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2009

教養與尊敬

Pyridine的這小段話,談討論的教養,我完全同意他的說法。

持有過度的教養與禮貌在討論上只會有兩個效果︰

  1. 讓你沒辦法對其他人的意見做出實在的批評。
  2. 讓你的言論看起來比較正當、態度看起來比較從容,讓你贏得的支持多於理性上應得的那些,讓你不容易發現自己的錯誤。

另外一個阻礙理性求知的習性是尊敬。知識分子的倫理是誠實地為自己的主張尋找好理據,尊敬並不協助我們培養這種倫理,而是讓我們沒有勇氣質疑權威。

我常常在想,其實這三年哲學系帶給我最珍貴的訓練,可能並非是學到去了解某些言論的價值,而是學到大膽地去假設某些言論可能毫無價值。有膽子質疑在求知上帶來很大的效益,因為人文學領域中漂亮的垃圾實在太多,特別是在台灣這種老學術官腔八股,年輕學術又還沒長毛的環境裡。一眼就知道馬路中間那銅板是一塊錢還是五十元,這種能力一點用也沒有,因為路上通常不會有銅板,然而,如果能一抬頭就看清楚哪些地方有狗大便,你已經掌握了使用這條馬路所需的所有知識。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