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2008

複製機論證

duplication argument Peter van Inwagen在他的《Dualism and personal identity》一文中提到了複製機論證(the duplication argument)這個為物理論辯護、反駁二元論的論證。

複製機論證是一個思想實驗︰

想像有一台複製機,只要你在它面前放下東西,按下按鈕,它就會在隔壁房間複製出這個東西的副本,而且副本和原物會是物理上完全相同的(除了它們佔據的位置之外︰一個在複製機前面,另一個在隔壁)。

在複製機前放下一罐養樂多,按下按鈕,聽到噗滋一聲後你就可以在隔壁房間找到一罐一模一樣的養樂多,不但味道和口感一模一樣,連沈澱物的形狀、塑膠罐外面的刮痕都相同。

一顆彈珠朝複製機滾去,當它滾到複製機面前時你按下按鈕,框噹一聲後你可以在隔壁房間發現一顆彈珠,不但色澤和大小和原來的彈珠相同,連滾動的速率和方向都一樣(當然如果你太晚才趕到隔壁,那顆副本的速度可能已經因為撞牆或摩擦地板而改變了)。

然而,如果當你按下按鈕的時候,複製機前面放著的是個活生生的人呢?這時出現在隔壁房間的會是什麼樣的東西?

穆斯林或是柏拉圖(以及其它相信生命的本質不存在於物質中的人)︰沒有生命的肉體,或許肌肉和血液還是溫熱的,但沒有生命,且會漸漸壞死腐敗。

笛卡兒和某些二元論者︰一具有生命但沒有心靈的身體,匍匐在地板上,維持基本生命所需的器官和反應都正常運作,也能夠消化你餵給他的食物並排泄,但是沒有智力、無法思考。

愛德華.艾立克︰人體鍊成是被禁止的啊!!!

Inwagen認為上面這些猜想都不對,根據現代生物學對於人類的理解,如果人類的物理結構被複製,心理結構和那些依賴心理結構的情緒、能力和記憶也應當被複製。如果我能夠思考,我的副本也應當能夠思考、如果我記得昨天我幹了些什麼事,我的副本也應當記得那些事情(雖然我們會說他的記憶是錯誤的)。因此,比較合理的猜測應該是物理論者的猜測︰隔壁房間會出現一個與正本完全相同的活生生的人,他們不但擁有一樣的外表、一樣的身體機能(代謝率、肌耐力、體脂率...),也(至少在剛複製出來的那一瞬間)擁有一樣的心理狀態、記憶、情緒、思考能力。


...


我有兩個comments︰

  1. Inwagen在這裡是totally begging the question︰ 如果我們不預設物理論,如何能得出前一段的「物理論者的猜測」及其證成?

  2. 這個論證正好說明了以思想實驗來進行概念分析的適用限制。思想實驗可以用來挖掘我們已經掌握的那些概念的確切內容以及邏輯關係,但是無助於產生嚴格意義下的新知識。如果一件事情的真假本來就沒被我們的概念內容所掌握,這件事情的真假就沒辦法經由思想實驗來發現或證成。我們可以經由思想實驗來判斷道德理論的適切,是因為我們本來就知道在大部分的情況下哪些行為在道德上是對的,然而,當沒有人知道複製一個人的物理結構會有什麼結果的時候,我們就是真的不知道複製一個人的物理結構會有什麼結果,不能靠直覺亂猜。在我的概念分析系列文章計畫裡,這個問題也會將被討論到。

5 comments:

  1. 學到新東西了, 以前都沒有特別思考過, 原來思想實驗的限制在這裡。

    ReplyDelete
  2. 不過你這篇沒有談到「另一批」二元論者可能會提出的, 這樣複製會不會產生出跟你一模一樣的 zombie? 我們通常假設了我們的行為跟我們擁有心靈有關, 但有沒有可能心靈其實只是附帶的產物, 實際上和我們的行為完全無關?就跟 colour blindsight 的人沒有看到顏色, 卻能分辨一樣, 其實平常做決定的並不是心靈, 一切都只是決定論下物理的必然性?某種程度上, 我覺得這也蠻物理論的, 雖然沒有你轉述的 Inwagen 那麼純粹。

    ReplyDelete
  3. ⊆∀⊥⊻ιN︰

    你說的是epiphenomenalism嗎?這些人應該會說,被複製出來的會是在物理上跟本人一模一樣的東西,也具有一樣的能力,但是沒有靈魂(雖然從外表完全看不出來)。你說的沒錯,就是Chalmers講的那種zombie

    換句話說,如果epiphenomenalism為真,出現的東西會完全符合Inwagen所謂的「物理論的猜想」。這或許可以當作另一個層次的反擊。

    ReplyDelete
  4. 我有點不太懂為何這是個丐題論證。因為從文中看來,Inwagen的前提是「根據現代生物學對於人類的理解」,然後發現根據這個理解複製出來的人只有物理論可以解釋,這似乎不是丐題。

    還是說,你的意思是「現代生物學」本身就是建立在物理論的預設之上呢?

    ReplyDelete
  5. 踢一滴:

    你說的對。根據我們對於生物的理解,笛卡兒和柏拉圖之類的說法應該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排除,除非我就是吃定現代科學技術還沒有辦法做那樣的實驗,硬要說「是嗎,如果你覺得Inwagen是對的你就證明給我看啊,弄個人出來!」。

    這樣的話,我的反駁大概沒有辦法強到指責begging the question的程度,頂多就只是抱怨現代生物學還沒有辦法讓我們確定Inwagen主張的那件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