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2009

性保守的災難

神給女人一個盒子,裡面有一粒每個男人都垂涎的果實。

女人才要開始享受幸福的日子,性保守主義者就急著發表微詞。

性保守主義者說︰看看那果實多麼美麗與珍貴,你應該好好保護它︰如果你每日讓不同男人品嚐那果實,你是淫蕩的;如果你出售那果實,你是下賤的;如果你讓男人用跟大家不一樣的方法吃那果實,你是變態的;如果你的果實不慎哪怕只被掠奪一次,你會傷心欲絕...

...


人渴望珍貴的東西,因為珍貴的東西讓自己能多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情,多得到一些快樂和滿足︰掛在房間的畫作讓我能瞻仰欣賞,孩子讓我能體會當父母的喜悅和樂趣,電腦讓我能玩魔獸。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願意費盡心思保護那些珍貴的東西。

然而,這並不是發生在女人身上的事。

當性保守主義者開始宣稱性很珍貴(並且卯起來試圖讓別人都同意,以及干預那些打從心裡不同意的人的行為)的時候,女人得到的,不是多做任何一件她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權利(更罔論快樂和滿足),而是不能做任何一件性保守主義者討厭的事情的禁令︰
性很珍貴,所以不能每天給不一樣的人(即使你真的喜歡那樣的生活,並且如魚得水),不能拿去賣(就算你在深思熟慮之後相信這樣做對自己最好),也不能亂來(即便你依然懷念捆綁的親密或多P的刺激),而如果它被「搶走」,就算那不是你的錯,對你來說依然真的真的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在性保守主義者最昌盛的時代,這種事是不幸到值得你自我了斷的)。
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喜好泛道德化(宣稱那些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是道德上錯的),因為泛道德化很可怕,它會讓人們基於內疚而不敢去做那些實際上並沒有侵犯任何人的事,因此降低他們的福祉。更嚴重地,它會影響法制,讓政府禁止人們做那些實際上並沒有侵犯任何人的事,因此侵犯人們應有的自由。因此,每個人在對別人做出道德評價時,都應該謹慎思考︰我批評的行為真的是道德上錯的嗎?還是只是剛好被我討厭而已?我批評的行為是真的侵犯/壓迫/剝屑了別人,還是只是我一廂情願地替別人這樣認為?

你必須謹慎小心地思考,因為如果你已經誤以為自己的某些喜好有道德意義,你不會有任何自己其實是在侵犯別人的自由的警覺。事實上,就算被反對之聲包圍,你也可能依然相信自己是唯一清醒的善人。宗教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它能讓好人做出壞事,在這裡,泛道德化也有一樣的效果。

我曾經臆測,在一個性開放的社會裡,被強暴者受到的傷害,將遠小於現在。事實上,我們有理由相信性開放(將性保守主義者鼓吹的「道德觀」從大家心裡移除)可以減少強暴帶來的心理傷害和災後壓迫,因為比起性保守的時代和國家,在性開放的時代和國家裡,女人因為被強暴而受到的傷害比較小,因而自殘或自殺的機率也比較低。(當然,就算是在最性開放的社會裡,強暴也不會成為完全不會帶來傷害的或者被允許的,因為強暴的本質就是對別人身體自由的限制。)

而現在我們更有理由支持性開放,因為我們發現性保守主義者鼓吹的「性的珍貴」對女人來說根本是一場什麼也沒賺到,還被限制自由、增加恐懼與傷害的災難。這場災難的獲利者,大概只有浸淫在自以為是的道德感裡拈花微笑的性保守主義者,以及因為性交易禁令而得以進駐地下娼妓市場的黑道。

...

  1. 這篇文章並不蘊含,我們應該連那些不管別人怎麼做但堅持自己不進行婚前性行為的人一起譴責,詳見《作為個人選擇的性價值觀》

54 comments:

  1. 支持!
    我有這個想法很久了…
    性與處女的價值越被扭曲、去人性,
    強暴就會越常發生、受害者的傷害也越大。

    最簡單的解決知道,就是放棄視「性」為一種財產的觀念。

    ReplyDelete
  2. 你好

    最近發現這個網頁

    覺得好棒喔~~~~~~

    這些都是誰寫的

    真是棒耶

    只是 我還沒細看每一篇文

    還沒法提出什麼疑義

    不管怎麼樣

    身為一個愛智的人

    還是要多多稱讚 有這麼好的網頁

    眼界一開阿

    版主可以出書囉

    呵呵

    ReplyDelete
  3. 版主 你好

    我想請教你 一個問題

    可以簡單地解釋一下 什麼叫做"道德"

    謝謝

    ReplyDelete
  4. b4283︰

    對抗不公的方法,就是開口說話:)

    Anonymous1︰

    謝謝你喜歡這裡,期待你的讀後心得和回應。記得下次要留名字哦。

    Anonymous2︰

    你想問的是什麼呢?可以把它刻劃得清楚一點嗎?下次記得要留名字哦。

    ReplyDelete
  5. 我有要留名字
    可是都會出現這樣的反應耶
    是我沒有註冊嗎
    URL contains illegal characters

    ReplyDelete
  6. Anonymous︰

    URL那一欄只接受完整的網址,例如「http://phiphicake.blogspot.com」。

    如果一直有問題,你可以把URL那欄清空,只留名字看看。

    ReplyDelete
  7. 你好 我大學念的是經濟學 我覺得你的文章與探討的語氣,跟一本"生命中的經濟遊戲"很像,我從來沒有接觸過哲學,但是,看你的文章,你似乎挺想用幽默有趣的語言來詮釋你所看待的世界。你的觀點讓人覺得很有趣,提供了人們更細緻地去
    從新檢視以往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看了你的幾篇文,我發現,你用以思考事情該與不該的標準,是"道德"與否,而又似乎把道德定位為非不道德的情況(沒有不公,壓迫的情況),呵呵,似乎哲學家也跟經濟學家一樣,想為世界追求最大福利。

    ReplyDelete
  8. kerorolover︰

    謝謝你。

    Steven Landsburg是我很喜歡的經濟學家。雖然我沒讀過《生命中的經濟遊戲》,不過他在《公平賽局》和《反常識經濟學》中那些公眾議題裡的討論手法,常常讓我誤以為自己是在讀社會政治哲學或道德哲學書。

    不過經濟學家在經濟活動的觀察上似乎又更敏銳,像是他在《公平賽局》裡討論的斜向歧視和反向歧視,就是我從未想過的議題。

    ReplyDelete
  9. 我現在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還在觀望自己應該深就哪一門學問,應該考哪個研究所,其實,我很想去大陸讀研究所,可是,如果沒有申請到獎學金,我恐怕去不成的。但無論如何,最重要的是,要先確定自己想研究的目標與方向,不然,哪一步都跨不出去的。

    看看這個網頁,讓我有回到大學時代的感覺,也許在我這個尷尬的時候,能有個每天學習的對象與觀摩的機會,乃至於某種心靈上的陪伴吧!!

    ReplyDelete
  10. 你好,看完你這篇文章,希望做點交流^^
    在批判那些性保守主義者時,是否有可能採取另一種進路?
    我在想,這一切都只是一種意識形態的作用。這邊的意識形態借用Louis Althusser的定義:「人們與他們的世界之間的"活生生"的關係,或者是這一無意識的關係的一個反設性型態」。「這一層關係的媒介,便是那人們與其外部世界連接起來的語言:語言通過符號化的方式,使各種前語言的存在,變成為一個秩序,一個人類可以理解、並居身其中的世界。因此,被我們所體驗為日常現實(everyday reality)的,永遠是一個以語言為媒介的意識形態符號秩序。」(引自愛與死的幽靈學,P4)換言之,我們只要能認清,我們現在所使用的語言是一種"意識形態霸權",是一種承自於社會結構、為了維持社會穩定運作下的產物,進而揚棄它,是否就能化解這種對於他人的控訴?
    以"婊子"為例,在這邊先界定所謂的婊子是隨意可以跟不同人發生性關係的女性。這種詞彙,是一種被社會建構出來然後人們承襲使用並帶有強烈的負面意識的符號。
    省識自己內心,假設你知道隔壁小花常常帶不同人回家睡,也許你心理根本沒有太多強烈感覺,但因為這種意識型態、語言使用的承襲,使得你在跟別人討論起這件事時,你們便可能”習慣性的”或”無意間”用婊子來作為形容,但這便是一種語言的暴力。正如你所說, 或許小花很歡愉,而他也沒有影響到其他人,那我們更沒有理由使用這一類帶有強烈的負面意識的符號來界定小花。
    所以,我們是否有可能,叫那些保守份子們丟棄既有的語言規則,好好去感覺自己的感覺。或許在他們批判像小花這類女性之時,其實心中並無特別的感覺,而純粹是一種語言上的習慣。但這種習慣,卻會對他人造成傷害。若能拋棄這類語言習慣,或許對於人們自身其時根本沒感覺的事,他們便再也無從批判起了。

    ReplyDelete
  11. kerorolover︰

    Good luck。

    Blackout︰

    我們當然有可能雖然心裡並無任何鄙意,卻因為習慣而使用字面上很難聽的詞講別人。而我們也有好理由盡量避免這種情況,因為沒有人會希望常常被別人誤解自己的意思。

    不過我相信這並不是我們在性別議題中面對的唯一問題。我相信有一些人,當他們說性交易是骯髒的、不道德的,他們是真的打從心裡這樣認為,而非單純地因為習慣而用了無法恰當表示自己的態度的字眼。這種立場,也就是這篇文章的主要目標。

    ReplyDelete
  12. 版主許多篇文章我都十分讚賞,但這篇文章我覺得立論完善性不足。
    我覺得如果想要表達"性道德保守有問題性"甚至是"錯誤",那麼不應該只以反證"過去性道德保守時代造成許多問題"來證誤,因為這並沒辦法得到"如果開放會更好"的結論;然而,版主也是有補充這方面以強化論點,但對"性道德開放的美好可能性"的比較,也未具有意義。前者是肯定的、過去的現實歷史,後者是理想的、可能性的未來猜想,我認為這兩者,歷史與猜想間是沒有可比較性。

    再者,考慮這問題我實在認為不能忽略"為什麼性道德被建立"的部分,畢竟我們可以肯定最初並沒有這一切社會規則,但為什麼會在社會發展中被建立?而比較沒有這規則的過去歷史,比較有建立的過去歷史,我認為這方面的立論是不能缺乏的。

    以上是一些個人觀點。
    不過當然,性開放型道德,對男生真是再好不過了(笑)。

    ReplyDelete
  13. 另外我補充一下好了。
    我並非不贊同版主的看法,但是我只認為如果版主認定"性保守是錯誤,應該改正",那就犯了跟性保守主張者同樣的錯誤:把自己想法延伸去干涉別人。

    我只認為,可以保留任何性開放或性保守的意見,但全部都不應該做為影響別人的理由;簡單而言,我覺得性保守與性開放的問題點在於"應該要有思想自由",而不是哪個比較好。

    以下部分我認為這可以稍微思考:
    某個可能世界中,性是很開放,換句話說,希望能夠保持所謂"珍貴"的人,反而成為異類。那麼,這樣的社會狀態有解決性保守時代的歧視問題嗎?
    開放者不會歧視那些保守的少數嗎?
    實際上也真的有開放者是歧視不開放者,至少有這樣言論了,我在PTT的法西斯曾看過。

    ReplyDelete
  14. 呀.....真是抱歉,沒注意到"作為個人選擇的性價值觀"這篇。

    看來我想表達的版主也注意到,那麼上面那篇其實不需要了。
    只是我認為,或許應該批評的,是在於歧視這件事,性開放只是其中之一的表現途徑而已;同樣的,也可以改一改標,把"性保守的災難"改成"OO保守的災難"、"OO開放的災難"......我覺得只能說是過猶不及,什麼東西成為主流,就會是相對側的災難。

    ReplyDelete
  15. Tooya:

    謝謝你有注意到新文章裡的補充:)

    不過,除了因此而出現的道德譴責和法律限制之外,我倒不覺淂歧視心態是多麼嚴重的事情,畢竟每個人都有厭惡和看不起別人的權利,只要這傢伙(擁有歧視心態的人)別做出侵害別人自由的事,他頂多就只是個缺乏欣賞的美德的人而已。而如果道德要同時限制人對於別人的喜好,我覺得管太多了。

    ReplyDelete
  16. hello! 好久沒光顧了
    這篇寫得真棒
    尤其是"女人得到的,不是多做任何一件她自己想做的事情的權利(更罔論快樂和滿足),而是不能做任何一件性保守主義者討厭的事情的禁令"整個讓我思考方式大轉變

    開心~

    ReplyDelete
  17. 好久不見,yaya︰

    很高興知道這篇文章真的有對別人的腦子幹一些事,謝謝你。

    ReplyDelete
  18. 你好,我想對此文觀點發問,你覺得如果開放性交易,一些兒童會不會更容易被犧牲呢?
    因為兒童一般是不大有成熟的思考或反抗能力,如果性交易被開放,是否對身心弱小的他們造成威脅?
    如果有些成人有意教育他們:你們應該喜愛性交(易),並誘導他們上癮、習慣,這樣應該是不好的吧?
    而在性交易開放的政策下可能讓他們認為這並無壞處,然而實際上這是真的嗎?

    如果在性教育還沒徹底實施時,就允許性交易開放,是否會造成更多疾病、墮胎和社會資源的消耗?
    而我們的性教育真的已經徹底了嗎?或說真的可以徹底嗎?不徹底性教育就開放性交易也沒關係嗎?

    大致就是這些疑惑了。

    ReplyDelete
  19. 0.0︰

    我們可以對性交易有年齡門檻限制。

    我不知道性交易開放會不會造成更多疾病、墮胎和社會資源的消耗,即使會,我也不確定那是性教育能阻止的。

    如果你說的性教育是指教導那些關於性的生物學和醫學上的常識,那麼我相信那是必要的,而雖然我不確定現在進行得如何,不過我確定在一個性開放的社會裡,這類教育會更普及而且更容易。而如果在一個開放性交易的社會裡我是正當的性服務業者,政府會要求我會在櫃台放上小冊子,正確地告訴我的顧客,他們進行這次交易是冒著什麼樣的風險,他們應該如何做來把風險降到最低,就像一個負責的證券商和高空彈跳教練做的那樣。

    如果你說的性教育是指灌輸那些關於性很寶貴的價值觀,那麼我覺得就算是現在,沒有也無所謂。

    ReplyDelete
  20. phiphicake:

    謝謝,這樣我了解了,如果真的開放性交易,這也是必要的。

    接著我想問..
    如果將性交易歸類成正職,並發行專業執照和合格申請
    你認不認同已婚者成為顧客?

    ReplyDelete
  21. 0.0︰

    這個問題我還沒有想得很清楚。目前的想法應該是︰我不禁止已婚者買春,但是如果配偶不爽,還是可以告通姦,只不過就算成功了,也只有嫖客會受罰。另外,我可能會給予每個人查詢自己的配偶買春紀錄的權利。

    ReplyDelete
  22. phiphicake:

    嗯..如此一來似乎沒什麼不可以的

    等到我有想到什麼問題再來和你討論好了

    ReplyDelete
  23. 那我想版主應該也贊同毒品交易除罪化吧?

    販毒、吸毒雙方交易跟性交易一樣,都是你情我願,也沒侵犯任何人自由,禁止它也只是用部份人的價值觀去限制別人。

    性病傳播問題呢?

    ReplyDelete
  24. 小影︰

    毒品容易讓人失去工作能力,而失去工作能力的人在福利國家裡就是其他人的負擔(除非我們撤除和毒品有關的健保,並且拒絕對因為毒品而陷入困境的人進行貧窮補助)。

    我在毒品交易上沒有明確的立場,不過,如果我不贊同毒品交易的話,這會是我能想到的理由。

    關於性病問題,我想那就跟食品廠商如何確保自己賣的東西乾不乾淨一樣。在性產業開放之後,會有更多的關於服務者的資訊浮上台面。業者為了保住招牌,當然會注意旗下小姐少爺的健康,並且定期檢查,把染病的傢伙炒魷魚,說不定也會要求客人出示近期健康檢查證明。

    ReplyDelete
  25. 如果有一群人整天沉溺於性交易中,我想對我們的社會也不是什麼好事吧。

    我覺得這種事防不勝防,大概就像如果政府立法規定吸煙者要定期檢查是否得肺癌才可以繼續持有「吸煙證照」也無法避免人民得肺癌,有人可能是剛好就在檢查完後染病。

    如果客人或業者真的擔心染到性病或砸了自己招牌,那即使現在沒辦法公開透明化資訊,業者也沒有打算要定期檢查產品(?)或要求客人給健康證明啊...這些人現在就都不怕染性病了,更何況開放性產業之後?就算政府立法規定,也有可能偽造假的證明文件等等...合法後性病傳播率無法降低的話,那還是禁止比較好?

    ReplyDelete
  26. 小影︰

    就是因為資訊不透明,業者才不需要定期檢查,因為一切都在地下,出了事也傳不出去。開放之後,一定會有因為嫖妓染病的人在ptt各版爆料,這種情況下,業者才會有維持口碑的壓力。

    有人可能剛好在檢查之後出事、有人可能偽造證件,這應該是所有的證照檢驗共通的問題。當然,也有人可能沉溺在性交易中,不過我們建立政府是用來保護我們的生活免於侵犯,不是用來指導我們該怎麼過生活。

    另外,就算開放會導致每年有更多人染上性病,我也不覺得那就可以成為不開放的理由。如果交易的雙方都了解風險,你情我願,其他人憑甚麼阻止?人有冒著風險玩樂的自由,不然我們就應該全面禁止菸酒,並且限制大家使用電腦的時間和坐姿,當然,遊樂園也不准放那種模擬牛仔馴牛,人騎上去會亂轉,要先簽切結書才能玩的東西。

    ReplyDelete
  27. 1.我同意。

    2.如果有一天濫用性交易的人也跟濫用毒品的人一樣造成其他人的負擔(例如嫖妓嫖上了癮,整天不務正業,沒錢嫖妓時更去偷拐搶騙,我想目前應該還不致於,但開放後很難說這種人多不多),就不符合福利國家的標準了。

    3.我認為致死率高的性病就像H1N1一樣,政府都有責任防止疫情擴散。這種事的危險程度並非菸酒或馴牛遊樂設施的等級。如果開放後導致台灣性病患者數增多,就應該再禁止。

    ReplyDelete
  28. 小影︰

    「福利國家」指的不是治安好的國家,而是傾向財產重分配的國家。至於因為開放性產業而大幅增加犯罪率,對照其它有紅燈區的國家的經驗,我猜想應該不會發生,因為性對正常人來說沒有成癮性,使用後也不會失去行為控制能力。

    政府有義務阻止h1n1的疫情擴散,是因為1.h1n2是飛沫傳染病,只要出現在公共場所就有可能被感染,如果政府不採取措施,會造成恐慌。致命的性病大多藉由體液交換傳染,這可不是去小七買個飲料就會染上的東西,就算做愛,只要戴套不接吻,應該也很安全。2.出現在公共場所是一般人生活中常常必須做的事情,如果政府不隔離病患,會讓那些因為生活而不得不出現在公共場所的人被迫面臨危險,這是政府有義務阻止h1n2擴散的第二個理由,而這個理由在性病的討論裡不存在︰複數性愛通常不是生活必需品,我們有選擇的自由。

    我相信人有掌握自己生命的自由,這之中包括結束自己的生命的自由。而如果我們有結束自己的生命的自由,當然也有為了一時歡樂置自己於險地的自由,如果我為了高潮願意冒染上愛滋的風險,沒有人有權力阻止我。

    ReplyDelete
  29. 的確,基於思想自由,性交易、自殺、自殘、裸奔、沒有罵特定對象的髒話...等等,這些政府都不能禁止。可是似乎沒有哪個國家可以做得到完全的思想自由啊。

    如果性交易可以合法只是少數人的觀念,法律依民主制度,採納多數人的主流思想,限制少數人的思想自由,好像是必要之惡?

    ReplyDelete
  30. 小影︰

    目前沒人做得到不代表不該做。

    我不知道你深思熟慮之後會怎麼選擇,不過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我不願意生活在一個不管什麼事情都可以讓大家投票決定的社會裡。

    ReplyDelete
  31. 因為很想發問就發問了,
    第一次留言如果有哪裡理解錯誤或是不禮貌以及離題請見諒。

    請問性開放是甚麼意思?
    是例如百人斬這稱號的得主無論是男是女都沒有差別的意思嗎?
    舉例對話。
    A男:這女的我昨天睡過很帶勁
    B男:我也想睡看看。
    而後B男被該女的拒絕,其結果1.B男摸摸鼻頭走人2.該女強暴甚至輪姦

    在自己所狹隘看到與談論的關於性開放似乎都在告訴女性要去享樂
    但想請問性開放的提倡有沒有涵蓋男性尊重女性,
    包含在平日措詞【那女的欠幹,表示某女孩頗正】之類的導正?
    這類措詞的使用我認為對於性開放的女性遭到情薄,不尊重言詞以致於(女性)身體自主權更模糊

    我發現我要說得簡單講就是當男生會聚在一起說某女很破\公車的時代
    就不要給我談女生要多享受性自主。
    這會讓我懷疑提倡性自主的受益者依然不是女性。

    對了想問板主
    如果你是異性戀男性,
    你若發現心儀已久的對象是個AV女優,這是否會影響你對她心儀的程度?


    可是我也很想知道性開放到底有多好,
    雖然有點不禮貌但是我沒有要吵架的意思
    希望可以真正知道性開放是在說甚麼,因為我對性開放不夠了解的憂慮
    會使得自身傾向站在維持現狀的立場。
    不好意思問的問題都不夠明確,可是還是很期待看到板主的回應,謝謝


    我同意性開放能夠使得偷拍照有降低文化傷害的

    ReplyDelete
  32. 對於吸毒和性交易的比較,我認為真正的重要差異並不如版主所說的,在於失能對社會的影響,以酗酒來說,我們還是把這行為視為個人對他的生活方式的選擇,他要自己在家裡醉得亂七八糟,只要不打人還是駕車,我們基本上不大會因為他因此不工作就判他罪。毒品的問題最主要還是它的成癮性,相對地,大部分的正常人並不會因為追求快樂,嫖了一兩次妓之後沒有定期定量地嫖妓就會受到很大的痛苦,而真的為了嫖妓去偷拐搶騙。也是會有少數這樣的人,不過那可視為精神疾病或特例,如我們懷疑老虎伍茲所是的那樣,但是他也不見得有失能的情形。

    ReplyDelete
  33. BTW, 我還滿希望看到板主寫一篇專門討論以性病觀點來反對性開放的文章的,這是個很有趣的題目:p,還是已經有了?

    ReplyDelete
  34. NuE︰

    關於性開放的意思,謝謝你的提醒,我在文章中第一次提到「性開放」的地方做了一些補充。

    我對於一個人打算如何看待及行使自己的性,沒什麼意見。我的主要想法是,如果有人被性保守派影響而誤以為自己的自願性行為/交易有道德意涵,進而限制自己的行動,那麼她就太吃虧了,因為那些「道德意涵」事實上只是性保守派的喜好,跟道德無關。

    所以,如果有人因為不想被別人罵破麻,或者想在結婚之前保有更好的條件而決定守貞,我沒什麼意見。我覺得這種決定很理性,比被性保守洗腦之後做出的決定理性得多。

    小雷︰

    對於吸毒和性交易的比較,我同意你的看法。

    關於性病和性交易的關係,那是一個經驗問題,需要真的去觀察社會才能回答。我想,那些開放性交易的國家的現況,應該會是不錯的資料。

    ReplyDelete
  35. 有些女性似乎只是想不要讓自己被當作隨手可得可丟棄的對象 想受到尊重的感覺
    感覺以隨便的心態去對於性的表達 好像會因此而被貶低 不受重視

    部份男性會不爽某女性而用性髒話來責罵 甚至形容成畜生
    或是以炫耀得方式來展示性的表現 好像是可替換品一般

    有的時候會為女性感到辛苦 被拿來作性的比喻與比較
    偏偏某些社會又愛扭曲女性 究竟什麼才叫正常?

    第一次留言不好意思 有所感觸所以回應了 如果有讓人感到不適的地方請原諒

    ReplyDelete
  36. 有幾個問題:
    一、若道德相對的,則任何道德觀都是,包括你的。
    二、就論述的推廣來說,你做的和「性保守派」是一樣的。
    三、若道德是絕對的存在,該怎麼證明?

    Blackout提到Althusser,我腦中只有一個問題:反抗ISA的空間在何處?

    ReplyDelete
  37. 其實性保守所造成的效果真的是「災難」嗎?
    不過只是不讓人隨便造愛而已...

    ReplyDelete
  38. Matthew
    侵犯人身自由就是很大的災難啊

    ReplyDelete
  39. VICTOR2923
    老實說, 為什麼只說女性?
    那年代幾乎所有人都沒有人身自由吧?
    男人也被迫要上班養家啊(而且那年代的工作可是又危險又髒的),
    同志也被迫要隱暪自己的性取向啊.
    相比被之下「不讓你隨便跟人造愛」算是什麼?
    而且你不要忘記, 那年代保險套可不是那麼普遍, 隨便讓女人作愛她們自己也不好受的.

    ReplyDelete
  40. VICTOR2923:
    我想說的是, 大家在責備別人之前, 應考慮一下實際層面,
    古時可不會有保險套或任何可靠的避孕方法,
    隨便讓大家造愛的話, 很容易有意外懷孕,
    出了事男女方都會有麻煩. 所以我認為性保守在古時其實是很合理的做法.
    當然現在仍是否合理則是一個值得爭議的問題.

    ReplyDelete
  41. >>相比被之下「不讓你隨便跟人造愛」算是什麼?
    永遠都有更糟糕的事情會發生,所以呢?
    糟糕的事情就該被接受?

    >>隨便讓女人作愛她們自己也不好受的
    如果他有能力養,他愛生幾個小孩是他自己的事。

    ReplyDelete
  42. 小強:
    我也知道, 「該個體有自行判斷的能力」是會否給予自由的重要條件.
    而我們都知道, 即使是在現代的社會, 很多青少年人都是在當了未婚父母之後才後悔不已, 更何況是以古時的知識水平?
    客觀事實是, 古時的人根本欠缺自主的判斷力, 所以對他們加強管制某程度上是合理的.

    ReplyDelete
  43. Matthew
    如果你想主張,而且真的打從心底相信:古時候的女人和男人不知道小孩生下來需要養
    那樣我沒什麼意見。

    ReplyDelete
  44. 小強:
    他們當然會知道要養,
    但他們會知道要養小孩要花多少精神和時間嗎?
    而且現在的青少年多半都知道生小孩的問題吧, 何以還有這麼多未婚懷孕?
    如果他們的判斷是準確的, 他們為什麼常說後悔當初的決定?

    ReplyDelete
  45. 你說的是現在的小孩,而我說的是古時候的成年人

    ReplyDelete
  46. 小強:
    但你也要想想古時的人是什麼知識水平啊...

    ReplyDelete
  47. 養小孩辛不辛苦和知識水平無關吧!
    而且在那個小孩動不動就病死的年代,誰會覺得養小孩輕鬆了?

    ReplyDelete
  48. 小強:
    即使他們知道,
    他們的自制力足夠嗎?

    ReplyDelete
  49. Matthew
    反正現代的人就是比古人厲害
    不只知識水平高、身體比較好、連克制慾望的能力股人還高了說~

    ReplyDelete
  50. 我的想法其實跟你這篇文章一樣
    只是社會道德輿論壓力太大,加上基於對自己利益的維護,因此不太敢表態
    所謂對自己利益的維護是自私的,但這是自我保護的因素
    例如說:如果我鼓吹你這篇文章的論點,社會上主流價值的人會視我為異類,因此他們對我會有偏見,進而使我無法達成許多我想要達成的目的,因此不發聲是一種要達到我想要達成的事情的手段而已。

    昨天才發現你這個blog,我花了很多時間閱讀,有些文章贊同有些則否。
    不過我還是訂閱了:)

    ReplyDelete
  51. 我比較支持你的財產、房產去財產化、文章消除版權,這樣被偷被搶被拿走就不會有傷害產生了~贊成!!我急需你的財產!請通知我去取用~
    你家住哪阿?可否讓我借住呢?我想你也是不需要個人空間的吧?既然都可以不需有身體距離,性可以隨人取用,家裡空間隨意讓人進出應該也無妨,我有缺房子住,想借住一下!

    ReplyDelete
  52. 這位...
    我想你大概是把許多字都自動馬賽克了吧,
    文章(和回應)裡都沒有主張「不需有身體距離,性可以隨人取用」啊,
    這裡說的是,你可以照自己的意願&觀念決定自己的性,而他人無權干涉你的選擇,也不能汙衊它,懂嗎?

    ReplyDelete
  53. 問題在於現在就是有一堆主張性開放的人, 無視很多女性甚至是男性有性保守的自由, 用很多情緒化的字眼來汙衊他們. 其中最典型的例子當然是中大教授卡維波和何春蕤夫婦, 前面有人提過的ptt法西斯板也不過是這股社會逆流的必然結果罷了.

    ReplyDelete
  54. Unknown:

    要比賽情緒化污衊,我想性保守人士還是大勝。你看,連我這種小咖都會被讀者留言罵說明明就是自己想要買春才寫這些文章。

    然而,我擁護言論自由到可以容忍仇恨言論的地步,所以也不覺得情緒化污衊有什麼大問題(當然,它在溝通上幾乎沒有任何效率,並且會顯得說話者度量狹窄,不過這是自己的選擇)。所以,我會說人們「有權利,但是不應該」在討論嚴肅問題的時候進行情緒化的污衊。(如果你想要一個對照,我認為政治人物「沒有權利,更罔論應不應該」亂開支票)

    ReplyDelete