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2011

科學能幫上道德判斷什麼忙?

我同意科學可以在我們做道德判斷時幫上忙,不過我不同意科學可以協助我們區分正確的道德觀和不正確的道德觀

科學能夠在我們做道德判斷時幫上忙,那是因為科學協助我們知道哪些手段能達到哪些目的。例如,紀惠容主張禁止性交易,因為她相信這樣能提昇女性福祉。然而,要是她更加理性,或許會發現她的推論是錯的。當然,她的推論是錯的只代表她提出來的理由不足以證成禁止性交易有助於提昇女性福祉,或許事實上禁止性交易確實有助於提昇女性福祉,不過這必須倚賴社會科學調查,而這就是為什麼科學有助於我們做出正確的道德判斷:給定我們的某種道德觀,科學會告訴我們,哪些手段能最大地滿足這個道德觀,而要是我們夠小心,科學也有機會協助我們發現自己選擇的某些手段並非如同我們相信的那樣有效。

在這裡,科學能夠協助我們做出正確的道德判斷的意思,其實是科學能夠協助我們辨別:在給定的道德觀之下,哪些手段是正確的(能滿足該道德觀的)。繼續使用先前的例子,假設我們同意這個道德觀:
道德上,我們應該提昇女性福祉。
基於這樣的道德觀,科學能夠協助我們區別下面這個道德命題是否正確:
道德上,我們應該禁止性交易。
然而,科學提供的這種幫助依然是道德上中立的。在上述情境中,假使科學告訴我們,在道德上我們應該禁止性交易,這並不是因為「性交易是道德上壞的」已經被科學證明為事實,而只是因為科學讓我們知道禁止性交易有助於提昇女性福祉,而後者正好被我們選擇的道德觀認可。換句話說,在這裡科學並沒有證明某個道德規則或手段是對的,科學證明的是,某個道德規則或手段,相對於特定的道德觀,是對的(事實上,我們對於科學或理性思維提供的這類幫助應該已經見怪不怪,因為在日常生活中,它就是這樣協助你做出各種「正確」決定:若你沒什麼錢,也不在乎多花費兩個小時,理性思維會建議你搭客運回台北,而不是搭高鐵。這當然並不代表我們可以經由理性證明「搭高鐵回台北」隨時都是正確選擇,被理性證明的只是,「搭高鐵回台北」是最能滿足你的這組需求的手段。你得先給定需求,科學才有辦法找出最佳手段)。

在道德觀被給定的情況下,我們的許多道德判斷仰賴科學。例如,關於墮胎的爭論,就仰賴科學給出的許多資訊,包括胚胎何時開始有意識、有痛覺...等等,這是因為在這些爭論中「結束有意識的個體的生命是道德上錯的」、「使得別的個體痛苦是道德上錯的」常常是被給定的、無爭議的共識,所以墮胎有多糟糕取決於墮胎是否會侵犯這些規則,而墮胎是否會侵犯這些規則,則仰賴科學發現。

然而,若不給定道德觀,科學就不能像前面那樣給出建議。而科學也無法協助我們判斷兩個彼此衝突的道德觀哪個比較正確(除非我們有第三個更高階的道德觀供科學參考)。例如,在前面的例子裡,若假設我們在道德上應該提昇女性福祉,科學就能告訴我們,我們是否在道德上應該禁止性交易。然而,科學不能告訴我們,在道德上我們是否應該提昇女性福祉(當然,若假設我們在道德上應該建立和諧社會,或許科學就會告訴我們我們在道德上應該提昇女性福祉,因為這樣做有助於建立和諧社會,但在這種情況下科學一樣無法告訴我們我們是否在道德上應該建立和諧社會)。

2 comments:

  1. 是不是有甚麼哲學家或者文章
    主張科學能夠證成道德觀之類的主張?
    我好奇這篇文章的動機~
    哈哈~

    ReplyDelete
  2. 哲思者:

    這篇文章的動機,跟這篇文章第一段提到的那個連結有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