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008

邏輯規則與藝術討論

「如果排中律是正確的邏輯規律,為什麼『這幅畫很美』可以在藝術討論的場合中合理地既為真又為假?」

「因為邏輯只能被用來討論有明確意義的命題」

這樣的回答不算錯誤,然而,它可能會讓一些對邏輯規則的意義和「討論」這件事本身沒有做過夠深的思考和理解的人形成這樣的誤會︰

重視邏輯的人主張感受性的問題(那些關於人們對藝術品的感受和評價的問題)沒有辦法被討論,是因為感受性的語句的真假值無法被邏輯理性判斷。然而,為什麼我們能知道宇宙的另一邊有個黑洞,卻對掛在眼前的簡單事實無法判斷?這似乎隱含我們需要一套非邏輯的方法來討論感受性問題?


...


邏輯不能告訴我們哪些句子是真的(除非這些句子是必然真理,例如「如果張三是單身漢,那麼張三是單身漢」),邏輯只能告訴我們,在用字的意義清楚的情況下,哪些句子可以從哪些句子推導出來(「所有的狗都有鬍子」「有一些狗有鬍子」),哪些句子和哪些句子不可能同時為真(「2008年全世界最高的人是小夫」「2008年全世界最高的人是小夫的同學胖虎」),哪些句子和哪些句子不可能同時為假(「多拉a夢有尾巴」「多拉a夢沒有尾巴或者大雄沒有尾巴」),哪些句子和哪些句子的真假值一定相同(「大雄是單身漢」「大雄是男的,而且沒老婆」),哪些句子和哪些句子的真假值一定不同(「靜香嫁了大雄」「靜香沒嫁大雄」)。

邏輯可以告訴我們「桌上有紅蘋果」蘊含「至少有一個紅蘋果」、「桌上有紅蘋果」和「桌上沒有紅蘋果」的真假值一定不同、「桌上有紅蘋果」和「桌上有顆紅色的蘋果」的真假值一定相同,但是邏輯不能告訴我們桌上到底有沒有紅蘋果。要知道桌上有紅蘋果、窗外在下雨、有個黑洞在哪裡哪裡的,除了邏輯,還得依靠感官和科學方法。

因此,即使我們不能在客觀意義下宣稱「這幅畫很美」,使我們不能在客觀意義下宣稱「這幅畫很美」的也不是邏輯,而是我們找不到那些使得「這幅畫很美」在客觀意義下為真的條件(「張三是單身漢」在客觀意義下為真的條件就是張三是男人而且沒老婆),或者找不到那些能夠可靠地觀察到這些條件的方法。

反過來說,如果我是那種相信美是客觀存在的性質的人,例如柏拉圖主義者,我就可以主張「『拾穗』是美的」這句話的確有客觀的真假值。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至少我相信)「『拾穗』是美的」便能夠表達命題,也能使用邏輯來進行演算,並且會符合邏輯定律規範。

但是,即使我們假定「『拾穗』是美的」這句話的確有客觀的真假值,這樣的假定對於愛畫人士之間的討論有沒有幫助,就不一定了。因為,即使它的確有客觀真假值,根據現況,這樣的客觀真假值依然難以被感官或者科學驗證,因為大家對於一幅畫美不美所作的判斷不一定一樣(相較之下,只要語意清楚,每個視覺正常的人對桌上有沒有蘋果的判斷都會一樣)。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知道假定那樣的客觀性存在對討論有什麼幫助,因為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判斷是不是事實(我相信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會對每個人的美感直覺可不可靠這件事做出判斷,例如認為說,比起我本人,蔣勳的直覺可能比較正確之類的,不過這類的事情在不假定美感判斷的客觀性的情況下一樣會發生,即使大家都相信「『拾穗』是美的」這句話沒有客觀的真假值,他們也很有可能喜歡蔣勳的品味勝過我)。假定桌上有沒有蘋果這件事具有客觀性對於討論有幫助,因為桌上有沒有蘋果隨時可以驗證,如果有人做的判斷和事實不同,我們可以說他錯了。因此,假定桌上有沒有蘋果這件事具有客觀性對於討論有幫助,因為它可以避免我們做出錯誤的判斷。事實上,如果我們不假定桌上有沒有蘋果這件事具有客觀性,我們根本無法在這個議題上做出有意義的討論。但是同樣的優勢和必要性在美感討論裡存不存在,我持負面立場。

再說,比起「客觀的美感事實不存在」這個假說,我認為要青睞「客觀的美感事實存在」是需要好理由的。畢竟,說不定美感判斷本來就只是在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態度(喜歡、討厭、讚賞、鄙棄等等),而非表達客觀事實。為什麼我們能夠判斷宇宙的另一端有黑洞,但是卻會對眼前存在的簡單事實無法判斷?最簡單的回答就是,因為眼前本來就不存在簡單事實,或者雖然它存在,但是沒有人能知道自己對它做出的判斷正不正確。

(這裡可以補充一下,就算美感判斷只是用來表達說話者的情緒和態度,這樣的判斷其實也可以被描述客觀事實的語句所捕捉,例如當kris說了「『拾穗』好美」,雖然他說的話只是在表達他的情緒和態度所以沒有客觀真假值,但是「kris覺得『拾穗』很美」是會有客觀真假值的)

基本上我認為感受性的問題沒有辦法被討論跟邏輯無關,也跟那些表達感受性的句子有沒有客觀真假值沒有直接關係。我覺得感受性的問題難以討論,是因為每個人的美感經驗無法跟別人分享。我看到一幅畫覺得它的某些地方很美,但是我沒辦法把這樣的感覺讓別人知道,最多我只能樂觀地盡力地使用譬喻隱喻之類的方式,看看對方能不能接收到。事實上,要相信這樣的溝通能夠像聽懂「看,桌上有蘋果」一樣地成功,是需要一些神秘主義基礎的。不過,雖然沒有辦法直接跟對方分享我的美感經驗,但是我還是可以用一些方法和對方討論畫,例如我可以說「我喜歡這邊這邊的線條」(就算我可能無法說明我是「如何」喜歡)或者「我覺得這個地方的比例搭配得很好」(就算我可能無法說明這搭配是「如何」地好)甚至「我想如果這裡的色調再柔和一些會更棒」(就算我可能無法明確地說明這裡的「柔和」的意思),我想這也是觀賞畫的人在美感上常做的討論內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