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2010

有什麼理由用稅金養分析哲學家?

前情提要

我在「基本需求和價值偏好」這篇文章裡主張不應該使用稅金補助純文學和獨立書店等品味。我的主要理由是:品味是人的選擇,人應該為自己的品味負責,別人沒有義務替你滿足它(詳細的理由請見上面那篇文章)。對於這樣的說法,一個被許多人提出的質疑是:那麼,為什麼要用稅金補助分析哲學這種品味?為什麼我們要養分析哲學家、替想念分析哲學的學生付部份學費?以下我試圖回應這個詰問。

我在上面那篇文章裡區分了基本需求和價值偏好兩種東西。簡單地說,「需要吃飽穿暖」、「需要有理性思考能力」之類的需要是是基本需求,它們是普遍的、不易改變的。而「需要閱讀純文學」、「需要研究哲學問題取樂」之類的需要是價值偏好,它們並非放諸四海皆準,並且是可以改變和選擇的。在那篇文章中,我認為人們有責任在一定程度上協助別人滿足基本需求,可是沒有責任協助別人滿足價值偏好。這個主張的直接結果似乎是:所有的稅金都應該被拿來滿足基本需求、不應該用來滿足價值偏好。因此,我們應該將政府的所有資源從大學中抽出,然後分配給窮人、殘缺者等基本需求上的弱勢。

然而,事實上,這個結果不會是我的主張的後果。因為一個東西是品味,不代表它不能同時被用來滿足基本需求。理論物理學對大部分人來說是很難的東西,我們連看都看不懂,更別說要體會其中的樂趣。然而,這並不代表我們有理由撤除理論物理學的補助,讓那些喜歡理論物理學的人自己出錢養這些興趣,因為理論物理學的發展能累積知識,這些知識能協助我們(藉由科技)更有效率地滿足基本需求。 政府有理由用稅金補助學術,這不是因為學術分子的品味比較高尚值得補助,而是因為這類稅金的挹注對於人民來說是划算的投資,其收益遲早會被轉換成比當初丟出去的金額所能換到的更多的基本需求滿足。當然,一筆投資會有多少收益是很難估計的,通常在這裡人民只能倚靠政府和專家的眼光,試圖分配比較多錢給那些有機會在未來大量回收的學科。如果政府和專家的眼光很差,一直賠掉人民的錢而無法拿到足夠收益,我會主張減稅並減少補助。(這一段文字,是「稅金可以怎麼花?」這篇文章的刪減版,如果你對這個段落的推論有問題,可以看看比較詳細完整的版本)

當然這些投資代表有一些品味會因此獲利,例如要是政府預測(為了更有效地滿足基本需求)五年後會需要大量生化人才,因此加高生化學科補助,那些對生化有興趣的人就會賺到便宜。但是這沒有關係,因為政府並不是因為這群人喜歡研究生化所以給他們錢,政府有責任滿足人民的基本需求,要是這些基本需求的滿足需要藉由投資某些產業或學術來達成,這些事情就是應該做的。

養分析哲學

著眼於這個想法,我們可能有幾個理由使用稅金支持分析哲學系:
  1. 分析哲學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它能讓人在語言使用上更熟練、在概念思考上更清晰、更不容易被謬誤的論證和模糊的說法欺騙。現況下,每個人不但自己有理由和責任培養這樣的能力,也有理由協助別人培養這樣的能力,因為台灣是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握有政治決策權,這意味著如果你做出錯誤的決定(例如:被華麗不實的論述打動,投票給污錢的候選人、支持直覺上沒什麼問題,但蘊含違憲政策的法案),最後付出代價的是全民。在民主社會,你有隨便決定自己的價值觀和生活的自由,但是你沒有隨便決定會影響到所有人的政策的權利。

    有人可能會說,許多其它科系也有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的效果,例如法律、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等等,而且這些科系提供的專業知識,或許更能夠協助學生在政策上做出正確的判斷。我同意這些學系可能有(應該要有)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的效果,也能提供有助於決策的專業知識,但我相信這不會使得分析哲學在這個任務上成為不必要的,因為:1.政治決策的難度不但來自於對專業知識的需求,也來自於所牽涉概念的複雜和模糊。許多被用來當作支持某個政治立場的概念(例如平等、正義、關懷弱勢)都是複雜且模糊的,這給了企圖以官腔和論證謬誤矇混過關的人可乘之機。分析哲學作為專門對付概念的學科,有助於培養學生在論述使用的概念模糊且複雜時依然能夠做出正確的分析並抓出錯誤的能力。2.就算分析哲學在培養思辨能力上並沒有特別的長處,只要思辨能力是公民必須的,分析哲學就應該拿到稅金補助,因為分析哲學和其它學科可以吸引的學生群不見得相同,而一個在意自己是否受到良好監督,其公民是否擁有能夠做出不讓自己後悔的政治決策的政府,應該無所不用其極地「引誘」公民培養思辨能力(當然,還有對於公共事務的熱情)。在這種情況下,要是建立某個學科能讓更多人擁有有助於政治決策的能力,就應該去做。

    (寫完之後我才發現這個論點似乎只能用來支持分析哲學教育,無法用來支持分析哲學研究。然而,要是你認為這個論點是成立的,你應該也會同意下一個論點)

  2. 法政哲學家對於道德、平等、物化、壓迫、歧視等重要政治概念的研究和分析成果,有助讓我們更了解該如何運用這些概念,以及判斷使用這些概念的論述有沒有道理、避免有人利用概念的模糊占便宜。有些人可能會說,這無法被用來辯護形上學、心靈哲學、語言哲學等和倫理道德比較無關的哲學領域。不過,各哲學領域之間的聯繫比外表看起來的緊密,許多倫理學理論預設各種語言哲學和心靈哲學理論,而形上學等領域的許多理論也擁有倫理學蘊含。我相信若要有健康的倫理學進展,健全的哲學環境是必須的。

  3. 事實上,要是「那麼,哲學系也不應該受到補助啊!」是你想得到對於「基本需求和價值偏好」這篇文章的唯一反駁,這正好說明了哲學系為什麼有資格花你的稅金,因為它提供的訓練讓我能夠藉由對於基本需求和價值偏好的分析建立支持某個政策的理由,而且我的論述沒有明顯的漏洞,值得被討論。
對於上面這些說法,一個可能的反駁是:分析哲學真的有你說的那些效果嗎?分析哲學能不能讓人變聰明、變得能分辨好的政策和壞的政策,這又不是你說說就算的。

除了那兩筆GRELSAT的數據之外,我承認我對於分析哲學訓練效果的信心大多來自於自己的經驗。如果你認為這些證據不夠,我會同意:在分析哲學家心安理得地花稅金之前,他們應該主動提出有說服力的證據,證明自己值得人民投資(就算現在幾乎沒有任何需要補助的人文學科這樣做過,不過這不是藉口),例如進行大規模有客觀標準的論證謬誤測試,讓大家親眼見證經過哲學訓練的學生真的在這些地方略勝別人一籌。

現在的人文學科不流行主動證明自己的價值這一套,他們大多安心地躲在人文深奧、神秘的光環裡,仗著自己握有決定什麼有文化什麼沒有文化、什麼有水準什麼沒有水準的權威,用鄙視的眼光來回應那些「沒內涵的質疑者」。如果這種態度不算可恥,至少也是不老實且有礙學術發展的(如果一個學術有不需要向老百姓證明自己真的有在累積知識的傲氣,他們自然也可以(而且會)認為那些質疑自己的方法論和學術成果的同僚只是太愚蠢以至於不了解自己的價值)。

我不喜歡這種現況,這也是我和我的同學們(請參照旁邊的哲學部落格連結)寫文章的理由之一:讓大家知道分析哲學到底在幹嘛,接受分析哲學訓練之後到底可以做些什麼事、「分析」些什麼鬼。我曾經花費很多時間分析各種有問題但同時糊成一團難以理清的說法(例如「陶子和台爾文」),箇中理由除了我就是看那些東西不順眼之外,也是希望能藉此讓大家知道:分析哲學系的學生不是在學嘴炮鬼扯,而是真的在研究一些對思考和表達有幫助的東西,而且這些東西是可以被說得很清楚明瞭,讓大家都看得懂的。

5 comments:

  1. 應該在國中或高中就要有哲學課,你想要的哲學家的作用才會發揮

    ReplyDelete
  2. 小雷:

    之前妖西曾經提過這個願景,不過他的但書「在那之前至少要養出300個夠格的分析哲學家」我很認同。

    對於往下推廣哲學教育,我最大的擔憂就是這些中等哲學教育職位被不懂分析哲學的人佔據,最後變成虛無飄渺的心靈清談課、勵志課,或者文化基本教材的延伸。

    我對現在中等教育師資(以及師資篩選)的印象就是古板和死腦筋,但要是哲學家想進駐中等教育,不管是在教育部設定課程內容的階段,還是師資篩選的階段,不可避免地都會遭遇這些老師的卡位戰。基本上我不相信教育部的官員和國高中校長有辦法分辨有道理的哲學論述和模糊的空談,只要我們在某個環節失守,不但沒辦法建立對國高中生的思辨能力有幫助的哲學課,還可能失去對於「哲學」的詮釋權。

    ReplyDelete
  3. 但這也不代表我們真的必須先養出300個分析哲學家才能幹這個事情。因為這個國家沒有足夠的工作可以讓這些哲學家做。

    然而,要如何填滿這些階段性的需求,我還不知道。

    ReplyDelete
  4. 我想, 如果在升高中和升大學的國文作文中適當地安排論說文測驗, 且讓批改者中的分析哲學家佔有高比例的話, 學生和中學老師們自然會去尋求相關的訓練。

    但哲學家們最好多提供一些比較"友善的"的範本, 好讓中學方面有所憑藉。

    或者是請哲學家們盡量多寫一些可以擺在金石堂賣的書, 用簡單的言語多談論一些能引人關注的議題, 也許能讓大眾拾起對分析、論理的興趣。

    ReplyDelete
  5. timothychen:

    「或者是請哲學家們盡量多寫一些可以擺在金石堂賣的書, 用簡單的言語多談論一些能引人關注的議題, 也許能讓大眾拾起對分析、論理的興趣。」

    事實上哲學家願不願意寫什麼可以擺在哪裡的書,能不能用簡單的言語多談論一些能引人關注的議題什麼的,並不只是取決於哲學家自己的意願,還依賴著哲學家在現行的制度中被賦與什麼樣的任務(或要求)。

    為什麼台灣的哲學家不(太)寫哲普書?為什麼我們明明看到國外許多哲學家都願意寫幽默風趣的哲普書,再不然也願意寫一些平易親民的教科書,但台灣的哲學家卻很少做這些事情?最簡單的因素恐怕就是研究職或教職的升等制度,把哲學研究者牢牢地綁在不斷生產論文的座椅上。

    事實上我認識的哲學研究者,大部份對於寫作教科書或哲普書都有不低的意願,對這些書籍的價值也都有很高的評價,但是只有很少的資源可以提供她們寫作這些書籍的空間。這其實是相當現實的無奈。

    --

    以上顯示為純粹發牢騷。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