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008

範疇錯誤與事態的符應

前幾天談過我對於無意義語句的說明
如果一個句子是範疇錯誤的,它是無意義的。
最近跟學弟妹討論到真理論,發現我的主張可以和某類真理的符應論(correspondence theory)互相搭配。這類符應論主張
語句p為真,若且唯若p符應於(correspond with)某個確實有出現(obtain)的事態(state of affairs,事物的狀態)。
其中互相搭配的橋樑在於一個我覺得挺符合直覺的主張︰
一個範疇錯誤的句子不符應於任何事態。
事態是事物可能的狀態,然而,並不是任何狀態都是事物可能的狀態,例如「綠色睡著了」就不是,因為綠色這類事物不可能展現出睡眠這類行為(換成之前的談法,就是屬於行為這類範疇的性質不適用於屬於顏色這個範疇的東西,因此「綠色睡著了」犯下了範疇錯誤)。然而,一個必然假的句子會符應於事態,只是該事態不可能出現,例如「有一隻長頸鹿,牠比自己高」、「有個單身漢不是男人」這類事態就絕對不會出現。因此,在這裡我們可以藉由事態的符應來區分有意義但必然假的句子以及無意義的句子︰
有意義但必然假的句子符應於不可能出現的事態。
無意義的句子不符應於事態。
加上之前談到的,源自範疇錯誤的區分,似乎可以構成更具有說明力的定義︰
有意義但必然假的句子符應於不可能出現的事態。
無意義的句子(因為出現了範疇錯誤,所以)不符應於事態。

2 comments:

  1. 你好!

    我有些問題:你提及到「...並不是任何狀態都是事物可能的狀態,例如『綠色睡著了』就不是,因為綠色這類事物不可能展現出睡眠這類行為。」「綠色睡著了」這個陳述不也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態嗎?對於「綠色睡著了」和「有個單身漢不是男人」兩者的比較,大家都不也是「不可能出現的事態」嗎?你對於無意義的句子的定義看來和有意義但必然假的句子的定義沒什麼不同唷。

    我希望你能夠耐心解釋,謝謝。

    ReplyDelete
  2. 依照我寫這篇文章時的觀點:

    我會說「有個單身漢不是男人」符應於某個不可能出現的事態;「綠色睡著了」不符應於事態。
    我承認的確有「有個單身漢不是男人」這種事態,只不過這種事態邏輯上不可能出現。我相信沒有「綠色睡著了」這種事態。這是它們之間的區別。

    不過現在看來,我對這個說法也不太滿意。「某個東西的確是個事態,不過這個事態邏輯上不可能出現」和「某個東西不是一個事態」這個區分似乎也沒有什麼說明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