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6.2010

基本需求和價值偏好

在多元價值的社會中,我們承認每個人有權利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並且每種生活方式之間沒有道德上的差異。換句話說,只要一個人選擇的生活方式不對別人造成傷害,他就不會因為決定要過這種生活而有道德上的瑕疵,或對別人有道德上的虧欠,不管他所選的生活在多數人眼中看來是多麼奇怪、異端、匪夷所思。反過來說,我們也不會因為別人自願地選擇了某個生活方式,就對他有道德上的虧欠。以下我將區分基本需求以及價值偏好,並且提出理由說明為什麼雖然我們有義務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基本需求,卻沒有義務協助其他人滿足價值偏好。

基本需求
人的生活要達到基本的水準,有一些基本的需求需要被滿足,例如有食物吃、有衣服穿、有地方住、有人身安全和健康的保障、有跟別人溝通的能力、有一定程度的理性思考能力,曉得該怎麼做才不會吃虧。這些要求,我把它們叫做「基本需求」。基本需求的特點是:
  1. 基本需求普遍且必要。不管一個人的價值觀如何、選擇如何的生活方式、有什麼樣的人生願景,基本需求的滿足對他來說都至關重要。事實上,要是基本需求沒有受到一定的滿足,一個人幾乎不可能依照自己的價值觀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2. 基本需求難以消除或改變。為了安穩地在社會中生存,人必須吃飽穿暖並且具備思考和溝通能力。要是你剛好不是自虐狂或苦行僧,你大概很難藉由改變生活習慣或價值觀來讓自己忍受上述任一條件的缺無。
因為基本需求是如此的普遍且重要,我相信,身為社群的一份子,每個人都有道德義務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基本需求。這樣的道德感體現在實際社會中,就成為我們對受饑的人、無家可歸的人、受到暴力對待的人、得重病的人、沒有錢受教育的人的同情心,以及進一步伸出援手的動機。大家對於這些行動的必要性具備如此的共識,使得大部分的民主國家將這些援助行動列為人民和政府的法律義務:你繳交的稅金當中有一部分必須被用來協助你的同胞脫離饑貧、受教育、維持人身安全…等等。

價值偏好
然而,在這些基本需求之上,大部分的人還有其它進一步的需求。我們不但希望自己有東西吃,還希望這些東西是自己愛吃的;我們不但希望自己有衣服穿、有地方住,還希望這些衣服和居所在舒適保暖之外,還能讓自己看順眼,甚至能夠彰顯自己的品味和美感;我們不但希望自己能夠擁有一般水準的生活,還希望這生活包含自己喜歡的娛樂休閒嗜好,例如養魚、逛美術館、看小說、跳舞…等等。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自己除了活著之外,還能向自己選擇的人生願景邁進。這些需求,我把它們叫做「價值偏好」。

價值偏好和基本需求至少在兩個地方不一樣:
  1. 基本需求的滿足是滿足價值偏好的必要條件。如果一個人吃不飽穿不暖,他根本無暇考慮吃好吃的東西、穿漂亮的衣服,更不用談其它休閒娛樂和人生願景了。
  2. 跟基本需求相比,價值偏好是相對容易取消或改變的。當我買不起食物,我很難讓自己就算吃不飽也無所謂。但是當我買不起昂貴的模型,我大可以放棄(或至少讓自己不那麼熱衷於)這項嗜好,並轉頭接觸或培養其它比較便宜的興趣,例如研究哲學問題。
和基本需求一樣,價值偏好的滿足需要成本。水族玩家得去水管買水生動物和配備,或者自己花時間採集;小說讀者則必須讓作者和相關的出版業及通舖受到足夠的經濟支援。要是沒有人願意負擔足夠的成本,某些價值偏好就無法被滿足。例如,如果我不願意花那麼多錢買紫外線燈和二氧化碳機,我就沒辦法養一缸漂亮的水草。同樣地,如果沒有夠多人和我有類似的文學品味,以至於我喜歡的作家的書都賣不出去,很快地他可能就必須做其它事情養活自己,而我也就沒有那些書可以看了。

道德義務
在現況下,有一些人認為,我們不但有道德責任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基本需求(不管這樣做對你自己有沒有好處),我們也有道德責任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價值偏好(不管你是否認同這樣的偏好)。從這樣的想法出發,這些人主張大家有道德責任挽救衰微的純文學、獨立書店等太小眾而無法自給自足的價值偏好,也有道德責任協助推廣舞台劇、裝置藝術、現代舞等價值偏好。這些人提出的作法諸如各種用稅金進行的文化建設、文學獎、藝術獎、藝術展覽、圖書統一定價等等。

我的立場和這些人相反,我主張:雖然我們有道德義務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他們的基本需求,但是我們沒有道德義務協助別人滿足他們的價值偏好。(當然,我們可能依然有其它理由利用稅金做文化建設之類的事情,例如當那是一項在觀光上有利可圖的投資的時候)我的理由如下:
  1. 基本需求的滿足比起價值偏好的滿足更加重要和急迫,因此,如果有一筆資源可供援助,這筆資源應該優先被用來滿足基本需求。著眼於這世界隨時都有(很多!)因為基本需求不被滿足而過著悲慘生活的人,在現況下,價值偏好不可能(不應該)被輪到接受援助。
  2. 價值偏好是可以改變的,因此人應該為自己的品味負責。要是你的品味需要花費昂貴成本才能滿足,你就得自己想辦法搞定它,或者培養其它便宜的品味。災民買不起食物,又無法藉由轉換身體機能讓自己不吃東西也能活,因此我們援助他們。要是你不願意自己花錢養活作家,同時又可以轉換品味讓自己就算不看他的書也無所謂,怎麼還會有臉皮認為別人有義務協助你讓他繼續出書?為了避免自我崩解,所有的道德援助條約都會內建避免有人食髓知味獅子大開口的機制,因此要是你故意,或因為自制力低落而養成了自己難以支撐的嗜好,你得自己面對苦果,別人不必替你承擔。要是我們沒有義務犧牲自己來幫助那些選擇不工作而生活潦倒的人,那麼,我們應該也沒有義務犧牲自己來幫助那些因為選擇了自己付不起的嗜好而欠缺滿足的人。
  3. 價值偏好沒有道德上高低之分,我們並不會因為某些人選擇了某些(比較高尚的、有深度的)價值偏好就對他們有道德上的虧欠,因此也沒有理由犧牲我們選擇的價值偏好來幫助他們。用來補助的資源不是白白從天上掉下來的,當我們使用資源援助某些價值偏好,其它某些價值偏好勢必有所犧牲。例如,當我們決定限制書籍折扣來保護獨立書店,這或許能讓純文學愛好者繼續能在舒適友善的地方閱讀、討論和發現新書,但其他人就得付出代價,如明星寫真書、庸俗言情小說的愛好者再也無法以如同現在一般便宜的價格買到自己愛看的書。如果我們真的擁抱多元價值,我們就不應該認為任何一種價值偏好比起另一種更應該受到公家的補助,也不應該要求庸俗書籍的讀者多負擔一些,讓純文學讀者能方便地滿足價值偏好。
多元價值的基本精神是讓大家能夠自由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這並不代表當你明明無法(或不願意付出足夠的代價來)維持某種昂貴的生活方式卻依然硬要選的時候,別人有責任協助你達成它。

後續討論
有人對於上面的主張提出質疑:「那麼,稅金到底還可以用在哪裡?姑且不論文化藝術產業,政府實際上也補助許多學術研究,然而這些學術研究本身應該都是價值偏好,如果稅金不能被用來服務價值偏好,那麼大學是不是該完全民營化?中研院是不是該關掉?」我寫了兩篇文章試圖回答這些問題:稅金可以怎麼花?有什麼理由用稅金養分析哲學家?

48 comments:

  1. 每天看新聞,覺得我們繳的稅金好像都被拿來亂搞呀。我能不能拒絕繳稅來滿足自己的基本需求? :pp

    ReplyDelete
  2. wolfenstein:

    效率不彰、操守不佳的政府應該減稅並縮小規模,不過事實往往相反。

    ReplyDelete
  3. >>>3.價值偏好沒有道德上高低之分,我們並不會因為某些人選擇了某些(比較高尚的、有深度的)價值偏好就對他們有道德上的虧欠,因此也沒有理由犧牲我們選擇的價值偏好來幫助他們。用來補助的資源不是白白從天上掉下來的,當我們使用資源援助某些價值偏好,其它某些價值偏好勢必有所犧牲。例如,當我們決定限制書籍折扣來保護獨立書店,這或許能讓純文學愛好者繼續能在舒適友善的地方閱讀、討論和發現新書,但其他人就得付出代價,如明星寫真書、庸俗言情小說的愛好者再也無法以如同現在一般便宜的價格買到自己愛看的書。如果我們真的擁抱多元價值,我們就不應該認為任何一種價值偏好比起另一種更應該受到公家的補助,也不應該要求庸俗書籍的讀者多負擔一些,讓純文學讀者能方便地滿足價值偏好。

    這麼說政府也不應該補助學者進行學術研究,出國進修之類的
    因為學術研究,出國進修是學者本人的偏好,並不會具有更高的道德價值。

    ReplyDelete
  4. >>這麼說政府也不應該補助學者進行學術研究,出國進修之類的
    >>因為學術研究,出國進修是學者本人的偏好,並不會具有更高的道德價值。

    bullshit

    ReplyDelete
  5. >hi

    很顯然政府補助學者出國進修的目的並非僅為了滿足學者的個人偏好,
    所以你的這個歸謬法並不成立。

    ReplyDelete
  6. LiuSky:
    有哪一種正當行業沒有冠冕堂皇的好話,或附加價值,
    而僅僅是為了滿足個人偏好的? 應該很少吧。

    其二,照雞蛋糕的邏輯既然可以因為庸俗不支持獨立書店而淘汰獨立書店
    那憑什麼認為庸俗會支持學者?

    其三,史上最差的教育部長上台一任4年,實施5年500億種種爛政策,
    但哪一個學校的學者不是趨炎附勢捧教育部搶經費補助?

    ReplyDelete
  7. 其實我也認為照這樣推下去的話,很多學者(尤其是哲學家)的確是不應該受到政府用納稅人的錢補助。所以我也懷疑是不是真的應該這麼radically地認為人們完全不用去滿足他人的價值偏好。至少實務上有很多討論空間。

    ReplyDelete
  8. 吾人從來沒有想像怎麼會有這麼???的言論出現在這裡

    1.台灣的學術環境單純就待遇來說,對學者是非常非常不友善的
    2.所有的行業都可以有冠冕堂皇的理由,但這不代表政府必須去考慮他們
    3.為什麼學長和學生的研習和研究應該被重視?我以為這是很trvial的問題

    ReplyDelete
  9. 這個想法的確需要補足一些在消費市場外是否也應如此的說明,否則一個國家只要路有餓殍,街有遊民,就不應該拿錢給各大學的美術系、音樂系、藝術表演系等等,除非這些系所有辦法提出證明告訴大家,該系所的畢業生具有高生產力,可以在未來創造更高的經濟效益;以國內的情況來說,音樂系所或許還OK,其他的幾乎都可以關了。

    至於哲學系所嘛,就像小雷講的,國內的所有哲學系所當然都要關掉,哲學比上述的任何一個科系的經濟效益都差,尤其越認真辦學的哲學系越該關掉,因為市場上不需要這種哲學,賣的好都是一些哲學語錄、心靈雞湯之類的。唯一可以倖免的就是台大,因為他們有傅佩榮坐鎮,經濟效益之強大,至少足以保住該系部分的學生。

    前天和朋友吃飯,唸會計和MBA的在抱怨老闆授權不夠多,也不看看她替公司創造了多少效益。唸哲學的則只能抱怨老闆不把他們當人看,每天工作超過12個小時,一個月沒休過一天假,在老闆眼中似乎這些人的功能就是將其人力壓榨到乾。我已經聽了不知多少人後悔唸哲學了,這麼害人的科系,又浪費國家資源,又沒有什麼國際級的學術成就,此時不廢,怎麼對得起中午沒飯吃的小學生?

    ReplyDelete
  10. Wenson:

    我會這樣為哲學系辯護:
    哲學培養批判精神和理性思辨能力,這不但是基本需求,在民主社會,它還有其他的重要性。
    民主社會基本原則就是每個人都有(partial)的政治決策權。然而,有政治決策權的人就有道德責任維持自己(以及自己的同胞)清晰的思辨能力,因為要是你因為天真而做了不對的政治決定(例如,投票給話說得很漂亮但是行政效率差的候選人),大家的損失可能會很慘重。因此,國家不但應該支持分析哲學科系,甚至應該培養分析哲學師資、在高中開分析哲學課。

    如果哲學對於一般人來說沒有用,我們也不能因為自己喜歡,就跟一般人要錢來養哲學家。

    ReplyDelete
  11. 另外,雖然我承認我們有責任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基本需求,但是這並不代表只要社會裡有饑民,我們就有未盡的義務。至於我們應該幫助別人到什麼地步,我不知道,這或許是大家直覺更有歧異的地方。

    ReplyDelete
  12. Kris:

    雖然我心裡算是認同你的辯護,但是這並沒有用,你需要更確切的證明,告訴大家(分析)哲學可以讓大家在處理公眾事務上獲得更大的效益,例如找一群分析哲學家討論某個公共議題,然後看看他們的結論(如果能達成的話)有沒有更好,至於評判者當然就是社會大眾(因為必須由市場來決定偏好的存亡),如果大家同意了,那(分析)哲學就可以存續,甚至該擴大,反之就該撤銷所有的補助,要唸哲學就全額自費,政府一分錢都不幫忙。如果不這樣求證明,唸藝術的也可以聲稱這世界如果能夠人人有美感一定會更和諧,然後主張他們應該獲得補助。

    從我個人的經驗來看,分析哲學家們在公眾事務上其實並不特別厲害,當然他們一定能把自己的立場說得比較清楚,但以後見之明來看,這些判斷卻通常沒什麼高明的地方。最好的例子就是羅素,他大力鼓吹用核彈狂轟蘇俄,雖然這不代表當年他的判斷不是當下的最佳判斷,但至少可以讓我們看出一點:你能夠用更清楚的方式來表述自己的主張,跟這個主張所帶來的效益並不見得有必然關係。而在你的說法裡,效益正是(分析)哲學該不該繼續拿錢的依據。

    當然,你可以繼續主張,分析性的頭腦能幫我們節省一些時間,捨棄某些太過沒腦袋的問題,但那不需要一定訴諸(分析)哲學,真要我來說,我會講把這些時間拿來教大眾法律應該會有更好的效果。就像Pyridine以前說過的,不是只有哲學家才懂什麼叫分析和論證,學法律、學公共行政一樣可以達到你要的效果,而且甚至還會更好,因為那其中不僅包含了部分的分析性思維,還有很多實務知識。

    ReplyDelete
  13. Wenson:

    哲學訓練不但能讓人把自己的想法講得更清楚,也能讓人更容易識破有問題的推論以及各種漂亮謬論,這些都是民主決策者必需的能力。

    我認為分析哲學訓練比起其它人文學科更有助於培養上面這些能力,因為這些能力的被需要通常是因為日常討論中經常出現的概念的混淆,而只有分析哲學是直接處理概念的學科。

    事實上,如果這篇文章是有道理的,恰好就證明了分析哲學的訓練和對於政治決策有幫助:如果沒有人分析各種需求和滿足別人需求的道德義務這些概念之間的關係,誰來告訴那些被文學家騙得團團轉的人說你其實沒有義務資助他們?

    ReplyDelete
  14. Kris:

    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同意分析哲學對於理解公共事務是有幫助的,但問題是夠不夠,以及有沒有比人家好。我不認為以「公眾事務」的領域來說,分析哲學比法學、公共行政、比較經濟…優秀。你說「只有分析哲學是直接處理概念的學科」,其他的領域也一樣會處理不同領域的概念,而分析哲學除了倫理學之外,所討論的個別議題,不論是語言哲學、形上學、心靈哲學、知識論等等,全部都是跟實際社會無關的領域。相較之下,要學習分析方法,為什麼不該是從「實證法學」、「個體經濟概念」等等著手?而非得由哲學來不可呢?難道哲學家比這些其他領域的人的腦袋都更清楚嗎?如果是這樣,那哲學家應該可以三不五時就對經濟學家、法律學家指指點點,告訴他們「你們都想錯了」才對,但實情並非如此。

    我同意你說的,分析哲學的確對細微的概念區分著力甚深,但對於公眾事務來說,分析哲學裡很多東西都是不必要的,學了de re、de dicto的區分,對一般人使用語言時毫無幫助,對於公眾事務上,只有「訓練思維的縝密度」的功能。或許有人會說,那可以留下哲學方法,改換教學內容即可,但要做到這一點何必非哲學不可?政治系或法律系的人在思考「單一選區兩票制在台灣利弊何在」、「公園旁邊的垃圾桶數量是否應該加倍」等等問題上也可以有足夠的分析能力,並不需要由分析哲學家來指導他們。

    再退一步吧,就算哲學家的思維縝密度真的贏過其他學科,那也不代表公民事務需要這麼高程度的概念區分能力,因為現實的公眾議題其實都不像哲學問題那般有諸多後設概念要釐清,公眾議題的思維上需要的不僅是深度,同樣也需要廣度,而這點並不是分析哲學的強項。更何況,就算你說的都對,分析哲學可以教育公民「如何思維」,但是這些要教育公民的內容跟哲學系所裡教導的東西還是幾乎完全不一樣,則你的辯護一樣不能成立,因為公民不需要形上學家、心靈哲學家、語言學家等等,除了倫理學外,哲學其他科一樣沒資格要求補助。

    ReplyDelete
  15. 我的看法是,我們可以做以下的區分:
    a.個人的基本需求和團體的基本需求
    b.個人的價值偏好和團體的價值偏好

    團體的基本需求與個人的基本需求不同
    對團體而言的基本需求是團體的生存,而有時我們能為了團體的基本需求而剝奪個人的基本需求;
    像是設立軍隊保護國家、發動戰爭或者說即使某些地區的人民即使生活窮困也不予許他們做出破壞環境的行為等等。

    而這樣的區分可以解釋一些現象,比如說為什麼明明有窮困的人民還讓某些人去國外唸書?
    以個人為例,未必要吃個十分飽才開始去追求娛樂,可能吃個八分飽就會開始去追求。或者說八分的飽度加二分的娛樂會讓比較爽。
    所以對團體來說,八分的基本需求加二分的價值偏好可能會比較好,所以團體未比會等到人民全部都飽了才某些人去國外讀書。

    至於團體的價值偏好,我把他理解為國內大多數人偏好的活動,而區分出這個團體的價值偏好也能解釋一些現象,比如說
    一個以足球為全民運動的國家花錢去輔助足球很合理(至少不會有太大的反對),反之一個國家沒有特別偏好的活動不去輔助是很合理的。

    一個團體可以同時有很多價值偏好,且根據這些價值偏好的熱門程度有不同的輔助。

    而我認為我對團體的的區分與Kris的個人的區分有些不同
    1.在我對團體的區分裡面,我認為團體扶助特別的活動是合理的,儘管這活動原本就是多數支持到可以維持的地步(不過我們可以設想一些即使是多數支持也難以維持的活動)。

    1.5因此問題在於我們如何決定哪些活動是團體的價值偏好?最簡單的方法可能是民主的方式(因為我不知道怎麼清楚的解釋,應該說是很多人都同意的活動)。

    2.我不確定我對團體的區分跟您對個人的區分是不是有矛盾?比如說即使某些活動即使多數人支持了但是還是昂貴到無法維持的地步時,沒有從事這些活動的人是否有義務也要跟著輔助?
    事實上我覺得我的區分是描述性,而您的區分是規範性的。

    3.我的區分可以多解釋一些現象XDDD

    ==========分隔線===========
    至於為何我們要輔助哲學系的看法?
    1.哲學並不是台灣的團體價值偏好,所以哲學(跟其他學科比較之下)本來就沒有獲得太多的輔助。事實上要養哲學家的成本跟其他的活動成本比起來要少很多(你只要給他個咖啡店就夠了)。

    所以起碼我們可以說:好嘛,我們承認學哲學的利益很少了,不過成本更低所以實際上還是有賺?而且如果哲學真的完全沒有利益,我相信絕對不會有任何的輔助。

    2.我怎麼可能用1.的說法呢?哲學當然是有用的啊?不過這問題交給部落格主去想好了=3=

    ReplyDelete
  16. 結果又不知不覺打了那麼多字= =

    題外話是我發文的時候突然當了所以又重打了一份(我覺得比原本的清楚)。然後新的打到一半一看原來舊的竟然有送出,所以就請湊合著看舊的好了。

    不過我覺得我對自己的想法其實也還沒有很明確
    但如果問我對要不要支持獨立書店的想法的話?

    1.我認為承認自己不是多元價值者並不是多難堪的一件事,我的確認為文學會比其他的活動來的有價值,而我也支持文學裡的多元,意即我希望可以看到有很多方面的書。
    我樂觀的認為喜好文學的人足以養活文學家(如果不是的話,我大概就直接對人生感到絕望這樣)。

    2.說真的獨立書店對多元文化會有幫助還是很難說服我。"支持統一定價,反對折扣戰"裡面的東西我大概也看個四五次了,還是不清楚支持統一定價要怎麼推論到對文化有幫助,可能是我資質太淺了。

    2a.事實上我現在買書是連連鎖書店都不去直接網購了(我目前還沒遇到甚麼書是真的找不到的,不過網路上找不到的書大概獨立書店也很難有吧)。而建議一個人使用網路交流我覺得僅僅只是單純的生活方式改變而已,我想未來會有更多的事情需要用網路來解決,我想這是即使不願意也必須做的事。

    3.我大概試著站在支持輔助獨立書店的角度,想想還有甚麼可以說服人的想法:
    3.1.承認並試圖證明文化比其他活動還有價值,而且獨立書店對文化有幫助。
    3.2.確實我們沒有義務輔助獨立書店,但我們也不應該打壓他。而獨立書店的衰落確實受到"不道德"的打壓。

    3.2的好像會用到一些經濟學的東西,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 =a

    ReplyDelete
  17. Wenson:

    我認為哲學訓練對於一般人來說最大的幫助是培養對於概念和字詞模糊程度的敏銳感知能力,這有助於他們判斷在當前的討論脈絡中有那些字詞不夠清楚而使得錯誤推論有機可乘。有時候你雖然還不知道哪裡有問題,可是一看就確定某段論述一定有錯,這就是這種能力的發揮。

    在我的經驗裡這種能力雖然是藉由分析哲學培養,是但是它和對於各種哲學概念的熟悉是獨立的,你可以忘記所有學過的哲學理論、論證和區分,而依然保有這種敏銳度。

    我不是很確定,不過如果你有哲學能力對於公共事務來說是殺雞用牛刀的意思,這我不同意。培養一個能力時用來練習的環境必須比實際上使用一個能力的環境更加嚴酷,你才能保證自己在實際使用該能力時游刃有餘。跳高選手必須每天跳185,才能保證自己比賽時可以跳到180,如果你要訓練學生足以處理公共事務的general思考能力,就必須讓他們沉浸在比處理公共事務時會遇到的更加複雜難解的論證、理論和概念中。

    和你意見相同的是,我並不覺得培養了哲學所需的思辨能力之後你就會有辦法對經濟學家之類的人指指點點。因為哲學訓練只提供general的思辨能力,不提供專業知識。但這並不代表這種general的思辨能力能容易地在其它專業領域學到。

    如果你認為倫理學在我的理論下有資格受到補助,你應該也會認為其它哲學學科有資格受到補助,因為它們有一些是倫理學的基礎,有一些和某些倫理學理論有概念或邏輯關係,有一些能夠激盪倫理學家的思考。我沒有經驗證據,不過我猜事實是這樣:要有高度發展、充滿活力的倫理學,我們必須要有高度發展、充滿活力的哲學環境,而這個環境包括對於盡可能多的哲學分科的研究。


    另一個補助哲學系的理由,這兩天想到的,大概長這樣:

    分析哲學訓練有助於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就算這樣的能力並不是一定得藉由分析哲學訓練來培養)。
    我們有責任協助自己和別人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moral reason)
    對我們來說,越多人擁有這種能力,越好(我們的政治決策會越理性、對政治的監督會越敏銳)。(rational reason)
    我們有理由引誘社會成員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
    哲學對於人來說具有有別於其它能夠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的學科(例如政治學、經濟學)的吸引力。
    讓哲學系存活,比起不讓哲學系存活,這個社會會有比較多人因為選擇了哲學系而擁有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

    ReplyDelete
  18. Kris:
    1.根據你原本的理論,有沒有資格獲得補助應該由市場決定,除非該對象另有某些先驗的條件是民主社會所必須的(例如你對哲學系的辯護)。然而,即使分析哲學真的具有這個條件,但那是分析哲學獨有的嗎?如果不是,那人民可不可以選擇其他更「實際」的科系,而不需要選分析哲學?

    1.1.如果你主張「所有擁有此能力的科系都值得補助」,則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雖然那會衍生其他的問題,但不是我要問的重點。

    1.2.你的主張是分析哲學擁有某種超越其他科系的能力,所以就算別人也有,但分析哲學就是比較多,而且在社會中,其他科系的人即使在公眾事務上有足夠的能力處理你所說的「概念和字詞模糊程度的敏銳感知能力」,這樣還是不夠(跳高選手必須每天跳185,才能保證自己比賽時可以跳到180);換句話說,其實別的科系的能力其實還是不足的,只有分析哲學才足以當此重任,所以應予補助。

    1.2.1.這也就是說,其他的科系「頂多」只能在公眾領域裡表現出「剛好足夠」的能力而已,他們不可能超出現實社會的需求,否則分析哲學就不是唯一可以做到這一點而以此獲得補助的學科了。

    1.2.2.能力夠不夠的評判者是誰?哲學家嗎?還是民眾?不論是誰,要證明哲學家真的比較優秀,是不是該辦個比賽什麼的(我之前已經提過),由哲學家和其他對照組來對公共事務進行概念解析,看看「挑錯」的能力是不是比別人都好?

    1.2.3.既然分析哲學家在公眾領域中仍有其獨門的優秀之處,或至少不能缺乏這樣的訓練,那就代表缺少分析哲學的思維頭腦後會讓很多社會問題被忽略、公民會被騙術所欺。從以往的歷史來看,應該可以找出很多分析哲學家指正社會思維之缺漏的實例(而且這缺漏還必須是只有分析哲學家提得出來的)。

    1.2.3.1.當然有啊!這篇雞蛋糕文章不正是其中一個例子嗎?但本論證裡不能以此篇為例,否則就是begging question,因為這裡要討論的就是這篇文章到底對不對,如果不對,那就沒有指陳出只有分析哲學家能看出的社會問題。

    1.2.3.2.就算找到了幾篇,但問題是量夠不夠多,如果量太少,似乎便顯示分析哲學的這個優點所發揮的效益極小。假設只有2%的社會議題可以找到這種分析哲學獨擅的情況,那便代表98%的情況裡分析哲學並沒有比別人厲害。

    1.2.3.2.1.就算找不到很多的例證,這仍然不能代表分析哲學的全部實力,因為現在沒有,不代表之後不會有;也許就是因為分析哲學不夠昌盛,所以這樣的例子才不多。

    1.2.3.2.2.要獲得這種能力,一個人必須經過多少哲學訓練?就算是一般哲學系所的學生,可以在花費偌大精力學習不相關的形上學、知識論、心靈哲學…之後,普遍地在一兩年內獲得此能力嗎?我們的社會要付出多少成本,透過間接的學習,來讓大家獲得這些「超越其他科系的分析能力」?


    2. 「分析哲學訓練有助於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所以值得投資。

    2.1.這「助益」是必要且獨門的嗎?

    2.1.1.如果是,則回到1.2的問題。

    2.1.2.如果不是,那這助益有多少?如何衡量?

    2.1.2.1.如果只要對「公民社會之必須基礎」有助益即可,那藝術家是否也可以聲稱藝術對於社會和諧、人心教化有所助益,因而同樣獲得補助資格?因為雖然這助益是間接的,但除了直覺與常識,並沒有其他的度量標準可以告訴我們助益夠不夠多。



    3.「哲學對於人來說具有有別於其它能夠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的學科的吸引力」,所以值得投資。

    3.1.學過分析哲學的人對政治與公眾事務平均都會比一般人感興趣嗎?

    3.1.1.如果沒有,則擁有這個能力一樣也是浪費。

    3.2.這個斷言代表「不學哲學」的人會缺乏對公眾領域中某個部分的吸引力;換句話說,政治事務裡至少有一個部分非得由哲學才能引導出其吸引力不可。

    3.2.1.這塊部分會在什麼地方?政治哲學?法哲學?超越新聞現象表面而探究出其內在矛盾之學?

    ReplyDelete
  19. 先回應3:你誤解那個句子了。

    ReplyDelete
  20. 而且我想一旦你看懂三並且接受,前面討論分析哲學是否「獨擅」的問題也都可以跳過了。

    ReplyDelete
  21. 回應1.2.3.1:

    我並不認為我是在begging the question。因為我們討論的問題並不是本文是否為真,而是「如果本文為真,哲學系是不是要砍掉」。本文為真並不蘊含哲學系有資格接受補助。一個人大可以接受本文為真,同時承認因為本文為真,所以哲學系不能接受公費補助。

    ReplyDelete
  22. Kris:

    首先,我同意1.2.3.1.的要求是有些過於嚴苛的,但那並不妨於我的論證,因為重點在1.2.3.2.及其子項目。其次,我再讀了一次你的話,我想關於3.2.及其後的部分的確是誤解,你似乎是想說哲學可以為對之感到興趣的人開啟對政治或公共事務的延伸興趣,如果是這樣,那3.2.及其後的部分的確是無效的。但我看不出為什麼這會使得整個1.的項目無效,因為兩者談的是不同問題。如果你認為分析哲學沒有獨擅,則問題在1.1.,或者也相當於2.1.2.1.;如果你認為分析哲學的確那麼厲害,那1.2.的問題當然就可以問下去。

    原本我想針對1.2.1.多寫一些的,因為我真的不覺得哲學有那麼了不起。不過既然你說我有誤解,那在我搞清楚你的意思之前,我就不再多說了。

    ReplyDelete
  23. 「哲學對於人來說具有有別於其它能夠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的學科(例如政治學、經濟學)的吸引力。」

    這句話並不是在說哲學能夠培養什麼吸引力,而是在說哲學本身具有一些吸引力,能夠吸引那些比較不能被其它能夠培養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的學科吸引的人。

    這個事實沒什麼了不起,畢竟只要兩個學科差異夠大,它們的吸引力(和令人厭惡的地方)就會不一樣。

    但是重要的是,雖然我們希望每個人都盡可能地擁有參與政治所需的能力,但是這些能力的培養是困難的,如果一個人就是沒有興趣,你也沒辦法拿槍抵著太陽穴要他學些什麼。

    所以,我們的政府應該無所不用其極地「引誘」社會成員參與能夠培養這些能力的活動。就算兩門學科能夠培養的能力一模一樣,只要它們能夠吸引不同的兩群人,政府就不能認為它們可以彼此取代。

    ReplyDelete
  24. Kris:

    你後來的解釋似乎跟17樓的部分不太一樣,我甚至覺得不太融貫。

    至於你那段文字的說法,我第二次的解讀,也就是「哲學可以為對之感到興趣的人開啟對政治或公共事務的延伸興趣」應該是對的了,那麼2.1.2.1.的問題不但存在(當然這是可以「解決」的,我自己就想得出好幾個「解法」),更重要的是,照你的說法,政府之所以拿錢給我們整天討論「感質可否被化約」、「桶中腦的語言有真假嗎」、「gavagai指什麼」等各式各樣的哲學議題,其目的居然只是為了替政治學科招攬生意,其所用的手段和所得的效果之間存在著極為巨大的鴻溝,效益上似乎真的太差了一點。

    雖然我不清楚是否唸過分析哲學的人都會對公共議題比較感興趣(根據我的經驗,沒有多少差別),不過至少明顯比學藝術的更積極。也就是說,你23樓的說法成功排除了「所有藝術值得補助」的選項,但這是否會納入其他選項呢?因為像分析哲學這麼「間接」的例子都可以獲得補助了,那我認為跟政治相關的藝術活動,例如一些探討政治現象的舞台劇,乃至於各家電視台的政論節目等,全都該獲得補助才對。如果你要說「分析哲學不一樣,因為它的方式是讓你有清晰的思辨能力」,是「培養對於概念和字詞模糊程度的敏銳感知能力」,不可以跟其他的混為一談,那問題就又回到1.上頭了。

    最後,我想把話題拉遠,讓我們設想現在台灣舉辦了一場全民公投,問問看大家願不願意補助哲學系。我認為這公投會通過,哲學系會活下去,但那不是因為大家覺得他們「需要」哲學,更不是他們覺得自己對公眾事務的分析能力不足,而多半是因為哲學還頂著一個冠冕,讓大家覺得「學院裡好像應該有這種很了不起的東西才對」,尤其哲學還花不了什麼錢,不過就是買個幾本書、養一小群教授和一些學生罷了。

    ReplyDelete
  25. Wenson:

    回應第一段:我沒有說哲學能培養什麼興趣或吸引力啊。

    回應第二段:你應該也同意政論節目最需要的就是一個擁有哲學家般嚴謹捕獵概念模糊和論證漏洞的人。

    回應第三段:是啊,但是我們又不是在討論一個描述性理論。

    ReplyDelete
  26. 我想這樣為哲學系辯護:
    Wenson主張,某些能力是一個社會所需要的,
    而這些能力的培養或培養方式,是需要經由高等教育來促成的
    且這能力的需求以目前的社會來說只需要一定的程度
    超出這些程度的東西,在大學等相關學術系統上
    政府不應該給予學習他的人補助或給予研究該物的支持。

    我相信這會是錯的,舉凡如物理、數學等基礎學科
    有不少研究(量子力學)於現今的技術下根本無法有任何應用
    但我們仍然不反對他們成為一個系所,為什麼?
    我猜其中一個原因可以是政府或是大眾對於這些東西理性上抱有期待:
    「這些東西雖然現今無法使用,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或是技術上的成熟,這些東西是可以發揮他們的用處的。」
    or
    「要使這些東西繼續發揮效力,學術環境的存在是必須的。」

    我覺得這些條件可以用在哲學系上
    但不決的他們可以用在獨立書店、或是雲門舞集上。

    ReplyDelete
  27. Kris:

    我知道你沒有直接說哲學可以培養什麼興趣和吸引力,但那應該是必要條件。如果哲學僅僅可以讓人擁有參與政治事務的能力,卻不能讓人多一些參與的動力,那你覺得政府應該出資在哲學上頭嗎(如果我在3.1所講的)?就算可以只談能力,不談興趣好了,那不又得回到1.號論證上了嗎?以你後來的回應看來,你似乎是主張「所有具有培養該能力之科系都可以獲得補助」(也就是1.1.),那我就比較沒話可說。只是就像我在1.的論證裡所說的,政府花錢養哲學,我們花一堆時間思索「no entity without identity、、「"snow is white" iff snow is white」等形上與知識問題,其憑藉居然只是因為哲學人可以拾人牙慧,撿其他公共事務相關科系吃不下的東西。而Quine身為全哈佛(甚至可能是全世界)薪水最高的哲學教授,九泉之下思之,不知該慚愧還是該高興。


    To victor2923:

    你對我的說法的陳述並不是我講的意思,反而應該是我攻擊的對象。你大概是把1.的論證看成是我的主張了,那是以我對Kris的說法的理解為前提,一步步分析下來的架構。

    ReplyDelete
  28. Wenson:

    對於哲學的效果我有更強的信心,但我想最少可以推到你的1.1。

    我自己剩下的論點,有空時再寫篇文章說明吧。

    ReplyDelete
  29. 這樣說來 好像會有一些問題

    那這樣是不是不應該補助國立(頂尖)大學
    因為成績的好壞分發上國立或私立學校
    對於上國立的學生給予較多的補助因為成績好效益較高
    對於上私立的學生因為成績不佳 給予補助會效益不高
    這種判斷不就是一種價值偏好?
    而且用稅金去補助 但並不是全國民眾都認同這樣的價值觀(成績定價值的價值觀)

    此外照你所說的"我們沒有道德義務協助別人滿足他們的價值偏好"
    那學校理工科的實驗或國家級的實驗也不該由國家補助
    要做實驗的經費 是你們那些要做和喜歡的人的事 應該自己籌措
    某些人價值偏好理工認為價值來的高 那也是自己的事
    但是很現實的 你要做某些實驗 但你自己絕對湊不出那筆實驗經費(極困難)

    價值偏好的補助有問題
    但全面一視同仁的不補助也很有問題
    例如今天要發展任何一項高科技產業 剛起步沒有補助扶植 可能相當難以成長和競爭
    為什麼要大量金錢補助高科技 而不用同樣的金錢補助文教業或農業?
    產業的偏好也算價值偏好吧 因為價值偏好高產值的行業

    感覺以你講的"價值偏好"這牽涉太廣 很多都涉及價值判斷和價值觀問題
    價值偏好的補助的確項你說的是有這些問題
    但是講說都不補助價值偏好 現實面是很有問題 甚至會導致國家最後毫無競爭力
    也沒辦法發展重點產業(重點不就是一種價值偏好?)

    ReplyDelete
  30. Nihil
    你確定政府補助學術界,會只是因為價值偏好嗎?

    ReplyDelete
  31. 以下略:

    抱歉第一時間沒有回應你,後來就忘記了。

    我同意你在15樓的說法作為描述性理論應該是正確的。

    我覺得多元價值主義並不蘊含我們沒有辦法認為哪些文化比較優異,畢竟人有自大的自由。多元價值主義只蘊含,就算你認為某些文化比較優異,別人也不會因此有義務為這些文化多做些什麼。

    ReplyDelete
  32. victor2923

    我不是指整個學術界 而是說特定的學術獲得的資源較多
    就像書局 有一般連鎖性商業書局和獨立書局 為什麼要支持特定書局

    某些特定的學術似乎是政府想發展的重點產業 或是主流產業
    而當你選擇補助A 而不補助B 不就是價值偏好?
    就算有很多正當理由補助A 不管是效益 公眾多數 世界未來潮流..等

    我是在想"價值偏好"這個詞是不是包含很廣?
    當做出選擇 價值偏好就已經顯現 因為你認為你選的是較好的

    偏好似乎是貶意(?)
    如何才能說我的選擇不是價值偏好
    有公正客觀的選擇?

    ReplyDelete
  33. NIhil:

    拿二類和三類學術作為例子,我會主張政府應該根據它們對於未來趨勢的預測來調配補助,努力使得這些「投資」獲益所滿足的基本需求成為最大。這樣一來,就沒有刻意偏心特定價值偏好的問題。(當然政府的預測可能出錯,但是這是額外的問題。要是我們的政府的預測真的很不準,導致許多資源無法回收,我會主張減少補助、減稅)

    你可能會說,不管如何都會有一些價值偏好接受比較大的投資,例如要是政府預設生化科技在十年後會被需要,現在對生化科技有興趣的人就會吃香。我同意會有這種結果,但是這是無法避免的,因為政府有責任滿足人民的基本需求,而培植學術是滿足基本需求必需的手段之一。再者,以我說的這種方式選擇所投資的學術的政府,也不會犯下我在本文最後一章所提到的那三個錯誤。

    我的基本想法是,政府進行一項補貼,而這項補貼使得特定的價值偏好獲得好處,這本身是沒有問題的。重要的是政府在選擇補貼的時候不能以滿足特定的價值偏好為目的。政府可以因為電子業會賺錢而補貼電子相關學科,因為錢就是食物、衣服、居所和醫療,但是政府不能單單因為有很多人的興趣是研究電路板就補貼電子業。這些人選擇以研究電路板為興趣,他們必須自己負責滿足這樣的嗜好,別人沒有義務幫忙。

    ReplyDelete
  34. 所以你認為這是手段和目的的不同
    價值偏好可以是手段而不能是目的
    補助價值偏好唯一的條件是這也能滿足基本需求
    意思是這樣吧?

    那這樣來說 也不能補助那種純知識性的項目
    例如補助研究宇宙星系物質
    研究宇宙星系物質跟人民基本需求總差太遠
    不能為這些人特定的研究做補助

    哲學上的研究補助似乎也不能
    因為基本需求只是像你說的有一定程度的理性思考能力即可
    哲學這麼深度的 很多也超越了基本需求

    好像還是有點問題要解決

    ReplyDelete
  35. Nihil:
    在說出那些話之前 我想你得先打倒這個

    >>因為政府有責任滿足人民的基本需求,而培植學術是滿足基本需求必需的手段之一。

    ReplyDelete
  36. Nihil:

    我的想法是,只要是能夠積累general的客觀知識的學科都值得我們投注資金。因為1.知識會互相刺激,生產知識的人需要生活在自由的學術環境才能發揮最大產力,而且2.那些知識你不知道什麼時候用得到,而且根據歷史,用到的機會應該還滿大的。關於這兩點我沒有證據,如果有反面的證據,我會改變立場。

    關於哲學的補助,可以參考一下13、17、23樓。

    ReplyDelete
  37. victor2923:

    我想他應該不用那樣做,因為他的主張是「X無助於滿足基本需求啊,那你要對X怎麼辦?」

    ReplyDelete
  38. 那我覺得他必須讓這句話是錯的

    因為他跟你的說法互相牴觸

    當然我覺得白鹿也有必要對那句話做更多的描述

    ReplyDelete
  39. 看完討論串
    我想到傅大為
    常談到的基礎科學研究補助本身的問題
    台灣可以協助全世界進行基因定序 或者耗費龐大的稅金為"全世界"的科學界貢獻心力 為的只是佔一個位置
    它的文中指出排列基因定序到可應用之間的距離鴻溝
    就科學界而言其實是極其懸殊的落差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可能應用
    但是顯而易見
    這些在地居民的稅金貢獻對於在地是沒有任何近期甚至遠期利益的
    在這樣的狀況下 台灣要發展應用性的科技還是基礎性的科技?
    這些學術產出是否真的有用?都是可以質疑的

    手上另一篇在寫的文章會仔細談市場和文化的關係
    或許可以針對victor2923的論述補充一些疑義
    附帶一提 我並不特別支持獨立書店
    也覺得雲門近十年林懷民在走下坡作品越來越差
    我的立論並不是想要支持什麼特定個案
    只是身為一個具備實務和理論經驗,在文化工作領域工作的身分
    想要找到一個對話的基礎

    ReplyDelete
  40. 傅大為相關證據和論述可以參見(群學)

    ReplyDelete
  41. 發現這裡打書名號內容會被吃掉?
    傅大為 回答科學是什麼的三個答案 群學

    ReplyDelete
  42. 如果我們不應該補注目前無法應用的研究

    全世界有許多知名系所都該說再見了

    ReplyDelete
  43. 很好的討論。不過我覺得這裡少討論了「該出多少錢」的問題。如果將這個問題考量進去的意義,會完全不同。
    以一個人(或一個家庭)的經濟收入來看,當然會有資源互斥的問題,我一個家庭或一個人當然只可以擁有一定資金和時間投入一種學科研究,但國家不一樣,國家可以投入學術研究的資金會多出很多,因此選擇性也不會只是「需不需要投入公共資源來做」,因為有的學科需要的資源在國家可以投入研究的資金來看,根本是九牛一毛,例如哲學和文學。所以那百分之零點零零零幾的錢,就不需要太計較的。這才是哲學系之所以留下來的「實然原因」。
    如果「為什麼國家要補助哲學系」是一個問題,那這個問題決不能是九牛一毛的比例,因為九牛一毛絕對不是問題所在。我在丟1塊或10塊銅板給乞丐時,在乎的是我自己的心安理得,好讓我有機會在朋友的面前說「我有做善事的習慣」而且沒說謊,而不是乞丐哪天變成性感辣妹晚上鑽進我的床上說要回報我!國家贊助哲學和文學系,也是為了心安理得,為了不給人家有機會罵「這個國家的大學沒有哲學系,真沒水準」,所以國家根本不會期望哲學系會有什麼直接的社會效益(如果說什麼理性思考、公共議題的關心,我覺得實在太高估了哲學)。

    ReplyDelete
  44. 上傳太快,言歸正傳之補充說明。

    基於同樣的理由,我支持獨立書店!甚至全額補助我都覺得划得來。
    但我如果是市場或文建會主委,我只會補助到獨立書店一個大城市只開一、二家就夠了。
    因為當一個城市或國家被罵沒有獨立小書店所以沒有文化水準時(這就是文化市場的好玩之處,幾個有力文化人士一言九鼎,他們的罵言擴散效果非常強),所帶來的形象損失將難以彌補,市長或主委拿再多公關形象經費(通常是數百萬甚至上千萬,這可以養好幾家獨立書店了)來丟都補不回這種國家印象的破洞,所以為了避免這種形象損失,補助獨立書店是很理性的選擇,其目的是一種形象保險作用或形象投資,就根買名牌西裝一樣,不是因為名牌西裝比較保暖。

    ReplyDelete
  45. 當有人一張嘴叫可以召喚大便
    該做的不是趕快餵東西給他吃讓他不想張嘴

    而是讓大家知道他只是個大便妖怪
    就像這個blog一樣


    而我不認為哲學系會需要面臨到這樣的狀況

    ReplyDelete
  46. 不論國家支持哲學系的原因可以有多醜陋
    但哲學系還是可以有塊神聖的招牌
    ^.^
    我是學術喔!
    ^.^

    這是獨立書店所沒有的

    ReplyDelete
  47. Changcherub:

    「國家贊助哲學和文學系,也是為了心安理得,為了不給人家有機會罵「這個國家的大學沒有哲學系,真沒水準」,所以國家根本不會期望哲學系會有什麼直接的社會效益(如果說什麼理性思考、公共議題的關心,我覺得實在太高估了哲學)。」

    現在的國家期望些什麼、因為什麼理由付錢,跟它們應該期望些什麼、應該因為什麼理由付錢,是不一樣的。後面這兩個才是我討論的問題。

    ReplyDelete
  48. 其實我有想到一個還蠻無聊的問題耶 @_@"

    如果說有些東西是獨立書店辦得到而連鎖書店辦不到的
    (比如說會進一些冷門書、或老闆願意跟顧客聊天之類的)
    因此我們為了這些東西而要輔助獨立書店

    既然如此,我們也可以輔助連鎖書店,
    引誘他們去做那些事情
    (比如說會進一些冷門書、或老闆願意跟顧客聊天之類的)

    這樣想想或許成本還比較划算 (0.0)a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