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2010

2010暑假哲學大逃殺紀錄

哲學大逃殺是仰山講堂獨創的哲學討論遊戲,規則如下:
  1. 每人拿到兩張「哲學大逃殺!」限定空白小紙條,並且在每張小紙條上面寫下一個哲學(?)問題,以及自己的名字。(打問號,因為有時候連我也不太確定什麼問題算是哲學問題,所以在說明規則時我請大家「摸著自己的良心」寫些自己覺得和哲學至少有點關係的問題。不過後來發現似乎是我多慮了,大家問的問題其實都很不錯,其中有許多都值得寫成雞蛋糕)
  2. 工作人員回收小紙條。
  3. 每人從工作人員手上隨機抽兩張小紙條。
  4. 休息十分鐘,讓大家思考手上的紙條,互相或者找紙條作者討論。
  5. 抽籤,被抽到的人要選擇手上的一張紙條回答。白鹿會開著筆電,即時紀錄大家的問題和論點並投影在布幕上,讓大家隨時能掌握討論內容。
  6. 重複(5)直到晚餐便當送來。
這是這次仰山講堂的哲學大逃殺紀錄。

1.
okami:馬斯洛需求金字塔中不同階層的痛苦可以比較嗎?(e.g.窮人沒有飯吃的苦v.s.富人缺乏生命意義的苦)
黃玄:痛苦不客觀,不能比較。
okami:可是我們會覺得有錢人比較沒有資格喊苦。我們比較關注窮人的痛苦。
黃玄:那是因為窮人會餓死阿。(我們並非特別關注窮人的痛苦,而是關注人是否能夠延續生命,不論他富有或貧窮)
okami:生命無意義的痛苦也可能讓人自殺。
力群:假設有種族歧視者。歧視黑人,認為不歧視黑人就會痛苦,可是他對黑人的歧視也會讓黑人受苦。
(okami:種族歧視者不歧視就會痛苦這件事,不是道德上錯的。
白鹿:痛苦不是道德上錯的並不代表痛苦不能成為道德援助的理由。)
白鹿:我們可能用痛苦的種類做區分,而不是痛苦的值。
cindy:窮跟富很難分。痛苦的種類可能也很難分。
力群:或許可以用腦狀態(和持續的時間)來定義痛苦。
普魯托:揍人狂和一般人的反例。
左樂:即使科技如此進步,可以知道人的腦狀態。不同人遭受同樣事情的腦狀態可能不同,主觀上的痛苦也不一樣。
黃玄:題目也有可能是在問,什麼樣的人比較應該優先受到關注。

2.
志豪:甲對乙造成無意圖的傷害是否應該受到譴責,為什麼?
蟑螂:如果甲的認知或信念是不足的,就可以責怪。
普魯托:是道德責任還是智力責任。
志豪:有人無照駕駛,且明知自己技術不純熟,最後撞人。
醜男:可以區分為主觀(可以自己控制的)和客觀的無知(無能)。前者看起來像是道德責任,後者不能為譴責提供理由。
cindy:「要不要譴責在於個人」是個好答案。
白鹿:那我們該怎麼決定什麼時候要使用公權力處罰犯錯的人?
醜男:要不要使用公權力處罰,和其他人要不要譴責他,是兩回事。
妖西:譴責有強度,強度受到傷害的程度和類別影響。

3.
路人囧:「哲學大逃殺應該問什麼問題才是好問題?」這個問題是哲學問題嗎?
志豪:是。「什麼是哲學問題?」是哲學問題。「什麼是哲學問題?」端賴什麼是哲學。哲學大逃殺根據定義就是問哲學問題。所以是。
白鹿:為什麼「什麼是哲學問題?」是哲學問題?

4.
左樂:人的改變會影響環境改變,還是倒過來?人的改變例如說人的心態的改變。環境的改變就是生活環境的改變。
白鹿:這好像是經驗性問題。
小黑:怎樣算是「會影響」?
小黑:有沒有辦法不管人獨自定義(刻劃)環境?
醜男:在一些狀況下無法把人抽離獨自談環境。
小黑:可是人是動物。
醜男:人的心態改變不算是環境改變,因為不是行為改變,從外面看不到。

5.
醜男:用多數決決定採用民主原則合法嗎?
普魯托:在假設的情況下沒有法律,所以無所謂合不合法。且不合理。
醜男:多數原則不是普世價值(善),不能用不是普世價值的原則來證明那是普世價值。
普魯托:1.不然你要怎麼辦?2.普世價值(所有人都認同的價值)跟多數原則不是一樣的嗎?
醜男:我其實是在說「善」
小黑:道德上的善嗎?
cindy:應該是「合理」

6.
彭小黑:有人說道德上對的就是只被社會上大多數人認同(一種特定情緒)的,為什麼?
路人囧:如果大多數人認同殺人ok,那殺人不就是被道德允許的嗎?一般人會認為殺人不管在什麼社會裡都不ok。
彭小黑:1.事實上一般人覺得殺人不ok,所以一般人當然會覺得殺人不道德。2.但是要是你真的嚴肅地認真地考慮一個大多數人覺得殺人ok的社會,這個社會的成員就會認為殺人ok。
路人囧:想像兩個社會一個認為殺人ok一個認為殺人不ok。後者會譴責前者。
小黑:這樣的譴責是無效的,因為他們不是同一個社會。
力群:什麼是道德譴責?什麼情況下有效,什麼情況下無效。
小黑:就是你會認為那是不道德的。

7.
蟑螂:因為某人的改變而討厭他,和因為自己心中某人的改變而討厭他,有什麼區分?或是只可能有其中一種存在?
左樂:隨著時間改變是可能的。裡有可能因為某人改變而討厭他,也有可能自以為某人改變(其實他沒有改變)而討厭他。如果要區分,你可以問第三者。兩種都有。

8.
小丸:怎麼區分一個人是自願地還是非自願地從事某些行為或選擇?
黑月:表面上很難區分。如果不知道當事人想法可能很難區分。
白鹿:如果你能知道他的心理狀態,哪些心理狀態能讓你區分?
黑月:愉悅。
okami:如果二選一兩個都很爛呢?無關情緒,只要是他自己選擇的,就是自願的。
小丸:考慮蘇菲的選擇,不管選大女兒還是小女兒,我們都不會說那是自願的。
okami:那是自願的。(但會因為客觀條件的限制而不予道德譴責。)
cindy:就算只有一條路可以選,他也可以選不要走。所以隨時都有選擇,所以如果根據以上的定義,那就沒有非自願。
彭小黑:「自願」要釐清。意志上和物理上。意志上自願就是自己選的。
黑月:自願的自願選擇、非自願的自願選擇、非自願的選擇。

9.
醜男:應該限制有重大遺傳性疾病者生育嗎?為什麼?
okami:加入社群是為了保障個人權利,生育是個人權利,社群不可剝奪。
醜男:可是這樣很花錢。而且是花社群的錢。
okami:社群可以不補助。(但這樣的社群恐怕沒人想加入,因此會在無知之幕的條件下制定成員彼此同意的補助範圍。)
白鹿:為什麼我們有權利讓自己的下一代受殘障之苦?
okami:那些想生小孩的遺傳性疾病患者不是「讓」他殘障,因為你講這句話的時候他還不存在。

10.
阿光:在憲政民主社會中公民是否有政治參與的義務。
拾元:沒有。如果那是義務的話,那就不是一個憲政民主國家。人民有政治參與的權利,如果你不在乎人家浪費你的稅金也沒關係,你沒有義務參與政治。
阿光:有接受國家的利益,就有付出的義務。
okami:如果你放棄投票,你討厭的人選上,是不是你就要認栽。
妖西:個人主義和社群主義。
拾元:但是我不同意以公權力強制。
白鹿:有道德義務,沒有法律義務(因為沒有用,就算能強迫人民投票,你也無法強迫人民仔細審視候選人之後投票,而如果人民不這樣做,投票就沒有意義)。

11.
阿聿:假設有ab兩幅作品。當一群人觀賞a時,只有甲覺得a美麗,其他人則否。但是所有人都覺得b美麗。這種情況如何可能?
大熊:因為美感是主觀的。
阿聿:為什麼美感是主觀的?
大熊:因為每個人的美感不見得一樣。
醜男:可能有一個客觀的審美觀。
cindy:有沒有可能客觀跟主觀同時存在的例子?例如蒙娜麗莎,可能有人美感上不喜歡,但同時又承認那是很棒的經典作品。
白鹿:「很棒的經典作品」可能只是在對社群的美感選擇做描述,在這種情況下它並不蘊含存在有客觀的美感價值。
力群:我同意美感因人而異。但之中可能也有客觀價值,例如,文學作品的好壞判斷可能倚賴對於作品的深入、正確了解。這是評判作品的客觀條件。
白鹿:既然人的價值判斷總是主觀的,為什麼我們有義務要滿足這種客觀條件?
力群:作品的價值存在於觀看者本身。可是如果有一些美感價值不存在,你也不能說它不存在。
albert:有沒有可能主觀客觀加在一起?例如雖然大家喜歡的髮型不一樣,但是還是有限度:人類女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