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2013

愛情策略爭論的批判觀察

上週商周登了一篇文章,說條件中上的「80分女孩」反而更可能找不到結婚對象(最難嫁掉的女生類型:長相不差、條件不錯、人好相處)。泛科學的海苔熊很快為文平反(80分女孩沒人愛?)。接著,「80分女孩」的作者Joe部落格回應,抱怨海苔熊斷章取義(從泛科學80分女孩的平反文,談「權威」創造的截思偏誤)。

論點整理

這場論戰涉及的論點很多,我把其中一場交鋒整理成下面這樣:

[Joe1]
80分女孩條件當然是不錯,不過她們採取錯誤策略,忽略了男人希望結婚對象能給自己安全感。所以現在80分女孩已經成為新的敗犬危機族群。

[海苔熊]
你不能說80分女孩普遍採取錯誤策略,因為

  1. 不存在一組「穩定的特質」可以描述80分女孩。
  2. 就算有,也跟有沒有人要無關。
而根據科學研究:
  1. 好相處的女孩不會沒人要。
  2. 要找到幸福,你必須知道自己和對方想要什麼。

[Joe2]
(1)和(4)和我的論點不衝突,而且我也沒說過(3)。海苔熊用關於樣貌和性格的研究支持(2),但是根據我的文章,80分女孩之所以面臨危機,是因為她們選擇錯誤的策略(忽視男人對於安全感的需求),不是因為她們的相貌或性格,因此海苔熊是在打稻草人。

把結論放在前面,簡單說,我的意見是:

  1. 如果海苔熊曲解了Joe的說法,那也不是海苔熊的責任。
  2. Joe的某些說法一開始就缺乏舉證,其實當海苔熊指出這點,就已經完成了批評,根本不需要引用科學證據。
以下分別說明這兩點。

1.曲解的責任

Joe抱怨海苔熊把「長相不差、好相處的女孩沒人要」這種說法硬塞給他。然而,Joe在商周的文章標題是「最難嫁掉的女生類型:長相不差、條件不錯、人好相處」。這標題八成是編輯改的,但作者不可能不知道。天下沒有白嫖的妓女,要用誇大的標題招攬人氣,就得挺起臉接受批評。再說,自己的文章被媒體扭曲招致批評,作者的反應竟然是去罵批評者,而不是責怪媒體或發公告修正?拜託。

2.舉證的責任

對於海苔熊提出的所有科學研究報告,Joe幾乎都表示同意。這很正常,如果你跟我說科學家證實了「可愛的女生比較受人歡迎」,我也不會懷疑。然而經驗科學的價值並不只是在於證明常識是對的,而是進一步精煉,提供更明確的的細節,例如「可愛只在剛接觸時有吸引效果」。當然,任何聰明的愛情顧問的說法都不會跟這些精煉的結果相悖,因為他們一定會告訴你,愛情是許許多多特質和互動的結果,沒有簡易的答案。

Joe和海苔熊之間的衝突之一,源自Joe的主張:

安全感危機假說:80分女孩普遍採取錯誤策略,忽略男人所需的安全感。而這使得她們面臨敗犬危機。

海苔熊在文章開頭否認這個說法,然而在他的文章裡,你找不到用來反駁這一點的科學報告。但這不會是缺點,因為在Joe對自己的說法進行初步舉證之前,舉證責任不會落到海苔熊身上。

當海苔熊看到Joe提出安全感危機假說的時候,應該也覺得有點疑惑:這明顯沒有證據支持,但是好像也無法反駁。然而,這就是Joe的策略。這樣講好了,如果你問他說,90分的女孩和60分的女孩是否也可能忽視男人對安全感的需求,他大概也不會否認。事實上,我們大可以說每個女孩都有可能忽視男生對安全感的需求,然而,為什麼要在書裡特別強調是80分女孩正因此面臨婚姻危機?最直接了當的可能答案有兩個:

  1. 80分女孩真的是婚姻危機的高危險群。
  2. 80分女孩最有可能買那本書。

當然,比起提供科學證據支持安全感危機假說,Joe應該更樂意退一步告訴你說那篇文章只是一則善意的提醒、每個女孩都有權利自己決定要不要將它納入考量。例如說他就提醒我們,海苔熊的文章可能「甚至更阻斷了女生聽聽不同觀點的機會」。

不過,問題是:

  1. 這種說法可以為所有沒有根據的建議辯護。
  2. 沒有根據的建議不見得無害,它可能為當事人帶來不必要的擔憂,並且,在這個例子裡,
  3. 它本身就是製造80分女孩危機的來源,Joe的行文暗示了:這類婚姻危機的癥結在女性身上,她們無法提供男性需要的安全感。這一點我還可以繼續往下寫一萬字,不過我決定把這個機會讓給其他女性主義者。
就上述我討論到的交鋒,我並不覺得海苔熊的文章如Joe所說降低了泛科學作為科學平台的水準。當然,為了公平,我也必須指出:雖然Joe的文章裡最新奇的論點缺乏證據支持,但是他也沒有因此拉低坊間愛情顧問叢書的水準。

11 comments:

  1. 沒有拉低愛情顧問叢書的水準是因為這個領域的水準一向未遭到、不在意或忽略高品質的論述挑戰。

    ReplyDelete
  2. 泛科學跟愛情顧問都沒有水準可言啊,何談降低?

    ReplyDelete
  3. 關於「然而,為什麼要在書裡特別強調是80分女孩正因此面臨婚姻危機?」這個問題,我反而認為格主給的答案根本摸不到邊,因為打從一開始,就沒有所謂「客觀認知」的「80分女孩」

    這問題答案很簡單,就是(作者認為)多數還沒嫁掉的女性(也就是會想看這本書的人)都認為自己是「長相不差、條件不錯、人好相處」的「80分女孩」而已。

    另外(從泛科學80分女孩的平反文,談「權威」創造的截思偏誤)的連結死掉了呦

    ReplyDelete
  4. 要賣暢銷書或者當知名作家模仿超譯尼采不就好了,反正死人也不會跳起來反駁跟抗議!寫本超譯佛洛伊德之80分的女孩最難嫁

    ReplyDelete
  5.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6. 雞蛋糕主人說的:
    1.如果海苔熊曲解了Joe的說法,那也不是海苔熊的責任。
    2.Joe的某些說法一開始就缺乏舉證,其實當海苔熊指出這點,就已經完成了批評,根本不需要引用科學證據。

    我有點疑惑:寫書或部落格的舉證責任,
    真的有到「(主要)論點必須附上科學研究支持」這麼大嗎?
    以至於,光是點出這件事,就可以有算是建設性的批評嗎?

    比如說我觀察到,某地區的路上到處都坑坑洞洞的。
    我想把我的這件觀察寫成書或部落格的一篇文章,
    就一定要先設法找到關於該地區道路坑洞的研究、調查,才能下筆寫,
    否則就是未盡舉證責任嗎?

    「我走在路上的觀察」應該也可以算是一種舉證吧。
    當然,支持力比科學研究差多了
    文章比較不可信、不方便被求證、不易受公評,
    可是,這些缺點,讀者也都知道。

    Joe商周文中,言明是「個人觀察」,並沒謊稱有科學證據支持。
    指出這一點,稱不上甚麼批評吧?
    (海苔熊在沒有引用新的科學證據的情況下反對這一點,
    本身也只是「個人觀察」而已。)

    至於第1點,標題殺人法帶來易受人誤解的副作用,
    但這不表示,誤解別人的文章,讀者完全沒有責任吧。
    海苔熊提出的部分批評,的確是打到稻草人了。

    要求別人要有夠嚴謹的舉證,
    但為文批評對方的同時,卻也在不夠了解的時候就先下手。

    當文章內容牽涉到批評別人時,對主題了解的責任,
    我應該不至於,比提出新觀察的舉證責任低吧。

    ReplyDelete
  7. 哈哈佳浩 :

    感謝你的意見,我想了一下,我覺得:

    1.
    若批評的目的是導正大家的錯誤,那麼如果原文足以誤導許多人認為它說的是A版本,那麼,把原文當成A版本來批評,並不為過。我以前談過這個問題,請見:
    http://phiphicake.blogspot.tw/2011/09/blog-post_14.html

    2.
    如果Joe的假說是出自他的生活觀察,那我想他在文章當中還不夠強調這一點,至少在我看來,他對80分女生和她們採取的錯誤策略的描述,就像是在講一個統計事實一樣。

    ReplyDelete
  8. 原來是這樣,Joe開頭就來一條曲線,的確很像是在陳述統計事實。

    ReplyDelete
  9. 八十分就是對自己還算滿意但又不完美時給的自我評價啊。

    顯然該文作者只是為了吸引大多數的單身女子閱讀罷了

    ReplyDelete
  10. 其實JOE在商周上的那篇文章寫得很有問題,從他自己書裡面斷章取出的一個篇幅,沒前沒後的,也難怪被批得這麼慘。
    感謝我長期關注的雞蛋糕老闆很直接了斷的點出文章問題所在,讓我有思考這篇文章的空間。
    偷偷推薦一下,其實"80分女孩"這本書要討論的是各種女孩在面對不同的環境與條件之下可能使用的策略是什麼,經過專案管理(PM)的手段,可以透過局(或說這個遊戲 or 這個gambling)的分析,再來看所使用的策略是否適當,應當怎樣修改策略可以讓自己更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