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2010

你想要排擠誰都可以,只要不是我就沒問題

有一些人認為,現在的深度文化(例如現代舞、純文學、當代藝術)之所以會這麼慘淡,是因為大多數人被膚淺的文化(例如街舞、言情小說和動漫畫)吸引,因而不願意把錢花在那些對他們來說比較無聊看不懂的東西上。在這種情況下,被「排擠」的深度文化自然有權利向大眾抱怨、向政府要求補助。

我認為這種說法完全沒道理。自己做不出別人喜歡的東西所以輸了競爭,這是哪門子的被排擠?賽跑第二名的人可以因為第一名「排擠」了他拿到金牌的機會而求償嗎?文化界人士的這種抱怨只顯示了他們的自大和自私:

「是的,我們在自由市場生存不下去,但這不是因為我們差,而是因為愚蠢沒品味的你們不了解我們的好,這是一種不公平,你們得用稅金補償我們」


Pyridine之前寫過一篇類似的文章,轉貼如下:
你想選什麼顏色都可以,只要是黑色就沒問題
文╱pyridine

有一段話是評論我之前寫到獨立書店的事: “一個更大的問題是: 此君為了維護自己獨立的品味及選擇權, 希望別人尊重, 我當然尊重所有這樣的想法, 因為我也希望做消費者時能受到一樣的尊重; 但是在維護自己的選擇權的同時, 卻忽略了它可能打壓到別人的選擇權, 以前沒有開過店不知道, 所以有些話不吐不快”. 這是來自 http://twitter.com/book686.

為了不打壓別人, 我還是乖乖的聽這些搞獨立書店人的話, 去他們的書店買書吧. 我最好也開始喝咖啡, 以免打壓了喜歡喝咖啡人的選擇權. 我也最好開始用 Microsoft 的產品, 以免打壓了 Microsoft 愛用者的選擇權. 我也許該聽搖滾樂, 以免打壓搖滾樂迷的選擇權. 最糟糕的是, 要是我只上獨立書店買書, 我就會打壓連鎖商店的權利. 那要怎麼辦呢?

我的原文沒有說獨立書店應該關門. 我是說, 要是獨立書店只是打著獨立的招牌, 沒有真正的服務讀者, 就會關門.

這類扭曲的邏輯很常見, 我在美國聽到的有: 1. 在科學課堂教演化論, 是打壓了基督徒的選擇權. 2. 讓同性戀者結婚, 是打壓了異性戀者的權利.

我以前就說過, 不論是左派還是右派, 保守派還是開放派, 都常常使用類似的謬論.

我觀察過美國的大學左派, 我覺得最有趣的就是他們講 “support” 這個字, 有一些奇怪的語意:

1. 要是你不 support “X”, 你就是反對 “X”. 我不支持 fair trade coffee, 那是因為我不喝咖啡, 種咖啡豆的人受什麼待遇, 都跟我無關. 不過只要我說我不支持 fair trade, 好像我就是什麼邪惡資本主義走狗. 真的, 我只是不在乎咖啡而已. 這就好像我不在乎所謂的獨立書店一樣. 我在乎很多事 (如科學教育), 只是不在乎你在意的事罷了.

2. 我的美國同學去商店購物時, 會說: “我 support 這種獨立的 [咖啡店|書店|洗衣店...].” 好像那是大功一件. “我說: 抱歉, 你只是去消費而已. 你要是多給他錢, 或是去當義工, 那才算是 support”. 把 “消費” 說成 “support”, 是給自己太多的 credit. 是對自己不誠實.

3. 你只要不光顧 X, 就是 support X 競爭者. 如, 你只要不去 Starbucks 買咖啡, 就是 support 獨立廠商. 這在經濟學上不一定正確, 而且最糟糕的是, 你什麼都沒做, 就給自己 support 某個 cause 的 credit, 那也是不誠實.

61 comments:

  1. 如此,則無法理解學院為什麼可以存在,而不需要接受自由市場的檢驗。

    哲學一斤多少錢?你真的有以自由市場的標準在販賣哲學,還是吸食稅金的既得利益者?

    ReplyDelete
  2. 哲學系不在了,誰來告訴你這些殘酷的事實?

    ReplyDelete
  3. 想辦法叫人家來買呀

    Oops, 大家生活都那麼難過了,當然喜歡可愛的美少女跟馬上爽的好萊塢,絕不花錢買不讓人舒爽的藝術與殘酷的事實。那咱們手把手一起改行吧 ^_^

    ReplyDelete
  4. 是啊,所以我們也不需要知道官員貪污這類殘酷的事實,監察院等單位也可以撤掉。

    全體生活是耗費成本的,為了保證沒有人占別人便宜,我們得花錢做一些事情,例如養警察、努力地使政府透明、揭發不公、推翻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編織的沒道理說詞。這些事情的重要性,不倚賴特殊的品味,不管你的生活方式高尚還是低俗,你都在意社會中是否存在可以避免的不公,以及政府是否在浪費你的錢。

    如果有一些學科能夠培養獨立思考的精神與嚴謹的推論能力,使得他們能培養不容易受到政客、文壇大老矇騙而更有機會做出正確公共決策的下一代,我們有責任扶植這些學科。

    ReplyDelete
  5. 那我必須說,文化藝術也一樣有「培養獨立思考的精神與嚴謹的推論能力,使得他們能培養不容易受到政客、文壇大老矇騙而更有機會做出正確公共決策的下一代」的能力。當然不是所有文化皆是如此(哲學界也不是任何哲學都碼好吧),但好的文化也絕對有直接的影響力。當然它也與哲學同樣,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看出成效的。

    但他們當中絕大多數與哲學同樣地,並不是為了讓大眾馬上舒爽而成立的。因此如果我們全面地把自由市場擺在價值觀的第一位,只是看誰賣得好誰就是老大,那麼這些東西當然就會處於生存不利的情況。而我以為,哲學作為一個精神思維的學科、作為一個最終核心絕對無法以金錢量化的學科,應該是最反抗這種價值觀的才是呀。

    掛著所謂精英文化的牌子瞧不起其他文化,當然是自大與自私;但將自由市場的經濟利益當作最終依歸,瞧不起所有「賣相不佳」的文化,何嘗不是目光短淺的自以為是。

    ReplyDelete
  6. To Wolfenstein:

    這問題白鹿在跟Wenson爭辯那邊不是討論過了嗎?

    ReplyDelete
  7. Anonymous:

    關於那個爭辯只讓我想到一個物理學界的小故事,普朗克年輕時,為了打倒當年物理學界的老頑固說過一句話:「要接受一個新的科學真理,並不用說服它的反對者,而是等到反對者們都相繼死去,新的一代從一開始便清楚地明白這一真理。」不過有趣的事情是,普朗克的量子力學成就在之後受到海森堡等新一代年輕科學家挑戰的時候,他也成了他自己口中的那群老頑固。

    ReplyDelete
  8. 最近文化自由的文章多起來,而且蠻有趣的。不過我認為這些論證預設了兩個前提:
    1.任何文化藝術作品都以服務消費者為最終目的,未達到則該被淘汰
    2.資訊透明化
    第1點是一種價值觀,只是我不認同就是了。我比較贊同"藝術為悅己者存"這種創作目的,不過我比較想討論的是第2點,任何自由市場的支持者都預設了這個立場,可是現實生活中資訊不透明的例子太多了。在市場上獲得的利潤比別人少的因素很多,不見的是產品本身不夠吸引人。
    如果社會對某種藝術作品的接受度可以量化,假設一個五月天跟螺絲釘的情境好了:假設這兩個樂團,社會接受度都有50%的實力(亦即兩個人有一個會消費),而螺絲釘的宣傳費用不足只能靠口耳相傳和街頭表演,知名度只有15%。五月天有大量的經費可以拍MV、印宣傳海報、佔據唱片行顯眼的位置等等,知名度衝到90%。
    那實際的消費人口就會變成:
    螺絲釘 50%*15%=7.5%(總消費人口)
    五月天 50%*90%=45%(總消費人口)
    從這個極端的例子就可以看到(當然公式也只是假設),當然是知名度愈高愈吃香,而知名度意味著宣傳經費決定,如果某個樂團先天性宣傳的能力不足,就算他的CD比別人便宜50元也沒什麼人買,大家沒去買螺絲釘的CD不是因為不好聽,是因為根本不知道有螺絲釘這個樂團發行CD,所以無從比較。
    遭受市場淘汰的藝術家可以主張,因為先天性經費不平等造成某些作品知名度不夠沒辦法回本,所以需要補助以得到公平競爭,消費者才能貨比三家做出較好選擇,藝術才能多元化。
    我同意文化沒有優劣,但資訊對等一直是自由市場的烏托邦,跟分優劣無異

    ReplyDelete
  9. 很多人一直認為我主張哪些東西如果不受到足夠的人歡迎就應該被淘汰。其實我根本沒這樣說過。我只說,你不能拿別人的錢去買別人不想要的東西。

    ReplyDelete
  10. 「文化藝術也一樣有「培養獨立思考的精神與嚴謹的推論能力,使得他們能培養不容易受到政客、文壇大老矇騙而更有機會做出正確公共決策的下一代」的能力。」

    我認為事實完全相反:文化藝術使人反智。

    文化界人士跟政客一樣是靠哄騙過日子的。政客哄騙大家會有幸福的未來,文化界人士則玩弄各種浪漫晦澀的語言來讓大家誤以為他們的作品有什麼了不起的內涵。大部分的文化藝術評論,跟後現代主義論述沒有什麼差別。

    ReplyDelete
  11. 我也認為絕大多數的哲學研究者都在操弄語言騙人啊 :D 喔?你說我不懂哲學?那我不懂為什麼不鑽研文化藝術的門外漢可以理直氣壯地大肆否定整個文化藝術領域的存在價值?文化藝術中當然有好有壞,但你又不肯虛心學習去作分辨,那憑甚麼作出全盤地否定結論?

    ReplyDelete
  12. 哲學做為一種學術領域,使用的是清楚的語言
    而文化藝術則是讓你玩猜猜看

    我不認為用來補助學術界的理由可以用來補助文化與藝術界

    就算二者都是對人類有利。

    ReplyDelete
  13. 我想藝術是一種美的感覺一種情感上的需求;它和公共領域如政治等是有很大的不同的!也和科學的理性的這些求真的學問是不同的;所以它不該和那些領域的作同類的比較;也不該享有同想的地位!畢竟求真的學問是很嚴僅的,而政治關係每個人的生活!但是藝術類的通常絕大多數不是這樣的,所以類比是不當的!藝術類的東西也沒有不可取代性的東西!所以沒有權要求要不喜歡的人付費!這是違反人權的;違反人權的東西一點都不美!\

    ReplyDelete
  14. 如果說哲學總是清楚的、求真的學科,那怎麼還會出現站長討厭的「後現代主義論述」這種東西?裡面的大家都是哲學家呀。如果說我因為看到這些玩意兒氾濫就說該把哲學系所關掉呢?

    ReplyDelete
  15. wolf:

    你看到那些你不喜歡的玩意你可以選擇不幫助他們,可是會有認為哲學系重要的人同意掏腰包出來補助呢。

    作者一直強調「不該被強迫掏錢」的概念……為什麼你總是能看成「看不順眼就該關掉」呢?

    ReplyDelete
  16. 因為我的稅金進了大學哲學系所的口袋啦 :p

    ReplyDelete
  17. 啊,這就是教養的差別了。

    歐洲大陸或後現代論述的特色就是連基本的哲學命題都說得不清不楚,
    像哲學界的畢卡索一般,煞有故弄玄虛的氣勢。

    但美國分析哲學的論述卻像白開水一樣透明,如果驂了甚麼東西的話,
    也會把化學成分分析的清清楚楚。

    在標榜理性民主的國家,如果我們捨棄清楚的哲學,卻選擇隱晦的哲學,那麼公共議題將無法對焦,行政就會出現困難,人民的願景就無法實現,而變得不民主。這是有遠見的民主社會不容許發生的事。

    所以放棄補助不理性、深奧神秘的藝術作品,提倡並補助新哲學是民主社會首要的工作。

    阿,還有,新哲學該教化這群冥頑不靈的反對者,將他們引上理性的康莊大道。

    ReplyDelete
  18. wolfenstein:

    你說的「後現代主義論述」(以及其它歐陸哲學)就是和文藝界交集最密切的哲學論述。會去詮釋、剖析、探討藝文作品的,大多是這些人。

    ReplyDelete
  19. 喔,所以要開始把他們排除在哲學領域之外、把責任推卸給文藝界,才好保住你們「好哲學」的位置嗎?

    有一些人認為,現在的深度哲學(例如分析哲學)之所以會這麼混亂,是因為大多數人被靠近文藝的哲學(例如後現代主義論述以及其它歐陸哲學)搞壞印象,因而不願意把錢花在那些對他們來說比較無聊看不懂的東西上。在這種情況下,被「排擠」的深度哲學自然有權利留在學院裡、向政府要求補助。

    我認為這種說法完全沒道理。自己做不出別人喜歡的東西所以輸了競爭,這是哪門子的被排擠?賽跑第二名的人可以因為第一名「排擠」了他拿到金牌的機會而求償嗎?哲學界人士的這種抱怨只顯示了他們的自大和自私:

    「是的,我們根本不用在自由市場裡求生存,但這不是因為我們差,而是因為愚蠢沒品味的你們不了解我們的好,這是一種不公平,你們得用稅金餵養我們」


    我必須說,如果就因為某些片面印象而不願意去探討任何領域好壞的標準,只是一味地全盤否定的話,上面這段話在大家靠著學院過日子的一天就永遠成立。

    ReplyDelete
  20. wolfenstein:

    你誤解了,當我主張補助分析哲學、不補助後現代主義時,我的理由跟我主張不補助純文學的理由不一樣。

    我主張不補助後現代主義等哲學研究,這是因為它們不生產知識、不是學術。並且它們刻意使用模糊晦澀的語言來「溝通」,這無助於協助接觸它們的學生培養獨立清楚的思考和表達。

    後現代主義作為一種學術(生產知識的產業)是尸位素餐,這不是討厭後現代主義的人隨便說說,而是有可靠的證據,請看知識的騙局

    後現代主義研究不應該拿到補助,純粹是因為它不是學術,跟有多少人愛好分析哲學無關。就像鍊金術研究不應該拿到補助跟有多少人愛好古典物理學無關一樣。

    ReplyDelete
  21. 你前一句說「後現代主義作為一種學術(生產知識的產業)是尸位素餐」,但後一句又是「後現代主義研究不應該拿到補助,純粹是因為它不是學術」...我這不是在挑語病,而是這很明顯表示在「壞(尸位素餐的)學術」與「不是學術」當中有未能釐清的界線。我們不能說「壞的XX」就「不是XX」,對吧?

    同理,我說文化藝術也一樣有好有壞。如果你同意我一開始表達的「並非自由市場中賣得好的就一定是好東西」,那當然也有「好的但難以靠商業機制存活的文化藝術」,而我們當然要支持這樣對人類有好處的東西。真正的重點在於如何辨別好壞的機制。

    應該補助支持什麼,這標準當然不是一下就能黑白斷定,也絕不是吵得大聲的就該有糖吃。但如果只因為某些片面的印象偏見、某些短見而全盤地拒絕,最終都是有害的。你說鍊金術研究不該被補助,但是如果沒有過去西洋人們熱切地風彌鍊金術,今天不會有化學研究出現,甚至不會有牛頓出現!我們如今當然不會去補助同樣的煉金術實驗,但可以說,「好的」鍊金術到現在已經轉變為物理化學研究了。而這需要幾百年的時間。

    個人可以有各自的喜好,但整個人類社會,該看的是明天明年短了幾塊錢,還是該看百年千年的利益?

    ReplyDelete
  22. wolfenstein:

    補充一下:

    若你想說後現代主義等研究也有生產和基本需求相關的知識(例如,他們揭發資本主義帶來的壓迫),我會這樣回應:


    雖然後現代主義能夠生產知識,這並不足以構成政府補助他們的理由,因為後現代主義生產知識的效率比其它能夠生產一樣的知識的學科差太多。

    後現代主義等不把話說清楚的學術能達成的所有任務(當然,除了「不把話說清楚」這件事之外),都有其它現存的學術可以達成(例如社會學、經濟學、分析哲學)。跟其它學術比起來,這些不把話說清楚的學術達成這些任務的效率不會比較高,因為學術圈內的良好溝通是生產知識的必要條件,而它們的內部溝通有問題。(我想前面那個連結足以說明這件事,要是一個學術圈內的人話講得不清楚到連鬼扯和有道理的論述都無法分辨,你還能對他們有什麼指望?)。

    因此,不把話說清楚的學術不會是政府為了得到知識產出而投資人民稅金的好去處,因為這些學術的生產效率低落,而且你可以找到跟它做一樣事情,效率又比較好的學術。

    話說不清楚的另外一個缺點是,讓我重複一下,讓這些學術不具有其它能讓自己獲得政府補助資格的優點,例如能夠協助學生培養清楚思考和表達的能力。

    ReplyDelete
  23. wolfenstein :

    「x作為一種學術是尸位素餐」的意思就是他無法完成學術應該完成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我就會說它不是學術。後者是一種價值判斷,不是實然判斷。

    ReplyDelete
  24. wolfenstein :

    不用再等一千年,我們現在(正確地說:1996年)就已經有後現代主義作為知識生產工具沒有指望的好證據了。

    ReplyDelete
  25. wolfenstein :

    我了解你的說法:我們現在有好理由不補助鍊金術,因為鍊金術研究的問題(物質如何經由混和、加熱等程序變化、會變成什麼)現在已經有更可靠的化學在研究。

    但問題是,不存在有只有後現代主義者才研究,其它學術都不研究的問題(當然,「過去某個後現代主義大師到底在說什麼?」這類問題除外)。後現代主義和其它學科的區隔並不是他們關心的問題有什麼不一樣,而是他們不把話說清楚,任何一個社會學家、分析哲學家、經濟學家、量子物理學家(索卡!)根本不需要離開自己的研究領域,他只要自創模糊晦澀的語言取代自己原來慣用的清楚詞句,馬上就可以變成後現代主義者(或者其他那個圈子的人)。

    ReplyDelete
  26. 所幸文化藝術並不是你撇兩撇就可以變成文化藝術創作者。 :p

    當然拒絕瞭解的圈外人會妄想自己隨便撇兩撇就能成為畢卡索或誰,但事實就是不可能。現在好像這些人因為分不清自己這兩撇跟畢卡索有什麼差別,就一律把它們判為騙人。那我能不能,隨便舉,拿一本維根斯坦的著作翻翻發現它跟後現代主義著作一樣讓我看不懂,我就說他們都是騙子呢?

    ReplyDelete
  27. Kris:

    如果沒有你認為不是知識的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學派,後現代主義,我們現在哪來的全面啟動可以看?

    ReplyDelete
  28. 確實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主義,歐陸哲學這些偽學術在市場上的成功讓人驚嘆。但同樣的,當人們瞭解如何分析,做理性論述的時候,就會發現這些藝術作品的本質依然是誨澀反智的。

    我們並不需要反對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主義,歐陸哲學等偽哲學。

    我們甚至不需要說他們是偽哲學。

    雜草可以做肥料,我們只需要以讓群眾認清事實的和平方式,讓大家支持減少補助,輔導研究員改行等措施,使打著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主義,歐陸哲學招牌的人退出神聖的學術殿堂就可以了。

    ReplyDelete
  29. Mithril:

    你是在講笑話嗎?沒有殺人犯、煙毒犯,我們哪來的一大堆電影可以看?有夠爛的理由

    ReplyDelete
  30. Chomsky N:

    我不知道你的信心從哪裡來的,更進一步的說,我不知道這種唯理主義的信心是怎樣全面啟動(Inception)的。如果說後現代主義的市場成功是一個最顯著的事實,那他是否能被認為是知識是個人信念嗎?還是我們有一個客觀的標準可以說明那個信念是真?唯理主義者需要說明的就是自己的信念從哪裡來的,相信後現代,浪漫主義的人,他們的信念為什麼是錯的?(事實上我懷疑是不是這些人都有像相信唯理主義的人如此強的信念)否則他人永遠可以用同樣的造樣造句(懷疑論)來反駁包含在文章中的信念。而事實上,我懷疑這根本就是分析哲學從來沒解決可能也無法解決的問題。否則Gettier Problem早就被破解了,還輪到我們在這邊嘴砲嗎?如果我們無法證成唯理主義是一個真信念,那這篇文章除了當作大叔罵人以外還有甚麼好說的。

    ReplyDelete
  31. Mithril:
    >>如果我們無法證成唯理主義是一個真信念,那這篇文章除了當作大叔罵人以外還有甚麼好說的。

    吃大便

    ReplyDelete
  32. 大叔說過分析哲學不是一種觀點,所以用唯理主義來指分析哲學太狹隘了。

    後現代主義的市場成功是個事實,但不代表後現代主義可以構成知識。沒錯,個人可以決定相信後現代主義,但是後現代主義本身曖昧不清,以至於這個相信無法判定真假,一個沒有真假的信念不能算是知識,而只是merely belief:迷信。
    參考知識的騙局

    相信浪漫主義則是相信主觀的情感了。但同樣的主觀的情感沒有真假,無法構成對錯,不構成知識。六輕的問題不能單純透過而發洩不滿的叫囂或其他情感來解決,需要的是提出具體協商內容的理性溝通;在國會表演拳武行的議員們,最終通過法案的方式依然是得由很多的理性思考構成基礎。這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基本精神。

    標榜「認識自己」的神廟廟祝說:『最有智慧的人Socretes,知道自己甚麼都不知道。」Gettier Problem的存在正好證明分析哲學對於知識的嚴謹性的要求比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主義,歐陸哲學都來的高。分析哲學清楚自身的問題,分析哲學對於知識具有反思能力。但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主義,歐陸哲學卻連Gettier Problem都沒有。缺乏反思自身是否構成知識的能力。

    Gettier Problem沒有被破解,也是研究、補助分析哲學得好理由之一。
    如果Gettier Problem是吃一兩塊蛋糕就能解決的問題,那哲學系也就不需要補助了。

    要理解為何分析哲學值得補助,我們不需要限縮分析哲學成唯理主義,只需要考量:
    在標榜理性民主的國家,如果我們捨棄清楚的哲學,卻選擇隱晦的哲學,那麼公共議題將無法對焦,行政就會出現困難,人民的願景就無法實現,而變得不民主。這是有遠見的民主社會不容許發生的事。

    ReplyDelete
  33. 樓上還真是和藹

    科科

    ReplyDelete
  34. 小心小心,切勿落入反智的情緒性表現,不然大家就會認為支持分析哲學的動機仍然可以是情緒非理性的思考,那就很難讓人看出這個學問是真的可以帶給人終極的理性,還是只是某個圈子的一種狂熱迷信而已。圈外人看不出真假呀怕怕。

    ReplyDelete
  35. Chomsky N. :

    你這是兜圈子,根本沒回答我的問題。每個人都知道最基礎的問題也是最困難的,就是支持分析哲學的地基-唯理主義是不是一種真信念?我們沒有證據證明每個人都要學過模態邏輯,邏輯實證論才會讓民主社會變得更好,公共事務更能對焦。事實上,我相信絕大多數人可能會認為只要讓那堆講話完全沒邏輯的傢伙受過嚴格的古典邏輯訓練即可,這點讓他們學歐陸哲學也是一樣的。

    有時候我感到十分困惑,分析哲學的擁護者往往寫起文章都不自覺的顯露出這種唯理主義是一種真信念的態勢。但是卻對一些反智的文化娛樂仍然樂此不疲。剛剛完結篇的鋼之鍊金術師就是一個好例子,這個作者明顯看過榮格的煉金術研究文章,榮格是誰?精神分析學派的筆頭之一,我相信多數分析哲學家看到榮格的理論都會嗤之以鼻,反正又是個adhoc,有啥好說的。但是走出研究室,或是要打擊所謂的高級文化藝術的時候,運用後現代主義,精神分析的通俗作品,突然都可以在自由市場底下被原諒了,甚至可以做為好舉例來反駁高級文化藝術不是那麼有內涵。一想到這邊我總是覺得,要不這就有某種可以判斷的絕對標準,要不就是寫文章的人有精神分裂症。噢不,我不能使用這種精神分析學派使用的術語,應該說,他腦中或許有某些化學物質或是其他科學可分析之物,造成他有兩種不同人格的出現。這實在太麻煩了,還是說精神分裂症好了。

    ReplyDelete
  36. 我有一個idea,就是用保存物種多樣性的精神來保存學術多樣性。我們不知道亞馬遜有十種青蛙絕種對我們有什麼影響,但總覺得這樣下去不大好。我們不知道後現代主義或是拿油漆潑一潑就說是藝術的人都不見對我們有什麼影響,但總覺得這樣下去不大好XD

    ReplyDelete
  37. 笛卡兒在沉思錄中考量人類的理性發現,感官/感性(浪漫主義)會欺騙,「夢」(精神分析)這種朦朧的東西會欺騙,神與魔這種後現代的東西會欺騙,所以人無法有知識。但他最終導出人類知識最堅實的基礎 - Cogito, ergo sum - 人類的思考本身構成了人的存在,人的存在本質便是思考,而這夠成理性思考會帶來真信念的根基。

    學過歷史的會知道:理性思考之於西方文化,就如同儒家之於過去的中國文化一般,是文明的基礎。在一個追求民主,實行全盤西化、現代化、國際化的國家裡,用理性思考教化人民顯然是必要的工作,是我們必須接受的。

    民主社會的人民不需要對於民主的深入見解,不需要透澈的瞭解盧梭、洛克、孟德斯鳩、亞當斯、彌爾、史賓塞、馬克思、巴枯寧、孫中山,一般人根本不會想念三民主義,只需要對他們有概略的理性瞭解就夠了。同樣的,一般人只需要日常生活或公共議題程度的邏輯,可能只需要古典邏輯或一般的文法渲鍊就夠了。模態邏輯,邏輯實證論就如同前面提到的Gettier Problem一樣,確保了分析哲學的深度,是支持補助分析哲學的好理由。

    煉金術之所以沒有人研究並不是刻意排斥的結果,而是沒有人會。波以耳建立了化學代替煉金術,使得早在19世紀末期煉金術就絕跡了,就算有斷簡殘篇留下來,沒有實驗沒有傳承的理論依然無法構成一個學科。

    物種多樣性幫不上忙,因為民主的社會預設了自由經濟市場,確實我們需要保護弱勢的族群,但是反理性的偽學說就應該退出學術殿堂,這並不代表他們不能在學術界外生存。

    因為大叔的分析哲學並不認為精神分析是學術,所以說他人格分裂並沒有用,因為人格對他來說沒有清楚的指涉,缺乏具體的內涵。

    ReplyDelete
  38. 小雷,贊同你的說法!民主會被人稱道、被美國拿來強迫推銷(:p),很大一原因就是它能夠保留各種文化的多樣性啊。而這也是美國之所以能全方位地強大、不同於現代中國的原因。這也是英美哲學的誕生基礎。

    ReplyDelete
  39. to Chomsky N.:

    我讀過Decartes的Meditation。他有講過感官,但沒講感性,至少沒有講過和浪漫主義相關的感性;他講的Dream Argumnt沒有說過夢會騙人,更跟精神分析一點屁關係都沒有;他有講God,有講Demon,不過完全不是在講「神魔這種後現代」;他有說人的本質是思考,但這跟「理性思考會帶來真信念的根基」壓根兒沒半點屁關連。

    你如果想跟我爭辯Descartes有講你說的內容,請指出是在Meditation哪段哪句哪個字,用中、英譯本都歡迎。

    ReplyDelete
  40. wolfenstein
    我不認為理性思考會蘊含使人的行為變得不情緒化

    但我不想說為什麼

    ReplyDelete
  41. >>但是走出研究室,或是要打擊所謂的高級文化藝術的時候,運用後現代主義,精神分析的通俗作品,突然都可以在自由市場底下被原諒了,甚至可以做為好舉例來反駁高級文化藝術不是那麼有內涵。一想到這邊我總是覺得,要不這就有某種可以判斷的絕對標準,要不就是寫文章的人有精神分裂症。噢不,我不能使用這種精神分析學派使用的術語,應該說,他腦中或許有某些化學物質或是其他科學可分析之物,造成他有兩種不同人格的出現。這實在太麻煩了,還是說精神分裂症好了。

    吃大便



    我喜歡一種東西不見得我要認同他是學術
    或是一個需要政府補助的東西
    拜託不要講一堆無關的話^.<

    ReplyDelete
  42. 不然這樣說好了,笛卡兒用懷疑的方法檢查了人的感覺與知識、人的夢中的知識,神與魔與人的知識關係後,發現人無法擁有確定為真的信念。但他扳回一成推論出人的本質是思考,思考本身是不證自明的,可以做為理性思考會帶來真信念的基礎,因為:在沉思中他發現要獲得最清楚的知識得用數學及科學-系統懷疑的方法。雖然他也認為許多知識是由神提供的,但在笛卡兒提倡的數學及系統懷疑的方法普遍運用之下,人類發現,似乎全宇宙的知識都可以由這種理性的方法獲得。普世透過理性科技產生物質富裕的民主自由文明,就是理性價值最好的證明。

    浪漫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主義,歐陸哲學這些東西,只能算是理性的反動,不被分析哲學接受,理由前面以及機蛋糕已經提過了:表達不清,不理性。就大叔的立場,這些東西應該退出學術的殿堂。

    ReplyDelete
  43. 1.我認為對文化和藝術的培育是需要補助的 但這應該與學術補助不同 且應該是一種推廣泛性的補助 而非針對性的
    2.版主反對的並不是文化或藝術本身 而是某些藝文界人士自恃甚高的行徑
    3."但是走出研究室,或是要打擊所謂的高級文化藝術的時候,運用後現代主義,精神分析的通俗作品,突然都可以在自由市場底下被原諒了,甚至可以做為好舉例來反駁高級文化藝術不是那麼有內涵。"
    我認為那並不是什麼原不原諒的問題
    除非你真的嚴肅到所有的生活細節都要用學術的眼光來檢視
    但對我而言 好的藝術就是喜歡 看的爽
    難道要我用學術的角度來解釋為什麼我喜歡貧乳>巨乳嗎
    4.看這麼長的comment好累 是不是我變笨了....糟糕

    ReplyDelete
  44. 唯理主義是你們冠的帽子,我們沒有主張民眾熟知模態邏輯是理性民主的必要條件,我們只是要求每個做學術的人把話給說清楚而已。使用稅金的學術本來就有責任說明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使用哪些可靠的方法論。

    如果你們真的認為一個學術使不使用清楚的語言來溝通都無所謂,為什麼還要花那麼多力氣澄清自己的立場、試圖建立有效的論證為自己辯護?你們大可以控訴「分析哲學是人性的非人性扭轉!這根本不道德!」就結束遊戲啊。

    ReplyDelete
  45. 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維根斯坦這種論述不清楚,跟後現代牽扯甚深的人會放在分析哲學裡面?

    ReplyDelete
  46. Mithril:


    同意你的觀點,這個blog的文章好像都有這種問題, 既然用清楚的定義大肆攻擊別人,卻又主張自己本身無法定義,不是矛盾嗎? 好比道德家一昧對別人指指點點,主張社會需要善良風俗,自己本身是否道德又變得不太重要了。典型的人格分裂。我們用稅金資助你上大學,念研所,出國進修是為了甚麼? 用錯的理論操弄民眾當學派鬥爭的工具? 有沒有自省能力呀? 典型的偽善者。

    ReplyDelete
  47. >>同意你的觀點,這個blog的文章好像都有這種問題, 既然用清楚的定義大肆攻擊別人,卻又主張自己本身無法定義,不是矛盾嗎? 好比道德家一昧對別人指指點點,主張社會需要善良風俗,自己本身是否道德又變得不太重要了。典型的人格分裂。我們用稅金資助你上大學,念研所,出國進修是為了甚麼? 用錯的理論操弄民眾當學派鬥爭的工具? 有沒有自省能力呀? 典型的偽善者。

    我發現那種聽不懂別人說話
    七竅都被大便塞住的人越來越多了
    吃大便如何?

    ReplyDelete
  48. 有一些人?是哪一些人?

    ReplyDelete
  49. 這篇文章並沒有什麼高深的地方值得回應者扯一大堆離題的屁

    文藝界的確有樓主提到的那種現象(操,我每天都能遇到這樣的人)

    刻意與眾不同,缺乏影響他人的能力,喜愛敵視「主流」文化,卻缺乏正確理解這種現象的能力與意願。

    沒有意識到自己創作的東西並非必需品...

    大家要瞭解,文化創作者絕對多多少少都有樓主題到的那種埋怨,但通常都會壓抑下來(因為講出口,只會顯得自己惱羞成怒,而且沒有建設性)

    這當然跟國民素質有關,但去責怪他們被「膚淺」的東西吸引,雖然沒錯,卻完全沒建設性,也不能證明自己的東西就比較好,比較有必要性。

    我想,文藝界真正有做出成果的人,都不是這類嘴砲之人,因為嘴砲已經沒辦法改變什麼。

    ReplyDelete
  50. ENA:
    我同意大叔應該把那些人標明,提出憑據。他前面好像有提人名。

    整個討論主題目前是"獨立書店與多元文化"
    欲瞭解全貌可參考:

    要獨立書店幹嘛?

    我們的文化被綁架了

    基本需求和價值偏好

    ReplyDelete
  51. >>有一些人?是哪一些人?

    呵呵
    我只差沒指名而已

    ReplyDelete
  52. 看見網主這樣努力替哲學辯護,真是辛勞了。

    在巿場上面臨被淘汰,卻因為部份人的偏好,要動用稅金作資助,聽來怎樣看都像是小孩子撒驕,或是一部份人誇大其詞,責難公眾品味低下,導致寶貴人文資源消失。的確,也許哲學系都面臨這個情況,因為沒有學過哲學的人,都覺得哲學無用,亦不認為自己需要讀,哈哈。

    問題是,「不認同用稅金來補貼巿場上的失敗者」,這種說法有點問題,因為「抽稅」這種行為,本質上就已經是反巿場的。

    > 我只說,你不能拿別人的錢去買別人不想要的東西。

    網主這樣說,明顯導出只有交稅的人才有權指揮稅金的用途,而交稅越多呢,就權利越大。是嗎?我相信不是的,因為稅金從本質而言,是超越巿場和身份的,它是一種社會契約,根據某些共識而存在,例如維持治安、修橋補路等,即使有錢人用不著,他們有自己的保鏢和飛機,但使用稅金於一些弱勢社群、個別家庭,依然是合理,根據某些不知是誰提出來的道德理據之類。

    這樣說來,某些文化事業能否用稅金資助呢?我認為既然是討論稅金的用途,就不應該再用「它是巿場的失敗者」作為前題,這是混淆視聽,把討厭的事說為失敗者,把喜歡的事(例如哲學)說成為小眾精英必修科目,這是雙重標準。

    ReplyDelete
  53. 我不同意樓上有人把精神分析學派視為偽學術是無誤的
    評論或批判你不懂得(或自己為)懂得東西是"科學"的

    精神分析並不全等同於佛洛依德的主張, 抑或是樓上是把心理學也視為偽學術?那麼基本上此人也太不懂心理學了

    ReplyDelete
  54. Edike:
    大叔之所以主張精神分析是偽學術乃因他缺少一套可靠客觀的方法論,
    要看詳細的論述敬請參考:

    佛洛伊德︰你總是想幹你娘

    精神分析的基本失敗︰always ad hoc

    ReplyDelete
  55. 喔,原來起因是豬學恆blog裡所引用的一篇舊新聞

    不就是,某個藝文愛好者,認為非主流創作比較優越,並且去批評他可能連看都沒看過「媚俗」創作。(問題就出在,言詞之中,他貶低了媚俗創作)

    有些「名人」或「有社會地位」的人看似很有「力道」的宣稱,也許只是基於幼稚的出發點(例如文化斷層,而且這真的屢見不鮮)。

    或者說,在漫長的人生道路上,變得奸詐,刻意忽略掉自己專業中那些可能連自己都質疑的問題。(我倒認為這是比較有可能的,因為真的很多奸詐的人,除了李家同...他太有力道了,讓人覺得他真信了自己說的鬼話)

    至於深度文化發展狀況與國家先進程度之間的關聯,不是本文章討論的重點(為什麼更先進的那些國家,都對藝術創作有更好的保護呢?)

    結論

    1.人很奸詐,明知到自己的喜好可能站不住腳,還是會講出鬼話替自己辯駁。

    2.人很自大,總覺得自己學的東西比較重要。

    3.每個人心中都有偏見,我想某些人之所以睿智,只是因為他比較能壓抑內心的偏見,但那不代表偏見不存在。

    4.這篇文章只是用比較嚴謹的態度去頗晰一個嘴砲事件而已,有人否認我這樣說嗎?

    ReplyDelete
  56. 章魚哥藝術教室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xIbLKFx0dg&feature=related

    ReplyDelete
  57. 稅金的使用與分配應該屬於公共選擇及政治哲學這一類研究的範圍
    繳稅者對於稅金如何用在未繳稅或少繳稅者身上,並無標準不可更動的原則;
    有錢人對於出點錢在修橋造路、救貧濟寡方面也許沒太多意見
    但是要叫他們為10年內前景不明的研究所、藝術家或新發明掏錢
    你需要在國會的聽證會上用詳盡的分析報告來說服民意
    而不是在街頭和媒體裡聲嘶力竭又岔岔不平

    附:文化相對主義這種東西可以不要再提了嗎?

    ReplyDelete
  58.  我倒覺得這樣舉例有些疑慮。

     假設現在有A、B、C、D、E五樣產品相同、價格等值,但是A商標產品較多人喜愛,出售再回收資本不斷累積升高銷售量,並將多餘的盈餘其中一部份投入增加A產品的附加價值(但是附加價值跟原產品毫無關係),比如減低出售價格、增加產品能見度、或是繼續增加品牌認同度,進而打壓他廠品牌市佔率。其餘四樣產品則因產出產品無法回收資本,市場不斷萎縮下BCDE為避免繼續虧損下去而停止販售。這樣市場最後只剩下A產品,但是A產品因為無人競爭而不斷攀升價格,剩餘BCDE牌的買家只能購買A產品,但是到這時期A產品的價格>價值。

     你想證明的是「你不能拿別人的錢去買別人不想要的東西。」但是照這樣的想法到最後會不會變成「別人只能花較多的錢買相對多數人想要的東西」?

     是不是這樣的自由市場恰恰好造成不自由的選擇呢?

    ReplyDelete
  59. f:

    你說的情形並不是常態。不過當它發生,政府的確有理由阻止壟斷。然而,阻止壟斷有很多種方法,這不見得蘊含政府必須補助其它相異於A的品味。

    ReplyDelete
  60. F:
    这种假设似乎认为市场是不会有新的竞争者的?

    元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