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8.2008

藝文研究與殺手物理學

我的朋友s正在準備他的研究計畫,分析某部電影和它的原著小說之間的關係,為了更清楚地了解影片中的物件、分鏡、走位的用意(例如說,某個鏡頭為什麼要設計成如何如何、這樣的設計是為了捕捉原作的哪個地方的什麼精神?),他必須訪問導演。

一部作品是因為運用了什麼樣的手段才能夠帶給讀者什麼樣的情緒(或者其它心靈狀態的轉變),當然是重要的問題。然而我不清楚的是,為什麼藝文研究者在研究這類問題的時候做的事情是訪問作者,而不是做心理學或者其它認知科學實驗?

當我們想要知道一把刀以某種角度、方向和速率進入人體的時候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以及更重要的︰為什麼會造成這樣的結果),我們會從人體生理學、解剖學和物理學找答案,而不是採訪流氓或殺手,不是嗎?

9 comments:

  1. 科學是研究客觀關係的學問,我想藝文研究者並不準備以客觀的方式去探討這個問題吧... 我也不覺得這樣的問題有什麼必要以客觀的角度去研究就是。

    總而言之啊,主觀在日常生活上也是很好用的。(茶)

    ReplyDelete
  2. hi, nidor:

    你的「主觀/客觀關係」之間的差別是什麼?

    ReplyDelete
  3. 我猜那位朋友是想知道那位流氓或兇手為什麼要用刀(而不是槍)、為什麼要用強而有利的右手(而非柔弱的左手)、為何要刺致命的心臟(而非粗壯不礙事的小腿)。畢竟在藝文創作的過程中,創作者的選擇某程度展現、暗示了他試圖製造的效果。在這個案例裡面,了解導演的意圖、並與原著小說交相對照比較,確實是分析兩文本關聯性的方式之一吧?畢竟這個研究的目的不在於研究讀者反映,而是兩文本的關係。

    ReplyDelete
  4. 我想是這樣的:

    客觀: 邏輯實證觀點,以理性說服。
    主觀: 可以包含任何觀點,不限以理性論述,也未必需要說服。

    ReplyDelete
  5. 哈囉,Anonymous,下次希望你留個名字:

    在這裡,既然我們談到「一部作品是因為運用了什麼樣的手段才能夠帶給讀者什麼樣的情緒?」,被研究的創作者選擇展現方式的理由一定是建立在對於世界的客觀認識之上。

    為什麼殺人時要刺心臟而非小腿?因為心臟受傷的人比小腿受傷的人容易掛。而後者是一個客觀的事實。

    訪問對於挖掘客觀事實的貢獻很有限,黑道知道避開肋骨刺心臟容易致人於死,但是他們可能無法說明心臟停止運作和人體細胞缺氧壞死的關係。而而就算一個客觀事實可以經由訪問挖掘出來,訪問研究本身也無法給予佐證︰當「刺心臟比刺小腿容易死」成為被科學地證成的事實,背後一定有其它更強大的理由,而非一份1000個黑道小弟的問卷調查。

    我的文章開頭用的例子有點誤導,我感興趣的並非那些只想了解創作者的意圖,而對於創作者賴以證成他的意圖的那些客觀事實毫無興趣的藝文研究者。


    nidor:

    我相信很多人是這樣想的,而他們也以此作為藝文研究和科學的分野。

    然而,如果一個學術領域承認自己是「可以包含任何觀點,不限以理性論述,也未必需要說服」,他們在justification上就會遇到問題︰如果研究的價值在於發現事實、認識世界,那麼,不依照理性評斷,我們憑甚麼說一份研究比另一份發現更多事實?當兩份主張互相衝突,我們如何判斷哪邊比較可信?而如果研究的價值不在於發現事實、認識世界,研究的價值又是什麼?自己爽嗎?

    ReplyDelete
  6. 啊,這邊最近討論太熱,這篇都快找不到了。

    "而如果研究的價值不在於發現事實、認識世界,研究的價值又是什麼?自己爽嗎?"

    1. 所謂自己爽的禮貌說法就是"抒發情感",而情感這種東西太個人化了,你心中的聖經可以是我心中的草紙,沒有任何人可以提出更有說服力的証明A比B更有效/更無效。於是乎百鳥爭鳴,百花怒放,文藝研究有相當部分就以此為出發點。當夠多的學界文章傾向某種趨勢時,就會引發雪崩般的流行效應,被人套上"典範轉移"大旗,站上學界的新高點。

    2. 研究的價值在於增加自己的名氣與經費。我相信大多數研究生都同意這點。

    ReplyDelete
  7. 我是之前那個Anonymous,回應一下你的想法。

    我並不認為文藝作品一定是建立在對於世界的客觀認識之上,因為許多文藝作品以作者自成的符號或象徵系統為基礎,人們對世界的客觀認識只是敘事的輔助。在這種類型的文藝作品中,探討「符號的多義性」或許才能精準的解讀文本。談你的例子,你說刺心臟是因為致命,但那是用科學的角度去看,然而這個情節在那個文本中也許想詮釋的是其他意義,比方說心臟可能是情感或者靈魂或者記憶之類的意象云云,並非所有的文藝作品都適合用日常生活的客觀認識解讀。

    再回過頭來思考這個問題,或許我們一開始就忽略了藝文作品不是一個同質的群體,它還包括不同的文類和層次。我不否認你的觀點適合用在部分寫實性格強烈的作品上,但我也堅持分析某些以特殊符號系統為本的作品時,你的方式並不實際。

    ReplyDelete
  8. 哈囉,漁夫︰

    「談你的例子,你說刺心臟是因為致命,但那是用科學的角度去看,然而這個情節在那個文本中也許想詮釋的是其他意義」

    在我的例子裡,刺心臟並不是一個文本裡的情節。我不清楚你在這裡想說什麼。

    ReplyDelete
  9. nidor︰

    I agree.


    哈囉,漁夫︰

    「談你的例子,你說刺心臟是因為致命,但那是用科學的角度去看,然而這個情節在那個文本中也許想詮釋的是其他意義」

    在我的例子裡,刺心臟並不是一個文本裡的情節。我不清楚你在這裡想說什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