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2008

《來自地球的男人》

the-man-from-earth

我從很久以前就一直想看《來自地球的男人》這部改編自科幻小說,講述一個活了很久很久的人和他的幾個大學教授同僚(人類學家、考古學家、心理學家和生物學家)在一間房子裡聊天的電影。然而,這部主打談話的片子的談話內容卻沒有想像中的具啟發性、令人驚豔。許多有潛力的話題都習慣性地在爆點出現之前就被打斷、被轉移、被還好頗有趣的幽默給做結。我沒有看過原著,不過可以想像的是,就算Jerome Bixby發神經在小說裡大談科學的驗證、神學的分析,也會在改編的時候因為很簡單易懂的理由(「觀眾需要簡單易懂的話題啦!」)而被刪去。剩下的《來自地球的男人》,就只是這裡碰一點那裡沾一些,讓科學家、無神論者和信徒都心癢癢卻無法一吐為快。

  1. 我和我的朋友拾元先生為了準備討論會把這片子看了兩遍,依然沒有找到彼此都感興趣的討論點,倒是後來談起「演化上,死亡有什麼優勢?」這類離題的問題。

  2. 這部片的優點還是有的,專家和專家之間的討論令我十分饗往,希望以後也能偶爾有類似的休閒活動。另外,那個生物學家真的是很白爛,「十個字的十誡」尤其經典。

  3. 約34分鐘處,活了一萬四千年的約翰提起他擁有十個博士學位,並說明這並不是因為他聰明︰「你們也都能做到。雖然我活了一萬四千年,但並不代表我是個天才。我有的只是時間」。接著,人類學家忽然就談起時間來,讓我覺得有點撒狗血︰
    「時間 ...看不著,聽不到,無法秤重,也無法在實驗室裡測量...只能主觀感受其中的變化,一奈秒之前的我們已經不再,下一奈秒又會變成另一個人...霍皮人將時間視為一種景觀,存在於我們之前和之後,而我們移動...在時間中移動,一片一片地穿越它」

    「鐘錶能測量時間」

    「不,它們測量的是自己。鐘的客觀參照物只是另一個鐘」

    「很有意思,但這跟約翰有什麼關係?」

    「喔,他...他可能是一個...生活在我們所知時間之外的人」
    這段話真的是從頭到尾都跟約翰無關,前面是和如何能拿到十個博士毫無關係的人類學知識順便一提,結論則是完全沒有解釋力的隱喻。

  4. 這部片裡有幾段挺妙的台詞,婊宗教︰

    • 「...但一條會說話的蛇誘惑淑女吃了蘋果,而使我們永劫不復。天堂和地獄被沿街叫賣,因而教士可以利用誘惑和恐懼來統治,並拯救我們從未迷失過的靈魂」*1

    • 「但耶穌的童年故事確實存在」
      「歷史不允許出現真空。即興創作,有一些是很真誠的,填補了空白。杜撰如此久遠之前的事,應該非常容易。寥寥數語,人們就會輕信,而時間會完成剩餘的部份」 *2

    • 「我不會嘲弄未洗澡的穴居人的」
      「事實上,曾經很盛行洗澡的。直到中世紀,教會告訴我們,洗去上帝所賜的塵埃是種罪過。所以到了十月,人們被縫進內衣褲裡面,到了四月才一躍而出」 *3


註解︰

  1. "But a talking snake make a lady eat an apple, so we're screwed. Heaven and hell were peddled. So priests could rule through seduction and terror, save our souls that we never lost in the first place"

  2. "But there are stories about the childhood of Jesus"

    "History hates a vacuum. Improvisation, some of it very sincere, fills the gaps. It would have been easy to falsify a past back then-- a few words, credulity-- time would do the rest"

  3. "I won't make the obvious nasty crack about more unwashed cavemen."

    "Actually, bathing was the style until the middle ages when the church told us it was sinful to wash away god's dirt. So people were sewn into their underwear in October and they popped out in April.

3 comments:

  1. 看過這部片的同好真少....

    就如你所說,這部片的劇本就是東摸一點西碰一點,讓大家都隔靴搔癢,不過我覺得這也是這部片有意思的地方。不像其他B級片一樣有個教條式的主題,它只是開了個門縫,讓大家瞧瞧這些人談的東西長怎樣;如果加上太過激烈的衝突,就實在太灑狗血了。

    電影只是酵母,散場之後才是這些"邪惡思想"開始在人群中發酵的時間。ㄎㄎ

    ReplyDelete
  2. 嗯,說實在這種東西要做得好看就已經偷笑了..

    ReplyDelete
  3. 嗯,說實在這種東西要做得好看就已經偷笑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