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9.2008

文學界的索卡事件2

Ern Malley (picture via Jacket17

Pyridine回應了我對Ern Malley事件的想法,簡單地說,他認為雖然被亂寫的詩唬過去不比被亂寫的論文唬過去嚴重,但,「要是讀文學的人不能區分真正的文學跟胡扯, 那文學研究的學術價值就不存在, 英文系就要全部關門了」

我不確定辨認作者的意圖是不是文學研究的工作(我曾經相信那不是,不過我發現自己越來越沒辦法掌握文學研究涵蓋的範圍了:p)。不過,不管文學家是否supposed要具有分辨作品是不是胡扯的能力,Ern Malley事件都有一定的殺傷力︰

  1. 不管文學研究的內容到底是什麼,「這篇文字在講什麼?」都一定是最重要的問題之一。如果作者持有哪些意圖不是文學研究的目的,那麼在這個問題的回答上,文學就只是人人有獎的猜謎—大家就文本隨便穿鑿些東西,就算講得跟作者的想法完全不一樣也無所謂,如果附會出來的東西是符合主流、政治正確或者可以用來批評資本主義,還可以額外加分。
  2. 如果文學界把洞察作者的意圖當成重大責任,那他們顯然幹得不怎麼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