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7.2009

自我的實在論、反實在論與Memetics

自古到今,許多人相信自己擁有一個自我,這個自我是一個持續的存在物,它獨立於人的大腦和世界,它擁有信念、記憶、感覺,它會思考、經驗世界,並且替自己的身體決定行為。這種想法被Blackmore稱為「real self theories」(自我的實在論,以下簡稱「實在論」)。實在論反映在哲學上,成為心靈哲學裡的實體二元論(substance dualism)。實體二元論主張,心靈(mental)是跟物質(material)截然不同的兩種東西,心靈會思考;物質佔據空間,而人,則由這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組成。

然而,哲學和科學裡的另一種傳統對自我有著不一樣的看法。這種傳統的擁護者主張,自我不是跟物質截然不同的實體,它只是以某種特殊且複雜的方式組成的一堆物質,或者這堆物質擁有的性質。這類主張,被Blackmore稱為「illusory self theories」(自我的反實在論,以下簡稱「反實在論」)

姑且不論事實上實在論和反實在論哪一個才是正確描述世界的理論,反實在論者都面臨一項多出來的劣勢︰他們支持的理論不被常識青睞。當然,跟常識衝突,並不代表理論不正確,然而,在心靈哲學的討論中,這個事實卻表示,就算找到了支持自己的立場的鐵證,或者決定性論證,反實在論者也必須多回答一個問題︰

既然反實在論是正確的,為什麼長久以來大家卻不約而同地擁抱一個錯得這麼離譜的理論?

使用Memetics,Blackmore建議了一個可能的回答︰我們普遍相信自我的實在論,因為它和其它信念搭配組成了一個強大的瀰群(memeplex),這使得我們對於實在論的信念隨著人際之間的每一次立場和信念的傳遞變得越來越堅實。

有一些瀰具有這樣的特性︰它們一起存在時(被同一個人持有時),比起獨自存在時,更加地堅實。所謂更加地堅實,表示它們會更不容易從自己原來的儲存位置被剃除、更能夠對抗和自己不相容的其它瀰進駐,甚至,更容易對外散佈。

讓我們考慮這樣的信念︰

P1.李奧那多星系裡的火元素強烈地影響夏至出生的人,讓他們具有不穩定的性格,這只有有溫和的水象星座降生的月宮才能避免。

P1是不是一個容易傳播的信念?或許,但它八成比不上Q1︰

Q1.(我相信)李奧那多星系裡的火元素強烈地影響夏至出生的人,讓他們具有不穩定的性格,這只有有溫和的水象星座降生的月宮才能避免。

Blackmore會說,P1是一個純粹的信念,持有它對我們來說可能沒什麼大不了,但是一旦一個信念從純粹的信念變成我自己的信念,我就會有更強大的動機去護衛和傳播它,我會更願意將它和我遇到的人分享,在別人不同意時和別人爭辯,為了它和別人起衝突(「我相信我是我媽生的」)、上街頭(「我相信性工作是正當的」)甚至死亡(「我相信阿拉巴斯坦應該被解放」)。

我們可以想像,任何純粹的信念Pn都可以有它的加強形式Qn,它們包含的內容想法基本上相同,但後者更容易被持有者保護和散佈。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合理推論,不管是什麼樣的社會,只要人們有基本的創造力(能夠發現Pn的加強形式Qn),遲早所有的P形式信念都會被它的Q版本取代。這時候會發生什麼事?Blackmore說,很好想像啊,每當我們說出一句表示自己的信念的話,我們都在向自己以及對話者強調自我的存在。在這裡,實在論和所有的Q形式信念形成了一個強大的瀰群︰實在論使得Q形式信念更不容易消失、更容易散佈;Q形式信念則隨時宣傳實在論。

 

Reference︰

  • Blackmore, Susan. 1999. The Meme Machine. Oxford.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