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3.2008

佛洛伊德︰你總是想幹你娘

v1.3

開放程式碼歡迎轉貼︰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21932372.jpg" /></a>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check here.

偽科學

精神分析理論最明顯的特色就是巨大的彈性︰一樣的data,隨著分析者的心境以及分析者選擇的脈絡,總是可以有成千上萬種理論蘊含,且其中不乏彼此完全不相容甚至矛盾者,例如,做春夢可以被解釋成毫不掩飾的色慾、被壓在潛意識裡的色慾,甚至「因為主體太過於心無雜念而造成的他媽暴走式傾向大翻轉」。反過來說,經由精神分析師的巧手,同一個病灶也可以輕易地由完全不一樣的data推出,就如上圖所示(事實上,上圖所示的是,同一個病灶甚至可以由任何data推出)。

就稍微嚴謹的科學立場而言,任何持有這種特色的理論,都是完全無法被接受的。當一個理論擁有自由解讀data的彈性時,它也就有了隨意建立例外條件來避免自己被推翻的能力。因此,當精神分析師的預測或溯測出錯,他總是可以找到理由來為自己開脫︰
「師欸,您不是說小丸會因為壓抑的記憶而在兩年內出現憂鬱症狀嗎?」
「唔,看來這個潛意識實在是太壓抑了,連症狀都出不來」
換句話說,在我們找到可靠的方法觀察潛意識中那些被壓抑的東西(以及其它被精神分析宣稱可能會cause症狀的那些內在狀態)以前,精神分析結果無法經由實驗檢驗或推翻,精神分析結果沒有可證成性,就像算命一樣︰
「仙仔,您不是說小丸會因為命格僵硬在今年掛掉?」
「唔,看來這個命格實在是太僵硬了,掛都掛不掉。」
用科學哲學的詞來談的話,我們會說,這些理論對於ad hoc輔助假說的放縱使得它們自己完全失去可否證性

(update︰回應中有人提到,精神分析理論在遇到反例時可以做出有根據且並非自圓其說的自我修正。我相信這是錯的想法,我的理由見

然而,就是這樣的特色使得精神分析理論容易受到做文學和藝術的人歡迎,因為不管論者採取的立場多離譜、秉持的論點多詭異、想要建立的主張多反常,精神分析總是可以提供恰到好處的support,讓他們繼續過活。

這樣的現象當然不是好事,因為這代表了不僅僅寫評論的人無法分辨好的書袋和壞的書袋,讀文章的人也無法區分有道理的論述和壞的論述*1(要不然他們怎麼還混得下去?)。我們之中的一些人太無知,沒有能力進行分析,而另一些人則太寬容,沒有勇氣進行批評。這種現象的結果就是大家放縱偽科學和評論者胡扯,營造不利於培養清楚思考能力的教育環境(這些胡扯當然不見得和精神分析有關,例如這個),然後大家變得越來越笨。

作業

*1︰想挑戰看看自己有沒有辦法分辨有道理的論述和胡扯嗎?Try it!

貼紙

佛洛伊德你總是想幹你娘貼紙,歡迎一起幹。

banner190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01808481.jpg" /></a>

banner190eng
<a href="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_23.html"><img src="http://webmember.e-land.gov.tw/uploadimg/Userfiles/k/krisnight_200809231117571.jpg" /></a>

69 Comments:

cabyzzit said...

好像有些人認為佛洛伊德=心理學的樣子

(被分析者︰原來都是因為我想幹我娘!!)

inaminor said...

理論有巨大的彈性,這在各種算命之中也很常見呀。我看過有些玩牌的人把他們占卜規則中的這種解釋的彈性視為一種優點,甚至還把它當作這種占卜的準確性的又一明證,因為這麼一來,算不準的機會就降低了...

Q said...

佛洛伊德在精神分析上的貢獻,歷史早有定論。佛洛伊德的誤區,他的缺陷,六○年代就一堆人談過了。

精神分析在初生狀態時,犯的一個錯誤是單調化,處理 data 的彈性只是它的手法而已。我一開始也極反精神分析。但在真正了解佛洛伊德的生平和作為,還有他亦徒亦子亦友的榮格之後,很難輕浮地將他看作「不科學」的精神分析之代表。早期的精神分析儘管粗糙,卻是高度經驗論,對各種可能性高度開放,也是非常臨床導向的。只有他們的一些奇怪後繼者,像是 Lacan 那種法國人都聽不懂的,才是真正讓人不知所謂。

將一切都指向性欲以及性的壓抑,聽在當時世紀末維也納的保守中產階級耳裡,確實是對他們欲望的解放,但在社會真正解放後,老套的精神分析就成了一個笑話,甚至變成權威控制我們欲望秩序的工具(就像你的貼紙說的一樣)。

雖然我喜歡好笑的東西,但我還是希望有激起理解的笑,而不是妨礙理解的笑。

至於 inaminor ,你講的這個…我得說,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塔羅牌,(巴比倫和印度的)占星學我都研究過,也玩過算過。最好不要用「理論」或「科學」的有色眼鏡來看它,它也從來沒有這樣的aspiration/intention,倒是科學很像個老處女,深怕自己被玷污(也許它對真理的關心是一種焦慮,就像佛洛伊德對性的關心也是一種焦慮一樣),殊不知旁人早就對她失去興趣啦。

我還得補充,象徵性思考一向是人所具有的,非常特殊的能力,是在現代世界裡,它才不再是「思考」而被逐入「想像」「非理性」或甚至「創造」的領域中。亞里斯多德《形上學》裡說過一句頗堪玩味的話:「愛神話者多半也是愛智慧的」,表面上的殊途,也許追究起來當真是同歸?

KrisSendak said...

嗨,cabyzzit︰

那樣的人真是太悲慘了,因為心理學裡還有很多有道理又有趣的地方啊。


唔,蟲︰

That is what they live by, isn't it?


嘿,Q︰

謝謝你的comment!下面我先釐清一下自己的立場,再討論精神分析科不科學的問題。

1.
為什麼我要做出批評佛洛伊德精神分析這種在你看來40年前就被人做完的事情?

答案很簡單,因為到現在都還有人拿精神分析出來胡扯。我希望能夠做一些事情來提高大家的警覺性。

2.
雖然我的貼紙從來沒有談過權力和控制,不過我承認那個圖裡的文字完全不是我從佛洛伊德說過的話或是寫過的文章quote下來的。

然而,我覺得作為諷刺圖,那張東西沒什麼不好。它不但點出了精神分析怎麼說都對的這個重點,而且腥羶色兼備,宣傳性十足,讓我很滿意。

3.
在你的第二段理,我找不到什麼支持佛洛伊德做的事情符合科學要求的好理由欸。

他如何對待學生跟他導出理論結論的方法是否符合科學有什麼關係?高度經驗論、臨床導向是什麼意思?是說佛洛伊德從臨床經驗中找出了辨別一個慾望是否真的有被壓抑的方法嗎?而,對各種可能性開放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算命和星座都是哦。

脈絡應該顯示得很清楚,我的「不被科學接受」指的是無法被實驗推翻。如果你的「不科學」指的是不認真、對弟子不好、不看臨床病人,那麼我們原來其實並沒有disagree任何事情哦。

Q said...

網主~

thanks for your reply:)
I'll elaborate my own position a bit more.

一、我回指精神分析的歷史處境,因為我初讀 Freud (or Jung) 的時候,也是笑掉大牙。但笑完之後就有個新問題了。為什麼那時候的人完全相信這一套?為什麼病人走進病院聽心理醫生講這些蠢話竟會信?又為什麼過不到三十年這一切都變得殊為可疑?當我們看到覺得明顯是 bullshit 的東西,卻曾經有一整個時代的甚至是跨越地域的知識分子覺得一點也不是 bullshit 時,一點起碼的社會學敏感度,甚至是知識論的追問動機(how did this particular collective scotosis become possible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then?)都很重要。

其實,我是很愛嬉笑怒罵的,我甚至認為今日哲學界的缺陷之一就是笑太少;但玩笑有好壞之分,像你那個 Asabulu 的還滿正點,就它的提問來說,比 Sokal 之流的還要重要,令我想及張大春的《本事》。佛洛伊德這個,力道就差多了。推薦你瞧瞧 Deleuze/Guattari 的 Anti-Oedipus,特別是第二卷,裡頭引了很多五○六○年代嘲弄心理分析的文學作品,真高段也。

二、心理分析科學與否?我有兩個立場。首先,如果你所謂的科學是提出解釋/假說,然後藉實驗/經驗/觀察驗證這一說法,並在有問題時提出修正,那麼,the psychoanalysis practiced by Freud (and Jung) was definitely science. They made hypothesis, and did change their hypothesis/theories after bumping into facts or phenomena inexplicable by their explanations. They have modified and changed their theories of the psyche in non-ad hoc ways (and even if ad hoc, I have plenty of examples from what you consider "hard science" that also makes ad hoc modifications all the time, only we tend to ignore it) A vulgar version of a science being bullshit, does not necessarily make that science bullshit also (think about Calvin and the Calvinists, or about evolution and the popular notion of it).

My second answer to this problem is not a straightforward one: if we look at the big picture,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human knowledge and self-knowledge, we shall realize there are many ways of arriving at knowing oneself, and science might be the low-rated way (which means it offers more distortion than insight). Since in regard to self-understanding, science-ness as a standard is just as suspicious as superstition, psychoanalysis should more be seen as an historical attempt, conditioned by Christianity and the Enlightenment concept of "reason", for the great enterprise of human beings striving for self-knowledge, which had its success and failures. Which means, ultimately, "science or not" is not a very important question. No one would claim philosophy to be a science, or even that it is its legitimate terminal telos, and it might be that this discipline has even more bullshit propositions than psychoanalysis does; but strangely this does not make it a target of mockery. Just to end this comment with a thing to think.

ps. have you read Nagel's "The View from Nowhere"? an interesting book from the analytical tradition addressing the old problem of integrating doxa and episteme by dialectics. I think it has something to do with what we're discussing now.

nidor said...

"如果你所謂的科學是提出解釋/假說,然後藉實驗/經驗/觀察驗證這一說法,並在有問題時提出修正,那麼,the psychoanalysis practiced by Freud (and Jung) was definitely science. "

抱歉啦,無論符合多少其他的屬性,沒有可證偽性就不是科學。

Ramachandran 認為 Freud 是個敏銳的觀察家。我也相信他做出了不錯的觀察,只是他提出的理論實在是太爛了,爛到無法排進科學的領域中。他如果只觀察而不提出這種爛理論,我會比較用比較正面的態度來看待。

第二點更是一種誤解。科學從來不為任何人服務,它只是一種工具。你喜歡拿鈑手來修車,或是喜歡拿鈑手來打人,都與鈑手無關。

self-knowledge或是insight都是個人的選擇,若是一個人可以從挖鼻孔體認到自我價值或是靈光一現,我也不會認為有什麼不對。但是如果說挖鼻孔的靈光一現比科學更能解釋現象,那抱歉,實在是太好笑了。

krissendak said...

嘿,Q:

關於一,謝謝你的補充。

其實我一點也不訝異怎麼會有那麼多人相信精神分析真的有道理。其一,治療的成效並不一定奠基於其依賴的理論為真。就算分析師的理論是錯的,也可能誤打誤撞,或者藉由某些不自覺的溝通技巧,安慰劑效應,讓病人覺得比較舒服。有些人自以為有陰霾,其實只是希望找人說說話受到關心而已。就這一點上,精神分析受到歡迎的原因,大約跟星座命理差不了多少。其二,精神分析有科學包裝。(就算是現在,也有不少人相信我們可以藉由言語溝通化解潛意識裡的壓迫來治療精神疾病。其中包括文組學者和心理諮商師)

Anonymous said...

網頁作者有很嚴重的對母親情感失衡,我判斷他會因此而發生反向作用的戀童癖。

而佛洛依德成為他的父權對象移情,也表示當事人的父權形象軟弱且不佳,所以把隱蔽的憤怒導向於此。網頁底色偏黑,表示他自小就有失去安全感的困擾,所以有發生過分離經驗,即母嬰關係的混亂。當事人的情緒化表示易怒而且自尊心薄弱,對自身形象也感到不穩定。

KrisSendak said...

Q︰

『They have modified and changed their theories of the psyche in non-ad hoc ways』

我相信你是錯的,詳見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08/10/always-ad-hoc.html

龍山寺之虎 said...

嗯啊嗯啊
我剛剛要用的時候才發覺
那些語法最後好像少了一個 </a>

KrisSendak said...

vinta︰

真的欸,謝啦!

(不過我剛剛試了一下,在blogger用就算沒有加上那個符號還是會有連結說,真是體貼啊)

品言 said...

我还是那个观点滥用一个理论和一个理论本身烂,是有区别的。
精神分析,是一种“治疗”手段,对象是神经症(神经官能症)患者,要根据神经症的典型症状进行分析。
分析普遍的正常人本身就不是精神分析的工作。
所以滥用一个理论和一个理论本身烂,是有区别的。

phiphicake said...

品言︰

根據佛洛伊德,有一些神经官能症患者外表言行觀察起來就跟一般人一模一樣,因為他們該有的症狀都被壓抑在潛意識裡沒顯現出來。

這時候,我們怎麼知道哪些人是需要用精神分析來分析的神经官能症患者,哪些人是正常人?

品言 said...

以症状和求助行为为根据啊!没有症状和求助行为的就是正常人啊,不能强行拉来精神分析。

phiphicake said...

品言︰

可是精神分析不是這樣說的欸。

搞不好這些人事實上在夢裡承受很大的痛苦,只是因為潛意識的壓抑,在醒著的時候跟一般人沒有兩樣。對於這樣的人,精神分析師不救他們嗎?

品言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品言 said...

求助行为是很重要的,个人再痛苦,主观上不采取求助行为,怎么救呢?和其他心理治疗或是咨询一样,所谓求助者是要有求助行为的!只要个人不表达,咨询师不可能凭任何证据去证明他有问题,更不可能强行治疗。否则就是在滥用。
回到恋母恋父情结。经典精神分析理论认为,在心理发展的生殖器欲阶段(3到5岁)产生恋父恋母情结,但是只要合理、安全的过度,就不会再体现出来了。只有生殖器欲阶段没有得到合理过渡的,在以后的生活中才会产生“悲剧”——你总是想干你娘!

phiphicake said...

品言︰

i see.

所以,你原來的反駁是這樣嗎︰

精神分析只能用在精神官能症患者身上,而「你總是想幹你娘」是把精神分析濫用在正常人身上的結果,所以我們不能因此說,在精神分析之下,所有人都總是想幹自己的娘。

品言 said...

。。

ns2a2002 said...

後現代主義者:這一切是語言的裂縫!!!
XD

ns2a2002 said...

另外補充一些對於佛洛伊德精神分析的看法...
即使佛洛伊德的理論都不可否證都完全是唬爛好了...
至少在那之前是將瘋狂視為罪惡,
但是到了佛洛伊德之後,瘋狂可以被視為一種疾病,
而使精神病患獲得"人道"*的對待...
(*雖然傅柯可能會認為精神醫療只是虛偽的人道)
「...直到佛洛伊德才重新將癲狂者視為不是因為犯錯或故障,
而是更接近於走偏路(deviation)的人。換言之,
他為瘋狂者進行了某種除罪化而努力...」
「在某方面,精神分析反而是有勇氣去堅持對種族低劣或
遺傳退化的說法提出有力的反駁,同時精神分析在現代的社會/
政治脈絡中有時亦扮演某種『解放』的角色...」
(再見傅柯 傅柯晚期思想新論, 黃瑞祺主編, 松慧文化 2005, pp.208-210)

當然並不是因為這樣,就能宣稱精神分析是好理論,
只是這個理論就算是個壞理論,但是在其他*的觀點下,
它是否給社會帶來更多的益處,比如增加了精神病患的人道對待?
(*這算是實用主義嗎?)

不過在現代對於精神疾病的生理病理機制有更多了解之後,
基本上,大部分的人本來就會同意精神疾病不是罪惡,
只是在佛洛伊德的那個年代,還沒辦法像現在這樣,
將精神疾病視為一種如同糖尿病或高血壓一般的慢性病吧...

phiphicake said...

ns2a︰

嗯啊,我同意你的看法。

龍蟄居士 said...

已經不是新鮮事了:哲學是一種病,一種語言病!與佛氏同一時代底維根斯坦已直言道出,雖然他自己本身原來患有無以言述的精神病傾向。
或問:中國有哲學嗎?答曰:有哲人,但從未聽說「哲學」這一回事兒。彼係一條日製的賤貨!何出此言?傅斯年於其《戰國子家敘論》即開宗明義講:

 論哲學乃語言之副產品;西洋哲學即印度日耳曼語言之副產品;漢語實非哲學的語言;戰國諸子亦非哲學家。

吾國固有思想,在現代西方人底帝國之眼后,僅能勉強被歸屬在所謂人生哲學這一類。但是,吾人必須不厭其煩地著重強調出,科學跟宗教一樣,打者真理旗號,透過硬性劃分其為真/為假、為善/為惡、為好/為壞的相同伎倆兒,反覆上演柏拉圖式神經症戲碼;而其為集體者,則由二十世紀既單純又幼稚的─我的意思是墮入一類倒退狀態─易於操縱及蠱惑人心之意識形態,意即極權主義,所操演。問題出在這箇令人不解且驚恐的“/”。Qu'est-ce? 伊係啥?──「此路不通。」
──什麼?祢以為是在脩路啊?
──是啊!要不請告訴我,為何άνθρωπος φύσει πολιτικον ζωον。
如果您將槍頭稍事收回,那麼相信您的雞蛋會打得更均勻、更為調順了。
敬覆者

phiphicake said...

龍蟄居士︰

最後一次機會你用掉了。

原來把別人喜歡的學科活動指稱為疾病,就可以在攻奸時省掉所有應做的論證啊。

ns2a2002 said...

要來批判這篇文章嗎=ˇ=
http://ntur.lib.ntu.edu.tw/bitstream/246246/10063/1/872411H002038.pdf
大意是探討性別理論吧...但是用的是精神分析的手段.

不過我會建議想要批判精神分析或後現代理論的分析哲學研究者...
最好可以多研讀一下相關文章,確定那些專有名詞到底是怎麼被使用的...
因為這篇文章裡面用到某些拉康的"術語"...= ="
(上禮拜總算結束對於拉康概論性的理解了...
[把中文的拉康的書籍念完了..囧]
不過可能還要更進一步閱讀英文法文文本才行吧...)

另外,潛抑作用:
http://heart.ncue.edu.tw/mind/Defense.shtml
http://blog.yam.com/eileen1030/article/2234219
由於心理防衛機轉的理論在心理動力式(psycho-dynamic)心理治療中會被使用到...
現在已知伊底帕斯情結也許是不科學的理論,
不過...心理防衛機轉假如也不科學,那可能會是很災難性的後果...
(對於心理動力式治療而言如此,不過台灣主流的治療方式也不是這套啦...)
Psychodynamic psychotherapy:
http://en.wikipedia.org/wiki/Psychodynamic_psychotherapy

心理防衛機轉所宣稱的那些理論是否可以具備可否證性呢?
不曉得有沒有類似的文章在探討這個 = =""

phiphicake said...

ns2a︰

我想,只要自我防衛機轉需要預設潛意識的存在,另外一篇文章裡的論證就可以直接拿來用。

Anonymous said...

我想這是嚴重的誤解吧!?
libedo在這裡不是指「色慾」,而是始慾望。
對人文學院來說,這只是對社會科學的啟蒙罷了。
也許你認為"科學"不應該被如此濫用,但"社會科學"無法把"人"拿來像物品一樣的測試,這算是研究限制。
再回歸到伊底帕思情節,並非就如同上述所說的簡單直述。
畢竟這是佛氏的行動研究,他把患有精神異常的患者的症狀分析歸類,且運用「催眠」技術來輔佐、支持研究,但到最後他曾有一度發現許多情境都是患者本身捏造的情境,因此開始探索的地方不再只是夢的本身,而是患者的想像因素,為何會想像?究境自由聯想、夢帶給患者本身什麼樣的力量?再回歸伊底帕思,其實是指人原始的「慾望」被壓抑住(例如原始需求、性、飢餓、愛等等),而壓抑下來的需求收藏在潛意識,但行為舉止仍不時會透露出些許異常,經過「道德教化」、「社會秩序」加以壓抑,如患者有脫序的舉止,追尋到底,才會被稱為「疑似伊底帕斯情節」。

huang said...

佛派在實戰上已經很少人在用了,好像沒道理的腦前葉切除,或phrenology, 鑽腦治病,放血,都是舊世界的東西啊。

racso. said...

這是一篇許久的文字了
首次來你的版面,相當有趣。

被稱為Freud War的Anit-freud一直以來,總是以各種有力的論證
相當有效地推翻了精神分析,這點無庸置疑。

最好的結果是法國認知治療與所謂的精神分析史修正派系(Anti-Freudian)
在幾年前出版了一本《精神分析的黑皮書》
以各種歷史、科學標準、失敗的病例結果、佛洛伊德自身的謊言,
當然還有拉岡莫名其妙的胡說八道言辭,來反對法國至今仍盛行的分析主流
可想而知,隔年拉岡的女婿又集結了一本《精神分析的白皮書》來加以反對。

精神分析的百年史,一百年前的治療方式與人類心靈的後設理論
沒有人會相信,在一百年後還能這些東西來治療病患是有效的
就如同沒有人會拿百年前的感冒藥單拿治療一樣,那是如此的嚇人
盡快這樣講不無簡化之意,畢竟百年分析仍然不斷地在修正自身的方式。

但分析,恩,精神分析的確不被現下的科學標準視為科學。
但尷尬的是,佛洛伊德的語彙與所引用的各種理論:生物學、種系發生學、神經學、人類學等等,都是當時最為流行與先進的科學。
只是這些當時的科學,在今日看來是如此的可笑。

而佛洛伊德也自言,因為沒有更好的科學語言來說明他自己觀察到的現象
只好不斷地修正與創造語彙來加以描述,結果就是現今看到的Freud全集
還是一套,在英譯上有巨大問題的文本。

精神分析不是科學
不是嚴格的科學,也不是精確的科學
就前者,精神分析沒有自明的道理,全部都是從別的學科借來的東西
就後者,精神分析沒有可檢證的標準,
連Freud最常用的論證都是結論已在前題之中。

但精神分析仍然曾經被視為科學。
但這個科學在現今非常尷尬,一個精神藥物學和神經科學如此發達的新世紀
精神分析又有何用?
我們可以用90年代的一個「後現代」哲學家,
在一次精神分析的三級會議上的言論,
來加以說明分析至今還存在的唯一意義。
那就是精神分析做為一種科學,或是任何擁有革命意義上的激進科學,會是哪一種科學?這個哲學家說了,精神分析是一種「虛構」的科學。
一種以科學之名,行虛構之實的科學。(一種思想上的勇於虛構)
但是虛構並非虛假,
就如同沒有人會再相信,在柏拉圖對話錄中的宇宙論圖象,是一種科學。
只是佛洛伊德的科學至今已然成為神話,或是更進一步成為笑話而已。
但我們仍然看到了,一個當年想成為科學的論述,是如何用各種方式來自我形成。

換言之,現在研究精神分析,應該不是將其當成有效的論證,而是將其視為某種虛構的科學史來研究,藉此可以看到當時的「科學形成」過程,儘管是一個失敗的過程。如果法國的科學哲學家Koyre所言正確的話,那麼那些失敗‧過時‧甚至是錯誤的(科學)思想史就的確更有研究的價值(但結果也是比那些流行.時麾.有效或是成功的研究更難申請到經費與補助)

不過,所謂精神分析具有一種勇於思想的性質
這個講法是Derrida說的。以他的惡名,大概這點也很難入口吧,哈。

不過有興趣可以看看佛洛伊德神經學的部份,
參考他1895年的「科學心理學大綱」
和1891年的「失語症研究」
這兩個文本,比主流的那些垃圾佛洛伊德的九官鳥理論,更值得閱讀。
畢竟,夢理論與性理論,只是Freud文本中最枝微末節的部份
不懂為何人文學界為何這麼愛這兩個部份

Freud中最重要的是「後設心理學」和「精神病理學」
「科學心理學大綱」就是後設心理學的前身
「精神病理學」則是用以解釋當時的neurosis的病理產生機制,並以後設心理學為基礎。
這兩個部份都在1900年之前就已經完成了。
不過佛洛伊德當時所用的「類神經學」語言,大概也是昨日黃花,不是現今的笑話就是神話,只能拿來看看他是如何在臨床和純粹理論(虛構)之間不斷地掙扎,結果卻是1895的科學心理學大綱從來沒有發表,Freud死後才於50年代被人找到。

1900年以後的精神分析,不如說是「科學心理學大綱」失敗後的殘渣與不斷修正的結果,但就是被過多地強調性.夢.人類學理論的部份了。

最後,附上佛洛伊德的短文,他認為科學應該是一種「科學發展」
盡管這種說法無法掩飾他對其術語和概念的游移不定,以及不合科學標準的意義。該文出自「欲力及其命運」的首段:



我們經常聽到以下這般的要求:一門科學應建立在清楚且明確定義的基本概念上(Grundbegriffen)。但實際上沒有任何科學——即使最精確的科學——是始於如此的定義 。科學活動真正的開端比較是在於對現象的描述,這些現象進而被組合、排序並置入關連中。而在描述上,人們已經無法避免將某些抽象觀念應用於材料上;無論這些觀念汲取自何處,它們絕不是來自當下的單一經驗。這些將成為科學基本概念的觀念,於日後對材料的工作上更是不可或缺。它們首先必然具備某種程度的不確定性,其內容是否被清晰規劃亦無可置言。當它們處於此種狀態的這段時間,人們是藉由反覆對經驗材料的指涉而取得對其意義的共識。它們看似借自此材料,實則是加諸於此材料。因此嚴格說來,它們具有約定俗成的特徵,但一切均有賴於以下事實:它們並非被任意選擇,而是被它們與經驗材料(empirischen Stoffe)之間的重要關係所決定。在認識並能夠證實這些關係之前,人們自認已臆測到它們。只有在對相應的現象領域更深入研究之後,人們才能夠更明確地掌握這些他所獲得的科學基本概念,並逐漸予以修正…。然後將它們侷限於定義中的時刻才會來臨。然而,知識的進展亦不容許定義的僵硬。一如物理學上卓越的範例所示,即使限定於定義中的「基本概念」亦經驗著持續的內容轉變。
(1915c) Triebe und Triebschicksale, G.W., X, p. 210-211.

racso.

iá-gô͘ said...

1.如果直接使用外國人的原名 ,不要翻譯成Chi-na文的中文名
【Sigmund Freud】 vs 【佛洛伊德/弗洛伊德】是不是對TAIOAN人,學習西方文化,有更大的幫助。
2. IF ,發表的文章,會使用TAIOAN-OE(台灣話)的口語形態來創作,會使
厚 TAIOAN LANG(台灣人)物歌咖綴的心靈食糧,來充實每1個人,心裡的 1 窟田(1畝田)

Anonymous said...

有人看的懂樓上想表達什麼嗎0_0

Kokoro said...

我看不懂30樓的意思,但是很想看原PO回29樓XD

phantoms said...

「師欸,您不是說小丸會因為壓抑的記憶而在兩年內出現憂鬱症狀嗎?」
「唔,看來這個潛意識實在是太壓抑了,連症狀都出不來」

這種陳述不見得不具否證性哦...

根據統計學的原理,被診斷為「壓抑的記憶」的人原則上應該是常態分布的群體,「太壓抑」是極端值,必定佔少數。

我們可以設計一個實驗,比如找100個被文中精神分析大師診斷為「壓抑的記憶」的人當實驗組,再找100個沒有「壓抑的記憶」的人當對照組,事後檢查預測的實現率及二組的差異即可。

如果結果是:被精神分析大師診斷為「壓抑的記憶」的人90%在二年內出現憂鬱症狀;沒有「壓抑的記憶」的人,只有10%出現憂鬱症狀。那麼,精神分析大師所謂的「壓抑的記憶」可能就是有意義的。


至於幹你娘的例子,「昨晚作夢→你想幹你娘」,「想幹你娘」沒有做出任何預測,因此它的確是沒有否證性。

但如果加上「想幹你娘→會在二年內做出幹你娘的行為」,這就有否證性了。

或者換成「作夢的人幹他娘的可能性比沒作夢的人高」,也是一個可以用統計檢證的可否證陳述。(當然,這種陳述應該很快就被證偽了XD)

Kokoro said...

phantoms:
看完後我笑翻了XDDDDDDDD
「作夢的人幹他娘的可能性比沒作夢的人高」這個借我轉到噗浪(會註明出處)上,感謝>_@

phantoms said...

後來發現我寫錯了XD

K的說法是無論有沒有做夢,所有人都擁有「想幹你娘」的性質(呃...正妹有「想幹妳娘」的性質嗎?)

不過我要說的重點還是一樣:如果「想幹你娘」的性質無法做出任何預測,或對某種心理疾病的治療與預後提供參考價值,那這個性質就不具任何意義。

然而如果「想幹你娘」能提供預測,比如「將在二年內與母親性交」,或者「你做工作注意力無法集中的問題,是因為『想幹你娘』的潛意識造成的,使用精神分析法治療後,將能減弱『想幹你娘』的潛意識,使你做工作注意力可以集中」,那就是可檢證且具否證性的。

在搞清楚精神分析究竟是哪一種之前,我認為說「精神分析」(作為一個全稱詞)always ad hoc或不具否證性(科學性),恐怕是以偏概全的。

Kris said...

phantoms:

實務上,至少一開始,應該是你說的第二種。不過當異例出現,精神分析師就會找出其它理由為自己開脫,因此他們的研究不具有可否證性。

你提到用大規模統計檢驗那些假說的方法,我覺得滿有意思的。同樣的方法似乎也可以用來檢驗算命師的話和星座預測(假使這些「假說」都是不模糊且無歧義的)。你的方案要用來檢驗這些假說,在排除那些不確定因素(例如被預測的人知道預測內容而被影響)後,至少在目前我看不出什麼明顯的問題。

然而,我想,你的方案應該無法替那些沒有使用統計工具,專門研究個案且使用ad hoc的理由替自己辯護的學者開脫。你的方案在我看起來有效且應該在一百年前就在技術上可行,這些學者為什麼不用它,我也不知道。(我後來想到一個可能原因:精神分析這種需要醫病雙方深入溝通的技術,幾乎不可能做到雙盲,因此很難排除干擾因素)不過你的方案並不影響我的立場,我在always ad hoc那篇文章的最後面說過,我同意可能存在不ad hoc的方法可以幫助研究精神分析的人進行符合科學水準的工作,不過只要他們用的不是這種方法,一般人就沒有理由相信他們對於人的心理的主張。

phantoms said...

不只精神分析和算命星座,理論上中醫大師、民間偏方、甚至喝符水的療效都可以檢驗。

如果某中醫大師聲稱乳癌很好治,那就丟幾百個乳癌病人給他,然後和西醫組、安慰劑等其他組做對照,配合西醫檢測,嚴密觀察他的預測準確性以及實際療效如何即可。

問題是,這些非主流系統的個體差異太大,因而不適合採用大規模群體實驗(因為每個中醫師功力不同)。

市面上中醫大師、民間偏方一大堆、符水可能來自數不清的廟宇、道觀。如果要做,先做誰?經費有嗎?個案數夠嗎?

即便西醫本身也從來沒有針對「個人醫術」的學術研究,頂多只有某醫師自己的個案觀察,然後其他人總是批評不夠嚴密。

平平是XX手術,如果所有外科醫師都失敗,但怪醫黑傑克個個成功,那就會發生民間盛傳OO神醫用XX手術妙手回春,做起統計卻發現XX手術療效和對照組沒有顯著差異的現象了。


至於個案觀察是否一定沒證據力?我想也不一定。比如感冒的病程大約一週會自己好,如果你吃了甲藥,一週後好了,甲藥的療效恐怕值得懷疑;如果你吃了乙藥,五分鐘後諸症全消,之後也沒後遺症,你覺得還需要統計來證明乙藥對感冒的療效嗎?

即使只有個案,如果某精神分析師真的能對某些精神疾病做出完全無法以安慰劑或自癒解釋的療效,無論理論如何,他的療效也是有意義的。

phantoms said...

如果你同意上面的說法,就應該知道,要判斷精神分析是否有意義,關鍵就是個案資料。

你必須去找精神分析學界真正使用的個案資料和相關的分析論文,考證這些個案是否真的有預測或治療效果,治療效果是否真由精神分析的相關療法所產生,最後才能確認這些理論是否合理、是否有矛盾。

而要有能力判斷這些個案資料的意義,你必須對心理疾病有相當的認識,以及有偵探般從複雜問題中找到真相的推理能力。

如果精神分析學者真搞出這種幹你娘和太壓抑的論調,我也會嗤之以鼻,但是,精神分析學界真的是用這種方式在研究問題嗎?要不要拿幾篇他們的paper或case來看看?

Kris said...

phantoms:

就算有治療效果,也不代表理論是真的(詳見宗教版),所以雖然療效是可觀察的,但無法用它來佐證理論。而要檢驗一個理論是否能對個案做出正確預測,則倚賴可否證性,而只要精神分析理論允許學者任意詮釋觀察資料、增加假設,這群理論就不會有可否證性。

Kokoro said...

給Kris與phantoms:

你們的指的好像是兩件事耶...

基本上就是:

『偽科學』→ 不具可否證性→ 結論:就邏輯上無意義。

『未科學』→ 不具可否證性→ 結論:就社會事實貢獻上有意義。

對於精神分析的『不可否證性』這點我想大家都有共識應該不必再多做解釋了>_@
還有另一個事實就是『我想幹我娘』對社會真的沒什麼意義XDDDD,
可惜精神分析≠我想幹我娘,不然雞蛋糕先生就能完勝結束這回合!

另外phantoms依我觀察你也是阿宅吧?(單純只是想共鳴一下>\\\<)

victor2923 said...

不管有沒有人想幹他娘
白鹿都是完勝啊...

Kokoro said...

victor2923
關於這個問題就請白鹿來回答吧XD

phantoms said...

「要檢驗一個理論是否能對個案做出正確預測,則倚賴可否證性,而只要精神分析理論允許學者任意詮釋觀察資料、增加假設,這群理論就不會有可否證性。」

大致同意這個說法,不過但書依舊同上,你確定精神分析學界真的是用「幹你娘」和「太壓抑」的模式在研究問題嗎?要不要拿幾篇精神分析學界的paper或他們的個案報告給大家看看?


「就算有治療效果,也不代表理論是真的(詳見宗教版),所以雖然療效是可觀察的,但無法用它來佐證理論。」

嚴格說來,所有實驗結果都不保證能佐證理論,不只精神分析,西醫的臨床實驗或物理學實驗也一樣。

對於一個現象(eg.精神分析法的療效),理性的人應該採用所有解釋中最合理的一個;如果有比精神分析更好的理論能解釋,那當然很好;反之,如果精神分析學界的解釋是唯一的或最合理的,我們就該接受它。

「不代表理論是真的」沒錯,但「無法用它來佐證理論」恐怕宣稱得有點過頭。

phantoms said...

如果精神分析學界的解釋是「唯一」的或最合理的,我們就該接受它。

改成

如果精神分析學界的解釋是「唯一合理」的或最合理的,我們就該接受它。

victor2923 said...

>>要不要拿幾篇精神分析學界的paper或他們的個案報告給大家看看?
要主張精神分析沒有白鹿所指出的某些任意操作資料的特性,我相信舉證責任在您方,畢竟佛氏胡掰和理論是眾所皆知的。


>>嚴格說來,所有實驗結果都不保證能佐證理論,不只精神分析,西醫的臨床實驗或物理學實驗也一樣。
這是殺洨東西?實驗室用來檢驗理論的預測和解釋能力,如果實驗的結果會是理論預測範圍,實驗要嘛就是否決理論、要嘛就是證實理論,什麼叫做「所有實驗結果都不保證能佐證理論」?這到底是想說實驗不一定會支持理論預測結果,還是指理論根本沒有辦法被實驗檢驗?

如果是後者,我想你大錯特錯;如果是前者──精神分析都不能拿來被檢測了,從何製作實驗起?證明他已經超出人類目前的能力範圍了。

>>反之,如果精神分析學界的解釋是唯一的或最合理的,我們就該接受它。
BULLSHIT
當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檢視解釋是否是合理的,你要怎麼知道他是合理的?
然後,無法被檢驗的唯一解釋也應該被接受?難道我應該把所有事件發生後的第一個事後諸葛當真?

Kokoro said...

引述victor2923:
當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檢視解釋是否是合理的,你要怎麼知道他是合理的?
然後,無法被檢驗的唯一解釋也應該被接受?難道我應該把所有事件發生後的第一個事後諸葛當真?

答案是,當然不用當真囉!

科學家無非是透過假說去完備原有的理論,會需要這個做法的原因是因為原有的理論與事實有出入的可能性。

而假說尚未被證實前並不能直接肯定其不合理性,更何況精神分析對部份人類有幫助已經是事實並且行之有年。

當然您有權利選擇在精神分析得到完全證實後再相信,但這也只是您的選擇,而非所謂的客觀邏輯。

假日大家都不睡覺耶*´∀`)´∀`)*´∀`)*´∀`)

Kokoro said...

看來這世界上能秉持『懷疑』與『保留』的態度的人比我所想的還要少的多
ヽ(∀゚ )人(゚∀゚)人( ゚∀)ノ

phantoms said...

為了避免歧義,先釐清一下語意好了...


第一,有些人說「精神分析不具否證性」,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1.精神分析範疇的所有陳述,皆不具否證性(0%)
2.精神分析範疇的陳述,大部分不具否證性(>50%)
3.精神分析範疇的陳述,並非全部具否證性(<100%)
4.其他?


第二,什麼東西屬於精神分析的範疇?(複選)

1.精神分析學者的paper
2.精神分析學者的著作
3.有關精神分析書籍
4.精神分析學生的討論文章
5.精神分析相關產業的宣傳、廣告
6.一般人對精神分析的介紹和評論
7.其他?


如果在第二題選了一和二,那就還要說明,誰是精神分析學者?(複選)

1.有精神分析相關學歷、證照者
2.讀過至少X小時關於精神分析的著作
3.修過精神分析相關課程
4.寫過精神分析相關著作者
5.其他?


--
把精神分析換成西醫、中醫或宗教,我相信問題會變得很有趣

Kris said...

phantoms:

我主張的是那些對於「沒辦法被直接觀察,只能依靠聯想法、解夢、言語治療等精神分析方法來推測和分析」的潛意識有所斷說的主張不具可否證性。(參照always ad hoc那篇)

剩下的問題我想我不用回答。

Kris said...

phantoms:

我對要不要拿真的paper來念的回應如45樓維克多所示。你可以不喜歡我的例子,我同意那是為了容易理解和噱頭捏造的誇大的例子,不過這個任意操作資料的例子並沒有違反精神分析的研究方法,而一個允許學者任意操作資料的研究方法不是可靠的,這是我的論證。在這裡,例子就只是例子而已,不是例證,就算實際上根本沒有我捏造的那個理論,也不影響我的推論。

關於治療結果是否可以拿來佐證理論,我同意你說的那套訴諸最佳解釋的推論可以用在喝符水之類的具體民俗療法上,不過我認為這個方法不可能佐證任何精神分析理論,等我有空我會寫一篇文章說明我的論點。


Kokoro :

一個學科要贏得正面評價,「對於部份人類有幫助」是不夠的,他至少還必須整體來說對於人類的貢獻大於壞處才行。而後者,我想就並非明顯已經是事實並且行之有年的了(事實上,就算是前者,我也懷疑它是否已經是事實並且行之有年)。

phantoms said...

Kris:

我同意49樓的主張。然而你的大部分文章(比如always ad hoc那篇)指控的幾乎都是「精神分析」,我不認為有辦法解讀成49樓的說法,我想你應該寫得更嚴謹一點,以免別人誤會你是罵遍所有精神分析學者,而非只針對那些always ad hoc的老鼠屎。

佛洛伊德提出的「心理防衛機制」是被相當認可,而且也出現在現今心理學、精神醫學教科書中的內容。要否證它只要做個統計觀察就好。

佛洛伊德的潛意識理論,也是受到相當的重視。我不認為佛氏有為潛意識理論做出過度的ad hoc使之成為恆真理論。頂多能說它是未證實的科學假設,你可以不相信,但是它還是具有可否證性。

就算是看起來很胡扯的「性心理發展」,在適當詮釋下,也可以透過統計觀察來否證。

何況佛氏並不能代青整個精神分析學界。

因此,我相信精神分析這個領域,還是有很多可驗證的假說和理論的(至於它們現在是否已被充分驗證、我們該不該接受,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victor2923 said...

>>佛洛伊德的潛意識理論,也是受到相當的重視。我不認為佛氏有為潛意識理論做出過度的ad hoc使之成為恆真理論。頂多能說它是未證實的科學假設,你可以不相信,但是它還是具有可否證性。

就算是看起來很胡扯的「性心理發展」,在適當詮釋下,也可以透過統計觀察來否證。

請舉出實例。

victor2923 said...

>>科學家無非是透過假說去完備原有的理論,會需要這個做法的原因是因為原有的理論與事實有出入的可能性。

吃大便啦!假說之所以會被提出,代表就有的知識或理論不足以解釋或預測某些現象,如果原有理論已經運作得很完好,看起來沒什麼問題,根本就不會有人提出可能和他衝突的假說。

>>而假說尚未被證實前並不能直接肯定其不合理性,更何況精神分析對部份人類有幫助已經是事實並且行之有年。

是,前段指的那些假說未被證實前的確不能說他必定錯,但是他有機會被證明是錯的,但精神分析這種蠢假說根本沒有證偽的可能!如果這種東西你都要"持保留態度的話",那麼下面這些東西你都該持保留態度:
1.每天當著你的面強姦你媽媽然後再抹除所有人相關記憶的袋鼠
2.無法被觀察到的粉紅色透明獨角獸。
3.一陀看不見、摸不到、沒有臭味但是沾在你頭上的鳥屎。

總地來說,我們對於某些事情持保留態度(科學上),不僅是因為他未被證實,也得因為它有被證實的可能性,對於那些完全沒辦法觀察到的東西,我們當然有很好的理由宣稱他不對或不存在

>>當然您有權利選擇在精神分析得到完全證實後再相信,但這也只是您的選擇,而非所謂的客觀邏輯。

吃大便!

phantoms said...

#52:

要舉例啊...

比如性心理發展主張:
In pursuing and satisfying his or her libido (sexual drive), the child might experience failure (parental and societal disapproval) and thus might associate anxiety with the given erogenous zone. To avoid anxiety, the child becomes fixated, preoccupied with the psychologic themes related to the erogenous zone in question, which persist into adulthood, and underlie the personality and psychopathology of the man or woman, as neurosis, hysteria, personality disorders, et cetera.

簡譯如下:
孩童在請求與滿足原始性慾時可能遭遇措折(雙親和社會的阻撓),因而在相應的性敏感帶產生焦慮症狀。為了免除焦慮,這些孩童會產生「固著」,並且對與該性敏感帶相關的主題特別專注,並持續到成人,形成人格與心理病理學上有神經質、歇斯底里、人格異常等問題的背後因子。

而依照性心理發展理論,性敏感帶從出生到死亡,會隨著年齡變化而改變,有興趣可以看原文。

原文來自維基百科:"Psychosexual_development"

設計實驗不難,找兩大群相似的群體,一組是阻撓滿足原始性慾,另一組不阻撓,統計分析二群體的人格和心理問題是否有統計上的顯著差異即可。

還有如果你看懂 #33~#37,就應該知道有精神分析相關理論之中,的確有相當一部分是(至少理論上)可以檢證的。

因此,宣稱「精神分析」(全部)不具有否證性的主張,恐怕是相當薄弱的;而且據Kris #49的說法,他也不是這樣主張。

victor2923 said...

這哪裡是"精神分析"了啊?這明明就是指出某件事會不會對某件事造成影響(也就是說某件事和某件事有沒有因果關係之類的),根本不是精神分析

一個假說必須要有解釋力,精神分析之所以會被稱為胡扯,絕對不只是因為它的觀察對象相當詭異(雖然的確是這樣沒錯),還有在於它的解釋方式(潛意識)是完全沒有辦法被探知的。

phantoms said...

至少在維基百科,心理防衛機制和性心理發展都是被視為精神分析的一支。Google也能找到相似的說法。

還有,精神分析不是純粹的觀察和馬後砲解釋而已,它也被實際用於治療精神疾病並且累積了許多有效的個案。

如果你不同意它們被歸類為精神分析,請你說明你怎麼定義精神分析,範圍包括哪些,以及相關的參考資料。

victor2923 said...

我說的精神分析
指的是他所提出來的理論,也就是他們對於某些現象或符號的解釋(譬如說因為潛意識的關係而患有強迫症、或蛇代表陽具之類的)

你舉的例子根本不算是理論...他充其量只是在表達某些東西和某些東西有因果關聯而已

phantoms said...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2%BE%E7%A5%9E%E5%88%86%E6%9E%90

http://en.wikipedia.org/wiki/Psychoanalysis

顯然某v創意無限,對精神分析的定義,全世界沒有人能講的得像他一樣精闢入裡...

Kokoro said...

victor2923:
當你提出情緒性攻擊字眼的詞彙時你就已失去客觀性。

victor2923 said...

>>phantoms
你確定你有看過你給的連結的東西嗎?
中文裡面對於精神分析的定義十分破碎,主要理論章節的部分有不少僅止於現象的描述(譬如說移情)
而英文版對精神分析的範圍如下:
1.a method of investigation of the mind and the way one thinks;
2.a systematized set of theories about human behavior;
3.a method of treatment of psychological or emotional illness.
1.研究某人的心靈或是思想的方法
2.對於人類行為的系統化解釋理論
3.精神治療的方法

而3是否有效並非能夠證明 1. 2.是否正確的方法,而1. 2.和我提的有什麼衝突?儘管我提的定義比較殘缺破碎,沒那麼的簡潔有力,但這不代表我提的東西和上面提的不一樣。
總地來說,用資料海灌爆別人也得看一下吧...哪有人這樣自己掌自己耳光的?

>>Kokoro
>>當你提出情緒性攻擊字眼的詞彙時你就已失去客觀性。
老樣子
吐出沒什麼根據的斷言的嘴巴通通去吃大便

Kokoro said...

怪了,不確定是不是系統出問題被刪掉了!
貼心的再貼一次引述維基概念辨析給你們參考^^:

偽科學和科學的區分
科學可以通過嚴格的科學方式進行檢驗,在其有效範圍內沒有發現反例且具有可重複性。 偽科學雖然宣稱有科學依據,但其例證都不能通過科學實驗的驗證,甚至阻撓嚴格的驗證。

偽科學與原科學的區分
原科學(protoscience)處於假說或不完善階段,還沒有被科學所證實,也沒有被推翻的理論。原科學並不反對科學驗證,但由於其結果不完全確定(如催眠術)、難於驗證(例如古代太空人理論、夸克)等原因,目前階段還無法作出定論。

偽科學與科學騙局的區分
偽科學所聲稱的「知識」雖然並沒有科學支持,但其提出者未必有藉此牟利或欺騙的主觀動機。一部分科學騙局借用了偽科學來達成目的,但偽科學本身是一個中性的概念。

偽科學與假科學的區分
假科學指的是雖然符合科學根據,但是實際上並不可行的理論。例如:只要人類的胸肌厚達兩公尺就可以飛,或是只要人的移動速度超過秒速三十公尺就可以在水上跑。

偽科學與超理的區分
超理指的是一些網路論壇(尤其是化學論壇)中關於科學內容的玩笑,其特點是遍布明顯的科學錯誤,主要目的是為了娛樂。而偽科學很多都是具有較強欺騙性的。

不是科學,但也不是偽科學
科學是人類的知識體系之一,但不是唯一的知識體系。在科學之外,還有很多有用的知識,它們並不屬於偽科學。
沒有經過完整歸納、驗證的知識,無法納入科學體系,但並不是偽科學。例如日常生活的經驗和直覺。
科學之外的其他知識體系,不能以偽科學來評判。例如文學、藝術體系,不適合用科學、偽科學來評價。

另外給victor2923:
不用急著要我吃大便,2012在一起攜手吃大便如何?
好屎,不吃嗎XD?

billing said...

我是連過來剛好看到此篇討論。我不是哲學者(其實我是數學系的),但因為興趣也看了一些frued的書籍。我想提出幾個在這篇討論想到的東西,參考參考。

(1)精神分析的東西,我覺得很可能是不能用分析哲學的思維方式進行思考的。甚至精神分析的思維方式,說不定恰好跟分析哲學的相反過來。

例如,例子裡提到的對病人的詮釋與療癒問題,討論會說「這個詮釋對不對(為不為真),但在個案分析裡並不討論「為不為真」,他們是透過「極細緻的經驗現象」進行詮釋,所以他們要求的是「更好的詮釋」而不是「真或假」。

(2)
從frued到後期的lacan…等,過去frued會說發現了什麼「現象」,並對之做出詮釋;後期的lacan會說,對於freud發現的「某個現象」,我現在有更好的詮釋;或是,對於那個freud曾經發現並描述出來但還難以詮釋的「某個現象」,我現在可以試著詮釋看看。

這個「能夠做出更好的詮釋」的基礎,除了新的「結構」被發現外(例如語言轉向之後),也有可能是新的現象被發現,或是新的組織方式被想出來。

(3)病人能夠「發生改變」,在上述的討論中看起來是「因為被詮釋出來,病人相信了,於是改變發生」。但是在精神分析中,是「改變現象」其實已經(或明或暗)發生了,詮釋只是事後的詮釋而已,這個詮釋企圖建立「理論結構」。而這個理論架構並不是「推論形式」的理論架構,而是一種「結構」,裡面會發生各種「元素的變化」,某個個案的實際情況,可能是「理論結構」其中一種「變化形式」,你可以從個案的實際情況中去猜測其「各種元素的變化形式」。這個「變化形式」在freud應該就是「動力的流動及消漲」的狀態。

(4)所謂「病人的實際情況」資料來自(我聽朋友說過的)每周數次,長達數年的分析資料。例如Jung接受分析十年以上,當然中間有中斷的時期。這種是所謂的「精神分析」,而進入醫療體系的「精神醫學」,似乎又不太一樣了,進入「科學醫療」的「幾次」領域。

(5)再譬如說,當某種偏見普遍存在,我們當然可以證明偏見的命題為偽,我也可以證明某些前提無法「證成」我們以為的結果。但是,同樣的,偏見現象依舊存在,人們並不因為「命題被證明就會改變」,就像病人並不是因為被詮釋的內容而發生改變。而精神分析在此要猜測的便是(這個人)為何會有這樣的偏見,或(在文化上)這個族群為何會有「這樣」的偏見。

(6)最後,「人」通常會「眷戀些什麼」,我在此建議,如果我們用「中文」的「眷戀」這個詞彙來理解freud「eros」,來代替「幹你娘」、代替「生理的性」,我們或許可以在精神分析的文本中看見另一片天,另一種發現意義的途徑。

不過,我還是建議直接去讀freud或lacan或kristeva或誰的書,而不是其他人對前述誰的解讀,因為我發現這些人「所關心的事」和再解讀者所關心的,通常非常不一樣。

我用直白的方式說我大致上知道的、想說明的東西,不是很嚴謹的界定,大概是這樣。謝謝。

小米 said...

hey學長:
我在別人的FB看到他轉錄你的圖,不過他是從別人的blog轉錄
而那篇文章是在講物化男性(?)
學妹資質駑鈍,不太了解那位blogger想表達這張圖和他的論點之間有什麼關係?
http://darthvader.pixnet.net/blog/post/23317981

LungZeno said...

那個寫簡化字的品言,中國大陸還是精神、神經、心理三者不分家嗎?

可能他不是大陸人,因為他用簡化字,所以我才推測他是大陸人。

兒馬子 said...

我只是隨便拿伊底帕斯的弒父娶母的情節套在傑克與魔豆上面...

所以最後傑克和母親過著性福快樂的日子...

Sabrina Wu said...

哈哈!我喜歡那個「你總是想幹你娘」的小貼紙,太經典了啦!

Anonymous said...

可悲!那樣的心理學說-難怪...研究到最後都成為經神病人>-<'哀

張寧郡 said...

我個人極度感覺到不舒服,我一點都笑不出來。
這張貼紙我感覺到極度的不尊重女性。
「你總是想幹你娘」這句話裡面意涵女性永遠都是被幹的次等客體。
這句話充滿男性霸權的征服與輕蔑。

可想而知,分享的大多數是覺得"超屌"的男性。
我明白當然多數人將此句話當作髒話或語助詞使用,
但請想想,為什麼不是:超穴? 你總是想幹你爸?

請版主清楚這句話:你消費的是女性,你是以男性為主體在說話。
即使想用一些偏激的言論去獲得讀者目光,我認為這種理由根本不是理由。
請終止你的性別歧視

喵~喵喵~ said...

張寧郡:
我同意你說的他會帶來不快

不過我想這是因為這句話本身的涵意不雅
但是我想
這可能跟父權阿還有那些沒啥關係

這跟心理學上有
性別認同為男會戀母 性別認同女者會戀父
這樣的看法
所以潛意識的性慾會連結到"幹你娘"
這的確是以性別認同為男者之出發點
這樣
應該不用過度延伸
事實上通常在聊天的時候被幹的都是男的
至少我是很少看到有人跟女生聊天會嗆幹
以上
用詞不嚴謹
未舉出實例抱歉

Post a Comment

如果你的留言不見了,八成是被系統誤判成廣告。我每隔幾天會檢查一次垃圾桶,把留言抓回來。若你等不及,也可以email提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