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012

殘障的殘障道德討論

臉書看到一篇轉貼,有個傢伙在巴哈姆特抱怨國際書展的身心障礙優惠,包括平時免費,以及可於開展首日和專業人士一起入場。來自臉書的意見多是這個社會怎麼病得那麼沒有同情心原來這就是現在小朋友的想法嗎云云,不過也有人指出不會啊你看看原文下面回文的孩子們不是很有正義感嗎他們作為一個群體已經可以在道德上自我糾正了。

我的意見不同。我認為,從健全的道德社會角度考量,那篇質疑身障特權的文章並不比下面的回文更令人擔憂。

沒錯,質疑殘障無資格享有免費參觀國際書展的待遇,這種言詞很難不讓人在當下覺得作者無情,甚至產生反感。但事實證明,這些情緒都不是指引道德方向的好工具:在六零年代的美國南部,質疑為什麼只有白人可以進入某些餐館的言論引起的厭惡感,程度不會亞於我們討論的這個「歧視殘障」的言論所面對的那些。

在道德議題可以被公開討論的民主社會,人們回應別人道德意見時秉持的態度,反映他們進行道德思慮的方法。一個在意自己的道德立場是否真的受到好理由支持的人,會願意在別人提出反對意見時想一下這個反對意見是否有道理,相對地,當一個人認為自己的情緒就是進行譴責、討閥的最好理由,他不但沒有反省和修正自己的道德觀的機會,並且容易一時衝動犯下就算是自己的道德觀也不會允許的行為,例如轉貼自己認為不該在網路上流傳的兒童裸照,或是在案情尚未明瞭時到犯罪關係人的臉書留言叫他去死

在社群中,人們回應道德討論的方式,也決定了最初發表文章的人有沒有機會得到有助於反思的資訊,若道德意見的少數派總是受到排擠和攻奸,他們除了覺得委屈之外,並沒有機會認知自己的錯誤(就算他們真的犯了錯)。

再者,當某個意見引起你的反感,這並不代表這個意見是錯的,而且人身攻擊和詛咒都無法協助你驗證這件事。當然,在這個身障人士是否應該在國際書展中擁有某種特權的討論裡,我相信原作者很有可能是錯的,然而,我也相信一個訓練有素的辯論裁判不會把點判給下面那些以漫罵回應的人。更重要的是,就算當初原作者的主張其實有道理,這些人也很可能因為自己任憑道德情緒控制的討論習慣而無法發現,這之於自己或社會都是一件可惜的事情。

健全的道德社會確實會有自我糾正的機制,然而,這個機制不該建立在威脅、攻奸和排擠上。比起網路上那些超扯的道德意見,人們如何回應這些意見,才是我們該關心的重點。你永遠無法阻止某人持有跟你不一樣的道德觀,但在良好的討論機制和態度之下,立場相異的人會有機會發現自己的錯誤並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或妥協。然而,若理性的道德討論無法建立,我們不但沒有機會指出別人的錯誤,也沒有機會發現自己的錯誤,更沒有機會阻止自己基於品德衝動做出自己認為是好事的壞事。

關於如何進行有品質的道德討論,我相信前幾天介紹的嘴炮金字塔「有建設性地回應網路留言」都是有幫助的方案。也歡迎你報名參加寒假哲學營,和我們一起享受精緻的討論氣氛。

8 comments:

  1. 所以你怎麼看身心殘障的優惠?

    ReplyDelete
  2. 您好,這篇文章給了我一些想法,我可以轉貼這篇文章到我的facebook嗎?感謝,期盼您的允許。

    ReplyDelete
  3. 低調:

    我不知道。就我目前對國際書展的了解(很小的了解),能不能參加國際書展一點也不重要(更不用說是能不能免費參加了)。因此,殘障能不能免費參加國際書展這個問題,對我來說就像是殘障能不能每年少交10塊錢稅金一樣,是那種兩邊選項太過於接近以至於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問題。

    當然,我同意我的立場很可能在我更了解國際書展為參加者帶來的好處之後改變。

    深刻的內在勇氣:

    請轉。

    ReplyDelete
  4. 可惜 本想參加哲學營....時間又衝到 Q_Q

    ReplyDelete
  5. 想請問雞老闆同意或反對發文者的觀點(身心障礙不應享有優惠)?同意或反對的理由呢?

    ReplyDelete
  6. yaya︰
    抱歉讓你感到遺憾,暑假我會提早公佈活動時間。

    Anonymous︰
    3樓那樣的說法算是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嗎?

    ReplyDelete
  7. 7F:

    那我問廣一點的問題好了...

    1.你贊成給予身障者特別優惠嗎?
    2.如果是,對身障者的特別優惠應局限於哪些條件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