認為吸毒在道德上是不好的。

    自由的世界不見得是無所謂道德的社會啊,頂多我希望在這個社會裡道德保護的是那些真正應該被道德保護的權利,而不是跟道德無關的(例如說,討厭吸毒的人的)喜好。

    ReplyDelete
  20. phiphicake :
    經過解釋我發現你這裡的主張還滿有道理的.

    ReplyDelete
  21. 白鹿:

    其實這正是我想討論的。人類的群體行為不是一個線性系統, 不只不是一個非線性系統, 他還是一個 time dependent 系統(也就是說任何論述這一秒有效, 下一秒不見得有效)。這樣一個複雜系統, 任何元素跟元素之間的關聯性都沒有辦法簡單的被決定, 關係之間也會彼此變化。個體之間的差異, 也會造成你所說的理想狀態難以實現。比如就吸毒來說, 會不會有某個比例的特異人口, 會(不會)被毒品剝奪行為能力?怎樣的比例允許我們制定禁止吸毒的法律?販毒又應該怎麼規範?或是因為特異人口的比例是浮動的, 當比例改變而法律跟不上的不公要怎麼處理等等。

    許多中國人相信孔子說的:「道之以政, 齊之以刑, 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 齊之以禮, 有恥且格。」如果這是真的, 為什麼道德會有這種神力, 我個人認為是因為這一簇我們擁有的道德集形成某一種氛圍, 讓人在這個氛圍下不會做出脫離這個道德集規範的行為。也就是說, 每一條道德條文對這群人所造成的影響並不是每一個條文線性疊加的結果, 而是有某種非線性的貢獻。也許我們拿掉一條道德, 兩條道德, 甚至十條道德條文不會對我們的社會造成什麼決定性的影響。但是複雜系統的特色就是當某個 critical point 過了之後(就像全球暖化一樣) 就無法再復原, 即使你再把這些拿掉的條文再放回去也是一樣。

    如同我前面想說的, 人類的分析能力是極其有限的。複雜系統元素之間的關聯性是極難證明的。所以到底哪些只是喜好, 哪些是應該被道德保護的權利, 你真的能分的出來嗎?我無意宣稱現有的道德都是好的, 也沒有反對對傳統價值的改革, 事實上我對這篇文章是很贊同的, 但是贊同的同時, 我無法避免想到這些疑慮。

    ReplyDelete
  22. 我忘了說, 我認為許許多多跟價值系統有關的喜好都是一種 acquired taste, 本來沒有的。這種 acquired taste 的形成我個人以為往往跟維繫自身, 或是該個體所處的群體利益(以功利的角度看)有關。可能不只是單單的喜好問題而已。看到別人吸毒會反感也許可以看做一例。

    ReplyDelete
  23. ⊆∀⊥⊻ιN:

    違反道德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被道德譴責而已,違反法律可是會被處罰的。你這麼擔心我們有沒有辦法區分哪些權利應該被道德保護,怎麼就不擔心我們有沒有辦法區分哪些權利應該被法律保護?

    ReplyDelete
  24. phiphicake:

    就我的感受,道德懲罰比起法律懲罰有不一樣的層面。Ex:打手槍。你只要不是大庭廣眾下打手槍,就不妨礙法律中的公然猥褻,可是你要是被人知道你打手槍,某些固有的道德譴責就會加諸在你身上了。就我個人而言,我認為道德譴責比起法律罰則更為有效的成為一種社會約束力。所以當他出現問題,會比法律出問題造成的危機更為嚴重。不過我認為這也只是信心問題,很難會有什麼比較成果。

    ReplyDelete
  25. 白鹿:

    我也擔心阿。通常關聯性強的道德會放入法律...我想這應該是同一個問題。

    ReplyDelete
  26. Mithril:

    我同意你的想法。

    ⊆∀⊥⊻ιN:

    我同意。不過我想你提的這個問題就是道德哲學以及其它學術圈和日常生活中道德爭議存在的原因,大概沒有人覺得自己有辦法完全解決它,然而大家應該都同意,只要這個問題存在,我們就應該更小心地看待道德爭議,並且仔細考量和自己不同的說法。或許這樣的爭議的存在反而支持了我們對於任何(我們不能確實肯定它受到道德支持的)強制力維持保守態度的作法。

    ReplyDelete
  27. http://tieba.baidu.com/p/2162139429
    對岸似乎有人盜用了你的文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