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2010

代理孕母的宰制

「生殖醫學的突破難道是為了製造小孩嗎?當醫生與商人合作,跨國地仲介代理孕母給不孕夫婦、同志或者中產階級單身女性,藉此大量生產牟利,醫生心中那把尺的醫學倫理就在這種「交易」的面前淪喪了。網上挑選孕母已經有優生學選種的意味,現在更是為了金髮碧眼的漂亮寶貝,進口烏茲別克的女子來替台灣顧客生小孩。為求生出洋娃娃般完美無瑕的嬰兒,能當成進口生殖勞工的理由嗎?

除了倫理問題,貧窮政治所產生的全球生殖勞工問題更值得關注。長久以來,種族和階級的不平等造成弱勢族群的女性變成被壓迫的對象,像是原住民雛妓被當作發洩的身體。全球化的社會更使種種的不平等關係,擴大到跨國政治經濟的不平等,致使貧窮政治出現在糧食、環境、傳染病甚至女人身上。當北歐、美加等國女性的平均生育年齡落在三十六到四十一歲之間,生不出孩子的需求引起生殖工業與仲介等機構的覬覦。

問題是,這些第三世界的女性為什麼落到必須要替外國人生小孩來維生這步田地?背後政治經濟的結構性因素和社會權力的不平等是全世界應該共同探討,共同負起責任的。醫生沒有看到這個責任,反而利用權力和知識使第三世界女性的問題更加惡化。更應該思考:經濟發達國家的低生育率或者不育問題,怎麼是由貧窮國家的女性來承擔?」
顏芳姿(國防醫學院助理教授 )自由時報 2010-5-22
顏方資在這裡支持這個論點:
提供給某些人工作機會X會造成這些人被宰制,所以不准提供這群人工作機會X。
這類說法反娼人士也很常用,但我從未搞懂它背後的道理。其它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工作機會越多、越多樣不是越好嗎?如果人家的處境已經很艱難了,為什麼還要剝奪對她來說最好的工作?(如果對那些可憐的女人來說代理孕母不是那種處境下最值得做的工作,她們就不會選擇做代理孕母)

我同意有一些選擇做代理孕母的女人可能受到宰制,例如來到台灣之後護照被扣押,而且自己又懷孕了只好任人予取予求,或者因為語言不通、智識能力不足而容易吃虧,並且吃虧之後也難以求助。甚至,她們可能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答應要當代理孕母,根本是被騙的。然而,這些狀況並不都是來自代理孕母這份工作:只要是中文一樣爛、一樣笨的外國人,來台灣工作就有可能被騙、被佔便宜。即使有些狀況是代理孕母這份工作獨有的,這不恰好說明了代理孕母是一個需要合法化好讓政府監督的行業嗎?

我覺得我在紀會榮那篇文章裡說的比他們有道理多了:
如果你覺得人家擁有的最好的選項實在是太糟糕,你該做的是提供他更好的選項,而不是強迫他只能選更爛的。

10 comments:

  1. Wenson對同一個主題討論了另一個問題:http://wensonyeh.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26.html

    ReplyDelete
  2. 兩天後就有他人做出回應: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may/24/today-o9.htm

    ReplyDelete
  3. 讀完整篇顏方芳姿的文章,看到他說「醫生應該…看到這個責任(種族和階級的不平等造成弱勢族群的女性變成被壓迫的對象)」,也看到顏芳姿說「背後政治經濟的結構性因素和社會權力的不平等是全世界應該共同探討」;簡言之,我聽到顏芳姿說代理孕母是一種宰制,但我卻都看不到phiphicake所說,顏芳姿要求「不准提供這群人工作機會」。
    顏芳姿最後一段被phiphicake剪掉,我不曉得是為什麼?意者請自行連結。
    簡單說最後一段顏芳姿認為:
    1.醫生不應該只為有錢人服務,更要看得見全世界受苦的人。
    2.生殖科技不應服務醫學黑道。
    3.續上點,所以政府應該在生殖科技上把關,以避免對第三世界女性身體的剝削。
    我倒覺得,顏芳姿並未完全反對代理孕母,至少也不明朗,倒是明確反對受到不公平對待、被黑道和走私集團把持的代理孕母制度,此立場非常清楚。為什麼phiphicake選擇仍看不清楚的立場作為顏芳姿的標籤,而不是非常清楚的立場?
    倒是她說「經濟發達國家的低生育率或者不育問題,怎麼是由貧窮國家的女性來承擔? 」有點過頭了,應該說「經濟發達國家的低生育率或者不育問題,怎麼是(如此廉價地)由貧窮國家的女性來承擔? 」
    還有,我向搞不懂phiphicake慣用的提問方式:「難道xxx會更好嗎?」假若某個結構環境或政治經濟關係所造成的情境下,只有兩個選項,一個是加入然後被宰制,另一個是拒絕然後可能餓死。一個愚蠢而廉價的左傾式評論,會因為宰制是不好的,所以叫人去餓死;而phiphicake則總是習慣反駁「難道餓死會更好嗎?所以應該被宰制」。似乎拒絕了打破結構,產生第三選項的機會。我想我們應該有拒絕選擇題限制的機會。

    ReplyDelete
  4. Changcherub:

    我覺得從她的用詞可以推得顏方資認為擔任代理孕母這件事情本身就是剝削和宰制。例如「這些第三世界的女性為什麼落到必須要替外國人生小孩來維生這步田地?」

    回應你的最後一段:我沒有反駁「難道餓死會更好嗎?所以應該被宰制」,如果我支持這種說法,我應該要支持動用公權力強迫弱勢女性擔任代理孕母。

    我支持的,是為那些弱勢女性保留選擇的機會:我不知道對某個弱勢女性而言餓死比較好還是「被宰制」比較好,但是你和顏方資也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我們這些不知道的人不應該在她們決定之前就自作聰明把某個選項拿掉。

    另外,我也沒有「拒絕打破結構,產生第三選項的機會」,你可以從最後一段的引文看到這件事。

    ReplyDelete
  5. 代孕本身不必然只有負面而無正面效果

    至少我們可以想像,在所有有關人士的同意(打從心底樂意)下,在有效避免有所不良待遇的情況下,幫助如不育或帶有遺傳病的父母生育,其效果是正面的

    那怕這情況在一千案例中只有一個,已經有足夠理由讓我們以規管而非禁絕的方式去應對

    所以要說醫者的道德責任,應集中於醫者有否以專業知識協助推動有效的代孕監管制度
    而非醫者有否參與代孕活動

    我同意某些人因生活壓迫而出賣肚皮是可悲的
    但解決的著眼點應放在為生活壓迫尋求另一出路,而非禁絕代孕

    (我一整天工作只有微薄收入也算可悲(自說),但我不要公司削掉我的職位呀!)

    ----------
    「這些第三世界的女性為什麼落到必須要替外國人生小孩來維生這步田地」

    從這句我就覺得顏芳姿是在用主觀角度看整件事
    她心裡就是認為「替外國人生小孩」是令人討厭的卑賤工作,於是以自己意願為別人打不平
    但沒有真正了解過當事人的想法,亦未能從開放態度去看「替別人生小孩」這件事

    ReplyDelete
  6. phiphicake:

    「這些第三世界的女性為什麼落到必須要替外國人生小孩來維生這步田地?」這句話,你解讀為顏芳姿這為代理孕母本身就是剝削的工作。但我跟你解讀實在大不同。畢竟顏文指的是第三世界和外國(其實就是富國)之間的關係,若倒過來「富國女性為什麼要替第三世界國家人生小孩來維生這步田地?」你認為顏芳姿還會反對嗎?我不這麼認為。

    我認為顏芳姿之所以反對代理孕母,正是現行代理孕母以剝消和壓迫的方式進行,拿掉「剝消和壓迫」,顏芳姿是否還會反對代理孕母,則是個未知數,現有證據並不足以討論,而你企圖以不充足的證據定論一個未知數,我認為是不恰當的。顏芳姿反對的是「剝消和壓迫的代理孕母」,他是不是反對「代理孕母」則無法確知。

    Leo:
    你指責顏芳姿「從未以開放態度去看「替別人生小孩」」。我不曉得你所說開放的態度為何?是指說,有女人把「替別人生小孩」當成興趣來工作,而顏芳姿也不應該反對嗎?這句話實在鬧了笑話了。真的會有女人把「替別人生小孩」當成興趣嗎?我倒覺得顏文的問題就是phiphicake所言的,那才是會引人誤解的問題。

    ReplyDelete
  7. Changcherub:

    只要有人對顏方資的文章的解讀跟我一樣,我就有必要寫這篇文章。

    ReplyDelete
  8. Changcherub:

    顏芳姿認為代孕工作者都是在被剝削,代他們打不平
    那她至少要有訪問代孕工作者心態的資料去支持她的說法

    我甚至認為
    她一面倒地批評代孕的不合理,完全沒有提及任何合理情況下的代孕
    那她的理據需要強力得能顯示絕大部分甚至所有代孕工作者都飽受壓迫
    而非在樂意的情況下進行代孕

    你的回應提及 "顏芳姿反對的是「剝消和壓迫的代理孕母」"
    我想這是比較合理的說法

    但她在文中從未有說明過代理孕母有「被剝削」和「沒有被剝削」之分
    所用的是廣義字眼「醫生」,「商人」,「代理孕母」
    從字面上看來就是在抨擊所有代孕行為

    ----------------
    「未以開放態度...」是我個人觀感

    顏芳姿整篇文章跟你說 "真的會有女人把「替別人生小孩」當成興趣嗎" 給我一樣的感覺
      「不相信有人樂意為他人代孕」

    但我身邊就有不少將「替別人生小孩」看成為幫助別人或正當職業的朋友
    正如 Angela Alcala 一樣
    http://www.mysanantonio.com/moms/38446039.html

    「開放」在這裡是指,嘗試了解和接觸事物的態度
    不要單單將自己的想法套入全世界

    ReplyDelete
  9. 作者的名字叫『顏芳姿』不是『顏方資』。三番兩次都沒打正確,這是故意的嗎?連最基本的禮貌跟尊重都做不到...還想當哲學家?!呵..關起門自high吧...

    ReplyDelete
  10. Anonymous:

    尊重必須自己贏得。不過我也沒有故意打錯,只是那篇文章並沒有替她贏得我為她選字的意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