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2008

為什麼上帝能為信徒帶來生命意義而演化不行?

flyyyyy提出一個有意思的問題︰如果作為上帝的創造物這件事情能夠為信徒帶來生存的意義,那麼,為什麼作為演化的產物這件事情不行?(我不確定我的理解是對的,不過錯了也沒關係,因為我就是想討論這個問題)

對信徒而言被演化出來跟被上帝創造出來有什麼差別?我猜一個重要的點是,上帝有意圖(intention)而演化沒有。上帝可以有目的地創造物種,而演化不行。雖然生物學家常常說這個那個性狀的演化是為了什麼目的,但我們很清楚那是隱喻。

當上帝為了一些目的,比方說,建立一個美善的世界或者榮耀自己,而創造人類,這些被創造出來的人就有使命可以擔負,即讓世界變得美善或者榮耀上帝。然而,至少信徒這樣宣稱,他們看不出演化能帶給人類什麼使命,即使我們將演化的隱喻的「目的」literally理解,頂多也只能得出「幹,然後生小孩」這種一點也不符合大家心靈期盼的工作。

「就算我們是上帝為了建立美善的世界而創造的,也不見得我們的生命意義就是做一些會讓世界變美善的事情啊,畢竟我要幹嘛是我的事情,誰鳥上帝啊?」我同意,然而就是有人覺得作為生命意義只要那樣就夠了,我也不能說什麼。再說,事實上,在生活中類似的心理反應是隨處可見的。例如說,有人非常在意自己的出身,在爸媽殷殷期盼之下受精和不小心中獎只好生下來對他來說差別非常大,甚至會決定他在低潮時會不會自殺(「反正我爸媽當時本來也沒打算要我...」)。對比之下,會因為自己是某個超級存在懷著偉大的期望而創造出來的而覺得生命充滿了意義,我一點也不驚訝。

5 comments:

  1. 我聽過一個很妙的說法,用演化來解釋「人為什麼會想要追求意義」這回事。或許你已經聽過了,那就幫我看看有沒有講錯吧。

    簡單地說,追求意義的人在演化上具有優勢。遠古的人類看到地上獸類的腳印,附近折斷的樹枝、天空烏雲密佈、野獸打鬥的痕跡,會去思考:「這背後到底有什麼意義?」然後運用同樣也是演化來的理性來進行推理。這對個體的生存和繁衍後代是有好處的,於是追求意義的人就獲得了一點演化的優勢。這種慾望本身是促進思考的一點推進力,沒有這種慾望的人,就算擁有同樣好的理性能力,在看到上述的種種現象時只會說「喔」然後轉頭去忙其他事情。久而久之就成了被淘汰的一群。

    麻煩的是,這種追求意義的慾望並不會挑對象,因此人們會開始問「天上的星星排列有什麼意義?」「我女兒出嫁的日子下大雨,這代表什麼意義?」「我們的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這種問題,然後就出現了各種手拿拂塵、魔杖、水晶球、十字架的傢伙來幫人們解決問題。此乃後話。 :)

    ReplyDelete
  2. 聽起來像是演化心理學家會說的話。

    補充一點,擁有好奇心和詢問「x有什麼意義」的慾望的那些人,除了會變得比較聰明之外,也會有機會擁有比較多知識、在族群裡佔據比較高的地位、和比較多女人上床。這些都會帶來演化優勢。

    然而,演化心理學的限制是,作為討論對象的性狀(in this case,好奇心和求知慾)必須base on基因,必須能夠遺傳。

    我暑假時讀了Sunsan Blackmore的《The Meme Machine》,討論Memetics。

    如果我們把求知慾當作一種不完全base on基因(基因只提供理性思維的capability)、且可以經由學習模仿得到的東西,我們就可以使用memetics來解釋原來這個問題。大致上的概念是,因為具有求知慾的人會擁有比較多知識,能做出較準確的預測、提供較有效的方法,因此在族群中獲得尊敬和模仿效尤。因此,求知慾作為一種meme,具有散播開來的強大潛力。

    ReplyDelete
  3. 我傾向這樣解釋:

    求知慾是一種欲望,由基因控制。(大多數的慾望都由基因控制神經細胞的神經傳導物質與受體系統達成)

    真正的meme是知識和理性(純粹靠學習複製),而不是求知慾。

    不過求知慾和知識兩者都會演化就是了。

    ReplyDelete
  4. nidor:

    慾望能力的產生一定需要基因的基礎,但是一個人傾向於對什麼東西有慾望就不見得完全被基因決定了。例如說,有人有慾望行淨禮,有人有慾望上教堂,然而,基因哪知道上帝和阿拉有什麼差別?

    我喜歡的簡單模型是,基因決定了人會對於具有,比方說,a b c d..性質的東西有慾望。但是哪些東西對一個人來說會具有a b c d..性質,則是由理解能力和信念等後天因素決定。

    ReplyDelete
  5. 是啦!這樣講是合理的,我也這麼想。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