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7.2009

決定論(determinism)

7.27.2009
決定論(determinism)主張所有事件(event)的發生都是被決定的。在這裡,一件事情是被決定的(determined)的意思是說,存在有一些條件,如果這些條件都被滿足,那麼,那件事情就必定會發生。

因此,完整地說,決定論主張︰
對於任何的事件E,存在有一些條件E1~n,如果E1~n都發生,E就會發生。
決定論本身不指定每件事情發生的充分條件,因此,當一個理論宣稱所有事情的發生都是由於上帝的心情轉變所導致,這個理論也可以被稱為決定論(或眾多決定論之中的一種)。
然而,當代哲學家討論的決定論,大多是較符合現代科學的決定論︰他們不相信上帝或其他神秘力量能成為任何事件發生的條件之一,取而代之地,他們相信,即使決定論為真,作為事件發生的充分條件的也只會是過去世界的狀態,而這些狀態通常會是物理狀態。比起上帝決定論,物理決定論為何需要被考慮不難理解︰如果你相信所有事件都是物理因果原則的結果,你就得相信,當世界在某個時間的狀態被確定了,世界接下來的狀態就會不可避免地被確定︰只要依照物理因果原則推導就好。

哲學家討論決定論,大多是因為它和自由意志(free will)乍看之下的不相容︰如果我的行為早在我出生前就被決定了,我怎麼能說我能自由地控制自己想幹嘛?如果我事實上根本不可能不寫這篇文章,我怎麼能說撰寫這篇文章是我自由意志的決定?

22 Comments:

Vicky Tang said...

"存在一些條件"
那麼隱含每件事情發生都有條件嗎?

有些事情,沒有一定有發生的條件吧
若真的存在發生的條件,條件的界定和數量,難有一個明確定案。

phiphicake said...

Vicky︰

說每件事情都有發生的條件,並不蘊含對於任何事情我們都能找到它發生的條件喔。

另外,你覺得哪些事情沒有一定發生的條件?

Anonymous said...

我玩鋼鐵雄心時,中華民國在抗戰中打贏日本會引發落日事件(日本投降)

落日事件確切條件如下:

1、中日為交戰狀態
2、中國占領瀋陽、哈爾濱、北平、漢城....
3、發生機率:50%,每十天檢查一次,1936年1月1日至1963年12月30日。

我猜決定論很像是這類遊戲的「事件」,一旦所有條件達成,則引發事件。

而決定論要怎麼處理「發生機率50%」呢?

如果「在所有條件達成之下,『白鹿寫出這篇文章』的事件機率是50%,事件發生期間是大四到碩二」這樣我們是不是能說決定論有一定的漏洞呢?(機率是個變數,而決定論排除變數)

Anonymous said...

啊啊,我是洛書

phiphicake said...

洛書留一下名字啦,在「Comment as:」旁邊的下拉式選單中選擇「Name/URL」,然後署名。

如果決定論為真,就不會有真正的機率事件。擁護決定論的科學家會說,我們以為某件事情在條件c底下的發生機率是50%,這是因為還有隱藏條件沒被找到。

洛書 said...

我的理解是,決定論類似超級電腦,或是我玩的那款遊戲的AI。

那麼這種單純的機率事件應該不是不可能吧,就是沒有任何隱藏條件,條件本身就是「機率為50%」

phiphicake said...

洛書︰

說一件事情發生的條件是「機率為50%」似乎有語病。

我知道你想說某些事情是純粹隨機的,就算知道所有相關的事實,我們也頂多只能統計它在各種情況下發生的機率。對於這是不是事實我沒什麼意見,或許決定論是錯的也說不定。

nameofroses said...

當代哲學家討論的決定論是不是跟心物二元論衝突?

alfredego said...

白鹿:
如果把他修改成在初始條件固定的情況下藉由機率性的推論規則而推出機率性的結果呢?畢竟事實上如何的初始條件或是事實,發生了就是發生了,已經發生的事情本來就沒有機率的空間.而如果推論規則是固定的,也只會推出確定的事實,但是我們的直覺卻是有些事情發生是機率性的,所以似乎恰當的解釋會是認為一部分的推論規則會是機率性的比較合理.
所以,在中日交戰的情況下國軍收復東北和佔領韓國這些初始條件達成後,藉著某個機率性的推論規則P,推出"落日的機率為每十天50%"的結論.看來是比較恰當的說法.
nameofroses:
如果你說的是那種有靈魂的心物二元論,我想是的.物質的東西如何影響抽象存在?反之亦然.

alfredego said...

洛書:
我想雖然他的trigger寫了random=50,但是似乎不該把paradox的程式語言跟我們的日常語言混為一談.而且你比較一下他的trigger,control = { province = 1389 data = CHI } # Mukden,佔領奉天這件事是我們實際上在遊戲中會看到的,但是random=50則否.我們實際上作推論會比較像沒偷看之前的玩家,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我們佔領了奉天,哈爾濱,漢城...etc.我們可以合理的推測日軍該求和了,但是我們不會知道機率到底是多少,除非我們能實際上作實驗.我想不管一般人或是科學家,都不會把那個random=50視為初始條件...反而在許多科學問題上,那個random=50才是問題的答案.

phiphicake said...

昌董︰

我不太瞭解你的point,就算決定論為假,我們依然可以藉由固定的初始條件和機率性的推論規則推出機率性的結論啊。

alfredego said...

白鹿:
這跟決定論真假沒關係,我只是想說,如果事件的發生真有機率,那應該是出現在推論規則或是一般定律裡,而不是初始條件的一部分.

phiphicake said...

昌董︰

我瞭解了,是那樣沒錯。

Yel D'ohan said...

是自由意識對於「自由」的定義為何?我能不能說我自由地做決定,同時決定的結果是不違反決定論的?

phiphicake said...

Yel︰

那可能是可行的。我想你的想法大概接近哲學中的相容論者,等我有時間,會寫文章討論他們。

⊆∀⊥⊻ιN said...

一個類似這個的問題我上次和一個同學討論, 他提出了一個觀點我覺得很有趣:

當我們說一個系統有「自由意志」是什麼意思?就物理的角度來看, 初始條件如果被決定了, 根據物理定律, 則結果必然是可以預測的, 如此就滿足決定論的論調。然而, 如果想要讓「自由意志」在物理定律掌控的世界中有一席之地, 我們必須在這個系統中引入某種 randomness, which is not determined by its preceding conditions. 而「自由意志」則必須涵蓋在這個 randomness 之中。然而, 我們可以稱 randomness 為「自由意志」嗎?

phiphicake said...

⊆∀⊥⊻ιN︰

我以前寫的小論文也提過一樣的論點。那是不相容論者的一個難題,在我寫完關於樓樓上相容論的文章之後,就會專文討論了。

phiphicake said...

Yel︰

那可能是可行的。我想你的想法大概接近哲學中的相容論者,等我有時間,會寫文章討論他們。

fhk said...

我想問一下隨機與決定論之間的關係。

根據上述的闡述,決定論是不能接受有隨機事件的。而相容論、嚴格不相容論、自由主義的三分中,沒有一個是可以接受隨機事件。那我們如何理解量子力學中的機率詮譯呢?可否接受一種機率決定論呢?

Kris C. said...

fhk:

決定論、嚴格不相容論(不相容論+決定論)確實和量子力學的機率詮釋衝突。不過相容論、自由主義並不見得和量子力學的機率詮釋衝突。這兩個理論可以是條件性的(例如相容論可以是「即使決定論為真,我們依然可以有自由意志」),只談人在什麼情況下可以有自由意志,而對決定論事實上是否為真不置可否。

此外,自由主義可以同意機率事件和自由意志的共存(事實上他們必須同意,因為他們同意決定論為假是人有有自由意志的必要條件)。事實上,這就是當代自由主義的難題之一:說明為哪些隨機事件可以為人帶來自由的決定、如何帶來。

Anonymous said...

有時懷疑所謂的自由意志只是一種錯覺.就如看似你可以選擇a或b的自由.最後你選擇了b.可能是自己錯覺當成了你有兩個選擇.事實,決定論下,你一早註定你會選擇 b.關鍵就是要思索為何會選擇的條件,而這樣條件又係回來形成.看似選擇 b是一個結果.那假設之前必定會有條件導成.但選擇 b前的條件是相單複雜的.除非可以100%解剖開佢的一生經驗,同基因,以及人類的行為.

Anonymous said...

言而,自由意志的思索下,假釋性.有兩個地球,兩個地球所有條件都是一樣,包括所有人都是一樣,所有人的行為性格都是一樣,假設好了這一切,那你會覺得你自己在兩個地球裹的行為結果是一致,還是會不同?

如一致,就當住佢係決定論.
如不一致,那就當住係自由意志.

然後思索為何是一致
又為何會不一致.

Post a Comment

如果你的留言不見了,八成是被系統誤判成廣告。我每隔幾天會檢查一次垃圾桶,把留言抓回來。若你等不及,也可以email提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