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008

評Zemach, "Putnam's theory on the reference of substance terms"

這篇文章的內容主要針對Zemach在「Putnam’s theory on the reference of substance terms」一文中對於Putnam的攣生地球論證所做的攻擊做出評論。

根據Zemach,攣生地球論證可以有兩種詮釋版本。第一種詮釋版本是根據(Zemach所認為的)Putnam的原意將孿生地球論證的結論表現為「對於任何特定的語言社群來說,任何一個自然類詞的語意是被這個語言社群的成員在使用這個自然類詞時所指涉的東西的本質所決定。」;而第二種詮釋版本則是加入 Kripke的歷史因果理論的元素,將孿生地球論證的結論表現為「一個自然類詞的語意,是由最初的命名儀式所決定。」

這兩種詮釋,顯然表現出了兩種不一樣的主張,而Zemach在「Putnam’s theory on the reference of substance terms」裡分別對兩種詮釋版本都提出了攻擊。我認為Zemach對第二種詮釋版本的攻擊是有效的,所以我在這篇報告裡將只討論Zemach所提到的第一種詮釋版本以及他對於該種詮釋版本的攻擊。

一下我先說明在Zemach的第一種詮釋版本之下的攣生地球論證,討論Zemach提出來的兩個層次的攻擊。

Putnam的主張

在Zemach的第一種詮釋版本裡,Putnam的攣生地球論證告訴我們的是,對於任何特定的語言社群來說,任何一個自然類詞的語意(或者,外延)並不被相對應的心理狀態所決定,而是被這個語言社群的成員在使用這個自然類詞時所指涉的東西的本質所決定。

所以,在這一種詮釋之下,要找出一個特定的自然類詞的外延,我們要做的就是定義出使用這個字的語言社群(也就是說,弄清楚這個語言社群的成員是哪些人),並且弄清楚這個語言社群的成員使用這個字時所指涉的東西的本質。

Zemach:語言社群的問題

Zemach認為,在攣生地球論證的第一種詮釋中,哪些東西被視為「水」的指涉對象,是由使用「水」的語言社群使用「水」來指涉的那種東西的本質所決定。因此,如果地球上使用英語的人和相對應的攣生地球上使用英語的人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那麼「水」的意思就不會單單只是「H2O」或者「XYZ」而是「H2O v XYZ」:

…according to Putnam, in order to determine weather something is water or not, we should find out weather it has the same nature as “most of the stuff I and other speakers in my linguistic community have, in other occasions, called ‘water’” (Putnam, 1973, pp.702). But who are the members of this linguistic community? Whom dose it include? …Since…water (TE) is no less abundant than water, it follows that most of the stuff I and other speakers of English call “water” is neither H2O nor XYZ but (H2O v XYZ) (Zemach, 1976).
Zemach 相信,Putnam不可能在不丐題的情況下(即,不以攣生地球和地球的「水」指涉不一樣的東西為理由)圈出一個可以包含所有地球上使用英語的人,而且排除所有攣生地球人的語言社群。因此,Zemach認為,攣生地球論證並不能證明語言的意義是被這個語言社群的成員在使用這個自然類詞時所指涉的東西的本質所決定的。

我對語言社群問題的回應

對於這一攻擊,我給出兩個回應。首先,直覺上,任何攣生地球上的人都不會和任何地球上的人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

要突顯這個直覺,我們可以訴諸「雙人荒島」的思想實驗:

很久很久以前,大鵬鳥叼來兩個嬰兒,分別扔在一個荒島的北端和南端。這個島從來都沒有其他人來過,所以兩個孩子從小便過著孤獨的生活(為了劇情需要,可憐的他們彼此甚至沒有見過面)。在無聊之餘,他們兩個想出了同一個用來打發時間的遊戲:他們用各種音節的組合來代表生活中的各種東西,並且試著記住哪個特定的音節的組合是代表哪個特定的東西。半年之後,他們所記憶的音節的組合已經足夠讓他們在說夢話的時候把島上的所有東西複習一遍。更令人驚訝的是,這兩個小孩所想出來的,音節組合所對應的東西竟然一模一樣。再過半年,除了名詞之外,這兩個小孩已經發展出豐富的其他詞類的字彙,並且可以說出完整的句子,而且基於前面出現過的可怕巧合,這兩個小孩分別獨立發明出來的語言,語法和語意、發音竟然都完全相同。有一天,兩個小孩無意間在島的中央碰面了。除了是第一次遇見跟自己一樣的人類之外,更令他們驚訝的是,他們竟然「聽得懂」對方說的話!於是他們變成好朋友並且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現在問題來了。請問:1.在互相見面之前這兩個小孩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嗎?2.在一起生活了一個月(期間他們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之後,這兩個小孩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嗎?

我的直覺會給第一個問題否定的答案;第二個問題肯定的答案。

這個思想實驗提醒我們,在我們的直覺中,一個語言社群的成員不但使用的語言系統必須是同一個,而且彼此之間在語言(或者語言的習得)上必須有互動。

在直覺上,兩個小孩見面之前不會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因為他們雖然用一樣的音節組合代表一樣的東西和概念,並且用一樣的音節組合的組合來表達一樣的文法組合所形成的句子,但是他們習得和使用語言的過程彼此獨立且毫不相干。因此,我們最多只能感嘆巧合的可怕,而不能結論說他們兩人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而地球人和攣生地球人的情況就如同荒島南北端的兩個小孩。因為他們習得和使用語言的過程彼此獨立且毫不相干,所以他們也不會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

我的第二個回應是:就算我們承認(基於某種原因)地球人和攣生地球人(不管在什麼意義之下)屬於某個語言社群,我們也有堅強的直覺來否認以下的論述:

這個語言社群中有一個自然類詞,而且這個自然類詞的外延是H2O v XYZ。

要突顯這樣的直覺,我們可以訴諸「攣生地球通航」的思想實驗:

給定原來攣生地球論證的假設:宇宙中存在地球與攣生地球,地球上的人們喝的液體是H2O;攣生地球上的人們喝的液體是XYZ,而不管是地球人還是攣生地球人,都沒有關於原子和分子的知識,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地球人想到H2O時的心理狀態和攣生地球人想到XYZ時的心理狀態是一模一樣的。而有一天,兩顆星球上的人們互相發現了對方的存在,在觀察了一陣子,確定對方是友善的之後,地球和攣生地球便開始互動和通航。也就是說,地球人可以到攣生地球上去;而攣生地球人也可以到地球上來。而不管在哪裡,他們在生活中都時常必須使用「水」這個字。當地球人到攣生地球上時,他用「水」來指那些攣生海、攣生湖裡的東西(XYZ)。當攣生地球人到地球觀光,他會在餐廳裡招呼服務生:「請給我一杯『水』」,然後,服務生會端來一杯大多是H2O的東西。
然後,問題就來了:

比起在互相發現對方的存在之前,在通航之後,地球上的「水」這個字的外延有增加嗎?也就是說,比起互相發現之前,在通航之後,地球上的人是否用「水」這個字指涉更多東西?

(或者,比起在互相發現之前,在通航之後,攣生地球上的「水」這個字的外延有增加嗎?也就是說,比起互相發現之前,在通航之後,攣生地球上的人是否用「水」這個字指涉更多東西?)

在通航之後,不管是地球人還是攣生地球人,在我們的直覺上,他們所使用的「水」的外延都會包括H2O和XYZ,甚至H2O+XYZ。因此,我們可以做出不違背直覺的宣稱:「在通航之後,地球人和攣生地球人所使用的「水」的外延都會是『H2O v XYZ v H2O+XYZ』」

但是在他們互相發現對方的存在之前呢?

我們大概不會想說,地球人在知道攣生地球和XYZ的存在之前,就已經用「水」來指涉「H2O v XYZ」。另外一方面,任何認為地球人在知道攣生地球和XYZ的存在之前,就已經用「水」來指涉「H2O v XYZ」的人,都必須被迫承認,地球人的「水」不僅指涉「H2O v XYZ」,而且指涉所有「當人想起它的時候,會出現跟想起水時一樣的心理狀態的東西」。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當一個人說「水」的時候,他談論的不只是他身邊的H2O,而且還是XYZ、ABC、DEF、GHI…等等「雖然他沒看過,可是如果跟一杯水放在一起,他無法分辨」的東西。這太荒謬了。

因此,「在知道彼此的存在之前,地球的『水』指的是H2O;攣生地球的『水』指的是XYZ」似乎是比較符合直覺的選擇。所以,即使我們假定地球人和攣生地球人(不管在什麼意義之下)屬於同一個語言社群,這個語言社群中依然不存在有一個意指「H2O v XYZ」的自然類詞。存在的只是一個指涉H2O的自然類詞和另一個指涉XYZ的自然類詞,而這兩個自然類詞剛好長得一樣發音也一樣罷了。

Zemach:混合物的問題

Zemach主張,就算Putnam能夠找出不丐題的在語言社群上區隔開地球和攣生地球的方法,攣生地球論證的作用範圍也極為有限。

Zemach認為,地球人不只會在不了解其分子式的情況下用「水」來稱呼攣生地球上的水,即使知道兩種液體具有不一樣的分子結構,他們依然可以合理地用「水」來稱呼這兩種液體。

Zemach指出,除了H2O之外,地球上的水還包含許多其他的分子,例如D2O、H2O2、H2O3等等。甚至,軟水、硬水、鹽水、糖水也都可以被稱為「水」。所以,當地球人說出「水」的時候,這個字所指的其實是一杯雜七雜八的混合物。所以,Zemach說:”…if English speaker have the right to call all these liquids “water,” they may also add aggregates of XYZ molecules to this list…”

我對混和物問題的回應

沒有人會否認「水」在日常生活中的指涉範圍很大,也沒有人會堅決反對「如果地球和攣生地球之間通航,大家會用「水」來指稱”H2O v XYZ”」,但是重點在於,我們有很強的直覺告訴我們說,既然地球上的人沒有接觸過XYZ(根據假設,他們不僅僅沒有親身接觸過XYZ,而且甚至沒有聽別人談起過XYZ),怎麼可能說出一句談論XYZ的話?

要突顯這樣的直覺,我們可以訴諸「托爾斯金和半獸人」的思想實驗:

扥爾斯金在他的小說《魔戒》裡談論了一種叫作半獸人的生物自然類,根據扥爾斯金的想像(心理狀態),這種生物具有「有綠色粗糙的皮膚」、「有獠牙」、「流口水」...等等性質。我們假設一個可能世界W,W的一切幾乎和地球相同,有相同的托爾斯金和小說《魔戒》,而這個托爾斯金也在小說裡談論了一種具有「有綠色粗糙的皮膚」、「有獠牙」、「流口水」...等等性質的生物自然類「半獸人」。唯一和地球不一樣的地方是,在W的某個與世隔絕的角落真的有一群完全符合W裡的托爾斯金當初想像「半獸人」時的心理狀態所描述的性質的生物。牠們真的有綠色粗糙的皮膚和獠牙,而且動不動就流口水,而且...。(爲了加強效果,我們甚至可以假設在那個沒有人知道的角落,真的有如同《魔戒》裡的敘述一般的故事在上演。)
現在問題來了。W裡的托爾斯金在他的《魔戒》裡談論的自然類「半獸人」的外延包括那些真的在W的某個角落裡生活著的有獠牙和粗糙的皮膚,而且動不動就流口水的綠色東西嗎?

我相信我們的直覺會給出否定的答案。對於那些我們還沒有接觸過的自然類存在物,我們不可能使用任何自然類詞來談論他們。因此,我們所使用的自然類詞的外延,不會包括那些我們沒有接觸過的自然類。

所以在攣生地球假設裡,地球的「水」的外延不會包括XYZ。

再者,如同上一節所述,如果我們承認假設中的地球人所說的「水」的外延包含了XYZ,我們恐怕就得承認(或者,我們沒有理由否認),假設中的地球人所說的「水」的外延也包含了「ABC」、「DEF」、「GHI」、「JKL」等所有我們可以想像的,除了組成原子不同之外具有和H2O一樣的性質的無限多種液體。而我認為這是非常違反直覺的。

結論

嗯,所以Zemach對於第一種詮釋之下的攣生地球論證所進行的攻擊是行不通的。

參考資料

  1. Eddy Zemach, Putnam’s theory of the reference of substance terms
  2. Twin earth argument in Wiki

本文最初發表於我的舊網誌

2 comments:

  1. Hi~ Kris

    我對2.2的第2點有個意見,想聽你的看法:雖然在直覺上我們會傾向接受「水」的外延都會是「H2O v XYZ v H2O+XYZ」但我們關於水的分子結構為H2O的直覺是在進行實驗後才擁有的。因此如果要使『我們會傾向接受「水」的外延都會是「H2O v XYZ v H2O+XYZ」』更具說服力的話,那應該要把這句話說在地球人在攣生地球進行相同的實驗之後。可是,如果地球人真的在攣生地球上進行實驗了,我們真的還能說『我們會傾向接受「水」的外延都會是「H2O v XYZ v H2O+XYZ」』嗎?我想答案應該為「否」。

    ReplyDelete
  2. 存參:
    https://www.facebook.com/avatarhawl/posts/532356640160678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