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2013

狂犬病彰顯的道德謊話

在動物保護運動裡,以貓狗等寵物為對象的倡議行動,聲勢一向特別浩大。面對虐貓者和將流浪狗安樂死的政府,他們嚴厲譴責:貓狗跟人一樣是生命,不能隨便殘害。而每當這些人的訴求被質疑為只關心貓狗甚或「可愛動物主義」,他們也會強調自己對所有生命是一視同仁,認為所有生命都需要保護。在為流浪動物走上街頭的隊伍中,願意承認「對,我就是比較關心貓狗」的人,少之又少。

然而,當狂犬病案例再度出現,人們被迫在有限的方案中選擇和割愛的時候,大家看待動物權利的真正態度就紛紛顯露出來。在關心貓狗的群眾裡,有人對於所有被認為可能保毒的動物報以相同態度,但也有人痛罵打算加強搜捕流浪貓狗的政府官員,卻對毒餌滅鼠或獵殺鼬獾沒有意見。*1

立場不一致

這些意見的出現,當然可能是基於對科學的無知,例如中山生物系顏聖紘教授就認為滅鼠策略浮出檯面,是媒體誤導的結果。但即使如此,它們依然彰顯了人們立場的不一致:在沒有疫情威脅時,人們走上街頭,以動物權利為理由保護貓狗,但是,一旦相信錢鼠、鼬獾和流浪貓狗都同樣可能染病,部分人士主張,為了防疫,鼠鼬可以犧牲,但貓狗不行。

你可能覺得這沒什麼:人想要做善事,難道不能有自己的喜好嗎?就算每種動物都應該被保護,但我們心有餘而力不足,在這種不得已的情況下,每個有心做事情的人選擇自己比較喜歡的動物優先保護,這又有什麼不對?

如果一群人純然使用自己的資源來保護貓狗,並且對別人也不構成妨礙,那當然沒問題。但在許多人倡議國家提撥稅金來做這些事情的現況下,保護動物的方案不只是愛護貓狗人士自己的選擇,而是所有人的選擇。

如果我們要以動物的生命權(而非「貓狗獨有的生命權」)為基礎進行保育,就必須公平對待所有動物,並且以維持整體生態穩定為目標。然而如此一來,愛護貓狗的聲浪帶來的威脅反而大於支持,民間對狂犬病應對措施的反應,就是一例。

道德謊言

更重要的是,對貓狗鼬獾有不同道德態度的人,若還以動物生命權為口號倡議流浪動物權益,就是在道德討論中扯謊:他們讓你以為他們是基於所有生命皆具備的尊嚴和權利,才倡議保護以貓狗為大宗的流浪動物,但其實不是,他們只是喜歡貓狗而已。

道德理由的特色,就是它必須一體適用。如果政府官員以公共利益為口舌施政,卻只徵收對自己來說有賺頭的地皮,那他就是在說謊。如果你對於不同物種的死活態度截然不同,卻又以維護動物權(而非「寵物權」或「可愛動物權」)自居,那你就是在說謊。*2

民主社會中,所有公共決策都涉及道德討論。然而各種實質上僅為私人目標服務的說法,也學會用看似合理的道德語言來偽裝自己。我們必須想辦法在討論中辨認這些神棍,道德才有機會成為民主決策的結論。

Note

  1. 感謝Lingming Tseng鄭子熊的提醒,這篇文章的遣詞確實容易讓人認為我在泛指所有愛護貓狗人士。我已修正部分文句,也請大家繼續指教。
  2. Yu Su指出「也可能是沒有弄清楚想法,不一定就是說謊」,我同意這個說法。

12 comments:

  1. 我認為此文中提出的「部分人士對貓狗鼬獾有不同道德態度,是因為他們喜歡貓狗而已」的論點缺乏立證的基礎;雖然這些對於不同生物有不同道德態度的人士錯誤的使用了各種生物皆有生命權的論點來支持保護貓狗,而選擇性忽視掉鼬獾也是生物的事實,但這無法證明他們會有這樣的錯誤是單純來自於對於貓狗的喜愛。

    我個人提出的想法是:相對於鼬獾而言,人類對於貓狗比較有道德上的責任。因為許多流浪貓狗之所以流浪的原因是來自於人類所造成的,但是野生的鼬獾則否。若以此為出發點,我認為相對於原本就屬野生的動物,人類必須較重視流浪貓狗,而非以平等的態度對待生命。

    ReplyDelete
  2. retsnimle:

    我同意可以質疑那樣推論不足。不過應該是持差別態度的人要說明為什麼自己有差別待遇,否則就不能說自己是一視同仁。

    你確實提到人們對於貓狗比較有責任的可能理由,但我覺得有點怪怪的。你似乎認為貓狗的「流浪」狀態比鼬獾的生存狀態更「不正常」。為什麼?難道貓狗天生擁有活在人類住家客廳的權利嗎?

    我的想法是,流浪貓狗和鼬獾現在生存的空間,都是對他們來說最容易生存的空間(區位)。若你要說人類因為隨意棄養,欠流浪貓狗比較多,我也可以說人類因為開發土地,欠野生動物更多。別忘了,你現在上網的地方,本來可以有一片樹叢,住一窩鼬獾的。

    ReplyDelete
  3. 如果訴諸在演化過程中,貓、狗、馬這類馴化的生物長遠與人合作。而對於在長遠在演化過程中與人類有利合作的生物,應該加以優待。這個說法老闆你覺得如何?

    Reply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5. 正是因為與人互動親密所以貓狗取得較其他野生動物較優遇的地位沒錯,作者也只是針對高喊愛護動物生命,卻明顯給予差別待遇而不承認的某些特定自以為道德人士嗤之以鼻

    另外,貓狗爪牙是比較容易傳染Rabies Virus給人的途徑,比起為其他動物施打疫苗,為貓狗打會比較能保護人類且具備可行性

    從古至今凡要有公共作為都必須舉著道德旗幟。旗不順,則行不正。政策爭辯若看不出明顯利弊,則往往從質疑對方道德開始。

    ReplyDelete
  6. 是的,我的確認為:狗貓相對於其他動物而言,更有資格擁有在人類所「創造」的生存環境中生存的權利。

    在實質的演化上,狗與貓(尤其是狗)幾乎都不是由天擇演化而生,而是由人擇所培育人類所需要的不同種類犬貓,做為狩獵、畜牧,與玩賞之用。而這些犬種,例如腿超短的臘腸犬,在一般自然環境中幾乎無生存能力。換言之,這些種類犬貓一出生,其生存能力便是依附在人類以下,以服務換取食物的共生關係。因此你提到我認為:貓狗的「流浪」狀態比鼬獾的生存狀態更「不正常」這點,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不過在這過程中我也有另一個想法,是否部分人會對於貓狗特別關注的原因是來自於他們認為:對於部分的動物,人類對於其生存有比較多的責任。
    就像「流浪動物」(如出生後即被人類飼養,但因故被丟棄的寵物,包括但不限於貓狗),以及「野生動物」(包含文中提到的鼬獾,或是台灣土狗一類原本就在人類飼養外出生的犬貓)的區別,似乎許多人會認為人類對前者有比較多的道的責任。而一般所謂的「流浪動物」又以貓狗居多,因此在外界看來,這些份子對於犬貓有特殊的偏好?

    也許他們只是單純的認為「人類對於流浪動物,比野生動物有更多的道德責任,只不過流浪動物中大多是犬貓」,而不是像我在前文中所說的「因為犬貓在演化上已經長久與人類共生,因此人類對犬貓有較多的責任」。

    ReplyDelete
  7. 特別把貓狗提升地位就直接承認是情感上使然好嗎

    用一堆理論包裝真的很可愛

    ReplyDelete
  8. 有些「並不偏心、只說善謊」的動物權主張者,也許是這麼想:
    1. 所有動物都應受平等的保護;
    2. 但1的想法畢竟尚不普遍,很難一下子說服多數人支持;
    3. 幸好很多人養貓養狗,愛貓愛狗不下於愛人,甚至更寵;
    4. 於是,在推展動物權的運動策略上,就先拉攏廣大的貓狗愛好人士,而以爭取貓狗的動物權為近程目標;
    5. 等到貓狗權爭取到了,甚至穩定得像基本人權了,再舉起版主強調的平等權大旗,強迫所有「有理性、不說謊、重平等的人」必須全面承認動物權,愛貓及鼠、愛狗及貛。

    ReplyDelete
  9.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10. 我認為有一種情況可以為流浪貓狗解套 -- 因為受人飼食或眷養照顧而活動範圍只限制在某區域的流浪貓狗,在未有疫情感染情況下的確有投藥的疑慮,但配套必須有;
    道德上,因貓狗比起錢鼠算是與人有更多互動的物種,雖互利關係不明,但我認為大多是好的,在能力許可下,以別於鼠鼬的處理方式保護他們的生存權我認為是合理的.

    ReplyDelete
  1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