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2012

野生的黑暗哲學界出現了!

(這個事件的後續請見這裡

BANG!是一個很好玩的卡牌遊戲,以美國西部為背景,讓玩家分別扮演警長、歹徒、警局內部叛徒並進行槍戰纏鬥。玩家一方面要保住自己性命,一方面要猜測其他人真正的陣營以做出正確的攻擊,玩起來爾虞我詐。

在一年前,我依照BANG!的規則,改編了一個哲學的版本:黑暗哲學界。在黑暗哲學界裡,我將槍戰改成學術權利爭鬥,將荒野戰場改成研討會,警長、歹徒和叛徒改成系主任、研究生和虎視眈眈主任寶座的教授,將槍擊(Bang!)改成質詢(Question!),閃躲(Miss!)改成回答(Answer!)。其餘卡牌也做了相應的修改,例如將裝備之後能逃離敵方子彈射程的駿馬改成讓你聽不見質詢的耳機,將牢獄之災改成離席抽煙,將各種角色改成歷史上的哲學家,而他們的能力也改成這些學者的特色哲學理論。

事實上,我不但改編了整組牌卡,還把它們真的手繪出來,在「黑暗哲學界.完成篇」你可以看到整組牌的圖案。

後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來信詢問能否讓他們照著這個改編自製一組牌在學校玩,而其他人則要求我出售這副牌或其複製品。我答應了中文大學哲學系的要求,但對於那些購買的詢問,則一一婉拒。錢沒有不賺的道理,但這個遊戲的基本規則不是我發明的,所以我無權量產和販賣它。

然而,一星期前,我發現了這件事:

半年前,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台大哲學系依照黑暗哲學界的設定印了一整箱卡牌,並拿去2011暑期哲學營發放,在晚會桌遊時間供學員玩樂。除了圖案被重新臨摹之外,他們貼在網站上的遊戲規則和照片裡可辨認的牌卡顯示的遊戲細節,都跟我改編的版本一樣。

我在驚訝之餘,立即email到今年台大哲學營網頁上的信箱,指出他們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改作並量產我的改編作品,可能違反我的著作權。同時,我也請他們聯絡去年活動的相關人員向我說明為何當初沒有事先詢問我,並且確保在即將到來的2012台大哲學寒令營裡,不會發生類似的事情。

這封email在2012台大哲學寒令營的前四天發出,我為其時間之緊湊感到抱歉,但此事件當中,應該沒有任何人比晚了半年才曉得自己的作品被印了一箱用在活動裡的我,更有資格抱怨「我為什麼到現在才知道!?」。然而,我估計,就算台大哲學寒令營真的如我預期再次計畫將黑暗哲學界用於活動,依照我在信裡的要求,一封email來徵得我的同意,或者把桌遊用其它活動取代,並非多麼困難。

不過,後來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台大哲學營根本沒有回我信,並且在四天後的活動中繼續使用他們印製的黑暗哲學界卡牌

本來,我對這件事的猜想很單純。根據和幾位台大哲學研究生的噗浪交談,台大那邊的印象似乎是認為那箱卡牌是經我同意後印製的,因此,我也非常願意相信這個事件只是源自於某負責人員忘了聯繫我,卻又不敢主動向我或向夥伴們承認。畢竟若要讓整個哲學營的核心人員都明知道他們在盜用卻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實在是不太可能。然而,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什麼台大哲學營到現在都還沒有回應我,並且在2012哲學寒令營繼續使用未經授權的牌卡。

當然,我同意這個事情的原因可能也很單純:信被gmail寄丟了。然而,我也不願意再煩惱該如何繼續聯絡和處理這件事情(又不是我的錯,為什麼是我要在那考慮半天該怎樣做才不會害人家受傷或丟臉?),所以乾脆把自己曉得的來龍去脈寫在這裡,相信相關人員一定會看到。


時間表:
2010.8.10 我將西部槍戰桌遊BANG!改編成哲學研討會版本「黑暗哲學界」
2011.7 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台大哲學系印了一箱黑暗哲學界,在2011暑假哲學營晚會中使用和發放。
2012.1.27 我知道了這件事,立刻寄email向台大哲學營抗議
2012.1.31~2.2 台大哲學寒令營繼續在晚會活動中使用他們印製的黑暗哲學界,並且,還是沒有告知我。
2012.2.5 台大哲學營尚未回應我的抗議信,我發表這篇文章。

3 comments:

  1. 我承過台大哲學一次情,不過這次是台大哲學錯了。(舉牌)

    ReplyDelete
  2. 台大哲學發動了(無視!)

    ReplyDelete
  3. 如果我沒有猜錯,台大方面大概是認為自己的行為是著作權法上的合理使用,但是在臨摹的部分,我想是有可能會進一步侵害了著作人格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