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2009

理性地發怒

看到馬英九低著頭接受災民代表的辱罵,我實在是很不好受。當然這並不是因為我是藍的或者我對於行政團隊有任何的同情或支持,事實上我對現在的政治狀態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我不好受,是因為在這麼大的災難之後,最能鼓動民意的是人民發怒的方向和憤怒程度,而最能決定人民發怒的方向和憤怒程度的,是誰在什麼時候態度好不好這種事,而不是誰事實上在什麼時候有沒有做到自己份內的事情。而最能安撫這些憤怒的,是親自道歉鞠躬,而非找個小角落把事情做好。

如果國家元首的工作真的如同我們分配給他的那麼龐大,那麼我們實在不能期望他面對災民時還要花心力擺出好臉色,我們甚至不能期待他花時間下鄉親眼勘看大家的慘狀︰他應該坐在一個舒適得足以讓他完全發揮工作所需的判斷力的地方,迅速地籌劃、處理和分配那些能夠讓災區的人過得好一點的任務。我相信我們寧可要一個有效率的撲克臉,而不是一個拈香達人。

然而,民眾的憤怒使得他們無法冷靜地判斷狀況並送出正確的期望,結果就是總統下鄉道歉,聽災民訴苦。我相信當面臭罵總統真的可以讓死去親友的人心裡好過一點,但這樣做的代價太過昂貴︰當待辦事件急迫得讓大家覺得就算再多三個總統也不夠用的時候,沒有人有權利把總統留下來哪怕只是臭罵一分鐘並且提出那些抽象得根本沒辦法判斷到底有沒有被滿足的訴求。

這讓我想到之前小幽提過不只一次的問題︰為什麼我們對那個拿災民開玩笑的大學生這麼生氣,而對於或許真正造成幾百人死亡的貪腐官員和盜採砂石又偷工減料的建商卻(至少在情緒上)沒什麼感覺?畢竟就行為結果而言,與後者相比,前者根本不值得我們生氣。

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尤其是氣憤足以產生影響現狀的力量的時候。那些網友氣得一下子就揪出當事人的隱私資料並公佈,如果這樣的情緒發洩的對象是盜挖土石的工程商,恐怕秋後他也要吃不完兜著走。抓出一個打電話作亂的大學生,跟抓出一個走山元兇,就減少災難造成(或者即將造成)的損失而言,效益顯然是不能比的,然而,為什麼奠基於災難的氣憤讓我們做出的是前面那件事,而非後面那件事?我相信這是一個心理學問題︰人在什麼情況下會對什麼對象生氣?顯然這背後有許多複雜、瑣碎、與道德無關的因素(例如我們是不是幾乎親眼看到對方幹壞事之類的)使得我們常常氣錯對象,白白浪費憤怒帶來的決心以及強大行動力。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冷靜和理性︰情緒容易出錯,讓我們花費本來可以做出更有建樹的事情的時間和成本在那些只能自己爽一下的事情上。

5 comments:

  1. 事出必有因 馬因為展現出無能力即時的做任何有助益的事 所以接受怒罵 變成他唯一能做的事 就如同另一位閣員所言 紓解情緒 可悲
    國家元首是下決定 是負責任 不是強辯 說肖話 "迅速地籌劃、處理和分配那些能夠讓災區的人過得好一點的任務" 這不是總統的事 而是下屬官員的事 總統要找對人 下明確指令讓下屬去執行 看看李登輝的例子吧 "當待辦事件急迫得讓大家覺得就算再多三個總統也不夠用的時候" 總統絕不是真正做事的人 是下決定的人 一個就綽綽有餘了
    "抓出一個走山元兇" 問題不是這麼簡單的 "氣錯對象" 絕對沒有氣錯對象 無能作秀傲慢無情的官僚 加上凡事推託 不下決定的領導者 是明顯令人無法接受 白目的話 代表者些人想法白目 腦袋裝豆腐 當下不氣這些明顯的人禍 難道去氣一個 無理的天氣 或是 原因待調查的走山??

    ReplyDelete
  2. 為什麼你會提出「揪出貪腐官員和盗採砂石又偷工減料的建商」這種質疑?

    和打電話的大學生比起來,前者過於隱蔽,人數眾多不定,組成複雜(上至政府全民甚有當地居民), 責任難以釐清。當然群眾無法對其發洩。

    因為其根早已深深嵌入病體。

    被利刃刺傷,移除利刃是理所當然。
    那當癌症入體呢?其實也很簡單,移除癌細胞就好啦~
    但....真的是用說的用類比的這麼簡單嗎?

    前文的 拈香達人 v.s 有效率的樸克臉 也是一樣
    什麼動作叫效率,什麼方向才叫正確的期望?
    這沒有答案的,就算真有,我想也和你文中所指的不同。

    更何況,選舉選的是民眾喜歡的人,而不是會作事的人。
    這二者可不是完全交集~

    執政者的最高行動準則......我想應該不會是樸克臉那一條路。

    ReplyDelete
  3. 其實我漸漸對公民自覺有點失去信心, 不期望能有多少人能理性的發怒, 所以我倒覺得也許我們比較需要一個拈香達人總統, 加上一個真正實際能做事的行政院長, 這樣人民也許比較容易有「帝力於我何有哉」的感覺〈畢竟多半的人都是投了票就完事, 有誰會去讀政府的報告書?〉。因此總統不但要是個拈香達人, 還要是個能用人惟才的明主。馬英九會被罵的這麼慘, 大概是因為他目前看來兩者都做不好。

    ReplyDelete
  4. 我猜測理性的發怒是你覺得最有效率的方式,但事實上並沒有任何人告訴我們什麼才是最有效率、最理性、最正確的。

    我贊同冷靜是必須的,但"人在情境中"只要是人都會有情緒,不論是負向或是正向,情緒常常左右我們任何的決定,因此我們必須學會控制情緒。

    題外話

    有許多事情也許在之後檢討是認為浪費或是無意義,但我相信這些訊息都是指往我們一同走向共同的目標,舉例來說也許傾聽災民的話是浪費時間,但卻可以讓災民得知他們是有機會被關注的,如果拈香達人可以讓災民安心,又有什麼不對呢?至少可以撫慰災民受創心靈。

    但我認為小馬哥的缺點是,一個領導者當事件發生時,必須同時控制自己的情緒、考量當前局勢,做下"對社會、團體最大利益"的決定,並相信及適時適量的把權力下放給當地(副)領導者;但可惜的是小馬哥似乎沒辦法在撫慰災民的同時做這些事情,也許這是他該加強的地方。

    ReplyDelete
  5. 最理性的,就是當一個人瞭解所有相關事實,並且冷靜下來想想之後依然最想要的。我們雖然幾乎不可能達到這樣理想的狀況,但是至少可以努力逼近。而明顯地,如果我們的目的是盡量阻止災難帶來的傷害(不管是現在或是將來),比起痛罵大學生,有其它事情更值得我們花費精力。

    同樣的道理,作為行政首長,比起安撫災民,有其它的事情更值得他花費時間。(更何況他可以預期自己的安撫行動幾乎不會有效果)如果安撫災民很重要,我們應該弄個在這種時候可以別無旁鶩地到處安撫災民的政治職位,像天皇或女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