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011

焉知死、焉知死

台大哲學系教授孫效智去年在科學人批評Jesse Bering等「心靈消逝主義者(mind extinctivists)」的理論。他這樣講:
「人渴望永恆,我們不只渴望所愛的人在去世後能進入永恆,也渴望自己能有永恆的生命。這樣的渴望究竟是一廂情願的想法,還是合理的盼望?許多心理學家主張,這是人為了免除「自我不存在」(ego’s inexistence)的恐懼,而產生的一種恐懼管理機制,英國心理學家貝林則認為「心靈不滅」是從遠古的人類祖先那裡就遺傳下來、難以撼動的幻覺,以致襁褓中的嬰兒與年幼的孩童不待宗教與文化的影響,就在骨子裡假設「人的永恆性」。此外,人很難想像心靈不存在的情形,也無法以第一人稱去經驗死亡,這些現象強化了「人的永恆」與「心靈不滅」的錯謬信念。

貝林自稱是心靈消逝主義者。在他看來,心靈(mind)不過就是腦的一種作用,與其說是一個名詞,不如說是個動詞。當腦死了,心靈也就沒了,沒有任何神秘可言。不去除「人的永恆」這個幻覺,將阻礙人們理解死亡的真相。不過,筆者以為,心靈消逝主義者的論證模式,類似德國哲學家費爾巴哈(Ludwig Andreas Feuerbach)從心理投射論(psychological projection)來論上帝的不存在。費爾巴哈觀察到一個現象,人在心理上需要上帝,然後他主張,上帝只是人將心理的需要向外投射出來的結果,實際上並不存在。心理投射論最嚴重的問題是,就連內心需要上帝的人都知道,他需要的不是他心理投射出來的上帝,而是創造他也在他心中創造了渴望上帝的渴望的那位上帝。這樣的上帝自然必須先於人的心理投射,甚至先於人的存在,而不能是由人的心理投射所賦予的存在。」
我不同意孫效智對心理投射論的批評。孫效志的基本主張是,心理投射不可能有心理投射者主張的那些效果:心理投射者說,上帝的存在和靈魂的不滅都是心理投射,為的是讓你好過一點。孫效智說:不對,要是一個人真的是為了讓自己感覺好一點而相信上帝或靈魂,他只是在做無謂的掙扎,因為連他自己都知道那些東西是他為了讓自己感覺好一點而想像出來的,這種想像根本不會有效果。

我同意,若一個人是為了讓自己好過一點而有意識地選擇相信上帝存在或者靈魂不滅,他的這些信念將很難有他想要的效果。然而,我認為孫效智的反駁的危險在於,心理投射論者不見得會主張這些信念是人有意識地決定要相信的。例如,他們可以說,持有這些信念的傾向是基於它們帶來的演化優勢而內建在基因裡:如果關於宗教和靈魂的信念能讓人免於恐懼,它們就能讓人活得比較快樂、有自信,而這能帶來演化優勢,最後,這些演化優勢讓那些以某些手段讓人擁有信仰的基因在基因庫中散佈開來。在這裡,「你相信靈魂不滅,這是為了讓你免於恐懼」就跟「你發抖,這是為了保持身體溫度」一樣,不見得是在宣稱對方基於特定目的有意識地進行了任何決定或行為。

同樣地,我也認為孫效智接下來的第二個主張不太恰當:
「其次,人需要上帝固然不能證明上帝存在,但也不能反過來等於證明上帝不存在。回到死後生命問題,人害怕死亡或渴望死後的世界,固然不能證明死後真有另一個世界,但人內在對永恆的渴望,也不能反過來證明死後世界只是人一廂情願的妄想。」
我同意心理投射的說法無法論證上帝或者靈魂不存在,但我懷疑Bering等論者是否真的是像孫效智暗示的那樣,企圖使用心理投射理論來論證靈魂的不存在,或至少將這個理論當成支持靈魂不存在的理由之一。

讀Bering那篇就緊接在孫效智之前的文章,你會發現她其實根本就沒有談靈魂存不存在,她的整篇文章是從心理學和演化論來討論我們為何會相信靈魂存在,換句話說,至少在那篇文章裡,她引用的理論(包含再度被孫效智引述的那些)都是用來說明為什麼我們會相信靈魂不滅,而不是用來支持靈魂的不存在。

其實Bering進行的這種討論,通常是出現在論戰一方認為大勢底定,開始收拾對方殘兵的時候。你可以想像,就算我們真的有很好的證據相信上帝不存在,或者沒有靈魂,依然會有一些死忠者堅持逼問╱硬凹:「無風不起浪啊,若是這些東西真的都不存在,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相信上帝和死後世界?」在這個時候,Bering的這些研究就能派上用場,向這些人解釋為什麼他們會有這些信念。Bering是否認為大勢底定,以及如果是的話,憑甚麼那樣認為,這些都是可以追問的問題,但是如果人家沒有那樣主張,你就不能說對方的說詞是用來證成靈魂不存在,而不僅僅只是用來說明為何人有相信靈魂存在的傾向。

26 comments:

  1. 孫效智是基督徒,他雖然很忍耐,終究還是犯錯了 XD

    ReplyDelete
  2. 這篇我在看的時候就覺得論證很兩光....

    ReplyDelete
  3. 「心理投射論者不見得會主張那些信念是人有意識地決定要相信的。例如,他們可以說,這些信念是基於它們帶來的演化優勢而內建在基因裡:如果關於宗教和靈魂的信念能讓人免於恐懼,它們就能讓人活得比較快樂、有自信,而這能帶來演化優勢,最後,這些演化優勢讓那些以某些手段讓人擁有信仰的基因在基因庫中散佈開來。」

    我不曉得心理投射論者是不是真的有這種說法,但是這種說法明顯有問題。時至今日,難道真的有人有信心認為基因本身是一個有意識的單位?這種說法不僅沒有證據,而且這種adhoc根本就跟精神分析一樣好用。如果基因是個有意識的單位,那人體中的任何一個器官或組織我們都可以宣稱他們有意識(否則我們得說明為什麼基因有意識,而由他們組成的一團東西沒有意識),這樣的理解就跟某些精神分析學派根本沒什麼差別。(某些精神分析學派,例如榮格學派就聲稱,人體所有的器官都有意識,我們的心靈不僅僅是大腦構成的)

    當然,如果心理投射論者沒有說過這種說法,而是phiphicake幫他們想出來的宣稱,對照起以往這個blog嘲笑精神分析always adhoc的說法,或許phiphicake應該說明為什麼「基因是有意識的」這種adhoc可以被接受,而精神分析學派的這種宣稱卻不行?

    ReplyDelete
  4. >Mithril

    僅根據那段文字再加上我沒理解錯誤的話,心理投射論者只說,有某個基因讓人無意識地傾向相信宗教和靈魂,而傾向相信宗教和靈魂的人在演化史上較具有優勢,所以大部分的人類在歷史上大部分的時間都相信有宗教和靈魂。

    心理投射論者從頭到尾就只是用演化論來解釋為什麼大部分人類在歷史上大部分的時間都相信有宗教和靈魂,可沒有做過什麼「基因本身是一個有意識的單位」這種奇怪的宣稱喔。

    ReplyDelete
  5. LiuSky:

    當然,那是您的理解,雖然跟我的理解有落差。

    請看這句:「這些信念是基於它們帶來的演化優勢而內建在基因裡」,換句話說,基因內建了可以帶來演化優勢的信念。這句話更淺顯的意思是:「基因有信念。」如果有人宣稱說這不能替換成基因有意識,那也可以,但是請解釋一下什麼是信念?信念跟意識到底差在哪裡?一般人(像我)很難理解什麼東西可以有信念卻沒有意識。

    就我的理解,信念的指涉比意識更為嚴格,也就是說信念必須建立在意識的基礎上。例如:我們不會說嗑藥嗑到進入無意識狀態的人有什麼信念,但是我們會說他之所以嗑藥是建立在他認為嗑藥會讓他快樂的信念。(當然這時候他還有意識)一但失去意識,那信念這種概念根本就不存在。

    ReplyDelete
  6. Mithril:

    當我說一組基因內建了信念,我要說的就只是這組基因會讓持有者傾向於擁有那信念,如此而已。

    ReplyDelete
  7. 怎麼會有人這麼聰明到認為白鹿會說基因有意識?

    ReplyDelete
  8.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9. Kris:

    一樣,問題沒有解決。當你抱持這種道爾金式的化約看法,反而陷你自己到很難辯護的立場。很容易就能想到一種方式來反駁你,例如:如果這種信念是照你形容起來如此決定論式的(我意指的是,關於靈魂或神的信念),而且在智人出現的10萬年間造成了很好的結果(看看現在的文明),反抗這種具有演化優勢的信念不就看起來才是真正的蠢蛋?(Ex:無神論者)如果心靈投射論者真的使用你替他們想出來的這種辯護,就會陷入一種困境,這個困境我稱之為「愈研究人愈蠢困境」。是的,研究的結果是神跟靈魂不過是我們心靈的投射,所以我們不相信神或是靈魂真的存在(到這底一切都還很美好),雖然這種信念可以帶給人類演化優勢。(立刻讓自己變成邏輯上的智障),這看起來真不是個好選項,所以我認為這個理由看起來行不通。

    victor2923:

    在看過許多研究者的神奇發想之後,一個人實在很難自認非常聰明,不過要做出比較應該還算有點自信,顯然比起你是好得多了,建中的小學弟。

    ReplyDelete
  10. Mithril:
    你的說法忽略了太古時代所需要的生活條件以及農業化、工業化後所需的生活條件是不一樣的。

    天生肢體不全、肌肉威縮或無溝通能力的智障在太古時代根本活不下來
    人類不用為生計四處奔走、居無定所(就算你是遊牧你仍然有生產力)或互相照顧的特性使得人類相對於其他物種可以不用那麼的被天擇所篩選。


    況且,kris又不沒有表達他支持那類說法,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聰明到講得好想他支持那些看法一樣。
    然後,我很難想像我會輸給連基本的文義理解都不懂的傢伙
    連別人再說什麼都搞不清楚的人比我聰明?

    ReplyDelete
  11. kris又沒有表達*

    ReplyDelete
  12. 然後,在仔細看完kris的東西後,我還發現了一個更蠢的錯誤
    kris所宣增的信神會帶來演化優勢,這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信神可以帶給你平安喜樂的感覺,而這是演化優勢。
    無神論者已經打從心底懷疑神的存在了
    信不信神對他們來說一點優勢也沒有──反抗他可是一點也不蠢啊

    ReplyDelete
  13. Mithril:

    我有兩個回應,第一個回應,小強在10~12樓已經替我講了。

    我的第二個回應是:假使信神在現代依然能帶來很大的演化優勢,這也不構成以演化優勢說明信仰的心理投射論者自爆的理由,因為科學家的任務是追求事實,而不是想辦法讓人們做出能帶來演化優勢的事情。再者,就算科學家有義務指導其他人做出划算的選擇,他也不見得就有義務促使其他人增加他們的演化優勢,因為追求演化優勢不見得是每個人都認同的使命(或者,生命意義)。如果你認為追求演化優勢很重要,你當然可以罵那些寧可放棄演化優勢也要相信事實的人是智障,不過當你這樣做,基本上就跟李家同罵那些不看經典文學的人是野蠻人一樣,只是在表達自大而已。而如果你的用詞不只是「智障」,而且是「邏輯智障」,則又表達了你要嘛用詞不精確,要嘛邏輯不好,因為你的對手沒有犯任何邏輯錯誤。

    另外挑幾個毛病:

    我想,我描述的這種基因,並不比起其它基因來得更「決定論式」。我也不覺得我對基因功能的理解跟目前大多數演化學家和遺傳學家有什麼重要差別,足以讓你把我歸類到「道金斯式的化約看法」。如果你不是真的理解這些詞,也不是真的要用這些詞來表達什麼重要的概念或區別,那就不要用。

    ReplyDelete
  14. Mithril:

    這次回應話說得比較重,我覺得你這次的發言沒有達到你以前的水準。

    ReplyDelete
  15. 可愛的學弟:

    「你的說法忽略了太古時代所需要的生活條件以及農業化、工業化後所需的生活條件是不一樣的。」

    嗯,是啊,可是這跟這主題有什麼關係?當我們說某種自然的,物質的東西(在這裡是基因)影響我們做某件事情,這件事情帶來演化優勢,這代表這個東西你是無法改變的(除非我們基因突變),你不得不如此做,因為自然的規則已經寫定了。我想你大概是要說農業化時代人類必須信神,因為基因判斷這樣比較有優勢,在工業化時代我們不需信神,因為這沒有演化優勢?

    「天生肢體不全、肌肉威縮或無溝通能力的智障在太古時代根本活不下來。人類不用為生計四處奔走、居無定所(就算你是遊牧你仍然有生產力)或互相照顧的特性使得人類相對於其他物種可以不用那麼的被天擇所篩選。」

    這段文字真是太黯然銷魂了......。你贏了,我看不懂你要說什麼。

    「然後,在仔細看完kris的東西後,我還發現了一個更蠢的錯誤,kris所宣增的信神會帶來演化優勢,這某種程度上是因為信神可以帶給你平安喜樂的感覺,而這是演化優勢。無神論者已經打從心底懷疑神的存在了信不信神對他們來說一點優勢也沒有──反抗他可是一點也不蠢啊。」

    這有什麼差別?

    原本的論證:

    所有的人類都有基因->A(前提)
    人類的基因告訴人類要相信有超自然力量(或是神,靈魂,管他的)->B(Kris的假設)
    相信超自然力量可以帶來演化優勢->C(Kris的假設)
    要嘛你就相信有超自然力量,要嘛就不相信有超自然力量
    相信有超自然力量,得到這種演化優勢。(根據A,B,C)
    不相信超自然力量,成為放棄這種演化優勢的智障。(根據A,B,C)

    加了「平安喜樂」感的但書以後

    所有的人類都有基因->A(前提)
    人類的基因告訴人類要相信有超自然力量(或是神,靈魂,管他的)->B(Kris的假設)
    相信超自然力量可以得到某種平安喜樂的感覺->C(應你要求所加Kris的假設)
    這種平安喜樂感帶來演化優勢->D(Kris的假設)
    要嘛你就相信有超自然力量,要嘛就不相信有超自然力量
    相信有超自然力量,得到平安喜樂感,得到這種演化優勢。(根據A,B,C,D)
    不相信超自然力量,成為放棄得到該種平安喜樂感以及演化優勢的智障。(根據A,B,C,D)

    把假設增多,結果還是一樣,你數學老師都要哭了。(不過ck數學老師爛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搞不好不是你的錯。)

    心靈投射論者對靈魂,神這種超自然力量採取的立場,我想不會跟道爾金相差多少。我同意心靈投射論者的觀點很有可能是對的,但是為他們辯護的理由不能使用「當我說一組基因內建了信念,我要說的就只是這組基因會讓持有者傾向於擁有那信念,如此而已。」這根本不算一個辯護,只會讓心靈投射論者看起來像個智障。更糟的是,如果你是個無神論者,替科學研究想出這種辯護理由來支持無神論,也會讓自己像個智障。

    ReplyDelete
  16. Kris:

    的確,我做了「一個人一定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選項」的不當預設前提而沒發現(也沒寫出來),這邊我的「智障論證」確實有問題。這裡要為我的無禮以及不當用詞致歉。

    不過我仍然懷疑,當我們做出「因為基因的自私讓我們OOXX」的宣稱或是辯護(標準道金斯式的說法),這其中難道就沒有always adhoc的問題?

    ReplyDelete
  17. to Mithril

    我想 Mithril 可能誤解演化優勢的意義,這裡舉鐮刀型貧血為例。

    有非常高比例的非裔美國人受鐮刀型貧血所苦,身體處於慢性缺氧的狀態,不時會有週期性的疼痛,有鐮刀型貧血的人若沒有良好的醫療照護通常壽命只有三四十歲。

    但在這些非裔美國人的故鄉非洲,鐮刀型貧血雖然會造成病痛,但是會使兒童比較容易在瘧疾肆虐的環境下撐到適婚年齡,因為瘧原蟲需要健康的紅血球才能大量繁殖。

    在非洲雖然鐮刀型貧血患者通常只能活到三四十歲,但他們比其他早夭的人有更多機會生下後代,因此非洲有些地區具有鐮刀型貧血遺傳的比例非常高。

    美國並不是瘧疾流行地區,這種體質還會造成額外的醫療支出和降低生活品質,因此美國的婦女會採用產前篩檢的方式避免產下不健康的嬰兒。


    所謂「演化優勢」也就是「天擇優勢」,乃是由外在環境所控制。

    這類的例子很多,例如人腦擅長做模式辨認、模式推論,卻不擅長精算,這是因為古代的生活環境對快速推論的需求遠大於精確的推理,然而到現代社會卻是拿精確的計算、推論能力來篩選理工人才

    ReplyDelete
  18. Mithril:
    科,很不幸我的數學老師超相信我的邏輯能力的=w=
    結果你又犯了跟之前一樣無視別人文義的錯誤──不懂的話好好問別人嘛!幹麻裝懂?
    我相信我的看法之所以能夠擊倒你的,在於他們蘊含這些,而且他們表達出這些地跡象還滿明顯的:
    1.太古時代的基因優勢可能不是現在的基因演化優勢──智商140的瘦皮猴和智商80的壯和我相信在太古時代比較容易活下來。
    所以就算太古時代人類擁有宗教信仰是佔有優勢的,不代表現在也是。
    然後承接著kris之後的說法:就算是,違反他也不見得蠢。
    2.無神論者的基因或許沒有使他比較容易信神(甚至是質疑神的),如果這個為真,就算他信神也不見得會得到平安喜樂,強迫或半強迫使他信神的結果可能反而會使心情變糟,這可不是什麼演化優勢。

    ReplyDelete
  19. 1.太古時代的基因優勢可能不是現在的基因演化優勢──智商140的瘦皮猴和智商80的壯和我相信後者在太古時代比較容易活下來。*

    ReplyDelete
  20. 我難以想像在什麼樣薄弱的生物學常識下,可以指控別人「基因有信念」這種話。簡直讓人回想起,剛發明照相術的時候,很多東方人也指控那是「洋鬼子攝魂術」的情形....

    ReplyDelete
  21. nidor:

    我那時候也有這種感覺:「你是把我看成智障嗎...」...

    ReplyDelete
  22. 不好意思,是哪一期的科學人,2010年幾月的

    ReplyDelete
  23. zitt:

    google一下就知道囉

    ReplyDelete
  24. 我二十三歲高中畢業目前在棋院當助教

    最近對哲學產生了興趣,平時會閱讀相關的書籍,
    今天很高興找到了哲學機蛋糕這麼優秀的網站,
    看著前面大家討論的內容,讓我這不甚精密的腦袋有些運轉過熱!

    感覺自己好像有些看不懂,
    所以我先說自己在這篇文章中理解到的主題是

    基因和信仰的關係

    先從生物演化來說好了,

    如同生物的演化,人類也在不斷地適應這個世界,
    一般生物演化的是形體,
    而人類演化的則是思想

    當然啦!人類在形體方面也一定會有演化,
    畢竟一樣米養千樣人,不談思想,光看樣貌喜好身高等等,就有極大的差距!
    可人類最特別的還是,思想能夠延續,
    在傳宗接代此一生物本能下,我想延續思想也是人們另一種繁衍的象徵!

    有人說過人生如夢,夢醒了什麼都沒有.
    這句話在我看來除了含有啟發心靈的意味以外,
    其實還反映了人類延續文明的情況,
    (失落的古文明就像是夢的破滅)
    不管靈魂究竟存不存在,會不會有輪迴.
    人類都要面臨一個課題,那就是如何延續現在的"我"的存在
    死後的世界永遠都是一種假設,以現在人類的科學研究來看,能提出證明的案例可謂少之又少!
    除非有人發明了一個讓大腦停止活動一段時間後,又能從新啟動死而復生的技術!
    不然怎麼能夠證明死後世界的存在!

    對進行創作的人們來說,用子嗣來延續"我"的存在已經是一個過時且薄弱的存在.
    新崛起的是個人的創作慾望和思想,

    如果說是基因給予了人們延續文明的本能,
    那麼這個本能必定還包括了 接收和給予這兩個機制
    就像大隊接力賽跑一樣,
    從別人手中接過棒子,然後運用自己的知識和身體向前奔跑,直到告一個階段再交接給他人.
    那根棒子從出發開始就和原先的棒子不一樣了,他可能會沾滿手汗,也可能因為久握而存有溫度,甚至還會遇上掉棒沾上泥土的情況

    在繁衍的本能所產生的文明生活至今的人們,也因為接受此一機制的關係,難免會感生追溯過去產生現在的"我"的存在的想法

    我對於演化的結論是,人類是一種會藉由繁衍思想來滿足延續自身存在慾望的動物!
    例如我的小孩,我的想法,我的畫作,我的文章,我的棋風等等

    在此一前提下,信仰便是意圖保護且延續思想的產物!
    人類知道未來相對於自己是無限的,單靠一己之力實在是很難維持思想的存在,
    於是主事者必須要舉出一個創造至今這個思想的起源,那個起源便是神!
    然後藉由信仰神,來建立鞏固思想的族群,

    \封建制度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以本家為起源,建立屬於人們的文明,

    自省跟尋求心靈其實並不一定要向宗教團體靠攏,
    只是剛好人們出生在一個擁有宗教色彩的世界,
    說到心靈空虛,和自我反省時總是會不自覺地想到宗教.

    有人藉由禱告來獲得心靈平靜,
    而我則是透過思考喜歡女孩的心情來詮釋這個世界!

    嗯!我知道此文的思維還有很多不足切需求證的地方,
    所以不嫌棄的話,是否能像我提出疑問,
    幫助小弟看見哲學的脈絡和精隨

    ReplyDelete
  25. 對於心靈消逝主義牽涉到許多範圍,人在追求著什麼?哲學等於思想?有點不能一語帶過,只能說是人們在世上歷經空虛渾沌之後開始探討更加理想化的世界,所謂理想加上完美的一種思考模式。而心靈消逝主義是否在探討罪與罰的部份,因為人死了就沒有所謂永恆存在,曾經在世上所經歷的一切無論好壞,死後就沒有所謂賞罰。然而以宗教來説,靈魂是永恆所以不停告知人們要從善,因死後還有賞罰的過程。心靈消逝主義或許只是合理化的避開賞罰的部份,人在世上是短暫的。

    ReplyDelete
  26. 以上由Mithril所引發的討論串證實了,作為哲學研究者或愛好者,對於一些生物基本知識的完整認知和瞭解是多麼的重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