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009

催眠的語言哲學

hypnotyze

「窩數倒三,泥就會以為自己使一只麻雀…一、二、三!」帥氣的西洋催眠師彈了手指。

小丸忽地抬起頭,用迷惘的眼神環顧四周。小丸離開椅子,以蹲踞姿勢著地,兩隻手腕縮在腰間,手肘不斷擺動,伴隨著脖子的前後伸縮以及嘴裡的「咕吱.咕吱.咕吱吱吱—」。

掌聲。

催眠師優雅轉身鞠躬,故作無奈的攤手掩不住嘴角得意的牽動︰「現在,她以為自己是隻麻雀了!」

真的嗎?我是說,我們只需要觀察志願者的行為,就能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以為自己變成了催眠師說的那個東西嗎?

考慮一個簡單的例子︰

「窩數倒三,泥就會以為自己使一盤豆腐…一、二、三!」催眠師彈了手指。

小丸忽地抬起頭,離開椅子,噗的一聲啪到了地上,怎麼也不起來。

假設催眠師是真才實料,他真的有能力將信念灌進專注於他手上擺錘的志願者耳裡,現在,我們可以說小丸真的以為自己是一盤豆腐嗎?

下判斷之前,先看看後面的劇情︰

催眠解除,小丸恍神地慢慢地走下台。小丸的朋友白鹿(萬年徵女友)上前用他精瘦卻強壯的手臂托住小丸的肩膀︰「嚇死我,你真的變成豆腐了欸」

「豆腐?我是狗食啦,狗食!」小丸非常憤愾︰「他不是說我是dog food嗎?我還特別選了寶路欸!」

被催眠的時候小丸以為自己是豆腐嗎?不對,她以為自己是狗食。

沒有想到吧,就算催眠術真的有用,要確定被催眠的人有沒有變成你講的那個東西,觀察他的表現是不夠的,你還得確定自己跟他在嚴格意義上使用的是同一套語言才行。

靈感來自於攣生地球論證

2 comments:

  1. 我突然有一個靈感

    「從社會價值觀與學術成就探討白鹿裝可愛與其他人裝可愛之間的差別」

    哇哈哈

    白鹿的圖畫真的很有特色,我一直都很喜歡。

    新年快樂

    ReplyDelete
  2. 嘿,林同學,好久不見。

    謝謝你一直挺我XD,寒假我們要辦活動勒,有空的話來玩玩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