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2011

怎樣才算是打稻草人

「打稻草人」這詞在網路筆戰時常出現。通常,當我們認為別人對自己的批評是出於誤解,我們就可能會說他「在打稻草人」,或者「犯了稻草人謬誤」。

有些人認為,只要你攻擊的對象不是對手心裡想的主張,你就是在打稻草人。然而,若這是打稻草人的合理標準,打稻草人本身就不再是一種責難,因為,就算你攻擊的對象不是對手的主張,其原因也不見得是你犯了錯,反而可能是對手表達能力不好,甚至故意誤導。當「打稻草人」被定義成「攻擊自己的對手不主張的論點」,它在攻擊者身上加諸太多負擔,因此無法成為品評雙方辯論表現的合理標準。

不過,要是就算你攻擊的對象和對手心裡想的主張不一樣,你也不見得是在打稻草人,那麼,到底要怎樣我們才能責怪別人,說他是在打稻草人?我提供一個可能的標準:
(假設:B為了說明自己的論點X而做出論述P,然後,A針對P做出反駁Q。)
A的反駁Q是在打稻草人,若且唯若:就算A的反駁成功(即:假設A的推論都有效,且前提皆為真),也無法攻擊到X,而且,P把X表達得足夠清楚。
在這個標準下,當一個人打稻草人,就代表他的討論表現真的不夠好,因為別人已經把自己要表達的東西講得夠清楚,但他依然做出了和別人的論點沒有關係的反駁。(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標準下,當A打稻草人,A不見得就誤解了B的論述,還有其它可能性,例如A知道B在說什麼,但在反駁時故意曲解,或者A知道B在說什麼,也沒有故意曲解,但在建構反駁時誤以為自己的結論和B要講的東西有關)

當然,就算這個標準是對的,也不代表我們隨時都能無爭議地在討論中指出誰打了稻草人,因為,這個標準使用了一個很可能有爭議的概念:「表達得足夠清楚」。在一場討論中,我們要怎樣才能同意某個人的某段論述把某個論點表達得足夠清楚?這不但關係到那段論述講了些什麼、如何講,也關係到那個論點的內容,甚至發言人在該討論脈絡下可以合理假設的聽眾群。在很多情況下,要明確地釐清這些因素,是很困難的。然而,這並不代表你通常無法合理地在討論中指責你的對手打稻草人,不過,在你那樣做之前,應該回過頭來想想:對方看似打稻草人的行動,是否其實情有可原?

5 comments:

  1. >>(假設:B為了說明自己的論點X而做出論述P,然後,A針對P做出反駁Q。)
    A的反駁Q是在打稻草人,若且唯若:就算A的反駁成功(即:假設A的推論都有效,且前提皆為真),也無法攻擊到X,而且,P把X表達得足夠清楚。

    請問可否舉個例子來說明這種情況呢?我比較搞不懂的地方是為何A反駁P的推論有效,卻無法攻擊到用P來論述的X。
    如果能舉個實例,大概就比較好懂。

    ReplyDelete
  2. Kaz:

    我和Anonymous在下面的討論是一個勉強可用的例子
    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2011/09/80_2257.html

    請參照11F和12F,Anonymous反駁我說,常識不是可靠的。然而,就算他舉出來的,關於常識不可靠的理據都有道理,也無法反駁我想要用提到常識的那個段落來表達的論點,因為我所說的常識,並不是他講的「一般人相信的科學常識...」之類的東西,而是理解我在11F第一段的說法的一般理性能力。

    之所以說這個例子只是勉強可用,是因為我提到「常識」時,顯然沒有說明清楚,導致Anonymous誤會。

    ReplyDelete
  3. Kaz:

    我想你應該是被我的用詞誤導了。當我說「A的反駁成功」,我想講的並不是P成功地反駁了Q,而只是像我在原文括號裡那樣說的:A的推論都有效,且前提皆為真。在這種情況下,P是有道理的推論,但它的內容和我要用Q表達的東西沒有關係,所以嚴格來說並不算是對於Q的成功反駁。

    ReplyDelete
  4. 感謝!我的確有被"反駁成功"影響到。
    看完之後大概懂了,有點像是「看似反駁到了什麼,但回頭看原來的論點依然不受影響。」的感覺。
    他對"常識"的說法的確有道理,在過去,很少有人相信科學家,反而更相信神靈、道士。的確有因為環境不同而影響到常識的判斷。但即使如此,也不影響到現在能夠區別辨科學與宗教的不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