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08

Putnam的桶中腦

電影「駭客任務」中,原來是個上班族的尼歐與來自錫安的一夥人接觸之後才知道原來自己生活的世界只是母體創造出來的幻影︰幾百年前人類與失去控制的機械爆發戰爭,人類企圖製造彌天濃煙遮蔽作為機器活動能源的太陽光,結果卻被機器們反將了一軍。機器捕獲人類並大量養殖,利用人體產生的生化能源補給自己,而為了不使人類因為恐懼和沮喪而失去生產力,他們將電子訊號接上人腦神經,使養殖槽裡的人類擁有如同活在真實世界一般的感官經驗,相信自己依然活在真實的世界。

桶中腦

這樣的想法在哲學家眼裡並不新奇,哲學界一直都有層出不窮的古怪點子,比方說一模一樣的兩個地球、泥沼和閃電作成的人等等,而桶中腦就是其中一個。我們可以想像,有一個古怪且聰明的博士,他平常的休閒就是到街上把路人迷昏帶回實驗室,然後挖出腦子接上管線放進機器桶裡。博士的機器桶是很高級的產品,它不但可以補給人腦活動需要的營養,也可以適當地輸入電流刺激製造感官經驗,使桶子裡的人腦以為自己依然活在真實世界。
這樣的一個想像故事幫了懷疑論者很大的忙,比方說一個關於外在世界的知識的懷疑論者可能就會這樣欺負沒有唸過哲學的老實人︰

「你所經驗到的外在世界存在嗎?」
「當然啊,怎麼可能不存在」
「你能肯定你不是一個接上管線的桶中腦嗎?」
「呃...如果桶中腦所接收到的感官經驗和我現在一模一樣的話,我不能肯定」
「如果你是桶中腦,你所經驗到的外在世界就可能不存在了」
「嗯...」
「根據前面,你沒辦法肯定你是不是一個桶中腦」
「唔...」
「所以,你也沒辦法肯定你所經驗到的外在世界存不存在」
「嗚嗚嗚...」
懷疑論者的論證可以整理成下面這樣︰
1. 「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是可能的。(前提一)
2. 除了依靠感官經驗之外,我沒有其它辦法可以辨認「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是不是真的。(前提二)
3. 如果我是一個桶中腦,而且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我接收到的感官經驗會跟現在沒有差別。(根據假設)
4. 如果我是一個桶中腦,而且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我所經驗的外在世界就可能不存在。(根據假設)
5. 我的感官經驗沒辦法告訴我「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是不是真的。(根據3)
6. 我不知道「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是不是真的。(根據2和5)
7. 我不知道我所經驗的外在世界存不存在。(根據5、6和知識的封閉原則)
這個論證看起來是一個有效論證,也就是說如果它的前提全部為真,那麼它的結論大概不會有什麼問題。所以對於反對懷疑論的人來說,比較可行的方法似乎是想辦法證明前提一、前提二或是知識的封閉原則不為真。

前提二是一個關於我們賴以認識外在世界的管道有哪些的主張,我認為它滿可信的,因為直覺上似乎所有不認同它的人都必須借助某種怪異的神秘主義來說明自己對於外在世界的認識。

而知識的封閉原則(epistemic closure principle)是認識論裡的一個尚在爭議中的主張,這個主張大致上是在說,我們的知識系統(就是一個人所知道的所有命題的集合)是封閉的,說一個知識系統是封閉的的意思就是說,這個知識系統裡的知識可以藉由邏輯規則加以擴充(那為什麼還說它是封閉的?我一直都搞不清楚這些古怪專有名詞的命名由來),如果一個人知道p,而且p邏輯上蘊含q,那麼這個人也會知道q,相對地,如果一個人不知道p,而且p邏輯上蘊含q,那麼這個人也不會知道q。(後半句話是錯的,感謝Chate指正)

前提二和知識的封閉原則都不是本文要討論的問題,本文要討論的是Putnam對於前提一的反駁。

自我推翻

我們可以依照句子在真假值上的表現為句子分類:有一些句子是必然為真的,不管這個世界變得怎麼樣,這些句子都會為真,比方說「p為真或者p不為真」和「如果p為真,則p為真」這樣的句子。而有一些句子是必然不為真的,不管這個世界變得怎麼樣,這些句子都會為假,比方說「p為真而且p不為真」和「如果p為真,則p為不為真」這樣的句子。

一個自我推翻的(self-refuting)句子通常是必然不為真的。句子p是自我推翻的,若且唯若我們可以以p為真為前提推論出p為假,也就是說,它是一個它本身的為真蘊含它本身的為假的句子。比方說「所有的句子都是假的」這個句子就是一個自我推翻的句子,因為如果「所有的句子都是假的」為真,那麼就不是所有的句子都是假的。而「我不存在」也是一個自我推翻的句子,因為不論它是被誰說出來或寫下來,都代表了說話者或是寫字者存在。

Putnam主張前提一正是一個自我推翻的句子,下面我將慢慢地說明他的思路。

指涉的條件

人們會用一些東西來指涉(refer)或表示(represent) 另外一個東西。比方說當我們在路上看到一個有Y字圖案的板子,我們會說這個Y字圖案畫的是叉路,這個板子是用來表示前面有叉路,而當我們看到黑板上方孫中山的肖像,我們會說這個肖像畫的是孫中山,這張圖指涉的是孫中山這個人等等。在這裡我們可以問一個問題︰在什麼樣的條件下一個東西會表示著另外一個東西?

看了叉路和孫中山的例子,或許我們會猜測,一個東西表示另外一個東西的條件就是,前者和後者看起來有所相似。是這樣嗎?當兩個東西互相類似的時候,其中一個一定表示另外一個嗎?我們可以看看下面這個例子︰

case 1
小白鹿決定要畫一張小海報來慶祝自己終於寫完五份期末報告,他在桌上舖平畫紙,調好顏料,決定先出門填飽肚子再回來好好幹這件大事。結果小白鹿後腳關上門,一隻無辜的獨角仙前腳就栽進了顏料裡。獨角仙心想「幹,好臭,我怎麼這麼可憐」,一面掙扎著爬回桌上,然後因為顏料厚重的氣味而喪失了方向感,在畫紙上亂爬。小白鹿回到房間之後,發現桌上的獨角仙和被沾了顏料的獨角仙弄髒的畫紙,令他感到驚訝的是,迷失方向的獨角仙亂爬亂爬而留下的顏料痕跡竟然儼然是一幅毛澤東的肖像!
現在問題來了。當一個畫家替毛澤東畫了速寫,我們會說那張速寫畫的是毛澤東,那麼,在case 1裡,我們是否會說畫紙上畫的是毛澤東?

不,我們似乎不會想這樣說。一般人大概不會認為獨角仙碰巧在畫紙上弄出的圖案是代表了另外一個東西,就算這個圖案和那個東西極端地相似。

case 1說明了,並不是當兩個東西相似的時候我們就會認為其中一個表示另外一個。這蘊含了兩個東西之間的相似並不是這兩個東西之間有表示關係的充分條件。事實上,我們可以很輕易地舉出其他例子來說明兩個東西之間的相似也不是這兩個東西之間有表示關係的必要條件,比方說文字。「孫中山」這三個字排在一起時表示的是孫中山這個人,但是這三個字卻跟這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相似。

於是我們知道,兩個東西之間是不是相似跟這兩個東西之間是否存在表示關係沒有什麼牽連。接下來讓我們看看另外兩個例子︰

case 2
小白鹿把case 1中的獨角仙在畫紙上亂爬而成的圖案裱起來掛在牆上。畢竟一隻獨角仙在紙上隨機亂爬就描出酷似毛澤東的圖案這種事可不是天天都會發生的,值得紀念。
過了幾天,正當小白鹿在觀賞影集「六人行」的時候(自從期末報告寫完之後,小白鹿就天天看六人行),小白鹿那隔天要考近代中國史的笨蛋室友抓了一堆筆記紙衝進門來︰「靠,你知道發動文革的是誰嗎?」每天都被蠢問題荼毒的小白鹿頭也不回,不耐煩地指了指牆上掛著的那張圖。

case3
回到case 1中的情節,不過這一次掉進顏料裡的是一隻非常聰明且具有很高的藝術天份和視覺系統以及樂觀開朗個性的獨角仙。當牠栽進顏料裡時,心裡想的不是任何怨天尤 人的牢騷,而是「哞,算你(指小白鹿)有眼福,我就來畫個毛澤東吧!」。於是牠憑藉著幾天前在小白鹿借回家的書上偷瞄到的毛澤東相片的記憶和強大的構圖能 力,拖著沾了顏料的身體在畫紙上來回爬行,勾勒出栩栩如生能讓死忠國民黨分子忍不住開槍的毛澤東輪廓。
在case 2中,我們會傾向於認為當小白鹿指著牆上的畫時,那幅畫的確是表示著毛澤東,至少我們會說,小白鹿用那幅畫來(向笨蛋室友)表示毛澤東。

而在case 3中,我們會傾向於認為那隻聰明的獨角仙畫出來的毛澤東的確是表示了毛澤東。

為什麼會這樣?case 1和case 2、case 3之間有什麼差別以至於我們會認為case 2、case 3裡的畫有和毛澤東之間有表示關係而case 1裡沒有?雖然目前的學術進展還沒有辦法把這件事情說得很清楚,不過我們可以大略鉤勒出箇中原因︰因果關係(causal relation)。

當一幅肖像指涉毛澤東的時候,這幅肖像的產生毛澤東之間一定有因果關係。比方說這幅肖像是來自於某隻聰明的獨角仙的手筆,而這隻獨角仙作畫時是根據記憶中的心靈圖像(mental image),獨角先關於毛澤東的心靈圖像是幾天前在書上看到毛澤東的圖片之後記下來的,而書上毛澤東的圖片是從某張毛澤東生前照的相片拷貝的。也就是說,我們依循著這幅畫誕生的因果路線往回找,可以找到毛澤東。

而如果一幅畫和一個人之間毫無因果關係,比方說,根本不認識毛澤東的獨角仙沾了顏料在桌上亂爬碰巧弄出了跟毛澤東極度相似的圖,就算這幅圖和毛澤東真的超像,我們也不會認為這幅圖畫的是毛澤東。

於是我們知道,如果a和b之間沒有因果關係,他們之間就不會有指涉關係。也就是說,因果關係是指涉關係的必要條件。也就是說,一張圖片並不會本質地必然地(essentially and necessarily)具有指涉功能,它必須滿足具有因果關係之類的條件。

從語言到文字和心靈圖像

上面討論了圖片具有指涉功能的條件,事實上,Putnam會主張不只是圖片不會本質地必然地具有指涉功能,我們所使用的文字和我們心裡浮現的心靈圖像本身也不會本質地必然地具有指涉功能。

文字不會本質地必然地具有指涉功能這件事情可以相當簡單地說明,比方說我們可以想像獨角仙拖著顏料在畫紙上碰巧弄出的圖案不是毛澤東像,而是歪歪扭扭的「fuck」,在這樣的情況下,除非我們認為這隻獨角仙認識字,否則我們不會認為紙上的「fuck」是在表達一些意義。

當我們想起某個人的時候,他的容貌會以心靈圖像的形式在我們的心裡浮現,基本上這是一件好事情,除非你剛失戀。而通常當我們的心裡浮現某個人的容貌的心靈圖像時,我們會說這個心靈圖像指涉的是這個人。

基本上,我們要先對外在世界的東西有所認識,才會有相對應的心靈圖像。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要怎麼說明一個心靈圖像並不是本質地必然地指涉某個東西?Putnam提供了一個假想的例子︰

case 4
一個遙遠的星球(姑且叫它「K星」吧)上住了跟我們在各方面都一樣的K星人,K星本身也和地球非常相似,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K星上沒有任何的植物。而因為K星所在方圓幾十萬光年範圍內的任何星球也都沒有樹,所以K星人基本上從來沒見過樹。
有一天,K星裡某一台印表機故障了,在碳粉針亂打之下巧合地印出了一張跟這張圖一模一樣的圖︰


K星人們感到很新奇,他們傳閱這張圖,可是卻沒有人知道那張圖裡的東西是什麼鬼。他們之中有一些人晚上回家之後依然想著那張圖裡的東西,試圖分析它可能的性質和功用。
case 4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結果︰因為K星人和地球人有一樣的身體和腦神經結構,所以當K星人想著那張圖的時候,他們的腦子裡浮現的心靈圖像和我們想到那張圖的時候腦子裡所浮現的心靈圖像是一模一樣的。但是我們會認為我們心裡的心靈圖像指涉樹,而不會認為K星人心裡的心靈圖像指涉樹。

Putnam認為這個思想實驗的結論很簡單︰因為同一個心靈圖像有時候會代表某一個(種)特定的東西,有時候不會,所以顯然有一些額外的條件決定心靈圖像是不是具有指涉能力,所以心靈圖像並不具有本質上必然的指涉能力。

回到桶中腦

現在讓我們來回想一下桶中腦的故事。Putnam的想法很簡單︰當K星人心裡浮現跟我們想到樹時心裡浮現的東西一樣的心靈圖像時,他們的心靈圖像並不指涉樹,而我們也不會說他們在想的東西是樹。那麼,當一個桶中腦藉由電流刺激產生就像是我們面對一顆紅蘋果時會產生的感官經驗時,他的感官經驗中的那個酷似紅蘋果的心靈圖像是否指涉紅蘋果?

Putnam認為,我們甚至可以假想一個更極端的故事︰事實上根本不曾有過桶中腦的感官經驗所描述的外在世界,因為那個機器桶和機器桶裡的大腦是由於一次激烈的行星爆炸而碰巧產生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就如同K星上的印表機碰巧印出了酷似大樹的圖一樣,機器桶也是碰巧不斷地輸入會讓桶中腦產生如同面對一顆紅蘋果般的感官經驗罷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桶中腦想著「哞,我眼前有一顆紅蘋果」的時候,他的「紅蘋果」並不指涉外在世界的紅蘋果(根本不曾有過那種東西),如果要說那句話有意義的話,頂多它指涉的是某一段固定的電流刺激。因為當我們沿著「紅蘋果」的因果連結往回追溯,我們找不到外在世界的紅蘋果,頂多我們只能找到來自於在大爆炸中碰巧形成的機器桶產生的一段固定的電流刺激。

Putnam把那些並不指涉外在世界的東西的桶中腦所說的話稱為「桶中語(vat-English)」,根據Putnam,桶中語無法談論那些桶中腦以為它可以談論的事情,因為桶中語裡的名詞無法指涉那些桶中腦以為它可以指涉的東西。一個桶中腦用桶中語談論的可能不只是紅蘋果,隨著輸入的電流刺激的多樣,他還有可能談論其他的東西,比方說六人行、喬治華盛頓、太監。他甚至有可能在經由電流刺激觀賞過駭客任務之後(幸好我們不需要面對「要經由行星爆炸碰巧形成一個內建駭客任務的機器桶需要多大的運氣」之類的問題)開始使用桶中語思考「我是一個桶中腦嗎?」之類的問題。但是因為桶中語裡的名詞沒有桶中腦所以為的指涉功能,所以在桶中語裡「我是一個桶中腦」裡的「桶中腦」指涉的其實不是想這件事或者說這句話的桶中腦本身,而是某一段或者某幾段電流刺激。也就是說,雖然一個桶中腦的確是桶中腦,但是他自己無法用桶中語把這件事情表達出來,他說出來的或是他想到的頂多只能是「我是一個&%*^$#(代表電流刺激)」,而這句話顯然是錯的,因為他是一個桶中腦,而不是一段電流刺激。

於是Putnam宣稱說,桶中腦論證的第一個前提是自我推翻的︰當它被某個人想到或是被某個人說出來,就會自動變成假的。我們可以把Putnam的論證整理成下面這樣︰

1. 要嘛我是一個桶中腦,要嘛我不是一個桶中腦(根據排中律)
2. 如果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我是桶中腦」的意思是「我是%*^$#」(根據前面的論述)
3. 如果我是一個桶中腦,我就不會是&%*^$#(根據物理)
4. 如果我是一個桶中腦,我所能表達出來的「我是桶中腦」為假(根據2和3以及為真的定義)
5. 如果我不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我是桶中腦」為假(根據為真的定義)
6. 當「我是桶中腦」被表達出來的時候,它為假(根據1、4和5)

我的意見

一個明顯的點是,Putnam的結論來得太快了,因為[並非碰巧產生的桶中腦]是可能的︰的確可能有一些桶中腦,他所使用的桶中語裡的名詞和他的心靈圖像可以經由因果連結追溯到紅蘋果和駭客任務(然後途中會經過一個惡毒的科學家),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們沒有理由說這些桶中腦的桶中語沒辦法用來談論他們以為他們在談論的東西。所以「我是桶中腦」並不是總是是自我推翻的。不過我並不覺得Putnam這麼聰明的哲學家會犯這種簡單錯誤,或許他有在書中說明他的論證只適用於碰巧產生的桶中腦,只不過我不小心忽略了。

參考資料

  1. Hilary Putnam, “Brains in vat” in Reason, Truth and Histor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34 comments:

  1. 唔,抱歉打個岔,"住了跟我們在各方面都一樣的K星" 好像漏了個 "人" 字兒?

    ReplyDelete
  2. Thank you very much!

    另外,基於這篇文章根本沒人回,所以你也不算是打了岔...

    ReplyDelete
  3. 你好
    我是在查桶中腦資料的時候找到這裡的
    讀了你的文章以後受益良多!!
    上課的時候教授一直這樣不停的murmur"如果我是桶中腦那我就不是桶中腦",但是我完全不懂,還自以為是因為桶中腦不會讓你有"我是桶中腦"的這個想法,因為這樣他就破梗了(傻)
    我只想要謝謝你這樣

    ReplyDelete
  4. 哈囉,很高興我寫的東西對你有幫助。

    然後,如果你有回來的話,我有點好奇你修的是誰開的什麼課?

    ReplyDelete
  5. 噢 我修的是林從一教授的哲學概論
    (p.s 我是政大人)

    ReplyDelete
  6. 哲學概論討論到Putnam呀,這真的是有一點深入的哲學概論呢。

    ReplyDelete
  7. 哈~我跟上面的一樣也是哲學概論....
    話說這篇以我的理解能力,真是太難為我了
    還要對這篇文有個想法
    不過多謝你的深入探討,但這真是個不可思議的怪異論點
    另外我也真搭有想到你提到的電影情節,那是根據這個所寫的電影?
    大家都是桶中腦? 這~~好難想像阿!!!

    ReplyDelete
  8. 關於指涉,版大提出了因果關係是有效的,我認為只是其一。
    其二是默契(我無法用更精確的語言),意即這個語言或圖像能不能和同樣使用它的人指涉到同一個目標
    (然而是否能夠真正指稱到其意義與本質則存疑;本質難道不能由眾認知者的指涉對象所定義嗎?)
    因此,假定外在世界存在,然後論述桶中腦接收的電子訊號並不等同於這個存在於外在世界的桶中腦時,所可能產生謬誤即為桶中腦認知到的桶中腦為何必然要和外在世界的桶中腦指涉到同一件事才為真。
    換句話說,如果外在世界不存在,則桶中腦被推翻的論述居然是因為我構築了一個不存在的外在世界,來指稱這和外在世界不符合所以為假。

    再者,焉知我們可能認知到外在世界的桶中腦?或者根本是一樣的,只是電子訊號?

    ReplyDelete
  9. 午安,米︰

    指涉需要因果關係,這個論點是Putnam提出來的,不是我。

    你的主張似乎滿有意思的,不過看不太懂。你可以把它說明得詳細一點嗎?

    ReplyDelete
  10. 1.桶中腦都用X'指涉X
    2.地球人都用X'指涉Y
    3.桶中腦和地球人沒有交相理解的機會和可能,因此不會發生為什麼同樣X'會指向不同的東西而產生矛盾(這是彼此獨立的指涉系統)
    4.所以地球人不能說桶中腦根本不可能用X'指涉X而指稱桶中腦沒有理解Y的可能,因為X和Y根本就不同,所以此X'不等於彼X',不能認知X不能推得Y的無法認知
    (5.誰真的知道X不等於Y呢?)

    ReplyDelete
  11. 早安,米︰

    在反駁桶中腦懷疑論時,地球人什麼時候會需要說「因為桶中腦根本不可能用X'指涉X,所以桶中腦沒有理解Y的可能」?

    為什麼地球人不能說「因為桶中腦根本不可能用X'指涉Y,所以桶中腦沒有理解Y的可能」?

    ReplyDelete
  12. 問題的關鍵在於
    桶中語與地球語是不同的指涉系統,因此可以各自指涉其有意義的目標,所以X'分別只是X和Y的不同表徵,可是同為X'只是一種巧合而已

    而且沒有人知不知道這是不是確實二種系統啊(X到底等不等於Y,沒人知道,但顯然那個論証持反對立場)
    所以不能以此駁彼

    ReplyDelete
  13. 米︰

    思想實驗中的角色到底要使用那種語言,一般來說是作者說了算,除非出現類似Putnam說的那種情形。

    如果你說的「不同指涉系統」指的是兩個同一個詞有不同指涉對象的語言,那麼,我想懷疑論者在做懷疑論證時不會自找麻煩去設想一個跟我們使用不同指涉系統的桶中腦。

    根據Putnam的這個論證,桶中腦不可能使用跟我們一樣的指涉系統。不過我想正確地說應該是「隨機形成的桶中腦」不可能使用跟我們一樣的指涉系統。因此,懷疑論者還是可以設想那些跟我們使用一樣的指涉系統的桶中腦,並利用它來建構論證。

    ReplyDelete
  14. 這真是一個非常棒的網站,在這沉潛幾天,實在是大開了眼界,非常感謝版主的用心。

    我有一個疑惑,根據上面所說,一個人是被瘋狂博士迷昏後被製成桶中腦,那他在被加工前根本沒見過桶中腦這東西,所以一個桶中腦被問及他是不是「桶中腦」時,他是否應該沒有辦法建立「桶中腦」與真實世界桶中腦的指涉關係?

    ReplyDelete
  15. Huang︰

    你覺得呢?

    我們甚至可以把劇情假想得更徹底︰

    一個傢伙從小就被養在桶中腦裡,雖然他以為的世界和我們認知的沒有什麼兩樣,不過,不要說他沒親眼見過真的桶中腦,他連桶子和腦都沒有「親眼」見過,因為他接收到的,都是博士創造的電子訊號。在這種情況下,他說的「桶子」,能不能指涉到真實世界的桶子?

    (其實這個問題我在上面的文章裡應該已經處理過了)

    謝謝你喜歡這裡:)

    ReplyDelete
  16. 如果桶中腦的感官經驗的電線,是接受自在現實世界活動的人形傀儡(參考電影《獵殺代理人》),那它所經驗的外在世界就會存在。

    1. 「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是可能的。(前提一)
    2. 「我所連接的電線來自於外在世界」是可能的。(前提二)
    3. 如果我的感官經驗來自於電線,電線就有可能來自於外在世界。(根據假設)
    4. 我的感官經驗完全是外在世界。(根據3)
    5. 我不是桶中腦。(根據1和4)

    ReplyDelete
  17. 影留:

    為什麼1和4可以導出5啊?我不能是有經驗到外在世界的桶中腦嗎?還是我沒有理解對?

    ReplyDelete
  18. 雖然我沒讀過Putnam,不知道他怎麼回應。不過我覺得,「並非碰巧產生的桶中腦」的例子,雖然可以避免self-defeating,但也不會對懷疑論者有利。

    下面考慮兩種BIV:

    1. 對此一BIV來說,他的所有經驗都可以透過因果連結追溯到外在世界對應的真實對象。在這個情況下,論證的第四點就錯了,因為我所經驗的外在世界要是不存在,如何可能跟真實的對象有因果連結呢?此外,由於我所有的經驗是真實的,我當然知道外在世界存在。
    2. 對此一BIV來說,除了「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這件事情,其中的字彙能透過因果連結追溯到真實的對象之外,其餘所有的經驗都沒有辦法,都只能追到電流。這一個BIV雖然大多數的知覺經驗都是幻覺,然而,他依然可以把「我是一個桶中腦,我的感官經驗都是來自於電線」這個真實的經驗內容當作是支持外在世界存在的理據。

    這兩種BIV如果說「我是桶中腦」,雖然不會self-defeating,但懷疑論者大概不會想要。

    ReplyDelete
  19. 對於桶中腦的懷疑論者論證,論證前提影含著『從電線來的世界不是真的』的假設。

    但如果從資訊複雜度的角度去觀察個體與世界的關係,如果桶中腦的複雜度跟『真實世界的人』是一樣的,那麼從電線送過來的刺激所構成的世界就也得要有真實世界的複雜度才行。

    那麼或許在某種超然的物理上這是兩個不同的宇宙,而以我們(做思考實驗的我們)的判準一者為真、一者為假。但從資訊的角度,這兩者都是『真實世界』。

    如果桶中腦在他的世界所能經歷的時間與桶外世界的時間不同,那麼這個桶中腦就是個劣化的慢速腦(也就不是人,不能必然的推導5、6),如果我們說桶中腦有著跟我們一樣的一切思想可能性,那我們輸入的資訊就得要是我們的世界本身而不能有任何訊息漏失。畢竟人能說的『世界』,就是人類自身一切可能的極限本身。

    我覺得這個思想實驗雖然很隱晦但已經碰到人的思考能力對時間還有空間的認識界線了。再過去大概就是用哼的都不行的世界吧?(其實連討論有沒有再過去都是不可以的)

    ReplyDelete
  20. 哲:

    真是抱歉我lag超久…

    我同意你的說法。

    zanyking:

    我想,要讓桶中腦有跟『真實世界的人』一樣的複雜度,從電線送過來的刺激所構成的世界並不見得要有真實世界的複雜度。

    真實世界的人並不是隨時都感知到自己周遭的環境的所有部份和細節。要讓桶中腦有跟真實世界的人一樣的複雜度,從電線送過來的刺激,只需要隨時都有真實世界的人所意識到的「世界的部份」那樣的複雜度就可以了。

    桶中腦在解讀資訊上的負擔,並不會比真實世界中的人腦大。若你覺得難以理解我的想法,可以想想看下面這個類比:

    A是生活在真實世界的人,B是桶中腦。B的電線接收到的,就是A的所有感覺器官(五官、皮膚)傳來的資訊。在這種情況下,B這個大腦不需要擁有比A的大腦更厲害的運算,也可以對世界擁有複雜程度和A相仿的感官認知。

    ReplyDelete
  21. 嗯,我想我再更清楚的說明一下好了。

    電線傳過來的資訊量(也就是頻寬)是有限的,畢竟人腦的運算能力有限,比單位時間能處理的資訊量大太多的輸入頻寬沒有意思。

    但傳過來的資訊背後所代表的東西在資訊上的複雜度則可能非常巨大,巨大到如果要將這個『體』(抱歉,我找不到名詞可以用)所產生『窮盡人的能力可以認知』的『輸出可能性』(不論過去未來)不會有矛盾,導致世界是假的被發現,那為了要假造出一個保證辨識不出真假的『體』,所花費的代價可能就與構成那個體的資訊複雜度相當。

    舉個例子,有一個天才物理學家某天被綁架後腦子被取了出來裝到了桶子裡,他在桶子裡的世界裡還是繼續做他的基本粒子研究,搞大強子對撞實驗,以及透過對外太空的星系觀測數據來推導宇宙模型,這時候如果『你』(身為一個人或一群人所構成的組織)想要『假造』他的世界,將沒有辦法假造那些數據。

    因為數據背後所代表的東西太大,而且提供的數據必須保證未來也不會產生矛盾,這使得假造幾乎不可能。

    能做的,大概只能類似你在你的類比裡提的辦法:將真實世界暴露給他。

    於是就在那個瞬間,他是活在真實世界裡的。

    當必須把真實世界的資訊引入他的感知,而桶中腦專注的在運算這份資訊時,我們將很難說他活在虛幻裡,因為此刻真實世界的任何人專注的面對同一份數據進行運算時,我們跟他的差別不過是我們裝在腦殼裡,他裝在桶子裡。

    ReplyDelete
  22. zanyking:

    駭客任務裡的電腦世界對你來說是夠完整的世界嗎?

    ReplyDelete
  23. 我不認為「非隨機形成」的桶中腦不適用於Putnam的論證。指涉的因果關係建立不只看那個因果鍊可以推到的源頭,還要看使用的因果關係有沒有發生過轉折。例如,在孔子出生以前「春秋」都是用來指涉一般的時間單位,但在孔子編了一本史書之後,「春秋」這個名詞的指涉就變成(或者新增)了那本史書。我們現在固然可以透過因果連結將用來指涉那本史書的「春秋」推回到最早以前用這個詞來指涉一般的時間單位的使用,但這並不意味著當我們拿「春秋」來指涉那本史書時,我們「同時」也是在指涉一個一般的時間單位,因為這當中會經歷一個轉折點,而該轉折點就標示了這個詞的「新用法」,而這個新用法不會單純因為因果關係可以回推到最早的使用,就使這個新用法必須也包含了舊的用法。

    回到瘋狂科學家養的桶中腦,固然在一連串因果連結的回推,我們可以從桶中腦的桶中語中發現「紅蘋果」的詞彙能夠推到科學家的經驗世界中的紅蘋果,畢竟那是科學家企圖要讓桶中腦相信的事情。但科學家無論如何只能透過電流訊號來讓桶中腦建立起桶中語中的「紅蘋果」的指涉對象的經驗,而這就是一個指涉關係的改變,這就是「紅蘋果」這個詞在因果鍊中的轉折點。從這個轉折點以後,桶中腦所說的「紅蘋果」固然在因果關係上可以回推到科學家使用這個詞的用法,但指涉(和語意)依然是不同的,桶中腦所說的「紅蘋果(桶中語)」就只能指涉到那串使他相信是讓語詞的指涉的電流。

    因此,Putnam的論證大概不會只適用於隨機產生的(與外在世界無指涉上因果關係的)桶中腦。

    ReplyDelete
  24. 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是否可以說明桶中腦理論是有瑕疵的.....

    桶中腦理論的核心是"用電流刺激腦神經以產生感覺"
    例如視覺便是電流刺激腦中視覺區來產生影像,而真實世界則是光線--眼睛--視網膜--視神經--腦,步驟複雜多了.
    換句話說,桶中腦的視覺影像並不會有眼睛--視網膜--視神經的步驟,而是直接電流--腦.依此,桶中腦不會有近視(眼球病變)和因眼球毀損而產生的盲.但我們的世界有許多四眼田雞和盲人(我自己也是眼鏡仔),如此是否可以證明我接受到的視覺影像為真?(若以此推論到其他的感覺,便可證明我所體驗到的世界為真?)

    ReplyDelete
  25. 24樓
    還是不行吧,最多只能證明他人不是桶中腦,但不能證明自己都不是啊。
    而且近視那些問題都可以是出自桶中腦接通電流有障礙,而什麼眼球病變只是表面現象而已,是讓你發現問題的途徑,但不是最根本。
    呃……我不知道要怎樣說。

    ReplyDelete
  26. 24F:

    基本上我同意25F。只要科學家操作得宜,桶中腦一樣可以有近視的經驗,也可以有「周圍有很多近視的人」的經驗。

    ReplyDelete
  27. 以防我忘記,記錄一下Chate的意見:

    老闆 你的桶中腦的論證提及epistemic closure
    你提及”相對地,如果一個 人不知道p,而且p邏輯上蘊含q,那麼這個人也不會知道q”,似乎epistemic closure並不蘊藏這個說法
    *蘊涵
    這個說法也明顯有反例:如果一個人不知道「a是母親」,而「a是母親」蘊涵「a是女人」,但那個人不一定不知道「a是女人」

    ReplyDelete
  28. 我重看了一下,Chate是對的。

    ReplyDelete
  29.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30. 乍看之下 Putnam 的這種說法好像只能說我們如果「宣稱」「我是桶中腦」會為假,那不代表不能是桶中腦啊,這樣即便Putnam沒錯,對懷疑主義論證會有什麼影響?

    ReplyDelete
  31. ST_C:

    我想你是對的。但是即使是那樣,Putnam的論證如果成功,還是可以指出懷疑論者跟別人溝通時必須面對的怪異景況:明明我們可能是桶中腦,但是如果我們真的是,那麼我們現在用來討論這些話題的那些句子的意思,並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

    ReplyDelete
  32. 我今年3.4月的時候在discovery探索頻道或是 國家地理頻道(我忘記了)也有一集是在介紹桶中腦的概念,但是非常可惜的我沒看到整集內容(甚至不知道它的標題...),因為它是以影片形式介紹的所以比較好理解,當然版主大大寫的內容也超詳細,但是我還是想看看那個介紹片,請問版大或有誰看過告訴我那片名叫什麼?在哪裡可以看到?或有影片提供給我也可以 謝謝~

    ReplyDelete
  33. 我想問
    如果照文章的意思
    一個桶中腦如果說"1+1=2"這樣也是假的嗎?

    ReplyDelete
  34. 真神奇!我在搜尋各種悖論時竟然發現這篇文章還有這個blog! 實在獲益良多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