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2013

又一個改考卷的季節

1.
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學生好像有某種分類障礙。以下為了避免當事人看到傷心,我把例子通通換掉。若題目叫他們「舉例一個文化大學博士」,他們會回答:「博士是一種學位,始於16世紀的西方,當時…而在台灣,中國文化大學是...」。

這段話可能符合史實,但不會是對的答案,除非題目是叫你解釋博士的沿革。但事實上題目是叫你舉例,所以對的答案應該是例如:「蔡衍明」

這種學生與其說沒聽懂課,不如說是沒看懂題目。但問題是,給例子和給解釋這兩種任務,難道大學生分不出來嗎?

2.
他們也會搞錯給例子和給定義。叫你「定義『交通工具』」的時候,你不能寫「腳踏車」。我的天,這是有多難?

3.
雖然我平常只負責改作業,沒有跟課(參與課堂)。但是看到寫得好的卷子,當然是會很高興。換言之,若看到寫得爛的也不會開心。在寫得爛的考卷裡面,那些明明不會還亂掰的卷子最令我困擾,因為他明知道自己這題一定答不對,還硬要我浪費時間檢視。(如果他當初是認為自己亂掰搞不好就過關了,則是對我的藐視)

這讓我想到,pyridine以前曾經寫過:

我的指導教授為了防止學生亂掰, 發明了一種考試制度, 那就是簡答題每題有三分的基本分, 不知道答案的學生只要留白, 就可以得三分. 不過不知道答案亂掰的學生, 就一分都得不到. 結果有些學生的分數比交白卷還低!

心有戚戚焉。

4.
我也想到我2011年的畫,歷歷在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