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4.2012

哲學系的出路

現在的高中生很衰,連遠足都不能好好玩,必須花時間參訪學校安排的大學,還要分組到各學院,聽學系簡介。我偶爾會去這樣的場合幫忙,介紹哲學系。我滿喜歡這個工作,當台下一群小鬼本來就因為出來玩情緒高漲,你隨便講什麼他們都會很high,更不用提我們哲學系的簡報還有佛洛依德加持

哲學系隸屬文學院,在這種自我介紹的場合,跟輪流上台清一色文科代表共享一樣的弱點:出路。

面對這個令人害羞的問題,文院人士剛好也有一個泛用回答:「我們系出路很廣啊,什麼都可以做」。參與這種高中生參訪兩三年來,這句討厭的話大概出現不下三十次。

這樣說好了,難道二類資工系、三類醫學系出來就不算是「什麼都可以做」嗎?在沒有補充說明的情況下,「什麼都可以做」在這裡表達的並不是比別人享有更多選擇和自由,而是因為反正系所訓練和職業市場沒什麼關係,所以不管做什麼,都不會因為沉沒成本而心痛。如果「出路很廣」的意思是「沒有堪用的一技之長」,那麼用前者取代後者,就算不是鬼扯,至少也有隱瞞迴避之嫌。

不管是對高中生還是學弟妹,我從來不說出路很廣這種鬼話。哲學系有更具資訊意義的方法可以說明自己提供的訓練如何對就業有用:GRE。作為美國研究所入學考試,GRE旨在測驗學生的概念理解、邏輯推理和清晰表達的能力,受過哲學訓練的學生長久以來佔據GRE成績頂端,可見哲學有助於訓練這三種美國研究所共同重視的基礎能力。

當然,基本的理解、思考和表達能力嚴格來說不算是「一技之長」。它們比較像是內功,能增加學習效率,並且讓那些已經有一技之長的人更有發揮餘地。我們系了解這一點,所以也特別安排根本就是金手指的雙主修優惠,讓哲學系學生能盡量在畢業時不但身懷哲學訓練出來的基礎能力,帶著其它系所提供的專業技能。

關於哲學系出路同場加映:Wenson的意見,以及臉書上大家提供的無用建議

5 comments:

  1. 無用建議是什麼? 笑點?
    我想請問作者,你覺得無用建議還展現出了哪些意思?

    ReplyDelete
  2. 香港高中生,這年會考大學,加上一直都是光看文章不留言,所以這邊來這裡留個言。

    我想博主很清晰地指出了台灣,或者,進一步講,中正哲學系的出路,不過香港當然沒這門歌唱,尤其是想要回應GER這點。

    以香港的情況去延續上面提及過GER的問題,在香港的哲學系讀書,出來找工作,當你向雇主解釋GER和哲學系,我的問題是這(對比起一些專科的學生)基本上拿不到太顯著的好處——「美國研究所共同重視的基礎能力。」,當然不等於香港。

    我不能否認,GER的確有一定程度的好處、加分可言。但對比起你的GPA、專科這些直接的利益,GER不足以成為一個有壓倒性決定力的優勢——一方面香港認識的人不多,而對比起一些比較實際的英文考試/語文能力(例如說,香港考語文,最高認受性的肯定是IELTS、TOEFL等等,而不會是這被美國三大院校承認的某考試,況且考到前者這些證書是大學生應有的能力,畢竟就算以高中生去考也有可能及格了),這相對的重要性更加低,綜合來說難言一條「出路」——尤其是你的對象是香港中學生。

    固然,你可能會說,這視乎當日哲學系應徵者如何解釋、詮釋自己的證書,不過在以上條件下,我懷疑。用個人認識的情況,我甚至還沒聽過,身邊有大學生會去考這個試,只有在這裡才有聽過這個試;固然這不算普遍實況,不能成為論據,但我想,以這種普遍認識程度而言,GER的說法很難站得住腳。

    雙主修可以成為一個解決方案,當然大前提是學生的確有能力應付。我不敢說有什麼論據反駁這點,因為我根本沒有,在理論上而言這的確是個可行的解決方案。當然,理論上而言,只要學生不補習、不交女友、不交際、不參加課外活動、每天做個宅宅(笑),將大部分的時間用在圖書館和哲學家打招呼,上面絕對有可能。而以大學豐富的生活來說,我沒這定力。

    原諒我引用了太多和太累贅的個人認識實況,論證過程沒什麼說服力;也很高興有群家人,支持我下年選我想選的系(要不哲學,要不人文,兩者都會拉上哲學),不需要答那麼現實的問題吧。

    ReplyDelete
  3. 比起回答「哲學系可以做什麼工作」的問題,會不會回答「沒有哲學的世界會是怎樣的世界」還容易得多XD?

    ReplyDelete
  4. 可是哲學系不等於哲學,要答也應該答「沒有哲學系的世界會是怎樣的世界」~~

    ReplyDelete
  5. 我一直對GRE成績反映哲學訓練成效一點有疑問。

    讀哲學的學生GRE成績較優秀,是否真的可以反映哲學訓練比其他學科訓練更有效提升「概念理解、邏輯推理和清晰表達的能力」?GRE成績較優秀的哲學系學生,許多根本在考哲學系、未受哲學訓練時已經比其他學生有更強的概念理解、邏輯推理和清晰表達的能力(如果你不是這方面的能力較強,你會去報/考得進哲學系嗎?);假設哲學訓練不比其他學科更有效,他們的GRE成績依然會勝過其他同學。(如果你一直都跑得比人快,我替你祈禱後你的確在比賽中跑贏了,那不能說是祈禱的作用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