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7.2010

哲學流言終結:哲學是學問之母

「哲學是學問之母」,是一些哲學系學生在被別人以哲學無價值的論調戳痛後常用的反擊,我相信這種反擊要嘛明顯是錯的,要嘛無法用來作為哲學有價值的佐證,並且不管如何,都反而顯示當事人浪費了自己待在哲學系的光陰。

第一種定義

假設有一個氣急敗壞的哲學系學生這樣主張:
「哲學是學問之母!」
這時,任何具有基本思辨能力的人,第一時間的反應應該會是:
「『學問之母』是什麼意思?」
畢竟「學問之母」不是具有約定俗成的明確意義的日常詞彙,也無法依照字面理解。要是沒有進一步釐清,沒人能肯定說話者到底想說什麼。然而,可以確定的是,不管這裡的「學問之母」是什麼意思,它都必須包含一些很有價值的性質,使得身為「學問之母」的哲學偉大得能讓哲學系學生保住面子。

然而,「學問之母」到底是什麼意思?一個可能的定義是:
說X是學問之母,就是在說:X是其它所有學問的基礎,要是不懂X,你就不可能懂任何一個其它學問。
這個「學問之母」的定義確實夠偉大。如果哲學是這種學問之母,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敢說哲學沒有用。然而,這個定義救不了我們的哲學系學生,因為在這種定義之下,「哲學是學問之母」這個主張是錯的。理由很簡單:就算你沒唸過哲學系,完全沒碰過哲學,你依然可以理解其它大部分的學問,甚至還學得很好,所以,哲學不會是其它所有學問的基礎。(當然,這並不代表哲學訓練無助於增加你的理解力和邏輯推論能力

有人可能會說,哲學是所有思考活動的總和,不管是數學還是心理學,都需要用到思考,所以哲學的確是所有學問的基礎,要是你不懂哲學,就不可能理解其它學問。我同意所有學問都需要思考,但這沒辦法替哲學系辯護。這裡的「哲學」被廉價化得太厲害,就算它擁有什麼了不起的性質,也不見得有辦法為哲學系學的那種「哲學」背書。

第二種定義

另一種「學問之母」的可能定義是:
說X是學問之母,就是在說:根據歷史,所有其它學問都是從X分化出來的。
在這種定義下,「哲學是學問之母」的處境和它在上面那種定義下的處境剛好相反:它應該可以算是真的,但即使如此,哲學也依然沒什麼了不起。

要是你回顧歷史,應該確實會發現,所有學問都始於哲學思考:探究運動和變化的物理學始於泰利斯和亞里斯多德;心理學之父是哲學家William James(另一個心理學之父則是騙子),剩下的我無法繼續列舉,因為我對科學史只知道這一丁點。

然而,就算所有學問真的都始於哲學,這又代表什麼?

讓我們換個方向,想想一門學問是如何誕生的:
  1. 首先,有一群人對一群特定的現象(物體撞擊移動)感興趣,想要知道它們是怎麼變化、為什麼會這樣變化。(好奇)
  2. 一開始,他們先亂猜,例如猜說是物體本身喜好的在宇宙中所在的位置促使它們移動。(古希臘哲學)
  3. 後來,幾個比較聰明的人發明了運動定律和相關的計算公式,他們擁有這些獨特的專業的研究方法之後,就不再瞎猜了,開始老實地計算和驗證理論。(物理學)
為什麼其它學問始於哲學?不是因為哲學特別厲害,而是因為在歷史上只有哲學缺乏獨特的專業的研究方法,在這種情況下,所有還沒找到自己的研究方法因此只好成天瞎猜沉思的人做的事情在別人眼裡看來都跟哲學家沒兩樣,所以他們就統統都被當成哲學家。「所有其它學問都始於哲學,因此哲學是學問之母」這句話不是在恭維哲學,而只是在說:哲學家做的事情看起來跟其它學問在最原始最簡單的時期做的事情差不多,要是你看到一個人在古希臘的大街上一邊沉思一邊喃喃自語,你基本上無法區分他是1.哲學家還是2.因為微積分和運動定律還沒被發明所以只好在那空想的準物理學家(事實上,這種活動上的相似性也造成古希臘雙主修哲學和科學的鼎盛風氣,事實上當時還設有專門給這些人修的「自然哲學學程」,但是這也跟哲學有多偉大沒有關係)。

第三種定義

第三種嘗試:
說X是學問之母,就是在說:被其它學問當作預設完全不加以質疑的命題,常常是X研究的對象,因此,哲學研究的,常常是作為其它學問基礎的研究方法和理論。
在這種定義下,哲學確實可以說是學問之母(雖然這顯示說話者的選字品味有問題):生物學家預設歸納法是有效的,但哲學家質疑;物理學家預設原子存在,但哲學家質疑;數學家預設「1+1=2」是毫無疑問自己證成自己的事實,但哲學家質疑。然而,就算這些都是事實,哲學為什麼就比較偉大?哲學家質疑別人預設的前提,不管這是源自於獨特的興趣,還是源自於對知識(超乎實際需要)的高要求,都是哲學家自己的事情,跟別人無關,也不會讓哲學家做的事情因此就比較有價值。

後話

我確實相信存在有有道理的,藉由哲學和其它學問的關係來說明哲學的價值的方法,例如說,科學家需要哲學家幫忙,才有機會知道自己的科學成果能不能作為人沒有自由意志的證據,或者哲學家讓科學家有明確的判準指認偽科學。但當哲學系學生以上面那些「哲學是學問之母」的主張為哲學護航,卻恰好說明了自己根本不了解哲學的內容,以及它和其它學問的關係,並且欠缺哲學訓練能帶給你的最珍貴禮物:搞清楚自己使用的概念,並做出嚴謹推論的能力。

這篇文章寫於聽說PTT SENIORHIGH版之前在戰哲學系並且稍微爬了文之後。基本上我同意caseypie在「有無哲學系的八卦?」討論串17652以及之後的大部分說法,而他的一些為哲學護航的對手則讓我感到丟臉。這篇文章第二個定義下的「哲學是學問之母」在該筆戰中被caseypie稱為「藍綠藻論證」:是起源又有什麼了不起?人的起源是藍綠藻,這樣有讓藍綠藻變屌嗎?

哲學訓練首重概念的清晰和推論的嚴謹,我認為caseypie在釐清概念和建立論證上的表現,遠勝其它大部分跳進那個戰場的哲學系學生。我一直希望大家以正確的理由尊敬和鄙視哲學,而非以錯誤的理由尊敬和鄙視哲學,然而有一些哲學生往自己臉上貼金還不知道自己露出多少推論破綻的嘴臉實在讓我不爽。

下一篇文章我要終結被caseypie譏為「大哲學主義」的主張,我相信那是跟藍綠藻論證差不多常見的哲學迷思。

25 comments:

  1. 你自己都說了, 第三種定義誰會用"XX之母"來指稱呢? 不要再反駁不存在的敵人了.

    ReplyDelete
  2. 問題如果是出在學問的價值上的話,
    那些被社會公認有價值的學問,如醫學、法學、科學等,
    最大的特色就是,經過研究後能產生明確可信的結論,
    並以結論處理解決實際的問題,大幅改善人們的生活品質。
    那些有價值的學問還有一大特色,
    就是能夠不斷推翻錯誤並累積正確,讓這門學問不斷進步,
    更具價值。

    ReplyDelete
  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4. 「失敗為成功之母」:這個「失敗」的起源導致了最終的成功,因此這個失敗的伏筆確實有屌到。

    ReplyDelete
  5. 感覺很多人沒看懂這篇說的是啥

    ReplyDelete
  6. 如果"哲學是學問之母"可以做成一個假設性的命題:如果X是哲學,那麼X就是學問之母,那麼提出"哲學是學問之母"的命題就很有意義了。因為這等於是提出一個可以透過實驗來否證,達到更高普遍性的命題。如果對方指出哲學不是學問之母,那只是針對X提出的質詢,對這個命題形式的有效性並不造成傷害,我們只需要繼續透過實驗去找出那個"是哲學"的X就可以了,這在根本上很符合科學的精神。

    不過,對方可能更進一步反擊,認為"哲學"以及"學問之母"這兩個概念根本是空集合,因此"哲學是學問之母"的邏輯形式頂多只能是"對於你而言,如果X是哲學,那麼X就是學問之母"。如此一來,或許就可以利用Kant的超驗觀念論以及範疇觀,論證說"哲學是學問之母"的邏輯原則(在此就是A-E-I-O的全稱肯定命題),也同樣將經驗所與綜合(synthesize)成為"哲學",並且與"學問之母"的內涵(extension)進行比較,哲學是學問之母這個命題不可能沒有意義。

    ReplyDelete
  7. to shehand:

    1.根據你的說法,只要是「A是B」的句子都會符合你所謂的「科學精神」。「超級惡魔是宙斯的兒子」哪可以透過實驗否證啊?

    2.「我們只需要繼續透過實驗去找出那個"是哲學"的X就可以了,這在根本上很符合科學的精神」你找給我看啊,你找啊,你找啊,你找啊,你最好找得到啦。我跟你說,找「是哲學的X」不比找出「力」來得輕鬆。

    3.「哲學是學問之母」怎麼會是全稱肯定句?全稱肯定句是亞里斯多德三段論用的邏輯術語,必須具有「All A is B」的形式,「哲學是學問之母」哪裡有「All」的意味?如果你想講的是∀x(Px→Mx),很抱歉這不是全稱肯定句,∀x(Px→Mx)只是由universal quantifier bound住的條件句(conditional),一階述詞邏輯沒有你想講的「肯定句」。

    4.康德用先驗綜合判斷(synthetic a priori judgment)講形上學如何可能,你在這裡扯康德到底想要幹嘛?

    5.內涵是intention啦!extension是外延!

    6.沒有人說「哲學是學問之母」這句話是無語意(meaningless)的語句,這裡說的「沒意義」是指以「哲學是學問之母」為哲學系辯護根本就沒有用(useless)!

    6.整個爭辯的核心在於甚麼是「學問之母」,結果你對核心隻字不提,扯一堆「科學精神」、「AEIO」、「康德」,那「學問之母」到底是甚麼意思?

    ReplyDelete
  8. 內涵是inten"s"ion 差一個字母差很多...

    ReplyDelete
  9. to Anonymous(8/f):

    我打錯了, 謝謝提醒

    ReplyDelete
  10. to Joe

    感謝你的回文啊

    1.我想「超級惡魔是宙斯的兒子」這個判斷不符合科學精神的原因,在於這兩個概念可能根本是空集合,沒有經驗所與可以讓他進行實驗的可能,所以就不符合判斷的邏輯形式要求,因為"對於某人而言,那些屬於超級惡魔的X,是宙斯的兒子",只可能寫成"我知覺到超級惡魔的同時,就知覺到了宙斯的兒子"。但是這樣一來,任何命題就都有可能只是主觀有效的,例如"物體可以分解",也可能只是對於我而言有效的命題。這裡的困難似乎就是根據康德超驗觀念論所提供的schema理論,目前在NYU哲學系教書的Beatrice Longuensses指出,可以將必然性賦予個別的經驗判斷,或者是沒有經驗基礎的判斷,例如數學。沒有經驗基礎,並且也不是智性賦予的純粹概念,那麼宙斯與超級惡魔自然無法成為一個有內容的概念。


    2.「我們只需要繼續透過實驗去找出那個"是哲學"的X就可以了,這在根本上很符合科學的精神」你找給我看啊,你找啊,你找啊,你找啊,你最好找得到啦。我跟你說,找「是哲學的X」不比找出「力」來得輕鬆。

    的確很難,所以我只好繼續找繼續找繼續找,謝謝你的鼓勵。

    3.「哲學是學問之母」怎麼會是全稱肯定句?全稱肯定句是亞里斯多德三段論用的邏輯術語,必須具有「All A is B」的形式,「哲學是學問之母」哪裡有「All」的意味?如果你想講的是∀x(Px→Mx),很抱歉這不是全稱肯定句,∀x(Px→Mx)只是由universal quantifier bound住的條件句(conditional),一階述詞邏輯沒有你想講的「肯定句」。

    沒錯,我完全贊同你的看法,這也是我在前一次回文中沒有(或無能)寫清楚的,"哲學是學問之母"這個判斷在形成時,就算有邏輯形式,也只是對我個人有效的,也就是對我而言,全部屬於哲學的X,都屬於學問之母。所以這對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而言,都並不有效,所以也就當然不符合邏輯要求。只有當我進一步的宣稱,這個判斷是假設命題,即"假如X是哲學,則X是學問之母",才可能進一步的可以透過實驗來證明這個命題的的必然性,並且使這個命題得到符合邏輯的全稱肯定形式。

    4.康德用先驗綜合判斷(synthetic a priori judgment)講形上學如何可能,你在這裡扯康德到底想要幹嘛?

    扯康德做甚麼?我想Frege在他的Grundlage當中大肆批評康德的直覺數學理論,但這樣的看法在目前也逐一在英美學界受到修正,學者指出康德的超驗觀念論其實已經利用了日常語言的判斷功能,說明了"number as a property of concept"的概念,換句話說,每一個符合邏輯原則的判斷都具有數學意義的可能性,也就是可能在集合之中為真。這個才是先驗綜合判斷的意義。


    5.內涵是intention啦!extension是外延!

    我們這裡對邏輯的興趣,侷限在康德以及法國Port-Royal在17-19世紀初期的邏輯教程,基本上對於概念的內涵,有兩種術語,一個是content[merk],一個是extention[Umfang],前者代表概念之間彼此共享,可供辨識的記號,後者是指被概念反思的客體。不過我是真的很想知道你這裡指的intention是甚麼?我對現代邏輯的認識比紙還薄,請神人賜教。

    6.沒有人說「哲學是學問之母」這句話是無語意(meaningless)的語句,這裡說的「沒意義」是指以「哲學是學問之母」為哲學系辯護根本就沒有用(useless)!

    我覺得為哲學是學問之母辯護還蠻有意義的啊 =.=''。

    6.整個爭辯的核心在於甚麼是「學問之母」,結果你對核心隻字不提,扯一堆「科學精神」、「AEIO」、「康德」,那「學問之母」到底是甚麼意思?

    因為我覺得,爭論學問之母這個概念的所指,跟去爭論甚麼叫做哲學,甚麼叫做台獨,甚麼叫做中國一樣,都可以透過科學理性去一步一步的逼近。我自己對於這個概念當然沒甚麼意見,可我認為對這個議題進行爭辯,正是逼近學問之母的關鍵所在。

    還有,你的用語嚇死我了,你要電人也去找一個強者神人或版主來電,我這種小咖你叫罵起來沒甚麼意思。

    ReplyDelete
  11. to shehand :

    基本上你說的我幾乎都不同意,最主要的原因是你用了很多不相關的術語。因為我一直很討厭看到一堆對解釋沒幫助的術語,加上當時已經失眠很久,回文口氣才會那麼差,這裡要跟你說聲抱歉。

    ReplyDelete
  12. 第二種定義我認為是可以討論的,如果在歷史上,人類許多重要的學科都是由哲學所產出,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只有哲學產生這種現象?其他分支的專業化學科卻不會?

    先讓我們看看其他學科的狀況,舉例來說,物理學。從牛頓以後脫離哲學範疇的物理學,發展出了許多更深入的理論以及應用。這些理論發展在多數情況都是屬於方法論上的層次,也就是說,專業化學科幾乎不討論或是不會反思知識論的層次,當然也更不討論形上學。所以物理學幾乎不會產出物理學以外的學科,因為物理學的形上學層次甚少改變。最近一次最嚴重的物理學在形上學上的改變,也不過是從牛頓力學的絕對空間跟絕對時間改變成相對論所謂的相對空間跟相對時間。(雖然,相對論預設了一個絕對的光速)

    在這種狀況下,多半從哲學分支出去的學科,都有一種專業化傾向。他們在方法論上的專業化傾向通常不會影響到其他學科。

    但是哲學不同,以往的哲學往往對知識以及形上的討論爭辯不休。許多哲學家發展出來的形上學確確實實的影響了他的孩子們。(而且多半都不會改變,或是變動幅度很小)從這邊我們似乎可以對哲學形成一種辯護,那就是哲學以往是不做為一種學科的,他是一種如Feyerabend說的「什麼都行」的討論。以往的哲學家們先預設一個心目中的世界,然後從這種形上學的預設中討論「知識如何可能」這種看起來大到不行的問題。如果這個知識論體系建立完備以後,新的學科就開始從哲學家們預設的形上世界以及他們建立的知識體系來專業化他們的方法論。這些人就成了科學家,而不接受那種新方法論,或是認為該方法論在某種程度上與預設的形上世界(或是知識)衝突的人則繼續擔當哲學家。

    在這種狀況下,哲學家們看著孩子的發展,就像全天下的母親一樣的擔憂。有些哲學家擔心孩子們會不自覺的走偏了路,像Popper這種哲學家,就發展出了一套名為否證論的準則來告訴孩子們,所謂的知識不應該偏離這個教條。在我看來,以否證論當作哲學告訴我們偽科學的辨別標準,這種辯護才是最不能當作哲學是有點價值的理由。因為那不過就是代表哲學家對自己形上世界跟知識體系的頑固教條而已。如果偏離這個教條,這個孩子就是討皮痛,燒得通紅且刻著「偽科學」三個字的鐵烙隨時可以烙在那些學科的身上。(雖然看起來科學社群根本沒在理會這種東西)

    另外一個做為自由意志的判準這種辯護理由也不成立,為什麼不說那只是因為哲學家時間比較多才有辦法做這種討論。腦神經科學在發展出自己的一套成果之後,自然就會回頭看看自己的成果有沒有辦法支持自由意志。他們自然會去對自由意志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來下定義。這種分析方法仍然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東西,關哲學什麼事情?哲學有告訴他們一套特殊的方法以及哲學家才會操作的儀器,這樣才能分析什麼是自由意志嗎?如果有這種唯一且可靠的方法,自由意志就不會是難題,他早就會被專業化的方法論,或者說是其他學科解決了,輪不到哲學來討論。

    所以就我看來,哲學是一種允許人爭辯形上世界與知識形成的學科,在這種爭辯中,一些把體系建立得較為完整的哲學家,他們的學生在方法上更為精緻,而形成了專業化學科。這就是哲學是學問之母的意義。那哲學的價值在哪?就我看來,這種哲學思考實在無助於專長的習得。然後他對於人類知識的累積成果也是微弱的,但是哲學的價值在於他允許一些人無所事事想那些看起來與生活無關的問題,這些問題在偶然(天才)與必然(累積)同時發生的時候,根據歷史歸納出來的結果,常常創造出許多人沒想過的而且全新的謎團(雖然常常都需要很長的時間)。當然也可能有更多很爛的想法被拋棄了。但是,反正補助哲學系又沒多少錢,送他們兩百張舒服的搖椅也不用多少公眾資源,比起貪汙,任何一個有點閒錢的社會都承受得起這種長期低廉卻有可能有大成果的投資。

    ReplyDelete
  13. 一開始說URL Too large的訊息,以為發佈失敗,所以又分段Post好幾次。最後才看到一開始的發佈沒有問題。因為刪除文章造成版面的混亂在此道歉。

    ReplyDelete
  14. 若要說哲學是學問之母,不如說自古以來,人類對自然與自己的生活模式,一直都有極大的興趣。因為對這種興趣的高度要求,而產生各式各樣的學科。而學科是會越分越細的,因為不論是人類還是宇宙,都沒有那麼簡單。分工可以讓特定的問題被了解得更透徹,也不必為了維持學科表面上的一致性,而忽略了眼前的事實。「學問之母」的哲學從這個角度看來,只是學問萌芽前的粗淺思考罷了,原始得很,根本不能算是學問。當然,現在哲學系學的東西,想來應該跟古代哲學有極大的不同。

    至於哲學對思考能力有任何幫助,我實在很難感受到;各種學科學得專精的人,通常思考能力都好的很。

    另外,對於人類心智如何運作,我想哲學家是無能為力的,那是相關領域科學家的事。至於卡爾波普的否證論,我覺得這連一個國中生都想得出來,實在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人們即使知道某個東西是偽科學為何還是毅然相信,這個問題顯然比判斷是不是偽科學要難得多。

    我個人就滿喜歡精神分析的,即便在我的認知中它是不折不扣的偽科學,普通的心裡諮商都還比它的鬼扯理論專業得多,也有用得多。但,聊聊天就能夠了解人類心智運作,做做夢就能成為大師,這種事情,比起唸了四年理工科卻連一台電冰箱都做不出來的沮喪要好的多。精神分析應該算是一種逃避現實的方式,我懷疑,某些哲學說不定也是?

    ReplyDelete
  15. 豐富的哲學是學問之母
    空洞的哲學則無法扮演這樣的角色

    ReplyDelete
  16. "我想","我覺得","我喜歡".
    感謝19樓的板友讓我複習了Modus tollens.
    我完全同意你說的"如果一個人能把一個科目學的專精,那麼思考能力都很好."
    "我想"不管你的專業能力為何,都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ReplyDelete
  17. 這讓我想到那個例子

    大學在哪裡?

    工學院是大學,文學院也是大學,藝術學院也是大學,

    那大學到底在哪裡?

    ReplyDelete
  18. 好久不見,Mithril:

    哲學(至少,分析哲學)的確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論,就是概念分析:針對一個通用概念提出自己覺得可靠的定義,並且找反例來測試。

    這個工作跟其它所有學科的工作都不一樣,而且當其它任一學科的成員開始做這件事,他就是在做哲學,而不是在做他的老本行。當腦神經科學家研究起自由意志的定義(當我們說一個人有自由意志,我們到底是在說什麼(或者,想說什麼)?),他就不再是在做腦神經科學,而是在做形上學。

    你提到哲學家看待科學就像母親看待孩子,我不知道這個對於哲學家的心態的描述是不是事實。不過我同意在科學革命期間科學家對於哪個典範值得接受的討論可能確實涉及形上學層次。

    我不同意你對於科學家對波普的否證論的態度的描述,在我的印象裡,否證論應該是最受到科學家歡迎的科學哲學理論。就算否證論在哲學家眼裡依然有嚴重缺點,但至少它蘊含的那個區分科學和偽科學的方法一直到現在都還廣泛地被使用在相關的討論中。

    關於留言的問題,真是抱歉,我現在還不知道要如何避免那個錯誤訊息。我會幫你把那些刪掉。

    ReplyDelete
  19. 我倒覺得藍綠藻搞不好會有某些價值
    如果只有他或是它比較能夠變成其他有用的東西的時候

    ReplyDelete
  20. 看看這篇:http://blog.udn.com/sphinxda/4479942
    你被抄襲了喔

    ReplyDelete
  21. carol:

    謝啦。

    我看了一下那個部落格的內容,發現不只是我,連Joe和Wenson也被抄了,可見那傢伙還滿有眼光的XD

    ReplyDelete
  22. 昨天偶然在PTT推文下看見了這篇文章,看完你的推論,還有對於學問之母的宣稱批評,我非常的同意,不過在這邊有幾個疑惑,關於下面兩句話:

    "他的一些為哲學護航的對手則讓我感到丟臉"

    "我一直希望大家以正確的理由尊敬和鄙視哲學,而非以錯誤的理由尊敬和鄙視哲學,然而有一些哲學生往自己臉上貼金還不知道自己露出多少推論破綻的嘴臉實在讓我不爽。"

    我無聊去翻了一下那段文章,發現許多哲學系的學生都在捍衛自己的學科,和其他學科的學生論辯,他們論辯的目的應該是要釐清哲學的價值,但可能礙於他們的學問還未學透徹,所以論辯出來的理論都不讓人滿意。

    問題來了,對於他們的學問沒有學透徹,但勇於和人討論,並且試圖釐清哲學的價值,這不就是哲學的精神嗎?透過理性的批判,和不斷的反思,來得到一個更精確的答案。只是他們程度可能和版主不太相同,也許板上PO文的人,哲學讀不到一年,從來沒有在板上被震撼教育過,第一次被震撼教育,就極力的想釐清哲學的價值,即使寫的沒有很好,論證沒有很清楚,但也不該給予如此嚴重的批評,是嗎?

    會想提出來問的原因在,小弟不才剛進入哲學系不到半年,也常因為哲學給大家的刻板印象不好,而小弟和板上的那些哲學系學生一樣,會極力替自己的學科辯護,但我心理知道,其實不是為了辯而辯,而只是想要告訴別人,哲學的價值在哪?不然進了一個學科,都不知道自己學科的價值有點糟糕。

    看了看板上哲學系的回文,和版主的回文,程度是天壤之別的差異,但讓我有點不解的是,剛進入哲學系的學生,對於哲學的價值都是懵懵懂懂,不過肯於和人論辯,就應該要給予讚揚,即使是錯的,相信在論辯當中可以對於哲學的價值輪廓,和可能面臨的問題更清楚,這些都有助於哲學系的學生釐清問題。因此我不太贊同版主給予如此嚴正的批評,若是像我這樣大一的新生,看見這篇文章,一定不太敢再替自己的學科辯護,否則馬上背了一個哲學系的罪名。"因為你辯護失敗,你讓哲學系蒙羞".......

    以上是個人見解,也不太確定對還錯,只是看了看板主如此的回應,身為哲學系的一分子,讓我感到挫折。因為哲學系在書本沒看完,論證沒看完絕對不能和人辯論,否則就背負了讓哲學系蒙羞的罪名。

    ReplyDelete
  23. 不過在此要感謝你這篇文章,讓我受益良多。!!!!

    ReplyDelete
  24. jason:

    我同意我們應該鼓勵那些能激發理性批判和反思的討論。但是,我想,我說的那些為哲學護航的學生的問題並不是書本或論證沒有看完,而是提供有論題的論證,且在別人點出的自己的錯誤之後,忽略不視繼續硬凹。這種討論態度,無法產生理性批判和反思,事實上,也讓我懷疑他們到底了不了解哲學的價值。

    也或許他們雖然不真的了解哲學有什麼價值,但依然對於自己進入的這個學科有信心,因此看到有人詆毀哲學,就忍不住開口。對於這種人,我想說,若你真的了解哲學人的操守,在這種時候就應該抱持懷疑:在你真的了解哲學的價值,並且能夠說明哲學真的有這些價值讓一個理性且有耐心的人聽懂之前,你不應該自大地認為哲學有價值。如果哲學在某種意義上比其它學科嚴謹,這會是因為哲學把懷疑心調到最高,在思考時盡量不預設其它學科會放心預設的原則。在這種情況下,要是沒有好理由卻堅信哲學有價值,不是自打嘴巴嗎?

    ReplyDelete
  25. 請問在文末所說的「要終結『大哲學主義』」的下一篇文章是那篇呢?我瀏覽了同分類的文章也站內搜尋了,但者沒有找到。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