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2009

上帝幹嘛搞一個智慧設計

好像是很有趣的片子,可惜我聽力沒那麼好...

4 comments:

  1. 是很有趣的对话,大约的帮你翻译一下。
    有有错和听不懂的地方,但是大体应该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在女人身体里呆9个月,然后它会出来,开始自己的生活。”
    “什么?从男人进去的同一个洞里出来……?”
    “对。”
    “呵呵,这整个系统做的很神奇啊。两个人走到一起,做爱,然后创造一个新生命?哼,不错嘛。”
    “啊,多谢你这样夸我。但是……你,你为什么不……?”
    “什么?”
    “崇拜我。哪怕一点点。”
    “噢,不要又跟我来这个话题。你看,是你让大家可以自由思考的。”
    “但你也不用一直都这样吧?你知道我多想被人崇拜的!”
    “哎,别这样啊……”
    “你从不听我的话!你从不感谢我让你存在!你从来不歌颂我!”
    “放松,哥们,放松。人类不是都在崇拜你么?”
    “好哥们的话就更好了!我是说……对啊,如果他们看到我超有智慧的设计,他们肯定会发觉我的存在并崇拜我。”
    “哦,是么?比如?”
    “你看,我把他们身体设计的得需要氧气和水才能生存。对吧?”
    “对。”
    “我真的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有氧气和水的世界,让他们生存。”
    “……嗯?”
    “这是最好的证明我的存在的证据啊。或者这个,我把他们身体设计的得需要燃料,比如食物什么的。否则他们会死。我会给他们提供可以吃的东西!”
    “你认为他们会因此崇拜你?”
    “当然咯!我没让它们冻死饿死。”
    “我想它们不会因为这个崇拜你。”
    “为什么?”
    “换个话题。你更喜欢让谁崇拜你?它们,还是我?”
    “我怎么觉得你在打坏主意呢?”
    “不瞒你说,我想改改你的设计方案。如果你……”
    “不行,我需要它们将来有一天意识到它们被设计的多么完美。[…]”
    “行啦行啦,我知道你多么希望我崇拜你。如果你让我也玩玩的话,我会歌颂你。”
    “哦~?你会吗~?……你想对它们做什么?”
    “你想的繁殖系统很不错。我想把一个男人体内一个月制造一个精子改成一个月一百个精子。”
    “什么?一百个?太多了吧?”
    “我说了嘛,我想改你的设计。”
    “可是我特意设计成这样,与女人的身体达成协调。”
    “是,但是如果你让我这么做,我会崇拜你。”
    “哦~”
    “噢~呼~ 你喜欢,是吧?嘿嘿。等等,我要提升到每月一千个精子。”
    “什么?不!”
    “我会让人唱一首关于你的存在的歌。”
    “哦~我喜欢人们歌颂我的存在~”
    “嘿,咱们用扑克来决定吧!”
    “扑克?”
    “对,德州扑克。我赢,我就改你的设计,我输,就歌颂你。”
    “呃~ 好吧,好吧,来!”
    ……
    “你来。”
    “我要看牌。”
    “我加注,我要在男性生殖器末端加一张皮。”
    “可是我不想要这个。我真的真的不想要这么恶心的东西!”
    “我知道你会不愿意,所以我才想要嘛。你可以放弃啊。”
    “哼!我真是无法相像这会是多么的难看![…]”
    “但是,但是,如果你赢,我会夸赞你的名字,你的话~”
    “唔~ 比如?”
    “我会说你是神圣的~”
    “哦~我喜欢别人说我神圣~ 我跟注,但回头你如果赢了,我还是要求末段的皮要被去掉一部分。”
    “哈哈!就是说如果我赢,这块皮会长上,但是又会被去掉一部分?然后你还想当一个伟大的设计师?真是可笑!”
    “好了好了,把牌摊出来,我好打败你。”
    ……
    “轮到我了,对吧?我加注,我要[…]”(这句没听懂)
    “喔~ 注够大的。我再加注,如果我赢,我要男人每天生产一千个精子!”
    “这太疯狂了!那一个睾丸就不够用了啊,需要两个了!”
    “我不管,你打算放弃吗?如果你赢,我会为你杀只山羊~”
    “哦~真的吗?呃,我也再加注。如果你杀了那羊,你得把它的血撒到地上然后烧了。”
    “好,我还再加注。如果我赢,你得让人类在13、14岁就能有能力繁殖。”
    “你让孩子到处跑来跑去,制造宝宝?!太愚蠢了啊!我设计的在25岁啊!13、14岁还不能抚养下一代呢!”
    “等等,我改一下,不止要早期性成熟,我还要每天一万个精子!”
    “这个数量睾丸承受不了啊!这样的话,我得把它们放到身体外边,好散热啊!”
    “噗……!哈哈!行啊,如果我赢,你得让它们垂在外面!用鸡皮包着,上面还要长毛!”
    “这太可怕了啊!”
    “等等啊,如果你赢了,我不会再使用You,而是Thee、Thou。”(古英语)
    “哦~这正是我要的!听着这么好听~”
    […]
    “好吧,我跟,下一张牌。”
    ……
    “我看你没戏了,我加注,我要[…]的被歌颂。”
    “再加注,十万个精子。”
    “你疯了么?这样男的天天都会有欲望的!”
    “呵呵,想象一下!”
    “男人这样会比女人春很多啊,为什么搞的这么不平衡?”
    “你还想不想被崇拜?”
    “想!我,我跟。出牌!”
    ……
    “哼哼,我要看牌。”
    “我加注。每天一百万个精子!”
    “……”
    “但是如果你赢,一切用科学观察无法解释的现象都会被说成你的杰作。”
    “加注,我要比歌颂我如何征服死亡。”
    “不是你发明的死亡吗?”
    “呃,是啊…… 小意外……”
    “你创造了它,然后征服了它?听起来很厉害。再加注,一千万精子,而且你要让性行为成为罪恶。”
    “可是性行为是两个人的爱导致的,很美好的东西,怎么能是罪恶呢?”
    “你想放弃吗?”
    […]
    “这样吧,我让它们每个人这辈子只能和一个人发生性关系。”
    “嗯,这个挺有意思。一个人每天制造一千万个精子,但是身边的女人一个都不能碰,只有那一个人,这肯定会让一些人抓狂的。”
    “我本来是想让它们和任何它们愿意的人做爱的。”
    “五千万个精子。”
    “[抓狂]”
    “来吧,你继续还是放弃?”
    “我有一对K。我是王中之王啊!哈哈哈哈……”
    “对不起,哥们。三张牌,666……”
    ……
    “哈哈哈哈哈哈!早熟!精子!罪恶!……”
    “我要再来一局……”
    “什么?好啊!这次咱们来赌女人的生殖系统吧。如果我赢,我要它们……我要它们生育的时候出血或者什么的!哈哈哈哈!”
    “血?”
    “还有要疼死它们!哈哈哈哈!顺便,我没想到你技术这么烂啊。”
    “闭嘴…”
    “一对K,你以为我手上有什么?”
    “闭嘴…”

    - 完 -

    ReplyDelete
  2. 樓上好強阿

    我只聽的懂比較口語的喔喔耶耶

    ReplyDelete
  3. Turtle King:

    噢噢,真棒!

    謝謝你。

    ReplyDelete
  4. 媽呀, 這太好笑了, 天才啊!

    PS 那句是 I want a performance of Our God is an Awesome God, 一首讚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